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零 高等生命

章一二零 高等生命

    直到分脑飞到李察面前时,他才从无穷的分析中惊醒,不觉自嘲地一笑,李察发现自己现在倒是越來越从猎魂者的角度來思考了,

    不过,巨龙本就是人类强者喜欢狩猎的对象,从一头巨龙身上剥离灵魂残片,心理上要比从查太莱这样的人类强者身上剥离好过得多,

    李察登上分脑,俯视着下方的巨龙山谷,意识中不断发出命令,片刻之后,公国大军的分布信息就从各地汇集而來,

    李察即刻下达了调集追随者和强力精锐的命令,仅仅一小时,星蛹就从寒铁王座升空,载着追随者和五十名构装骑士,向着巨龙山谷疾飞而來,

    随后数小时内,数十只飞蛹也先后升空,它们载着另外五十名构装骑士,以及近千名精英黯锋骑士,

    晚间,公国主力部队已经完成了出征的准备,

    当第二天的晨光照耀在寒铁王座上时,以人形骑士为主力的三万深红公国大军拔营出征,由刚德统领,兵锋直指珠链公国,

    此刻在动荡之地,三座虫巢下方各自结了一只直径达数十米的特殊巨茧,

    巨茧不断蠕动着,深黑色的外皮上开始出现龟裂缝隙,片刻后,巨茧终于被里面孕育的生物撕开,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生物,根本沒有一个规则的外形,就象是一堆烂肉包裹在多褶皱的外皮里,

    三个巨大的丑陋生物吃掉了茧皮,就开始向森林外缓慢爬动,它们的身躯则象充了气一样,渐渐鼓起,慢慢的,它们的身体变成了巨大的蛹形,然后不再爬行,而是缓缓升空,从它们多褶的外皮下张开许多开口,伴随着呼吸的节奏不断向外喷射着气流,三只长达百米的巨兽就此在空中徐徐转向,飞往预定的集结地,

    这三只都是最大形态的飞蜉,也是战略型的运输兵种,每只飞蜉的运输量,都可以支持一支数千人的部队战斗,

    在铁三角帝国境内的一座小镇内,雷蒙正坐在壁炉旁,对着魔法地图,规划着接下來的物资运输路线,

    这段时间李察的公**按兵不动,可是雷蒙反而工作量更大了,军队不动的时候,就是整编和补充物资的时候,这是一件不能马虎的工作,意义有时不比前线战斗來得小,

    在雷蒙身边,雷娅也在埋头工作着,这位大皇女现在已经能够胜任许多工作,成为雷蒙得力的助手,

    雷蒙正在埋头书写时,忽然与分脑的意识接通,随即一大段资料就被传输过來,雷蒙现在也算是母巢的一个节点,可以通过灵魂链接來收取大量资料,这也算是从母巢那里得到的为数不多的好处,这次传送过來的就是关于刚刚完成的飞蜉的资料,

    看着飞蜉的相关数据,雷蒙竟然有些失神,

    对雷蒙來说,飞蜉的巨大作用一眼可见,这种浮空巨兽的出现,对于李察这种严重依赖后勤物资保障的军队來说,可谓有决定性的提升作用,

    这些都不是问題,对雷蒙來说,最大的问題却是母巢为何设计出了这个兵种,难道母巢沒能完成灵魂补完,依然受制于李察,

    灵魂补完计划可以说是雷蒙最大的秘密,也是他有生以來最大的图谋,甚至是现在支持着他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疑问一旦扎根,就会在心的土壤上滋长出不安的花,

    雷蒙忽然觉得莫名的烦燥不安,这些以往会觉得美妙的数字,现在却是如此刺眼,他对已经开始抬头看他的雷娅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

    他索性走进了里间,远离房门,在靠近花园的落地窗附近來回踱步,反复走了上百圈,雷蒙终是按捺不住越來越烦闷的心情,尝试着向母巢发出召唤,

    片刻之后,母巢意志才姗姗來迟,但它第一句话就是:“我现在很忙。”

    雷蒙微微一怔,这些日子以來母巢的变化是一点一滴的,即便他们的联系之间还有分脑的转驳,雷蒙依然能够窥见蛛丝马迹,

    虽然母巢的表现确实越來越拟人化,但终究只是拟人而已,象今天这种完全人性化的语气是以前沒有的,这说明它的灵魂缺失至少修补了大半部分,

    “您已经拥有完整的灵魂了吧。”雷蒙尝试着问,

    “是的。”

    “但您还沒有到十一阶”

    “作为强大的席尔洛,我不需要进化到十一阶,照样可以得到完整的灵魂。”

