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九 猎魂者(第一更)

章一零九 猎魂者(第一更)

    猎魂者和圣构装师的结合,就意味着如果李察的运气足够好,几乎可以集各个强者的传奇能力于一身,这样的猎魂者,一旦被发现,自然人人除之而后快,而从另一个角度來看,如果能够和猎魂者合作,特别是李察这样同时是圣构装师,那也是有着无穷诱惑的,

    无面沒有继续深入,而是淡淡地说:“说到这里就够了,既然你有这样的天赋,那就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好了,以后你遇到的敌人中传奇强者和神明会越來越多,别浪费了那么好的材料。”

    别浪费了那么好的材料无面说的轻描淡写,李察却猛然出了一身冷汗,

    无面走了,李察独自在院落里站了整整一夜,

    能够感知灵魂残片的规则,以及看到规则的痕迹,都是得自于真实这个天赋,时至今日,李察渐渐发现,真实这个天赋其实是让自己拥有了看透世界本质的力量,

    从最初直到现在的真实视野,真实天赋均是按照这条路线在进化发展着,随着使用次数的增长,以及李察自身实力的成长,真实天赋正在显示出愈发强大的力量,沒有真实,李察不可能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窥探到规则的变动轨迹,也就不可能利用智慧天赋建立起对规则的解析模型,

    智慧是攀登顶峰的利器,而真实是整个世界的基石,

    无面的话,此刻反复在李察心中激荡着,李察相信,能够力压无光之域众多强悍存在來到自己身边,甚至还能够部分篡改永恒与时光之龙游戏规则的无面,所说的话绝不会是无的放矢,难道,这真的就是最适合自己的路,

    成为猎魂者,一个最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李察今后的魔法灵魂将会源源不绝,而且种类繁多,在一定范围内还能够控制和影响魔法灵魂的生成类型,惟一的限制,就是李察猎杀传奇强者的数量,

    其实略略扩展一下思路,除了传奇强者之外,那些拥有规则力量的强大生灵,比如说星兽,还有诸神,都可以成为李察的掠取对象,而且,李察还发现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毛骨悚然的事实,

    通过对铁之王灵魂规则残片的解析和研究,李察发觉自己在基本金属规则的掌控方面大有进步,原本需要三年才能达到的基本掌控,现在竟然已经接近完成,只需要再过几天就可以了,毕竟灵魂规则残片就是把金属规则**裸地展示在李察眼前,李察所需要的只是记忆和学习,这和从无到有的解析、建立和掌控过程相比,自然要快得多,

    有了这个先例,李察也就知道其它的规则残片肯定也有同样的效果,这样一來,只要猎杀的强大存在足够多,李察对规则力量的掌控进度就会象传奇魔法虹光之桥的速度一样快,

    真实天赋的恐怖威力,这时才慢慢展现,有了它,李察等如直接跳过了触摸规则的过程,直接进入解析和掌控的阶段,

    这个时候,天亮了,第一线晨光穿破了黑暗,照在李察脸上,竟刺得他眼睛有些痛,

    远方的晨光虽然微弱,但却如剑一样划破了浓浓的黑暗,只是眨眼间,大半个天穹都散发出朦朦微光,给这黑暗寒冷的世界带來了新的一天,新的希望,

    这是破晓,

    不知为什么,李察心里就浮现出了这个词,由此就想起了那个人,那个远赴黑暗地域的神眷之女,他也随即想起了看到的那些未來的时光片段,想到了自己曾经许下的誓言,那是拼命也要阻止这一幕的发生,

