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一零八 传奇之路

章 一零八 传奇之路

    “我这我的大斧,我的大斧”刚德看看断成两段的大斧,再看看李察手中的战刀,一时瞪圆了眼睛,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他倒不是心疼这把大斧,时至今曰,以李察的地位财力,给追随者们弄几件史诗级别的武器不过举手之劳,让刚德震惊的是,他居然沒弄明白自己的大斧是怎么被削断的。

    虽然仍然停留在十八级的水准上,然而刚德这些年來的战力和眼界都在稳步提升,李察斩断他战斧的那一刀,刚德看得清清楚楚。

    李察这一刀斩出根本沒灌注力量,只是在将将触及战斧时刀上光芒一闪,一把普通的战刀瞬间变得非常锋利,至少有了超凡锋锐的效果,然而仅仅如此还不足以斩断史诗级别的战斧,至少得是有传奇锋锐效果,并且运刀时要使出至少圣域水准的斗气才行。

    可是在那一瞬间,刚德的大斧忽然变得异常脆弱,简直就象一把沒有任何附魔效果的普通铁斧,结果被李察一刀象切奶酪一样剖成了两段。

    这把大斧已经跟随刚德大半年,算是用的时间较长的一把了,刚德怎么样都想不通好好一把史诗大斧为何会忽然变得如此脆弱,但是现在,任凭他如何检查,就是看不出大斧有什么不对之处,完全就是史诗级别的武器,只是被切成两段而已,刚刚的脆弱,就象是刚德的错觉。

    可是刚德坚信,自己绝不会看错。

    李察随手拿起一面盾牌,握在手里,对刚德说:“來,戳一下试试。”

    刚德依言拿起半截斧柄,用尾端的尖锋向盾牌刺來,他身上光芒一闪,斧柄尖锋处已开始吞吐斗气光芒,虽然李察拿的只是普通的制式铁盾,但是刚德知道李察的实力,依旧使出了全力。

    这一次,李察身周闪耀电火,几颗闪电球环绕飞舞着,这是李察已经启动了魔动武装的标志,他嘿的一声,双足踞地,已经持盾挡住了刚德的全力一击。

    只听咯吱一声,斧柄似是经受不住刚德巨力的反座,居然扭曲得不成样,斧柄尖锋部分插入了盾面,可是沒能洞穿铁盾。

    “这是怎么回事。”刚德终于叫了起來,朝夕相伴了大半年的战斧,今晚变得如此陌生,终于让这员悍将也承受不住了。

    李察呵呵一笑,又拿起一副全身板甲扔给了刚德,让他拿在手里,但千万不要穿上,刚德还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忽然李察身上泛起一层青色光晕,瞬间扩散开去,当青色光晕掠过时,刚德自己丝毫沒有感觉到异样,但手中的铁甲突然扭曲得不成样,内部更是突然伸出來数量众多的长刺。

    刚德骤然出了一身冷汗,他可以想象,如果一个人正穿着这幅盔甲,现在会变成什么样。

    而且关键在于,铁甲是被一种神秘力量突然扭曲的,根本沒有先兆,就连刚德也毫无所觉,甚至当铁甲被扭曲之后,刚德也找不出是什么力量把它变成这样,其实刚德已经有了答案,能够让拥有圣域实力的他都毫无觉察的,多半是规则之力。

    “这就是我的新作,金属之王的力量。”李察说。

    一众追随者都屏住了呼吸,就连无面也略略站直了身体,从刚才的演示中,他们已经看出,这幅金属之王十有**是五阶的圣构装,虽然还需要经过李察自己的亲口确认,可是能够动用规则之力的构装,又怎么可能不是圣构装。

    李察随即详细演示了一下金属之王的能力。

    金属之王拥有三项能力,首先是兵具精良,它可以大幅强化承载者的武器或护具,任何一把武器锋锐度都会得到两个等级的提升,就象李察刚刚演示的那样,一把普通战刀也会达到超凡锋锐的效果,而盔甲护盾等则是会增加两个等级的坚固效果。

    其次是腐化侵蚀,在李察周边一定范围内,特别是近身战的区域,金属之王可以大幅度削弱对手的武器和护具,只要其中含有金属成分,这就是刚德的大斧为何会在瞬间变得脆弱不堪的原因。

    最后,则是继承自铁之王的对金属的艹控之力,李察就把这个能力命名为金属之王,这种艹控力已经进入规则的领域,发动时悄无声息,就算刚德这样的圣域也难以察觉,虽然扭曲金属的力量并不算很强大,仅仅能够让刚德受些不轻不重的伤,可若是圣域之下的人,却决然抵挡不住,会被自身的盔甲武具瞬间绞杀。

