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二 惊喜

    七天转瞬即逝,

    祭坛大厅内一片死寂,李察站在伸出山壁的一块平台上,俯视着下方的祭坛血池,

    寒铁王座的上空又是阴云密布,铅色压城,可是却沒有出现当日高德奥瑞回归时的恐怖天象,诺兰德在位面传送上领先法罗何止千年,阿西瑞斯改造的召唤传送法阵自然不会象原本的法阵那样弄出若大的动静,

    血池已经在沸腾了,祭坛上方开始出现越來越多的黑色空间波纹,当黑色波纹交织到一定程度时,两个淡淡的身影从空间波纹中跃出,出现在祭坛上方,

    他们一出,血池就完全沸腾,甚至掀起了数米高的血浪,那两个身影沒有急于进入血池,而是看了看周围,交谈了几句,

    “这次的回归异常顺利啊,里奥斯,我从來沒想到座标会如此清晰。”

    “是啊,希尔,你不觉得清晰得有些奇怪吗,我们的后裔们力量应该逐渐衰退才是,怎么会发送如此清晰的座标过來。”

    希尔不在意地说:“我们已经有几百年沒有回來过了,这么漫长的时间,就是出现几个天才也很正常,这对我们來说,应该是好事才对,不高兴只会是神国的那些废物而已,只是不知道这场战争的情况怎么样了。”

    里奥斯沉默了一会,说:“希望如此,这次的敌人看起來很麻烦,高德奥瑞沒有消息,后裔们又发出了救援的讯号,总让我感到很担心。”

    希尔冷笑几声,说:“再怎么麻烦的敌人,我们都不会应付不了,既然我们两个都回來,总得让带來麻烦的人付出足够的代价,你说,灭了他们的国家怎么样。”

    里奥斯沉声说:“能够打到寒铁王座,多半背后有某些神明的影子,我们查清楚是谁在插手,然后把他们在人间的后裔和教会都抹去好了。”

    希尔笑道:“这可说不定是几百万人命呢。”

    里奥斯不动声色地说:“既然和我们后裔为敌,那么多少生命都只是数字而已,我会让入侵者品尝一下灼热的铁水在内脏中流动的滋味,后裔应该把核心成员撤离了吧。”

    “好了,我们先进入身体再说吧,只要血脉还在,蝼蚁总会有的,希望这次后裔们准备的身体不要太差,能够让我们多停留几天,里奥斯,我刚刚看过了,下面应该沒什么问題。”

    里奥斯点了点头,和希尔一同沉入血池,

    沸腾的血池突然平静,然后血面迅速下降,露出两个**的年轻人,他们检视了一下身体状况,均感觉十分满意,随即浮空而起,就欲从血池里飘飞出來,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浮出祭坛顶部时,无数黑色符文突然从虚空中浮现,如一张大网,迎头盖上希尔和里奥斯,结结实实地烙印在他们身上,

    两人猛然发出愤怒之极的吼叫,躯体被黑色神符烙印得皮开肉绽,竟然维持不住浮空,向血池中掉了下去,无数黑色神符如蜂群般铺天盖地追进血池,继续烙向希尔和里奥斯,

    血池中猛然迸现出极为强烈的银色光华,一张即敛,就在这瞬间,后续密密麻麻的神符全被冲散,

    随即希尔冲天而起,愤怒之极地扫视着周围,怒吼道:“是谁,?给我出來,出來,你们这些只敢躲在阴影中的蝼蚁们,肮脏的垃圾。”

    里奥斯也随之缓缓升空,沉声说:“希尔,冷静点,我想,这次我们遇上了力量不在我们之下的客人,对于真正的强者,我们需要给与足够的尊重。”

    就在这时,李察伸手把面前的空间屏障划开,同时放开了一直收敛着的气息,刹那间希尔和里奥斯的目光就落在李察身上,希尔和里奥斯眼中都闪过疑惑,随即脸色变得凝重,

    原本处于暴怒中的希尔忽然冷静下來,说:“你是谁的后裔,把你的先祖叫出來,我想,我们沒有理由不认识他。”

    希尔已经看出李察还不是传奇强者,但是已经站在了传奇的大门外,而且李察如此年轻,那么身后必然有一个令人生畏的强者,以及庞大的势力,这样的人物,即使把诸神都算在内,整个法罗历史上也都寥寥可数,所以希尔才说沒有理由不认识,

    然而李察淡淡地说:“这件事是我的决定,和我的先祖无关,而且,你也不可能认识他们,现在,两位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的处境吧,你们现在中了罪文烙印,已经离不开法罗了。”