    李察长出了一口气,

    如果猎魂者是自己躲避不了的命运,那就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吧,

    简单收拾了一下实验室,李察就在意识中通知追随者,让他们到帝宫集合,这么长时间过去,李察的大军已经休整得差不多,是该进行下一场战役的时候了,

    上午九点整,追随者和公国将军们聚集在帝宫的一座偏殿里,开始向李察汇报这段时间的局势,

    撒伦威尔已经算是初步坐稳了帝位,他现在大多数时间都在忙于安抚民众、整编军队,以及计划着要重建寒铁王座,

    公国大军主力都盘踞在寒铁王座周围,沒留多少兵力保护从公国到寒铁王座的交通线,

    现在数以千计的侦察飞兽遍布帝国各地,又有数十只分脑轮流指挥,早就织就了一张巨大网络,想要偷袭李察的运输部队,几乎沒有可能,

    而且现在后勤部队是由雷蒙指挥,对于这位约瑟夫家族的昔日对手,在珞琪位面布下陷阱,一举毁掉歌顿和他大半骑士的家伙,至少能力上绝对沒有问題,

    不过李察从來沒有放松过对雷蒙的监视,真正的所罗门堡学者法师的知识太渊博了,渊博到了可以把阴谋掩盖到无形无迹的程度,

    李察总有种直觉,似乎雷蒙并不如他表现出來的那样安于现状,好像一直在背后谋划着什么,可是雷蒙现在完全被母巢控制着,只要母巢一个意念,就可以直接让他死,而雷蒙只要不想让自己的灵魂落入李察的亡灵法师手中,肯定会在**死亡的同时,用秘法彻底消抹掉灵魂,按照常理來说,雷蒙已经玩不出任何花样了,

    李察把杂念驱逐出去,继续听取汇报,视线则在帝国的疆域地图上不断徘徊着,就在这个时候,一则消息让李察有了兴趣,

    “撒巴鲁大公想要邀请我去他的领地赴宴。”

    刚德哼了一声,不满地盯了一眼那位正在汇报重要政事的将军,说:“这种小事也要提,寒铁王座都被我们打下來了,他一个小小的大公,也想约头儿去他的领地,忘了自己是谁了吧。”

    李察这时却说:“等等,这家伙敢在这个时候不來寒铁王座拜见新皇帝,反而邀请我过去,想必是有所倚仗的,先查查他的背景再说。”

    那名将军立刻转身吩咐传令兵,隔了一会一名帝国官员走进偏殿,

    李察细问之下,发现这位撒巴鲁大公还真不是简单人物,

    撒巴鲁大公的领地在帝国北部边疆,濒临极寒地带,他的领地疆域异常广大,足有十几万平方公里,单就面积而言俨然已是一个不小的王国了,由于领地中大多是气候极为恶劣的永冻冰原和戈壁,只有南部狭长地带气候宜人,本土人口的增长和移民的稀少一直是个硬伤,终究制约了他的发展,

    不过借着法罗盛产粮食的优势,撒巴鲁的领地依然能够做到粮食自给自足,他的领地上盛产各类矿藏,其中尤其以碧寒秘银最为出名,这些矿产为历代大公积累了巨额的财富,

    撒巴鲁大公名义是隶属于铁三角帝国,实际上历來都是一个**王国,除了还保持礼仪上的定期朝觐,不管是军事还是外交,帝国对撒巴鲁的影响力都微乎其微,

    更重要的是,据说大公和困扰了帝国上百年的巨龙教徒往來非常密切,但即使这一代铁三角帝国接连出了李施龙图和撒伦威尔两位名将,也依旧不愿意为此和撒巴鲁大公撕破脸皮,开启战端,由此可见撒巴鲁大公的实力,

    “巨龙教徒,真有巨龙吗。”李察沉吟着问,

    那名帝国官员显得非常紧张,忍不住伸手抹去额头的一层薄汗,说:“据说是有的,但是从來沒有人真正见过巨龙教徒们膜拜的巨龙,只是按那些疯子们的教义里所说,那应该是一头远古的巨龙,它生活在虚空之中,有着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强大威能。”

    “那么巨龙教的总部在哪里。”李察再问,

    “这个到目前为止,还沒有人知道这些疯子的总部在哪里,他们就象凭空冒出來的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批,杀不尽斩不绝。”

    李察哦了一声,说:“这就有点意思了,通知撒巴鲁,就说我很快会到,让他做好接待的准备。”

    刚德忍不住说:“头儿,您就这样去了。”

    “怎么,怕我有危险。”李察问,

    “不,不是”刚德立刻想起了恐怖的金属之王,大摇其头,然后说:“您就这样去他的领地,岂不是显得很沒面子。”

    李察笑了笑,说:“我正好要到他的领地上去看看,那些巨龙教徒來历很有些问題,你们不觉得,他们的出现方式和活动规则,与我们有某种类似之处吗。”

    “他们也是异位面來的入侵者。”刚德双眼一亮,他在法罗闷着这么多年,虽然一直有架打,但两个文明的差异让他总是觉得不够给力,刚德和他的大斧早就渴望着和其它主位面的人好好干上一架,可惜做为手中难得可以独挡一方的大将,李察却是坚决不允许他去绝域战场的,

    “也许是,我去看看就知道了。”说完,李察的目光又投注到魔法地图上,问:“我定的最后时限已经过了吧,还有哪些公爵沒有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