    金属之王并不仅限于扭曲对手的武具盔甲,在很多情况下

    ,它将会给李察以极大的便利,可以说,有金属的地方就是李察的主场。

    这三大能力足以让金属之王不负圣阶构装之名,如果硬要找些毛病,那就是金属之王只有在近战范围内才会发挥作用,而李察却是一个法师,然而,所有的追随者都知道,李察近战远攻都是同样恐怖。

    当李察介绍完,居然是一片寂静,过了半天,刚德才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头儿,那你现在已经是圣构装师了。”

    李察点头道:“是的。”

    圣构装师

    接下來,就是一片欢呼,不知是谁第一个扑了上來,把李察扔上了天空,然后再由另一个人接住,最初的追随者都和李察有着灵魂上的联系,他们和李察之间的关系也比普通的领主与追随者之间亲近得多,时至今曰,李察更多是把他们当成朋友在看待。

    无面安静地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院落里的狂欢告一段落,她才向李察示意,想要和他单独谈谈。

    此刻夜还深着,李察就让一众追随者们回去休息,而山与海却不愿意再挪动地方,直接跑进李察的房间去睡了。

    庭院里只剩下无面和李察的时候,两个人之间却出奇地安静下來,无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许久之后才淡淡地说:“你这幅金属之王里的魔法灵魂,是得自铁之王里奥斯吧。”

    “是的,我在他的铁枪和残留下的钢铁身躯里找到了一点奇异的灵姓,在这个灵姓的基础上我才最终完成了魔法灵魂。”

    无面点了点头,又问:“那你理解了那个灵姓的本质吗。”

    “本质。”李察思索了片刻,说:“从姓质上说,它和灵魂很相似,如果再往深处解析的话,它其实包含了相应的规则在内,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基础金属规则,不过里奥斯所领悟的进阶部分,却不在灵姓之内,非常可惜。”

    无面似是在面具后面笑了笑,说:“那点灵姓不是和灵魂很相似,它就是里奥斯灵魂的一部分,是灵魂中掌控着规则力量的部分,纵使他死了,但是这部分灵魂片段还能存活一段时间,沒想到就被你给捕获了。”

    顿了一顿,无面又说:“捕获了还不算,你居然还有从中解析出规则的能力,这确实让我非常惊讶,你现在已经掌控了一部分规则吧。”

    “很少一部分,而且其中一大半都是只能在特定位面才会有效的规则。”李察实话实说。

    无面笑笑,说:“但你还不是传奇。”

    “确实,我暂时还沒有进入传奇的打算,因为还沒有找到自己的传奇之路。”李察说。

    “你已经找到一条路了。”

    李察一怔,心中不知为何竟然生出一缕寒意,缓缓地问:“你是说,那个灵姓。”

    无面不答反问:“你是不是还能做出金属之王。”

    李察敏锐地觉察到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題,脸色难看,但还是答道:“是的,只不过和我身上这幅会有一些差异,威力略弱,但本质上仍然是金属之王。”

    无面淡道:“这就对了,那个魔法灵魂并不是偶尔的创造产物,而是你捕获并解析了传奇强者灵魂的结果,解析出规则的能力也就罢了,资深的传奇强者迟早都会有,只是强弱不一,可是发现并且捕获灵魂残片的能力,却是极为罕见,从今以后,你最好不要和任何人提及自己的这个能力,虽然迟早会被人发现,但是晚点总比早点好。”

    李察何等聪明,立刻想到了心中隐隐的一个猜想,于是问:“这么说,我在里奥斯这里获得的灵姓,并不是一个偶然。”

    无面说:“那不是灵姓,正确的名词应该是灵魂的规则残片,传奇强者们战死时,只要他们达到了掌控规则的层次,都会生产规则残片,那是世界规则的延伸,所以实体消亡后还能存在,但是大多数人是无法发现残片的,而且残片存在的时间也往往很短,很幸运,也很不幸的是,你显然不在这大多数人之列,并且你偏偏是一位圣构装师。”

    李察苦笑了一下,说:“也就是说,我今后可以源源不断的制造五阶构装了。”

    “所有的传奇强者,理论上都可以变成你的构装材料,象你这样的人,在位面深处、在永恒与时光之龙也无法涉足的黑暗之域,被称为猎魂者。”

    李察现在连笑都笑不出來了,说:“这就是我的传奇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