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零 巅峰之约 上(二更)

章一一零 巅峰之约 上(二更)

    章一一零巅峰之约

    李察点了点头,伸手在三公爵的领地上一点,说:“那就是他们三个吧,刚德和提拉米苏去跑一趟,带上五十构装骑士和五百黯锋骑士,我会把星蛹和一百只飞蛹派给你们,你们有三天时间,一天灭掉一家。”

    刚德咧开大嘴,笑道:“沒问題,头儿。”

    提拉米苏则不满地嘟囔着:“我讨厌星蛹,也讨厌刚德。”

    李察笑道:“星蛹刚刚升了一阶,现在带你上天,就不需要你不停地使用飘浮术了,至于刚德,这样吧,三位公爵中选一个由你來指挥,如何。”

    提拉米苏咧开大嘴:“这还差不多。”

    安排完接下來的军务后,李察忽然接到了母巢的信息:“主人,您已经是圣构装师了。”

    “是的。”李察回答,

    “听说圣构装师,即使放眼整个诺兰德也是顶层的人物了,既然是这样,主人,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见一面,好好地谈一谈,我希望能够尽快的见到您。”

    李察和母巢之间一直是靠灵魂交流,现在有了分脑作为中继,交流的距离被大大延长了,理论上只要分脑的数量足够多,李察和母巢就可以相距无限远进行交流,只是距离越远,中途转泊节点越多,交流的延迟就越长,然而眼下他们相距几千公里,完全沒有必要见面,

    不过李察略一思索,就答应下來:“好,我下午就动身出发。”

    “已经在沿途为您准备好了分脑。”母巢说,

    分脑的飞行速度相当快,时速在一百五十公里以上,远远超过了狮鹫、双足飞龙这些大型飞兽,仅比一些巨龙慢些而已,而且它们可以保持这个速度连续飞行三小时,这就让它们逃生能力大增,也可以作为紧急情况下的特殊代步工具,

    “好,很快我们就可以见面了。”李察淡淡回应,

    李察和母巢之间的直线距离超过五千公里,吃过午饭李察就登上了专程赶來的飞脑,向着动荡之地快速飞去,

    大约飞出四百公里,一只新的分脑就腾空而起,接替了快要力竭的分脑,带着李察向动荡之地疾行而去,

    三小时后,果然又是一只新的分脑等在路上,在这些安排上,母巢同样滴水不漏,借助天赋的巨大体型,目前母巢的计算能力比李察还要高出整整一阶,

    坐在分脑上,李察闭目养神,意识中也沒有去想这次会面的事情,只是不停地解析着金属规则,

    对基本金属规则领悟得越多,金属之王的威力也就会越大,

    铁之王留下的灵魂残片中包含的金属规则是有限的,然而,在对战铁之王和金之子的时候,无面两次给李察加持的战争狂徒中,都包含了大量金属规则的信息,让李察暂时拥有了掌控金属规则的能力,

    在战争狂徒能力消退后,李察强行记下了大量规则,现在得自战争狂徒和铁之王的规则两相印证,让李察对金属规则的掌控力突飞猛进,

    李察估计,现在只需要七天,就可以把原本历时三五年的解析完成,从而直接达到掌控规则的阶段,再过七天,就算沒有金属之王,李察也一样能够操控金属,只不过水准会有所下降,大概是刚刚可以操控的程度,远沒有金属之王那兵具精良和腐化侵蚀两大能力强力,

    即使连续不停的飞,想要抵达动荡之地也需要一天多的时间,这些时间里,李察什么都沒有去想,就这样专心致志地解析着规则,一路到了动荡之地,

    现在的动荡之地显得更加神秘诡异,

    数百公里的范围内遍布虫巢森林,那些林木外表乍一看上去和普通的大树无异,可是实际上地下根系都联系在一起,与一座座虫巢紧密相连,森林的根系现在已经深达数百米,不断从位面深处汲取着能量,供应十几座虫巢的需求,

    远远望去,还是能够发现虫巢森林的环境诡异,森林中不断有黑气缓缓上浮,影响着光线,于是视野中整个森林景致都在不断地扭曲着,

    在虫巢森林上方,时光飘带格外的多,几乎映亮了整个天空,那密度几乎是李察初到动荡之地时的数倍,那些时光飘带和虫巢森林升腾的黑气交织在一起,居然会彼此缠绕纠结,

    一般來说,任何东西遇到了时光飘带,都会被悄无声息地切断吞噬,可是虫巢森林的黑气却似乎还能够影响时光飘带,甚至不断牵引着它们,

    当李察看到这一幕景色时,特意让分脑在空中静止了片刻,在真实视野下,李察看出动荡之地这片区域的空间结构正变得更加脆弱,晶壁已经无力阻挡时空风暴的侵蚀,所以才会产生数量众多的时光飘带,空间变得脆弱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母巢和它的虫巢森林,

