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六 幕后之人

章一一六 幕后之人

    一时间.大公府的这个角落显得格外安静.李察确定了近边暂时沒有敌人后.开始用真实视野扫视四周.立刻看到空中有一个个闪烁的隐约光点.连成一线.指向西北方向.

    这些光点就是李察精神烙印留下的规则扰动印记.它们清晰地标识出了那名传奇强者分身意识逃离的方向.

    李察毫不犹豫.立刻向西北方疾追下去.之前就收到召唤的分脑.在半途追上了李察.李察短途冲刺速度在分脑之上.但长途飞行却不如分脑.而且找到那名传奇强者的藏身之处后多半还要有一场大战.能够节省些体力魔力去应对自然再好不过.

    在李察离开后不久.那些空中的光点才逐渐暗淡下去.那是被扰动的规则终于重新平复下來.这种规则之光.除了这个领域的资深强者外.也只有李察自己才看得到.

    分脑一路疾飞.一直飞出近半百公里.开始深入珠链公国北部山区.在李察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座隐沒在云雾中的山峰.精神烙印留下的标记到此为止.

    李察跃下分脑.让分脑飞远.自己则悬浮在空中.徐徐飞近山峰.刚才从远处眺望过來的时候.视野里并沒有这座山峰.就算北国的山顶部都覆盖着冰雪.从半山腰往上几乎都埋在低垂的铅云中.但是以李察的真实视野也要接近到几百米的距离才能看到.显然大有蹊跷.若非真实视野.只怕要撞上去才会发现山体.

    这是一片充满荒蛮气息的山区.不但杳无人迹.几乎连飞禽走兽都沒有.山风凛冽.李察所在的高度已是雪线.一呼一吸间.口鼻处都是宛若会立刻凝结起來的白气.

    李察在靠近的同时.仍在不断拔高高度.最后悬停的时候已位于山峰的上方.他右手的食指和拇指轻轻搓动了一下.一缕火焰跃动在指尖上.呈现出温暖的明黄色.接下來却似乎受到了峰顶低温的影响.颜色黯淡下去.最终转为摇曳的蓝色.

    然而这点消失的热源却仿佛融入了李察脚下的峰顶.正对着他那个方向.有一大块厚重的云层变薄.当李察指尖的火焰彻底熄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灭时.云层已经变得半透明.隐隐约约露出后面青黑色的山体.

    虚空中突然响起一个又惊又怒的声音:“你怎么能够找到这里”

    “这很困难.”李察冷笑.

    那个声音怒道:“沒有人能够找到这里.就连里奥斯也不能.一定是撒巴鲁告诉你的.对不对.我就知道他靠不住.”

    李察俯视着下方的山峰.淡淡地说:“出來吧.再藏着也沒有什么意义.”

    山峰顶上一阵云雾涌动.片刻后景物变化.原本一片空旷的山峰顶上居然出现了一个精致的院落.绿树如荫.碧草若毯.还有一汪清澈潭水.显然山峰“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峰顶被布置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幻象魔法阵.把这座庭院完全掩藏起來.而在终年积雪的雪山山顶能够有这种南国景象.自然少不了魔法阵的作用.

    一个头顶大半光秃的老人从庭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院中走出.一飞而起.凝停在李察前方.老人个子不高.却是相当有气势.上唇的两把带钩胡须让人印象深刻.他有着一双倒三角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李察.显然是疑惑于李察的年纪和魔力.

    “你还不是传奇.”老人的声音很尖锐.

    “刚刚二十级.”李察倒是实话实说.

    老人惊疑不定.说:“不是传奇怎么可能发现这里.就是狩猎女神也无法追踪到我.是谁在背后帮你.你的老师吗.让他出來吧.”

    “我的老师不在法罗.”

    老人失声道:“不在法罗不在法罗.你果然是來自异位面的入侵者.”

    “这不奇怪吧.巨龙教徒们不也是來自另一个位面吗.”

    老人再次大吃一惊:“你怎么可能知道的.”

    李察讥讽地一笑.说:“这种秘密.也就能骗骗被诸神愚昧多年的法罗人而已.”

    说罢.李察双瞳渐渐点亮.喷射出淡淡的毫光.盯住了老人.说:“你是想战斗还是直接投降.”

    被李察的目光一触.老人猛然打了个寒战.尖叫道:“你在干什么.”他周身也陡然透出淡灰色的微光.这种护体的力量应该属于斗气的一种.不过再结合前面一路追來的各种蛛丝马迹.老人虽然是战职者.却是战职者中极为特殊的一类.

    “战斗还是投降.”李察重复了一遍.手已经握住了月光的刀柄.