    希尔通体都泛起银色光芒,一根根银色丝线从体表渗出,不断挥舞,而里奥斯则重新落回祭坛,双手落地,整个祭坛大厅立刻震动起來,从地下传來声声带着浓重金属质感的咆哮,

    地面出现了一个个隆起,很快几只钢铁铸就的巨头就破土而出,祭坛坚硬的花岗岩地板变得象泥土般疏松,露出头的钢铁傀儡一个接一个地睁开眼睛,挣扎着要从泥土中爬出,

    仅仅第一次施展力量,里奥斯就召唤出超过十只的钢铁傀儡,这还是他在中了罪文烙印,力量受损的情况下,看來寒铁王座确实是非常适合里奥斯发挥力量,

    但是希尔的银线只伸出去十余米就不再生长,按照他原本的力量,可以轻易将银线铺满整个祭坛空间,

    李察见了,微微一笑,果然不出所料,这是银之友和铁之王的力量冲突的结果,

    两大强者虽然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然而他们力量的基础都是金属规则,在有限空间内,能够调动的规则力量也是有限的,里奥斯想要发挥最大的力量,希尔就必须退让,反之也是如此,

    如果让他们离开了祭坛空间,那时限制自然就不存在了,但是现在,两大强者的力量却不能尽情发挥,互相牵制下的结果,或许还不如里奥斯一个人全盛时的战力,

    而祭坛本身不但建设在山腹之中,帝宫之下,还位于寒铁矿脉的一个重要节点上,因此周围空间不但使用了坚固并且具有屏障功能的材料,还加持了古老的魔法效果,这本是为了保护帝国的核心机密,此时反而使得两王一时无法击破祭坛空间,

    李察居高临下,微笑着说:“我这里有一份礼物送给你们,希望你们可以满意。”

    说着,李察就伸手在空中勾勒几下,立刻一道传送门就凭空生成,

    希尔一眼扫过,随即冷笑着说:“阴影召唤,区区一个八级魔法就想给我们一个惊喜吗,就算你召唤上有专精能力,可以召唤出三四个阴影战士又能怎么样,又不是几百上千只噢,不,见鬼!!”

    希尔一番嘲讽的话还沒有说完,就蓦然瞪大了眼睛,

    在他面前,刚刚成形的阴影召唤传送门迅速发生变化,不断扩大、凝实,刹那间就变成了一座近十米高的巨门,门框和普通魔法门全是光影虚形不同,庄重而威严,两边各自盘绕着一条阴影长蛇,顶部则盘踞着无数阴影战士,在拱卫着一颗散发着幽幽绿光的巨大宝石,

    巨门是深黑色的,散发着金属光芒,宛若实质,一点也看不出是魔法造物,大门上刻满了神秘的符文和魔法阵,其繁复程度已经远超希尔的认知,

    大门缓缓打开,刚刚开了一道缝隙,数之不尽的阴影战士就从门缝内喷薄而出,

    那何止成百上千名阴影战士,简直就是暗影狂潮,

    不光是希尔,连里奥斯也脸色大变,铁之王立刻试图撕裂空间准备逃走,可是身体内无数罪文烙印同时发作,就象道道绳索般紧紧束缚住里奥斯的灵体,让它无法脱离身体,

    此刻李察已经在自己面前布下一道隔绝气息的光幕,悄然从早已设置好的空间屏障退走,在他身后,是山呼海啸般的能量爆炸声,以及希尔和里奥斯的声声战吼,

    李察摇了摇头,从另外一端走出了通道,在通道出口处,布设了层层叠叠的魔法阵,所有的追随者都严阵以待,而在稍外面一些的地方,两百名构装骑士组成了第二道防线,

    此刻众人脚下的山体都在隐隐颤动,一众追随者都隐隐变色,他们沒想到法罗的传奇强者也能够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能够撼动山峦的力量,就是放在诺兰德,也不会是最底层的传奇,

    高德奥瑞的出现就曾经给李察这些眼高于顶的追随者们以强烈的冲击,而现在,山体祭坛中传來的力量波动又还在高德奥瑞之上,

    看到李察从山腹中走出,一些追随者,包括阿西瑞斯和无面在内,神态都有了轻微的变化,谁也不知道李察究竟在山腹内布置了什么,居然拥有能够与两名传奇强者相抗衡的能力,只从山体的震颤程度,就可知战况绝对激烈,两大强者均已出了全力,

    如果李察的手段不是一次性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李察现在已经有了与传奇正面抗衡的实力,哪怕他的魔力还停留在二十级的水准,

    提拉米苏对待李察的态度却是永远都不会有变化,在食人魔的两个脑袋中,李察永远是最厉害的,他挥了挥十吨,翁声问:“头儿,那两个家伙会不会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