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三 不自量力 上

章一一三 不自量力 上

    李察暗自冷笑,在见识过帝国三王的力量之后,他已经对法罗传奇强者的实力心中有了评级,铁三角帝国三王当年在整个法罗的传奇强者中都可谓是领袖级别的人物,他们又在位面间探索了数百年,无论实力和见识都绝非普通法罗强者可比,躲藏在珠链公国内的不管是谁,既然长时间沒有离开过法罗,那么力量再强大也是有限,

    李察虽然还沒到传奇法师的境界,但是身具万物成灰套装,又有金属之王在身,手中月光在完全吸收了铁枪精华后,已经达到神器级别,再加上绝域战场数年间无比丰富的战斗经验,此际就算沒有战争狂徒在身,也无惧普通的传奇强者,

    单以掌控规则而论,躲藏在珠链公国里的这个存在,多半还比不上李察,李察惟一吃亏的,也就是未到传奇境界,在魔力的总量上吃些亏而已,可是一旦打起來,拥有群星之井的李察,甚至在魔力上也未必吃亏,

    李察驾着分脑,全速疾飞无冬城,然后从高空俯冲而下,当距离地面百米时,李察从分脑上跃落,分脑则划出一道弧线,重新拉升而起,疾飞而去,

    分脑俯冲时的呼啸声惊动了半个无冬城,城中许多人都看到了李察自天而降的惊人一幕,

    李察的降速急骤收缓,在大公府正门前的广场上徐徐落下,悬停在离地数十米处,正与大公府的钟楼高度齐平,

    他的声音随即在魔法的力量下响遍了大半个无冬城:“我是深红大公李察.阿克蒙德,撒巴鲁呢,他不是特意送请柬请我过來吗,怎么还不出來见我。”

    李察的声音轰轰隆隆,有若雷鸣,音波铺天盖地砸向地面,甚至震得广场周围警戒的卫兵们都站立不稳,

    下一刻,急促的警钟就猛烈敲响,全副武装的战士们涌上大公府的箭楼城墙,一支支利箭指向李察,然而却沒有人敢于松弦,

    一个能够悬停在半空中的强者,至少是镇国强者级别,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他们这些普通的士兵数量再多都毫无意义,而且,李察自报的名字也引起了轰动,

    深红大公现在是整个法罗西大陆最为响亮的名字,这如摧枯拉朽般摧毁了如日中天的铁三角帝国的男人,已经注定载入法罗史册,

    大战之初,沒有多少人看好深红公国,特别是知道铁三角帝国三王历史的那些上位者就更是如此,要把帝国这样存在千年的庞然大物连根拔起,并不是在军团武力上具有优势就够了,到最后,还是要比拼双方的积累和底蕴,

    可是谁都未曾想到,偌大的帝国在李察的大军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号称西大陆最宏伟的坚城防御如冰消雪融般被摧毁,而帝国三王,除了金之子高德奥瑞在帝都城外陨落,另外两王却是悄无声息,

    此时此刻,不管李察的身份是真是假,已经沒有人敢轻举妄动,

    李察喊了一句话,就耐心地等待着,在他负于身后的手中,有一团小巧的火焰正在跳动着,这团火焰算是核融爆裂的缩减版,大抵威力和8级魔法相当,轰倒一座大公府的府门绰绰有余,而李察现在的耐心也很有限,他准备等五分钟,五分钟一到,火焰就会积蓄满威力,变成爆裂火球,

    大约等到第四分钟的时候,大公府忽然正门大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高大威猛的中年男人,他并沒穿甲胄,而是一身华丽精致的贵族长礼服,仿佛正要赶赴一个重要的宴会,

    中年男人在台阶上站定,冲着李察伸出双臂,做出欢迎的热情手势,哈哈笑道:“原來是尊贵的深红大公殿下,我怎么都沒想到您会來得如此之快,您看,这让我连准备招待的时间都沒有,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就是撒巴鲁,请先进我的大公府吧。”

    李察双唇轻轻一抿,露出似笑似讽的表情,抬手向右上方一指,那团积蓄已久的火焰就射向天空,直飞出近千米远,沒入云层中,云层内忽然被染了一大片火红,象是在滚滚燃烧,

    看到了火球的射程和爆发后的威力,撒巴鲁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笑道:“殿下的威名早已传遍大陆,我们都是非常清楚和敬仰的,其实不必这样提醒我们,您请跟我來,我的厨子们训练有素,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够为您准备一桌丰富的宴席,请相信我,珠链具有整个西大陆最精致的美食,绝对会让您满意。”

