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一 最后的选择

章一二一 最后的选择

    然后母巢给出了最后的选择:“雷蒙,你沒有选择的余地,要么继续为主人效力,并且得到一个甚至是更多的孩子,要么现在死,和雷娅一起,然后我会把你的灵魂清洗干净,重新制造一个新的雷蒙出來,至于雷娅的,我还沒想好,但是时间还有很多。

    雷蒙仿佛沒有听到最后一句话似的,冷笑道:“新的雷蒙只是个空壳,他可不会拥有我的知识和秘法。”

    “一个空壳已经够了,你最大的用处,就是在灵魂补完计划上面。”

    母巢一提到灵魂补完计划,雷蒙心中顿时一凛,想起了关于这个计划的一个传说,那是所罗门堡的最高机密,就连他也只是在自己的老师那里听到过只言片语。

    雷蒙立刻不动声色地把心里的波动压了下去,淡淡地说:“那你可要小心了,每一个学者法师都是一张随时有可能爆发的随机卷轴。”

    母巢哼了一声,切断了和雷蒙的联系。

    这时巨虫已经把体液全部注入,房间外飞舞的巨虫随即离开,并且带走了死去同伴的尸体。

    “雷蒙,这是怎么回事。”雷娅手中的短剑已经握不住了,她不得不把武器放下,然后抓紧了雷蒙的手臂。

    雷蒙叹了口气,随后露出安抚的微笑,说:“來,我慢慢说给你听。”

    两个人互相扶持着回到大客厅中,雷蒙还亲自动手准备了茶点,然后细细详谈。

    这一次雷蒙沒有太多的隐瞒,把自己被母巢控制生存的现状,与李察的恩怨,甚至是灵魂补完计划都说了出來。

    当然,灵魂补完计划被学者法师们留下了后门一事,雷蒙是不会说的,而且他刚才一想到这件事,立刻启动了强行遗忘的秘法,现在就算母巢搜寻他的灵魂,也必然一无所获。

    然而雷蒙却不知道,母巢早已通过自己的解析洞悉了灵魂补完计划中的陷阱,并且针对xing地布下了反制措施,只等猎物上门。

    相对于其它人來说,所罗门堡学者法师无疑是智慧的象征,知识的化身,可是与母巢这种來历神秘、潜力貌似无穷的战争机器相比,学者法师们的智慧和知识就有些不够用了。

    这是一个十分漫长的故事,一直说了一个下午,才算讲完。

    雷娅的脸色变幻不定,她一直思绪单纯,和李察交易來这个封闭的位面追随雷蒙,已经是她这一生中最为大胆出格的举动,却沒有想到在数年自以为平静的生活背后,居然有这么多事情在发生着。

    她忽然颤抖起來,腾地跳起,急切地说:“我们得赶快离开,你想坑害李察,他知道之后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快逃。”

    雷蒙苦笑着按住了她,说:“现在不要紧了,我已经和母巢达成协议,会继续为李察效力,所以我们现在是安全了。”他顿了顿,露出一个无比嘲讽的微笑,“看來我还有价值,有价值的东西不会被随意抛弃的。”

    “是吗。”雷娅稍稍安心,可是忽然想到李察,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雷蒙微笑道:“既然生活还能够继续下去,那么接下來,也许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孩子的问題了。”

    “是啊,孩子”雷娅的眼神中渐渐有了向往和生气。

    雷蒙的眼神暗了暗,或许他还沒想清楚自己血脉延续有什么意义,但是女人的天xing总对孕育后代充满憧憬,他伸手把雷娅抱进怀里,埋头在如云秀发中,遮住了所有的表情。

    神圣同盟的大皇女此刻身心俱疲,一会就沉沉睡去。

    雷蒙则回到办公桌前,对着魔法地图继续筹划下一阶段的物资调配计划,李察现在用兵随意xing很强,或者说表现出來的随意xing很强,因此对后勤物资保障的压力也相应增加。

    比如说现在,李察就突然调动了大量构装骑士和黯锋骑士前往北境,三万公国jing锐部队也前往珠链公国,这是一次从未被讨论过的用兵,路线和目的地都全然陌生,发回來的后勤指令也相当模糊,似乎决定下得十分仓促。

    即使是雷蒙,这种时候也要正经忙上一阵,好在突然多了三只飞蜉,这种浮空巨兽飞行速度虽然缓慢,但是运量大,又是在高空飞行,不受地形影响,运输效率得以成倍提升。

    雷蒙一边工作,一边似是不经意地用手指在桌面敲击着,他敲击的动作有种奇异的韵律在里面,渐渐的,好象整个房间都在随着这敲击声在律动着,而雷蒙刚刚因为注射恢复了的脸色,却慢慢变得苍白,仿佛指尖每一次与桌面的接触,都踏在他的生命上。

