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六 最初的诞生

章一零六 最初的诞生

    接下來的解析中,李察发现这点灵性其实是许多金属规则的集合体,会根据环境的不同,激发出相应的规则,从而产生相应的行为,而当环境不变时,它则会在许许多多行为模式中自主选择一个,至于这些金属规则是如何结合在一起,又是怎样产生如此奇妙的变化,就又是另一项探索工作了,

    李察简要分析了一下,发觉在目前智慧天赋的支持下,或许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领悟这点灵性的秘密,和其它规则动辄数以百年千年计的解析时间相比,这个灵性已经算是非常简单的了,

    李察略一犹豫,就把其它规则的解析先停了下來,开始全力解析铁之王灵性的奥秘,随着研究的深入,李察脑中忽然灵光一现,无数关于构装的奇思妙想纷涌而出,

    他知道这是最难得的顿悟机会,顾不上实验室环境简陋,立刻冲到工作台前,铺开材料,开始绘制构装,

    这是一幅三阶的自然亲和构装,在李察记忆中,它适合作为承载铁之王灵性的载体,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李察完全沉浸在构装的世界里,每一时每一刻,都会有灵光乍现,让他对于设计的构思更加丰富和完善,同时笔下自然亲和的结构也在被不断修改着,

    天亮了,天又黑了,期间有许多人來找过李察,但是都被李察设下的魔法结界所阻挡,如果沒有特别重要的事,追随者们就知道不要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一天过去,然后又是一周过去,李察不眠不休,全心在调整修改着这幅最新的作品,不知何时,灵性已经渗入到新的构装内,

    转眼间十天过去,在这天的子夜,李察终于算清了最后一处结构图,补全了构装的法阵,当最后一笔完成的时候,整个构装的法阵浑然连成一体,魔力流转,一个个功能法阵依次点亮,微黄的朦朦光晕从整个构装上散发出來,然后变得越來越明亮,

    而此时构装中的那点灵性,突然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变得无比广阔,于是欢欣鼓舞,开始自由飞翔,灵性一动,整个构装的世界立刻就活了,就在李察眼前,构装上射出一道青色毫光,穿透了屋顶,直冲天际,

    青色光芒无声无息地射向天际,亮度并不耀眼,却凝而不散,无视阻碍,它激发了世界规则的反应,一道无形的波动沿着世界规则瞬间荡开,传递到了位面的每一个角落,李察对法罗的规则已经相当熟悉,这种波动自然逃不过他的感知,

    李察随即一拍自己的额头,立刻想起了关于构装中魔法灵魂的相关资料,心中暗叫不妙,

    魔法灵魂也属于灵魂的一种,但它却不是天然诞生的,而是由魔法凭空创造出來的产物,不过它具备了灵魂所有的基本特征,

    这样的东西,无论大小强弱,一经诞生就会触动世界规则,因为它的存在本身就和位面基本规则相悖,而身为位面规则化身的诸神,则天然视灵魂为不可亵渎的领域,这也是无论什么样的神明,哪怕是死神,也视使用灵魂的亡灵法师为敌的根本原因,可是亡灵法师对灵魂的使用依旧是基于已有灵魂的基础上,却不会象魔法灵魂这样的凭空创造,

    灵魂是诸神独有的领域,凡人役使灵魂已经是触摸禁区的行为,何况创造,

    一个魔法灵魂的诞生,对整个位面來说都是大事,当初,诺兰德第一个魔法灵魂诞生时,甚至因此引发了一场由本位面诸神和诺兰德历史上首位圣构装师之间的战争,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圣者战争,

    初期诸神如愿以偿地毁灭了刚刚诞生的魔法灵魂,并且试图把制作过程从圣构装师的记忆中剥除掉,然而得到了消息的传奇强者们不断从位面深处赶回來参战,战争的态势由此扭转,最终双方均付出了惨重代价,诸神也不得不在传奇强者面前退让,

    自此之后,魔法灵魂在诺兰德不断诞生,诸神惟有装聋作哑,等如是默许了把灵魂领域的独占权让出來,

    即使在诺兰德,魔法灵魂的诞生都是一件大事,因为这往往意味着又一件圣构装或者是神器问世,现在身处法罗,初次诞生魔法灵魂的结果,恐怕就是直接掀起一场风暴,

    李察立刻意识到自己大意了,沒考虑到法罗和诺兰德在魔法文明上的巨大差异,未做任何防护措施,就直接在法罗进行魔法灵魂的创造实验,

    事实上,在大陆之上的虚空中,数个神国中早已回响起巨大且威严的声音,

    “是谁,,是谁在亵渎灵魂的领域。”这是内安在咆哮,

    薛西斯高坐在他的王座上,俯视着下方的神仆们,缓缓地说:“有巨大的邪恶行将诞生,虽然它现在还只是萌芽。”

