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百 祭坛

    李察安静地看着,直到它三分之二的身体都已进入墙壁,这才抬手一挥,发出一道夺目的光刃,轻而易举地从yin影生物身上切下了一大块。【无弹窗】

    yin影生物剧烈扭动了一下,仿佛极度的痛苦,却沒有发出任何声响,它用力一摆,迅速钻入墙壁内消失了。

    被切落的yin影转眼间就象黑烟一样要消散,李察手一挥,一个魔法囚笼凭空生成,就把这片yin影困在其中。

    李察提起了魔法囚笼,向里面看了一眼,再次望向墙壁,这一次他在真实视野上叠加了洞察的效果,视线已经深入墙壁,于是看到那个yin影生物留下了一道盘曲转折的轨迹。

    他故意放yin影生物离开,就是想要看看它的后续动作,轨迹清晰地表明,它并不是在其它地方把自己隐藏起來,而是直接逃到了位面之外。

    “yin影生物,沒想到它们居然又追到法罗來了,难道说离开了诺兰德,老师所下的封禁就变得脆弱了。”李察皱眉想着。

    他还记得当ri和太初一战时,yin影军团蜂拥而出时的恐怖景象。

    而到了现在,李察自问实力已非当ri可比,不过和太初谁胜谁负,还很难说,作为传奇法师,太初拥有传奇魔法,这就是一大优势,李察的核融爆裂威力不弱于传奇魔法,但是施法时间过长,却是一个致命的缺点。

    李察倒是沒想到,这些yin影生物居然如此yin魂不散,他还记得初到法罗时遇到的那头yin影豹,可是现在的李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弱小的魔法师了。

    李察把四周仔细扫视了一遍,确定房间里再沒有其他异样,坐回宽大的扶手椅中,拿起单独做了标记的一本秘录,仔细读了起來。

    这本秘录的封皮是猩红色的,标记表明这是整个铁三角帝国最核心的机密,上面是三王留下的一些心得,以及对他们能力的记载。

    金属规则类的威能都差不多,以掌控规则能力的高低來划分,如金之子算是最初级的层次,他可以小幅影响jing金的纯度,这个能力算是相当有用,比如在打制史诗级别的jing金武器上,经过高德奥瑞之手的都可以达到准传奇的程度。

    再往上一层,则是银之友的水准,可以cāo控银,并且有限改变银类金属的xing质,比如说,把普通的秘银变成秘银jing萃。

    而铁之王还要更进一步,他可以cāo控铁,比如说能够让对手钢质铁质,甚至是jing铁类的武器盔甲扭曲变形,或者是抽离其中的铁元素,使装备品质下降,在战场上,铁之王一次可以让上千米范围内的敌人受到影响,敌方的战士会发现自己的武器变得锈蚀鲁钝,身上的盔甲则脆弱不堪,简直就象纸糊的一样。

    铁之王还可以通过引动规则力量,大范围的cāo控钢铁,比如说他在面对诸神教会的骑士团时,曾经通过牵引对手盔甲的方式,一次xing就让数百骑重装骑士浮空,然后抛入湍急的河流。

    最后,则是铁之王的终极能力,赋与钢铁生命,从而召唤出强大的钢铁傀儡。

    这是一个恐怖的能力,一个钢铁傀儡的战力至少相当于一名圣域,而且由于它们极为强大的力量和坚固的身体,很多杀手、战士类型的圣域甚至还打不过一只钢铁傀儡,在环境越是富集钢铁的地方,铁之王这一能力就会越强大,而据秘录记载,在寒铁王座之下,就有一个无比巨大的寒铁矿脉。

    当铁之王悄悄回归时,他会在寒铁王座中征召出多少具强大的钢铁傀儡,谁也不知道。

    天色刚刚放亮不久,肥胖的大祭祀就已等在了书房外,从时间上看,他甚至沒有來得及吃早饭就赶过來了。

    “李察陛下,我等候您的吩咐。”大祭祀恭敬到了极致。

    李察已经指定他为皇室一应事务的负责人兼长老院大长老,辅助新任皇帝撒伦威尔,至于当天其它沒有开口的皇室成员,以及被李察选定的那些人,包括重伤的老皇帝,都已被人带走,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命运。

    李察看了眼大祭祀,说:“派人去通知帝国各地的领主们,让他们在规定期限内达到didu,等候新任皇帝的重新册封,时间上你自己计算一下,不要留给他们什么休息时间,逾期不到的领主,视作叛乱,本人及嫡系成员处死,领地收回。”

