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一 追逐

    那块石头上还有一个细小的开口,不过李察的眼力何等厉害,只这一眼,就看出那个开口和召唤金之子高德奥瑞的匕首十分吻合,看來不久之前,那把金色匕首就是插在那里,而高德奥瑞则应该是从祭坛上的血池内走出來的,

    李察向那块石头一指,问:“那里插着的就是召唤铁之王和银之友的东西吗。”

    “是是的。”大祭祀答道,明显变得更加紧张了,

    李察又问:“它们好象还沒被动过。”

    大祭祀解释道:“召唤的过程并不是必须要移动它们的,只要它们还放在召唤大厅里就可以了,它们据说是三位先祖回归后使用的武器,高德奥瑞殿下就取走了黄金匕首。”

    李察点了点头,又向被工蜂包围在角落里的那些祭祀们一指,问:“他们就是负责召唤的祭祀,召唤已经开始了吗。”

    大祭祀脸上的肥肉抽动了几下,看了一眼祭坛顶端出现的血池,艰涩地说:“仪式已经开始了,用不了几天,两位先祖就会就会从血池中站起來,这个仪式已经已经无法中止。”

    李察点了点头,说:“很好。”

    就在这时,角落里的一名老祭祀高声叫道:“入侵者,我们是绝不会配合你关闭召唤仪式的,等先祖降临,你们就都会在熔化的铁浆中化为灰烬。”

    李察反诘道:“铁之王如果回归,不管他是否能够击败我们,可是必然会毁灭整个寒铁王座,那时生活在帝都里的人恐怕沒有多少能够活下來。”

    老祭祀面容扭曲,咬牙切齿地说:“那些蝼蚁既然不敢和你们这些入侵者血战到底,那就都是该死,最好统统死光。”

    李察点了点头,说:“也好,那你就先死吧。”

    工蜂们一拥而上,

    李察的目光又落在了血池上,对阿西瑞斯说:“去研究一下这个召唤阵,然后修改一下,我需要知道铁之王和银之友确切抵达的时间,另外,把座标弄得清晰些,让他们尽快抵达,我可沒有太多时间等着他们。”

    阿西瑞斯答应了,就飞上祭坛,开始仔细研究祭坛上的召唤法阵,法阵规模很大,阿西瑞斯也需要至少一天的时间來研究,

    思考者也走上祭坛,佝偻着身体,在祭坛大厅内一块一块地检视着,看它的样子,是打算把这个祭坛大厅中所有的秘密都挖掘出來了,它走到血池边,伏身在池中喝了几大口鲜血,然后就继续到其它地方去探索,

    片刻功夫,大量关于血池成分的数据就传到了李察的意识中,作为备查的资料储存起來,这是思考者的一个特殊能力,它几乎可以对所有物质进行分析检测,从精确度上看,比李察的洞察还要强些,

    血池的液体是一种特殊生物的血液,里面饱含极为浓烈的生命精华,就是已死的人被抛入血池,用不了多久也会复活,只不过血池功能只是修复并复活**,并沒有修复灵魂的功效,因此在血池中复活的只是沒有意义的躯壳罢了,但是三王是以灵体状态回归,恰好就需要这样沒有灵魂的躯壳,否则的话两个灵魂在同一个躯体中还要进行一场主导权争夺战,

    从皇室秘录中得知,血池中关键的鲜血來自于一种珍稀巨兽,而那种巨兽虽然生命很长,但繁衍率极低,近年來已濒临灭绝,这已经是最后的一池了,这样一池血水价值连城,如果不是铁之王和银之友的价值更高,李察可舍不得让它们就这样消耗掉了,

    大祭祀知道的已经都说了出來,所以他被两名黯锋骑士送出了地下祭坛,李察则飞向那块插着铁枪银剑的顽石,打算研究一下这两件传奇强者使用的武器,

    就在这时,李察背后的两把长刀,月光与憎恶屠杀忽然震动起來,它们甚至给李察传递了强烈的渴望,想要立刻与那两把武器进行接触,进而吞噬,

    李察大为错愕,类似的情况只会在有灵魂的神器上发生,憎恶屠杀是献祭得來的武器,确实只有准神器水准,而月光在经过一系列机遇后,已经恢复了几分昔日的威能,可是月光只有不可损毁这一个属性达到了神器标准,其它属性还是差一点,因此最多也只够到准神器的边,

    但是现在,两把长刀却同时展示出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自主灵性,这是神器的最基本特征,难道在跟随自己辗转征战的漫长岁月中,这两把武器也在逐渐进化、觉醒,

    李察伸手拔出银剑,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

    银剑式样朴素,除了材质不凡之外,几乎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属性,连称为魔法武器都有些勉强,不加以特殊说明的话,确实难以想象这会是一位传奇强者的武器,

