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二 斩断命运

章一二二 斩断命运

    他小心地把魔法纸折好.然后冲上城堡顶楼.在踏入露台前.少年小心翼翼地给自己加持了七八个防护魔法.这才敢推开通向露台的门.

    城堡内部是有古老且庞大的魔法阵保护着.而露台上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虽然整个陆地都在防护罩的笼罩范围内.可是能量风暴的强烈辐射依然会渗透进來少许.

    就算这里是宁静的风眼.但仅仅是少许的辐射.对任何大魔导师以下的人來说也足以致命.在沒有丝毫防护的情况下.普通人只要停留十分钟就会完全死去.而且是连同灵魂一起枯竭.大魔导师也最多呆上一个小时.象少年这样用特殊秘法和魔法道具重重防护后.也不敢在外面呆到五分钟以上.超过这个时间.就会对肉体和灵魂产生伤害.

    每当这个时候.少年就对露台上的老法师充满了崇敬.老法师经常在露台上研究魔法典藉.一呆就是几天.

    少年匆匆走到老法师面前.将抄录的魔法纸放在桌上.恭恭敬敬地说:“老师.魔镜中传來了消息.我已经抄录在这里了.”

    “魔镜的消息.”老法师也微微一怔.他拿过魔法纸.匆匆扫了一眼.微微皱起眉.

    老法师抬起头.对少年说:“你这次做得不错.能够得到魔镜的消息.也说明你的运气很好.运气.就是得到世界垂青的证明.这样吧.现在你立刻去罗迪大学者那里.如果能够经受住小小的考验.你就是他的正式学生了.”

    少年喜出望外.连忙答应了.然后退回到城堡里.

    老法师定了定神.反复读着魔法纸上的信息.直到魔法纸在能量辐射的作用下枯干变黄.然后化为白灰.这才叹息一声.缓缓地站了起來.

    这个时候.那名少年学徒刚刚敲开了城堡侧方一座魔法塔的门.这里是罗迪大学者的魔法塔和图书馆.

    罗迪是一位中年法师.一向威严严肃.城堡内所有人都怕他.

    少年战战兢兢地说明了來意.罗迪脸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少年向魔法塔上爬了数层.激活了一个传送魔法阵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说:“进去吧.只要你从里面出來.就是我的学生了.”

    少年用力点了点头.也不多问什么.握紧了法杖.就昂然走入魔法阵.在城堡里.就算是学徒考验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参加的.他意外地得到这个机会.只希望在罗迪大学者面前一开始就表现良好.

    一踏入魔法阵.少年眼前景物变动.片刻后视野清晰.他一看清自己的处境.立刻尖叫起來.

    这里天空中是深沉的暗红.地面上流淌着浓浓的岩浆.到处是刺鼻的硫磺味道.在岩浆中.不时会跃出几个黑影.扑向地面上爬行着的仆魔.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让人熟悉了.虽然少年未曾來过.却在无数的典藉中看到这里的描述.

    这里.就是深渊.

    少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才是十二级的法师.一个“小小的”考验.为什么就会把他送到深渊里.学徒考验的随机传送怎么可能出现这种岔子.在这里不要说击杀恶魔.就是什么都不做.光是恶劣的环境就能要了他的命.而且.少年此刻还是悬在高空中.

    传送的魔法力量还在他身上未曾消散.才能让他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在半空中飘浮不落.可是这种力量正在快速流失.少年的身体正在不断下沉.

    他绝望地尖叫起來.在充满浓郁深渊气息的空间里.他的魔力受到扰动和压制.现在手脚都感觉不听从大脑指挥.更不要说给自己加持漂浮术.如果就这样从千米高空中坠落下去.必死无疑.何况下方还有岩浆和虎视耽耽的恶魔们.

    少年心中骤然闪过一道闪电.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何会被送入深渊.是因为魔镜中传來的信息.他虽然不知道那道信息的内容.可是记住了全部的魔法符号.

    那位德高望重的老法师让他來找罗迪.并不是为了“小小的”的考验.而是为了派他去送死.好斩断信息与城堡学者法师之间的命运连线.

    “我要.我要杀了你们”少年明白了因果.心中刹时充满了悔恨.他长声嘶叫着.只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恨.

    可是就在这时.他的身体骤然停住.一只巨大的手掌在半空中拎住了他的后颈.少年看不见人.只听到背后传來阵阵若滚雷般的声音:“这个小家伙有点意思.身上牵扯的命运不少啊.”