    大祭祀立刻惊道:“李察陛下,这这不太好吧”

    “为什么。”李察淡淡地问。

    “这件事非常重大,您看,是不是多给他们一些时间,也好帮助他们做出明智的判断。”大祭祀委婉地说。

    李察淡淡一笑,说:“你是想让他们看到召唤铁之王和银之友的结果,再做决定。”

    大祭祀大惊,失声道:“不这”

    李察拍拍他的肩,说:“你们的两位先祖,不会有机会的,他们如果回來,那就会象高德奥瑞一样。”

    “是,是。”大祭祀谄笑着不断点头。

    正午时分,数十头巨鹰就载着使者飞向各大领主的领地,至于这些领主们是否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就不是大祭祀能够帮得上忙的了。

    三天后,随着一只工蜂凿穿了前面最后一层石壁,通向地下祭坛的通道终于打通了,李察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于是叫上了大祭祀,准备进入祭坛。

    大祭祀看样子实在不想下祭坛去,一路都走得磨磨蹭蹭,却又不得不跟过來,在李察身后,跟随着几十名jing英黯锋骑士,追随者们则有绯色、水花、无面和阿西瑞斯,其余的追随者都留在外面,大祭祀还注意到,李察身后多了两个奇怪的人。

    其中一个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袍里,宽大的风帽拉起遮住面孔,完全看不出本來面目,可是仅仅从外表那极不协调的身体比例,就可以看出黑袍下要么是个畸形,要么就是非人的种族。

    另一个则是一个惊人艳丽的年轻男人,他有着银色的长发,身体健硕而匀称,一身暗金色的盔甲无比华丽,又极为贴身,就象是覆盖在身体表面的另一层皮肤,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将速度与力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典型,而且他笑起來的时候,就如光灿烂,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从外型到力量,都几乎找不出缺点的男人。

    年轻男人的手中提着一把极为古怪的武器,它长达五米,中间最粗的地方足有半米方圆,在它上面有两个握把,年轻男人就是单手捏在握把上提着它。

    但这把东西与其说是武器,倒不如说是一个活着的生物,它表面覆盖着暗金色的甲壳,甲壳不时张开,露出下面红色蠕动着的不明组织,它的尖端探出了十几只如章鱼般的触须,不断地摆动着。

    这两个人是如此奇特,大祭祀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年轻男人立刻发现了他的举动,于是向着大祭祀露出极为灿烂一笑。

    他的笑容如光明媚,可是却把大祭祀几乎吓了个半死,大祭祀实力并不怎么样,能够坐上这么重要的位置其实是因为他天生直觉敏锐,这一刻在大祭祀眼中,年轻男人的那一笑,就等如是一头上古凶兽露出了獠牙。

    李察这时转头,对大祭祀说:“别去看他们。”

    大祭祀立刻惟惟诺诺地答应了,沿着长长的通道向走去。

    在黑袍下的是思考者,年轻男人则是刚刚完成改造的宗虎,现在他另外一个名字则是修罗,无论是叫宗虎,还是修罗,他现在给人的感觉才是更加完整,而以前的宗虎,总是让人感到似乎缺少了什么,宗虎手里提着的,则是母巢最新开发出來的兵器。

    在探索三王祭坛这件事上,母巢表现出了惊人的兴趣,甚至不惜指派沒什么战斗力的思考者前來参加探察,思考者也是消耗了大量神xing的特殊单位,它有着惊人的计算和解析能力,有它在场,仅次于母巢本体降临。

    若非母巢本体目前长度超过了三百米,根本沒可能钻进这么小的通道,说不定它会亲自过來。

    李察一马当先,走在最前方,大祭祀赶紧跟上两步,谄媚地说:“陛下,下面可能会有危险,您看,是不是让其它人先过去探探路。”

    李察摆了摆手,微笑道:“沒事。”

    大祭祀讨了个沒趣,讪讪地退了下去,不过他随即想起高德奥瑞就是直接死在李察手里,不由微微打了个冷战,这位深红大公举止优雅,面目俊美,大部分时间都是温和有礼,常常令人忘记他的个人实力也是深不可测。

    长长的通道很快就到了尽头,祭坛大厅此刻依然保持了原样,zhongyāng一池鲜血在不断沸腾着,大厅一角,十几名祭祀正缩在一起,被上百只工蜂团团围住,不敢稍有动弹。

    李察的目光先是落在大厅的血池上,然后仔仔细细地查看着祭坛上的魔法阵,最后他忽然抬头,目光落在了还插在那块顽石中的银剑和铁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