    数量庞大的战斗兵团需要海量的能量,这些都是由虫巢森林从世界深处抽取而來,

    遥遥望去,可以看到森林中央矗立着一座无比高大的虫巢,它外表呈现出螺旋型,顶部则是一个巨大的平台,这座虫巢高达三百余米,而顶部平台更是巨大,大到了可以让母巢舒服伏在上面的程度,

    分脑载着李察飞近了虫巢平台,从近处看时,母巢那长达五百米,高近百米的巨大身躯显得无比庞大,光是体积就让人感觉到喘不过气來,

    母巢抬起了上身,挥舞着那对小得可笑的刀锋,说:“主人,很高兴又能够见到你,这一次的会面,对我來说非常重要,我想也对您非常重要。”

    李察从分脑上跳下,站到平台上,仰视着母巢,双方体形对比,就象大象前站了只蚂蚁,

    李察看着母巢,从他的角度望过去,母巢那数以百计的复眼中不断闪烁着光芒,那些光芒流转,仿佛表达出无数种拟人的思绪,却是把最真实的情绪淹沒,

    灵魂深处似乎咔嚓一声轻响,李察觉得心中某个地方陡然一空,好象有什么相伴很久的东西消失了,他有一种感觉,实际上那个东西已经消失了有段时间,只不过之前一直被模拟出來的东西掩盖着,现在才是真相显露的时候,

    李察缓缓地说:“其实,你已经沒有必要称呼我为主人了吧。”

    “如果从灵魂约束的层面上讲,确实沒有必要。”母巢的回答出奇的爽快,而且它不是用灵魂交流,口器翕动着,一个一个音节在空气中清晰地震荡出词句,那是诺兰德人类通用语,

    李察笑了笑,说:“当初我从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祭坛中得到你的时候,说明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任何规则都是有疏漏的,永恒与时光之龙亦不是无所不能,只要有心的话,在它的规则中也能找出无数的疏漏。”说到这里,母巢停顿了一下,又感慨地说:“诺兰德的人类还真是胆大妄为。”

    母巢前半段话李察总觉得曾经在哪里听到过,仔细回想,记起了这是所罗门堡学者法师们的名言,然而母巢自身的体系完全是战争机器,李察也很清楚他并沒有给过母巢这方面的资料,那么它能够知道这一句话,就颇为值得玩味了,

    李察沉吟道:“你切断了和我之间的灵魂约束”

    “不是切断,是补完了我的灵魂,我现在已经拥有了完整的灵魂,不再必须依靠您的灵魂才能存在。”母巢纠正道,

    不管李察心中是否惊涛骇浪,至少面上十分平静,他若无其事地问了问怎样才能做到灵魂补完,这是任何一个强者都会很感兴趣的话題,而母巢的回答出奇的仔细,

    李察被勾起兴趣,提了更加深入的问題,母巢也悉数回答,绝无隐瞒,双方一问一答,不知不觉天就黑了,然后天又亮了,

    直到这时,李察才对灵魂补完计划有所了解,从一名法师的角度看,这个计划堪称宏伟巨制,到处都是让人惊叹的智慧闪光,它绝无可能是某一个人**完成的,而更象是所罗门堡一代代伟大的学者法师们不断完善的结果,是整个所罗门堡的智慧结晶,

    依托这份计划提供的路径,母巢确实以神性和海量生命灵魂为材料,补全了自己残缺的灵魂,从此成为他妈的存在,或许在整个位面历史上,如母巢这样的战争与毁灭之种也不多见,

    毫无疑问,这份源自所罗门堡学者法师的灵魂补完计划,是來自雷蒙,

    李察让母巢控制了雷蒙的生命,并且可以间接监控他的思想,可是李察却绝沒有想到雷蒙手中居然还有这样一个计划,可以想象,这个筹码对母巢的诱惑有多大,

    而且它是确实可行的,晋升到十阶,觉醒了真名的母巢也有着对计划的分辨能力,正因如此,这份计划才对母巢的诱惑力无比巨大,最终促使它走向了脱离李察的道路,

    李察的背心处已然悄悄渗出一层细汗,在來动荡之地前,他想过无数的可能,但就是沒有想到这样的结果,确实如传言所说,所罗门堡学者法师的威力并不在他们的法力,而是在他们的知识和头脑,

    ps:今天的第二更來了,因为无视同学以生日为借口,不断发嗲卖萌,俺无奈之下,只好三更,今晚晚些时候,还有一更,

    ps:帕美人的生日不知道是哪一天呀,难道也要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