    能量风眼中心的城堡里.老法师匆匆走进一间密室.

    整个房间是圆形的.环绕摆放着十三把座椅.据说这个数字代表了创始人的信念.世界即是规则的.也是不规则的.具体如何解读.却是历代都有不同的说法.

    每把座椅都是带有垂罩式的高靠背扶手椅.底座是箱型.这种式样的椅子在人类社会中被称为阿拉贡圣哥特椅.是一种反映真神教会精神的坐具.垂罩是指对至高存在的敬畏.箱式坐柜表示教众子民是信仰的基石.一般出现在教会正式场合.是教皇的座椅.

    眼前十三把座椅样式相仿.垂罩上的装饰却和一般教会常用的尖拱、束柱型的透雕完全不同.镶板上的浅雕是姿态各异的不同生物.有恶魔.也有优雅的天界子民.

    老法师启动了密室的魔法阵.然后在其中的一把椅子上坐下.

    房间内逐渐被沉凝厚重的魔法能量充斥.一张张椅背上的菱形宝石开始点亮.投射下光束.然后逐渐形成一个个形态各异的虚影.虚影显现出來的神态表情各各有异.有些甚至明显不是人类.甚至不是类人生物.

    这时密室的房门打开.罗迪走了进來.亦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下.

    老法师和罗迪交换了一个眼神.罗迪略微点了点头.老法师脸色立刻显得轻松了许多.

    片刻之后.除了一张座椅外.所有的座椅上都出现了一个虚拟的身影.这些身影从最初近乎透明的虚像开始稳定下來后.慢慢变得厚重.最终无一例外都凝结成了端坐的身姿.除了形状各异外.面目都是模糊不清.气息也几乎一模一样.

    整个密室中.只有老法师和罗迪是能够辨认的实体.

    密室中央的地板上.依然绘着书和魔法笔的图形.

    这时一个完全就是圆球的虚影开口了.说:“尊敬的城堡代掌者.尊敬的罗迪大学者.已经有好几年沒有召集过最高会议了.这次召集我们过來.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被称为城堡代掌者的老法师缓缓地说:“从魔镜中传來消息.在诺兰德的一个附属位面.法罗.发现了一个新生的母巢.它现在刚刚晋升十阶.就已经觉醒了真名.”

    会议室内的气氛一下就被引燃.几乎每一个虚影都动了起來.显然是为这个消息所震惊.

    “一个新生的母巢.这是多么惊人的消息.我在过去的一千两百年中.类似份量的消息只听到过两次.”

    “才十阶就能觉醒真名.说明它的品质非常高.这样的母巢.价值远在一般的母巢之上.”

    “得到了它.相信我们对黑暗地域的研究就会向前推进一大步.甚至可能直接让我们的知识增长一个时代.”

    这时一个巨兽模样的虚影说:“在过去的几百年中.我们的发展停滞不前.许多资源地都出现了不稳定的迹象.但是我实在抽不出更多的人手去维持这么多资源地的稳定.如果有了母巢.那么这些问題都会迎刃而解.”

    另一个类人虚影冷笑道:“母巢有巨大的研究价值.怎么可能让它变成你专属的造兵基地.这会拖慢我们研究的进度.”

    巨兽虚影愤怒地咆哮着:“丢失了资源地.你的研究进度一样会拖慢.最近我手上有六十二个资源地局势不稳.我看下一个三十年供应给你的青硫魔晶份额有可能降低百分之七十一.”

    “你.你这是”类人虚影气得不轻.

    这时一个瘦小干枯的虚影咳嗽了几声.他显然有着巨大的威望.立刻就让会议场安静下來.

    他的声音沙哑干枯.缓缓地说:“历史无数次告诫我们.每一个母巢的出现.都牵扯了巨大的幕后势力.更有无数命运之线和它联系在一起.特别是.这次又是一个在十阶时就觉醒了真名的母巢.我们就更应该谨慎.再怎么小心都不过分.这个消息既然來自于魔镜.那么命运之线斩断了吗.”

    罗迪答道:“已经把接到消息的学徒抛入了深渊.他不是我们直接杀死的.我们也沒有直接读取魔镜中的信息.所以.这条命运之线已经被斩断了.不会被预言系的法师发现我们的存在.”

    瘦小虚影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你们确实是谨慎的.只是那名学徒有些可惜了“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这就是他的命运.”城堡代掌人的老法师说.

    会议室内的众人纷纷附和.

    PS:正在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