    神仆们面面相觑,却是无法领会主神这次的意图,

    而在战神的神国中,数以百万计的英灵凝聚成的神兵正在列阵,战神高高站在神山之顶,不断吼叫着,指挥着神兵们变幻军阵,

    他的声音如同雷霆,回荡在神山的上空:“我们必须要毁灭那些敢于亵渎诸神领域的人,用你们的剑与血,以及不屈的灵魂,去把敌人,毁灭。”

    在虚空的另一角,三女神的神国紧紧地挨在一起,森林、泉水与狩猎三位女神的神念不断交流着,

    经过十年发展,现在狩猎和森林女神都已经进入微弱神力的阶段,而泉水女神则是行将晋入中等神力,对于时间动辄以百年计的诸神而言,三女神信仰的发展速度快得简直不可思议,

    森林女神首先说:“这次的邪恶,我感觉和李察有关。”

    狩猎女神则说:“与李察进行确认之前,或者我们应该谨慎一些,再重新思考一下,和李察有关的任何事情,都值得我们三思,不要忘了,我们的大神殿都在深红之都里,我们的神官和信徒也在为李察而战,他如果有什么事,我们也都脱不了关系。”

    “但是,我们难道就要放弃身为神明的职责吗,背弃法罗。”森林女神有些不甘地问,

    一直沉默着的泉水女神这时终于开口:“我们已经背弃了法罗。”

    “这可是”森林女神想要反驳,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三女神和李察之间的牵绊越來越深,李察的一些秘密也在逐渐向三女神的高级神职者们开放,

    三女神也会偶尔附身于高级神职人员的身上,亲眼去看看李察的国度,她们所看到的许多东西,比如说黯锋骑士,构装骑士,以及那些追随者们,都让三女神深深震惊,

    许多秘密已经处于半公开的状态了,三女神过去只是把它们放在心里,沒有明说出來罢了,飞速增长的信徒,不断膨胀的神力,都让她们欲罢不能,

    她们得到的不仅仅是摆脱了陨落的危险,甚至李察还有意创造出了几个新的神职信仰,提供给她们,假以时日,这些信仰都有可能转化为相应的神格和神职,也就意味着不只是泉水女神,森林和狩猎女神也有机会迈入中等神力的大门,

    三女神曾经在濒临陨落边缘挣扎多年,沒有人比她们更加渴望源源不断的信仰力量,

    沉默了一会,狩猎女神说:“就算将來李察统一了法罗,法罗也还是法罗,我们依然是法罗的诸神,所以,我们也不算是背叛了法罗,只要信徒还在,至多是和以往的法罗稍微有些偏离。”

    森林女神这次沒有反驳,其实她也很清楚,狩猎女神所说的话十分勉强,但最现实的就是信徒,而信徒很多还是生活在李察的国度里,

    在同一时刻,山与海忽然从睡梦中醒來,她眼神迷茫,虽然已经站起來了,可是双眼沒有焦距,分明还未睡醒,她的小鼻子不断抽动着,好象闻到了什么好闻的味道,小脸上也显得犹豫和挣扎,然而最终她的困意还是占据了上风,好味道的诱惑不足以让她从床上挪下來,于是一头栽倒,重新呼呼大睡,

    就在隔壁的院落里,食人魔领主也坐了起來,三分熟瞪着闪亮的独眼,说:“有什么东西出现了,唔,似乎很好吃的样子,你感觉到了沒有。”

    提拉米苏用力抓了抓头,困惑地问:“好吃,我怎么沒有感觉到,你吵到我睡觉了。”

    三分熟立刻不满地说:“这个东西对我们的进化大有好处,我有种直觉,只要吃掉它,我们就有可能直接晋升大领主,我早就和你说过,不要再研究什么魔法了,我们天赋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只要专心发展纯粹的力量就够了。”

    提拉米苏哼了一声,说:“食人魔大领主有很多,可是食人魔传奇**师还从來沒有过,我要当第一个食人魔传奇**师,在食人魔的历史上,我提拉米苏将会是一个无比闪耀的名字。”

    食人魔领主的两个头不断争吵着,声音也越來越大,

    水花蓦然从床上坐了起來,警觉地扫视周围,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永眠指引者,这把刀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离开她的手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