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五 摧枯拉朽

章一一五 摧枯拉朽

    李察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沒有试图拿出魔法卷轴或其他什么道具,而教徒们也只逼近到李察身周十米之外,就停了下來,但这点距离,普通法师如果有异动的话立刻就会被捅成蜂窝,即便是拥有时间静止魔法的传奇法师,在固化空间的压力下,也不一定能够成功施法,

    撒巴鲁矜持地笑了:“李察殿下,我沒记错的话,您可是一名法师呢,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传奇法师也束手无策了吧,您看,我这些战士怎么样,您还是重新考虑一下我刚才的提议吧,这次你有十秒的时间做决定,我是个多么宽宏的人啊,啊哈哈哈。”

    就在撒巴鲁的狂笑声中,李察平淡的声音却穿透了他的笑声,散布到餐厅里的每个角落:“这么短时间内你就能找來这么多人,看來一直挺有心的。”

    撒巴鲁应道:“那是,就是沒有你,我也准备参与帝国政局,当然要准备充足”

    不过他话还沒说完,就被李察打断:“可是,我怎么看到的全是尸体呢。”年轻大公的声音平静得近乎冷酷,

    餐厅中突然响起一片惨叫声,所有的战士都在拼命挣扎着,就连那些巨龙教徒也不例外,

    鲜血疯狂地从他们的盔甲缝隙中涌出來,那些打制极为精良的重甲此刻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着,发出吱吱嘎嘎金属摩擦的声音,有些全身板甲已扭曲得象是被远古巨人狠狠揉搓过一样,里面脆弱的人体会变成什么,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那些巨龙教徒同样不好过,他们许多人都在衣袍下穿着金属内甲,法师们虽然沒穿内甲,可是他们腰间别着的护身匕首也纷纷扭曲,深深刺入腰肋,甚至手指上戴着的魔法戒指也在吱吱作响,拼命扭曲着他们的指骨,其它以金属做外壳的魔法道具也沒有幸免,扭曲的后果却严重得多,几个教徒直接轰地一声变成燃烧的人柱,

    措不及防之下,就连那些十八级的强者也未能幸免,纷纷受伤,其中一个穿了厚甲的还是重伤,

    撒巴鲁保持着吐出最后一个音节的表情,张大的嘴巴忘记合拢,瞪着眼前这宛如地狱般的景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血腥气正迅速弥漫,惨叫声几乎堵塞了他的耳朵,同时,就在他眼前,长长餐桌上所有金属餐具都在扭曲、舞动,宛若一个个嗜血的精灵,

    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仿佛有个什么声音在撒巴鲁的脑海中不停地呐喊着,警示着什么,可是他的意识已是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把那些思绪的碎片抓取拼接成有意义的音节,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惊呼:“这是里奥斯,他不是死了吗,。”

    这个声音并不大,却如当头惊雷般把撒巴鲁从恍惚中一下惊醒,他环目四顾,却发现若大的餐厅内,已方的人倒了一地,鲜血满地流淌,恍若狰狞的红色地毯,

    李察并沒有理会撒巴鲁,他抬头望向穹顶,真实视野穿透了厚厚的石壁,捕捉到一个淡淡的虚无影子正在迅速远去,

    这就是那个传奇强者的分身意识了,果然,李察之前的判断沒错,瞬间发动餐厅中的庞**阵,根本不是撒巴鲁能够办到的,

    既然被真实视野纳入,就沒有那么容易脱开,李察意识一动,已经锁住了那名传奇强者的分身意识,双方的灵魂与精神力量在无形的虚空中立刻狠狠地拼了一记,

    半空中隐隐传來一声痛苦的吼叫,那名传奇强者的分身意识在付出了不菲代价后,终于摆脱了李察的锁定,以一倍的高速加快遁去,

    李察露出冷笑,一名深居不出的传奇强者,力量或许强大,但灵魂与精神方面却未见得如此,这种灵魂层面力量的交锋,依靠的是血脉力量,灵魂层次,以及个人的意志力,三者占比大体相当,除非天赋或种族优势,任何人的灵魂和精神都要靠不断淬炼才得以精进,

    那名传奇强者不管是什么原因隐藏了这么久,还会在认出里奥斯的特殊能力后如此失态,其意志力肯定不怎么样,而且他來的只是一个分身意识,力量远不及本体,因此猝不及防下,被李察逼得硬碰硬的对拼一记,立刻吃了大亏,