    不过有黄金匕首的例子在先,李察沉下心感知着银剑的材质,里面果然存在某种自己从未见过的特殊成分,和秘银有些类似,但却比秘银更加飘渺无定,看來和黄金匕首中暗藏的璃金一样,这把银剑中也包含着某种特殊的银,

    在一名魔法师眼中,一种前所未见的材料,价值远在其自身之上,所有魔法师本质上都还是学者,尤其他们在对异位面材料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得到的益处远大于一般的魔法实验,

    李察不断观察着银剑时,憎恶屠杀震颤得更加厉害了,它甚至发出细细的蜂鸣,一幅迫不及待的样子,而月光反而变得安静下來,看样子对银剑的兴致淡了下來,

    李察心中一动,从银剑上折下一段剑锋收了起來,然后拔出憎恶屠杀,将它放在银剑上面,这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憎恶屠杀刀锋上竟然平空探出无数触须,将银剑紧紧缠绕起來,触须不断生长,将憎恶屠杀和银剑全都包裹在内,就象结成了一个虫茧,再也不动了,

    李察感知一下虫茧内融合的进程,差不多需要一天左右,于是放下心來,

    铁枪拔出时,却是更加朴实无华,表面甚至还有几块斑斑锈迹,

    李察却对它产生了兴趣,祭坛空间内非常潮湿,如果这把铁枪真的会生锈,数百年时间早就锈烂掉了,哪会只有区区几块锈斑,李察拿过铁枪,索性仔仔细细地感知、探索,

    这个过程出人意料的漫长,李察的精神触角深入铁枪后,意外地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惊人广阔的世界,世界的结构非常奇特,与铁、精铁、魔铁都有些类似,又都不一样,而且李察还发现,铁枪内的物质结构竟然是在缓慢变化着的,

    李察不住感知、观察、分析、计算,慢慢从铁枪物质结构的变化中找到了规律,开始向内深入,最终,在铁枪深处的某个角落,李察意外地看到了一个晶核,

    晶核非常小,不断运动着,它所到之处,所有物质结构都会受到相应的影响,发生改变,而且这种改变会一**向周围扩散,从而影响到整个铁枪,正是由于这个晶核的存在,整把铁枪才会有了生机,象一个有意识的生物那样汲取着周围的铁元素,并把损坏锈蚀的部分剥离出去,

    李察尝试了几次,精神触角终于紧紧锁定这颗晶核,不断计算着它的运行轨迹,晶核仿若有自己的智慧,似乎发现了危机到來,开始迅速闪躲,它的速度快得异乎寻常,让李察追得极为吃力,

    可是拥有智慧天赋的李察现在反应和计算速度已是非同寻常,晶核的运动看似复杂,但实际上仍然有规律可循,而修习了深蓝冥想术的李察,对于捕捉此类轨迹颇有经验,

    随着时间的推移,晶核运动的规律正在不断被计算出來,李察的精神触角数量开始增加,也逐渐由一味的追逐变为围追堵截,晶核与精神触角擦肩而过的次数越來越多,局面也越來越危险,可是晶核的智慧终究有限,无法改变目前的局面,终于,它一系列急剧地转向后,一头撞进了李察早已等候着的精神触角里,被缠了个结结实实,

    李察露出微笑,等晶核自己撞上來的机率不过几千分之一,而之前晶核已经成功逃出去上千次,现在只不过是运气稍好些罢了,

    李察张开眼睛,却骤然感觉到一阵虚弱,他向四周望去,意外地发现上百名黯锋骑士围成了一个圆圈,把自己牢牢保护在内,阿西瑞斯和宗虎都护卫在侧,

    “这是怎么回事。”李察问着,他想要站起來,然而发现身体内的魔力几乎消磨一空,

    阿西瑞斯答道:“李察大人,您已经坐了整整三天了,我们不敢打扰您,只得先把您保护起來。”

    “三天。”李察吃了一惊,随即说:“去拿点魔力恢复药剂过來,另外,祭坛弄得怎么样了。”

    阿西瑞斯说:“已经全部布置好了,新的召唤阵可以控制座标发送的清晰程度,从而间接地掌握铁之王与银之友回归的时间,另外,我在血池周围增加了一重新的黑暗诅咒法阵,他们在回归的时候不会感觉到异常危险,但是当他们彻底进入本位面,开始凝聚新的身体时,黑暗诅咒法阵就会产生作用,将在瞬间破坏他们新的躯体,沒有好的载体,我想他们能够发挥出的力量就会相当有限。”

    李察即刻道:“很好,就把他们回归的时间定在七天之后,到时候我还会送给他们更多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