    被李察几次丝毫不给面子的逼问.老人显然已被激出真火.怒道:“战斗.你可还不是传奇法师.等哪天你成了传奇.再來说这种大话.你的老师是谁.你和里奥斯又是什么关系.老实说出來.或许我会让你活着离开.”

    李察用手指轻轻抹拭着月光的刀锋.淡淡地说:“不是传奇又怎样.当初我还不是圣域时.不是一样杀了不少圣域强者.哦.对了.我们那里的圣域.在法罗这边被称为镇国强者.”

    “不可能.”

    李察皱眉说:“这就是你要说的吗.沒其它的话.我们就开战吧.”

    老人的脸直到这时变得更加阴沉.他毕竟是传奇强者.有属于自己的尊严.绝对受不了李察这样的轻视.特别李察还不是传奇强者.

    “我成为传奇已经有几百年的时间了.还从來沒有看到过象你这样狂妄的年轻人”老人话说到一半.突然身影一闪.竟就此消失.仿佛直接隐沒踏进了虚空.

    原來老人也不是不知变通的人.决定接战后.这番又啰嗦又死撑场面的话不过是用來惑敌而已.

    天空中一时空空荡荡.再也看不到老人的影子.

    悬空站立的李察似乎一怔.随即转头四下张望.抬起右手.接连几个瞬发的范围侦察术仍了出去.可是却一无所获.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走.山顶上只有风在呼啸.根本看不到老人的一点形迹.

    留在原地的李察仍在茫然四顾.忽然向周围连射七八颗火球.汹涌的火浪覆盖了大片空间.连着下方的云层也被轰散了不少.还好庭院的范围应该有防御魔法阵.一连串五颜六色的光芒闪过后.并沒有实质性的损伤.

    如果说李察是想用这种办法把老人给逼出來.那这种手段就太原始了.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一位以藏匿踪迹和制造幻象为长处的传奇强者.

    李察手上沒停.还在制造貌似徒劳无功的攻击.不过他双瞳中光芒闪动.早已在真实视野中锁定了一串串淡灰色的足迹.

    这个老人能够完美地隐藏自己的气息.一开始的瞬间竟然当真摆脱了李察的意识锁定.可是借用规则力量时所留下的痕迹却不是那么容易抹去的.

    李察先扔侦察术.然后升级为攻击性法术.就是要让隐匿中的老人动起來.果然当李察的火球爆裂开时.同时也在真实视野中捕捉到了规则扰动的印记.一连串的轨迹显示他疾速后退.然后又从正面向李察潜近.

    但是其中有一点格外引起了李察的注意.老人留下的轨迹穿越了熊熊燃烧的火焰.视野中的火焰覆盖范围却沒有显示任何的异常.就象他根本沒有实体一样.

    这绝对是反常的.李察的几个火球虽然是诱敌用的.但还是注入了微弱的真名力量.不同于普通魔法火焰.即使是传奇强者.也不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直接用实体去接触.但是李察也很清楚.以这位老人展示出來的力量层次.不过是在传奇强者的门槛上.不可能拥有在位面间隙穿行的能力.也就是说.火焰未受影响.完全就是虚幻的场景.

    李察已经精心准备了一个陷阱.面上依然仿佛找不到确切目标似的看向左右.身体行动却与之完全相反.手中月光忽然一振.闪电般向身前某点刺去.

    虚空中老人留下的规则印迹也随着骤然后退.李察这一刀扑了个空.

    然而李察一声冷笑.头顶浮现出一轮苍蓝满月.然后双手握刀.合身向前又是一记突刺.月光上浮起一片蓝色.随即一道蓝色刀影脱刃而出.如电般飞射左前方.

    虚空中传出老人又惊又痛的号叫.然后踉跄的身影在百米外浮现.他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看自己手中的灰色短剑.又看看腹部的伤口.再望向李察的目光中已满是惊惧.

    老人手中的灰色短剑上多出了一个明显的缺口.破面上还有淡淡的蓝火在燃烧着.而他腹部的伤口前后贯穿.可以看到空中有一条淡淡的蓝线.穿过了他的伤口.一路延伸向远方.这道蓝线就是刀影在空中留下的轨迹.久久不散.

    在老人惊骇的瞳孔中.这些蓝色轨迹明显带着浓烈规则力量的印记.在他漫长的记忆中.就不曾见过几位传奇强者的攻击能够动用如此强烈的规则力量.这代表着对规则的掌控力量已在普通传奇之上.可是李察明明还不是传奇.

    他最后盯上了李察的长刀.颤声问:“这把刀是哪里來的.”

    李察说:“精灵王庭的遗物.”

    PS:恢复期间.暂定每天保底更一章.视情况两更.为了弥补前天的断更.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