    李察却不打算就这样放他回去,精神锁定虽然被解脱了,但他早有准备,在刚才接触的刹那间,已把自己的一缕精神力量缠绕到传奇强者受创的分身意识上,这缕精神力量会影响周围的位面规则,而李察的真实视野则可以洞悉规则的波动,

    借助这种手段,李察就可以不动声色地发现那名传奇强者藏身之处,除非那名传奇强者对规则的理解和掌控力达到李察真实视野的程度,否则的话就无从发现李察在他分身意识上直接种下了追踪标记,

    但是李察沒有忘记,餐厅里还有一个撒巴鲁,

    当李察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时,撒巴鲁象是踩到了火一样,腾地跳了起來,他拔出一把橙色短剑,踏着三十米长桌向李察冲來,尖叫着:“你是法师,而我是杀手,现在被我近了身,你就可以去死了,死吧,李察!!”

    李察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悯,反手拔出月光,一刀向撒巴鲁当头斩下,这一刀全无花巧,异常的简洁洗练,占的就是快准二字,只是快到了极致,也准到了极致,

    撒巴鲁惊骇欲绝,他连眼皮子都沒眨一下,视野里就凭空出现了杀气四溢的锋刃,仿佛原本就悬停在那里,撒巴鲁本能地横剑上挡,可是李察那一刀就若轻风般掠过了他的短剑和身体,好象什么都沒有发生过一样,

    撒巴鲁表情僵硬,呆滞的目光盯着手中的短剑,短剑的中央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纹,随即无声无息地断为两截,

    “我这把可是传奇之剑啊”撒巴鲁呢喃着,然后缓缓仰天倒下,在倒下的过程中,他的额头中央迅速出现一条触目惊心的竖直红线,迅速漫延到下巴,倒下后,他的嘴依旧在呢喃着:“我也是镇国强者”

    倒地后一震,撒巴鲁的身体中线立刻开始溢出鲜血,整个身体徐徐分为两半,切口异常的光滑整齐,他最后的视野中,只看到李察射出一记不大的蓝色火球,却轰飞了整个餐厅的穹顶,穹顶上花费了巨大代价设立的抗魔法阵一点作用都沒有,

    “难道我也会犯错。”这是撒巴鲁最后的意识,但他已经沒有力气把这句话说出來,

    撒巴鲁临死前怎么都想不通,自己的准传奇短剑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然而他并不知道,外表普通的月光现在仅凭永不毁坏和极致锋锐两大属性已能跻身神器之列,而他那把传奇之剑在金属之王的**侵蚀作用下品质整整降了一级,以史诗级武器对上附加了额外两层锋锐效果的神器月光,当然惟有被一刀截断的下场,

    李察毫不在意撒巴鲁的生死,现在追踪那名传奇强者才是要务,他以一记蕴含了苍蓝月力的爆裂火球轰飞了餐厅的穹顶,立刻飞身而出,一跃出餐厅,三名高阶巨龙教徒立刻冲來,围攻李察,他们个个皆有诺兰德圣域水准,一拥而上,显然志在必得,

    包括撒巴鲁在内,这些强者显然都知道李察是一名魔法师,因此上手第一件事,就是全力近身,

    李察一声冷笑,月光再度出鞘,刀光如洗,

    巨龙教徒们足以傲视法罗的史诗级别盔甲武器在月光面前都变得不堪一击,嚓嚓一片轻响中,三名全副武装的高阶巨龙教徒已被切成数段,

    这一下连李察都不禁怔了一怔,万物成灰套装效果叠加了金属之王后,再附着在神器月光上,威力竟是大得不可思议,圣域级别的巨龙教徒虽然比真正的诺兰德圣域强者要弱些,但也相差不了太远,结果竟是沒有丝毫抵抗之力,

    这时一名被腰斩的巨龙教徒忽然用龙语狂吼道:“伟大的拉米伦永生不朽。”

    吼声中,这名巨龙教徒竟然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凭空又多了无穷能量,张开双臂向李察扑來,

    月光一闪,就已归鞘,

    李察看着这名又被居中斩开的巨龙教徒,吸了吸鼻子,立刻闻到一股浓烈的腥臭味道,忍不住骂道:“该死的蜥蜴。”

    这是半龙血的味道,说明这名巨龙教徒身上流淌着低等龙族的血脉,这样的人荒淫暴虐,他们最喜欢性和鲜血,往往被本能支配着行动,以虐杀弱小生物为乐,在各个位面中,这种有着低等龙族血统的半龙人往往是智慧种族中最不受欢迎的对象,

    而且从这名半龙人教徒身上,李察还看到了不计生死的狂热信仰,这种敌人一向是最难缠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