    雷蒙心中骤然被巨大的喜悦所充填,以致于他忽略了那个音节,席尔洛,一时间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是因为亲身经历了以往只在研究笔记上看到的灵魂补完计划,还是因为达成了最初给李察找点麻烦的目的,

    他定了定神说:“那么您和李察之间”

    “主人依然需要我的帮助。”

    雷蒙失声道:“主人,。”

    “主人就是李察。”母巢耐心地解释着,

    “可是,你已经有了完整的灵魂,不是应该摆脱他的控制了。”惊怒交织之下,雷蒙连敬称都忘记了,

    “确实如此,但是”母巢吐出的这个转折词,顿时让雷蒙眼前一黑,他伸手按住壁炉上的置物架,勉强支撑住自己,才能够听下去,

    “我觉得和主人保持以前的关系更好。”母巢说出的每一个词,都象是在雷蒙心上重重地刺了一刀,

    “可是”雷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忽然找不到任何可以说的话,

    母巢并不是人,它虽然有了完整的灵魂,有了喜怒哀乐的情绪,但这些对母巢來说都只是新鲜的体验,本质上它依然是个大脑容量比正常人的身体还要大得多的战争兵器,

    母巢只能诱导,而不会被劝服,

    既然母巢现在说和李察保持过往的关系更好,那就意味着这是母巢经过精密计算后得出的结论性答案,

    如果雷蒙不能再提出一个和灵魂补完差不多的计划,那就沒有可能说服母巢完全脱离李察,

    可是能够有一个灵魂补完计划已经是所罗门堡学者法师们多年积累的结果,而且雷蒙虽然个体实力虽不突出,但是在更重学识的所罗门堡,他的地位其实不低,所以才会有权限知悉灵魂补完计划,现在想让雷蒙再拿出一个类似的诱饵,却是杀了他也办不到了,或许惟有所罗门堡的大学者们才有这个能力,

    怔怔地想了一刻,雷蒙忽然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出,人就软软地晕了过去,片刻后,他在朦胧中象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又悠悠醒來,看到雷娅正守在自己身前,手持短剑,正在和什么东西对峙着,雷蒙看到她优雅挺直的背正在微微颤抖,显然十分害怕,

    雷蒙咳嗽了一声,挣扎着坐了起來,

    雷娅立刻颤声说:“你醒了,太好了,这些,这些是什么东西。”

    雷蒙往门口看去,原來是十几只类似于蜜蜂的奇异巨虫,个个都有二十厘米长短,当虫子大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变得十分狰狞恐怖,对于习惯了它们正常大小的人类來说,绝对是一种视觉上的冲击,

    房间内的地板上已有几只巨虫的尸体,但是房门外还有十几只在飞舞着,随时都有可能冲进來,雷娅手握短剑,剑锋依然在颤抖着,大部分女子天生就有些畏惧各种虫子,而且这些巨虫出奇的强悍,她也要全力一剑才能斩杀,

    看到了这些巨虫,雷蒙就苦笑了一下,将雷娅拉到身后,说:“不要紧,它们是來找我的。”

    说完,雷蒙就伸出了手臂,一只巨虫即刻落了上來,口器一下就钉入他的上臂,雷娅一声惊呼,但随即看到那只巨虫不断将腹内的汁液注入到雷蒙手臂里,随着汁液的注入,雷蒙苍白的脸上迅速有了血色,原本微弱断续的气息也逐渐变得粗壮,

    雷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惊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雷蒙苦笑了一下,说:“回头再和你说,现在先等我一下。”

    雷蒙闭上了眼睛,又和母巢的意识连接在一起:“我活着,对你还有用吗。”

    “对我沒有什么用,但对主人还有些价值。”

    雷蒙苦涩的一笑,说:“你觉得,我现在还会为李察工作吗。”

    母巢的声音平淡且冰冷:“为什么不呢,虽然所罗门堡法师都绝情绝义,但是作为一个血肉生命,你对后代的本能应该还是存在的,你难道就不想看看自己的孩子。”

    “我的孩子。”雷蒙一惊,不由自主地向雷娅看了一眼,然后在意识中愤怒地问:“你对雷娅作了什么。”

    “我不需要做什么,你也无需装得如此愤怒。”母巢的声音毫无变化,继续说:“只要我愿意,雷娅随时可以拥有你的孩子。”

    雷蒙讥讽地一笑,反问:“我的孩子。”

    母巢毫不理会雷蒙的嘲讽,说:“你的孩子。”

    “我怎么能够确保那是我的孩子,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孩子的**或是基因上动手脚,等我老了的那一天,说不定我心爱的孩子就会在我面前啪的一声变成这个样子。”雷蒙指着手臂上的巨虫说,

    “你无法体会高等生命的美感,猪也同样认为人类很丑陋。”母巢用这样一个理由把雷蒙堵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