    李察淡然落地,随着撒巴鲁向大公府走去,至于撒巴鲁把他刚刚的爆裂火球当成了示威,李察也懒得解释,就由着他这样去想,在寒铁王座帝都时,那一记轰去半个宫城的核融爆裂,才算是示威,

    无冬城的气候颇为奇特,四季如春,草不会枯黄,树木也一样绿得浓郁,和北地其它地方迥然有异,

    大公府占地极广,仅论建筑面积的话,几乎快比得上帝宫的地上部分规模了,

    一进入大公府,就觉得阵阵温暖湿润的风扑面而來,比外面更舒适了几分,显然府内增加了可以调节气候的魔法阵,要把魔法阵的效果覆盖住如此规模的大公府,耗资绝对不菲,即使在诺兰德,这也是异常奢侈的行为,所以在法罗,这就已经超出奢靡范畴,而带有昭示实力的味道了,

    撒巴鲁脸上有着掩饰得很好的得意和傲慢,然而他却不知道,即使在诺兰德的暴发户国家神圣同盟中,李察也被视为暴发户的典型,他可以奢侈到利用献祭來跃升浮岛,自然不会把撒巴鲁这点手笔放在眼里,

    大公府占地深广,撒巴鲁又脚步稳健,带着李察直走了一刻钟才进入大公府的正殿,

    撒巴鲁吩咐匆匆过來迎接的管家去准备午宴,然后引着李察进了一座历史悠久的会客厅,

    和铁三角帝国大多数贵族一样,会客厅里悬挂着数量众多的油画,大多是家族先祖们的一些光辉事迹,在角落一幅不起眼的油画上,是几位英雄正同巨大怪兽鏖战的画面,

    然而李察的视线扫过客厅的时候,首先在这幅油画上停留了一瞬,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浏览其它的油画,这幅不起眼的油画之所以引起了李察的注意,是因为从画面背景看,战场发生在一个半位面上,而不是法罗,

    根据法罗的传统,家族油画一般都十分写实,几乎不会使用传说或者想象世界的背景,

    两人坐定后,撒巴鲁挥手让侍者离开,然后身体前倾,注视着李察,说:“真沒想到,威震整个法罗大陆的深红大公,居然如此年轻,资料上的数据,永远沒有亲眼看到时來得震撼。”

    从此时的态度來看,撒巴鲁虽然言辞还算谦逊,却是把自己放到了和李察平等的地位上,李察对此心知肚明,却并不说破,等待着撒巴鲁掀开底牌,

    看到李察沒什么反应,撒巴鲁自嘲地笑了笑,说:“殿下果然不是普通人,如此沉得住气,那么这次邀请殿下到我的领地,主要是想让您亲眼看看珠链公国的样子,如果您能够有所心得,那么我们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谈了。”

    李察淡淡一笑,说:“显然,诸神都有意忽视了这里。”

    撒巴鲁立刻矜持地笑了起來,挺直脊背,说:“殿下果然见识过人,既然您看出了这点,那么想必应该清楚背后的原因无外乎那几样,具体是什么,却是不必细说了,现在,我觉得我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谈谈了。”

    “说吧。”

    撒巴鲁搓了搓手,说:“首先,我以最诚挚的愿望來表达一下我的善意,我可以继续尊奉新帝国为宗主,当然,和以往一样,这只是名义上的,另外,我对撒伦威尔殿下的登基表示毫无保留的赞同,并且在我的领地上保证不会容许任何反对新皇的贵族们活动,简而言之,我愿意站在撒伦威尔,愿意站在您这一边,我还可以给您提供许多特殊的东西。”

    “那你想要什么呢。”李察问,

    撒巴鲁露出了笑容,眼中已有掩饰不住的贪婪,说:“珠链公国已经很久沒有扩张领地了,现在的土地我已经无法养活自己的人民,所以我希望得到一小块新的地区,很小的一块,鲁尔,就很理想。”

    虽然李察早有准备,但此刻也忍不住冷笑道:“你的胃口还真不小。”

    鲁尔是铁三角帝国北部区域最富盛名的矿区,品质最高的寒铁矿脉一条埋在寒铁王座的地下,另一条就在鲁尔,这里的矿脉不但品质高、产量大,而且还有众多伴生的珍稀矿产,

    帝国三大河流之一的莱茵河也从这个区域经过,解决了重要的运输问題,以往,整个铁三角帝国的固定财政收入中,有三分之一來自鲁尔区,

    听了李察的嘲讽,撒巴鲁不但沒有愧色,反而笑道:“胃口应该和实力成正比,不是吗,殿下,先别着急,我还沒有说完呢。”

    ps:“烟丝盒子”的微博正在做《尘缘》签名书的抽奖活动,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前往

    看置顶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