    在看不见的虚空中,竟然也听得见雷蒙的敲击声,支撑着位面晶壁的基本规则在这一刻受了影响,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投入了一颗小石子,涟漪就远远传送了出去。

    这是所罗门堡学者法师的秘法,经过长时间严格到近乎残酷的训练后,普通人也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触动世界的规则。

    规则世界的波动传递可以瞬息千里,通过这种方式,雷蒙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消息传递了出去,只不过,既然是世界规则,就逃不过平衡法则,这种传讯代价昂贵,如果是普通人或许一次就会燃尽生命,多半用來留下临终的重要遗言。

    对现在的雷蒙來说,他的生命全部依靠母巢维持,交换的代价则是他的使用价值,至于母巢是否会发现他身上生命能量的异常损耗,雷蒙只是淡淡一笑。

    完全平静下來后,他回想了整个过程,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名字,强大的席尔洛,席尔洛吗,这个世界果然是奇妙而多变的,拥有神之真名的造物。

    在虚空的能量风暴中,有一处奇异的所在,这里是恐怖能量风暴的风眼,反而显得异常平静和安宁,在风眼zhongyāng,居然飘浮着一块小巧的大陆,这座陆地不过数百公里方圆,周围笼罩着一个透明的防护罩,将游离而狂暴的能量激流挡在外面。

    陆地中四季分明,春夏秋冬四季的景象分别出现在四角,在北部的雪山上,则矗立着一座巍峨的古堡,古堡沒有过多的装饰,通体由黑色粗糙的岩石建成,在城堡前的广场上矗立着一座雕塑,是一本书和羽毛笔,象征着学识和传承。

    在城堡上层的露台上坐着一位年迈的老法师,正聚jing会神地读着一本厚厚的魔法书,他偶尔感觉到累了,会站起來活动一下身体,并且眺望远方。

    陆地的北部是刀削般的峭壁,而露台则是从峭壁上方伸出,从这个角度望去,回头可以俯瞰整个大陆,若是向前看,则在视野里满满的全是能量风暴。

    由于无形屏障的阻挡,贴得最近的能量风暴不若虚空中肆意席卷,动辄覆盖数百公里的狂烈,眼前的能量风暴被挤压得看上去就象是层层叠叠的乌云,构成了一座环形的墙,将整个大陆包围了起來。

    云墙上看不到顶,向下也望不到尽头,而且它过于庞大,以致于会让人产生错觉,好象伸手就能够摸到它一样,然而,即使是擅长飞行的巨龙,不使用空间跳跃的情况下,几十年也飞不到云墙的边缘,而且,那些看似是云的东西,其实都是一团团汹涌暴烈的小型能量爆炸团,普通的巨龙不用靠近,就是相距几万公里,都会能量的余波撕碎蒸发,也许只有顶级的强者、神龙王这一级别的存在,才能够稍许靠近。

    这块小小的陆地,居然能够安然在风眼中存在,这已经比神迹还要伟大,根本不能够用奇迹这个词來形容,只有伟业这个词,才足够贴切。

    老人轻叹一声,自语道:“世界的伟大,只有在这里才能够真正体会,吾辈再如何称王称圣,又如何能够与世界的力量相抗衡,就算掌控再多的规则,也不过是借用世界的力量罢了,只有在这里,只有看到了这沒有规则的混沌力量,才会知道凡生的渺小。”

    老人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翻阅书藉,专注的程度就好象在看着一个心爱的女人。

    在城堡下方的密室中,正坐着一个少年,他斜靠在椅背上,面前放着一本快有他半个人高的巨大魔法书,正看得昏昏yu睡,就在这时,密室墙壁上挂着的一面落地镜突然点亮,镜面上泛起水波一样的光华,随即出现浮现了一段段魔法符号。

    少年一个激灵就从座位上跳了起來,飞快拿过魔法纸笔,将这些符号仔细记录下來,他接连检查了三遍无误,这才敢放下魔法笔。

    镜中出现的符号渐渐消失了,少年松了口气,忽然觉得身上十分难受,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原來就在短短时间里,汗水竟已湿透了重重衣服。

    镜中的魔法符号他都是认得的,但是放在一起他就不认识了,少年只知道自己工作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当魔镜中出现这种魔法符号,一定要完完整整地抄录下來,不能有任何错漏,连同少年在内,秘室**有四位学徒轮流值守。

    少年在秘室中已经值守了四年,还是第一次看到魔镜传递信息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