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六 命运裁决

章一二六 命运裁决

    李察刹那间已激发了数个防护魔法.将所有攻击稍稍挡了挡.然后一个随机传送.人已经出现在数百米外.

    他所处的方位已在围攻的巨龙教徒身后.这时李察沒有急于动手.反而从容地看了看四周.

    位面传送门周围有数百名巨龙教徒在戒备着.天空正有一头巨龙在來回盘旋着.而在不远处的营地里.另一头巨龙正在振翼升空.

    李察向天空中那头青黑色的巨龙一笑.说:“又见面了.这一次你从预言中看什么沒有.”

    天空中正是第一次伏击过李察的那头预言巨龙.此刻它显得焦燥不安.一看到李察.立刻愤怒地咆哮起來:“又是你.这次你已经远离了位面传送门.我看你还如何逃跑.”

    李察从容抽出背后的裁决.说:“谁说我要跑.倒是你.一会千万别逃.”

    预言巨龙忽然盯住了李察手中的裁决.竖瞳急剧收缩.从鼻孔中喷出两团带火的雾气.

    这时不远处那头振翼升空的巨龙也盯上了李察.它全身是深深的棕铜色.体型比预言巨龙要大出一倍.外表也要狰狞得多.

    棕铜巨龙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双翼一收.已经运起巨龙的飞行异能.速度激增.如箭般向李察射來.

    而这时预言巨龙也是一声龙吟.然而却是在拼命惊呼:“铜鳞.快逃.逃.”

    它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样的惊吓.吼过之后竟然掉头就跑.转眼间就达到了全速.那架势全然不顾其它.甚至不敢回头看上一眼.

    那头名为铜鳞的巨龙被吓了一跳.但是又再盯了李察一眼.眼神立刻由迟疑转变不屑.啐道:“沒胆的家伙.”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骂李察还是在骂那头预言系巨龙.然后铜鳞继续加速向李察冲來.远远的就是一口龙息喷來.

    它喷出的龙息是一团棕色的雾.里面含有浓郁的金属锈蚀味道.这是罕见的金属腐蚀龙息.比绿龙的剧毒腐蚀龙息要霸道得多.而且是重甲的克星.即便法职者不穿金属甲.但龙息的腐蚀度仍然不是肉体可以抗衡的.一名强者被正面喷中.用不了几秒就会变成一架骷髅.

    然而.铜鳞的龙息中恰好含有大量金属.却是正中李察下怀.这样的龙息根本伤不到有金属之王的李察.

    李察眼中寒光一闪.裁决遥遥向铜鳞一指.铜鳞身上立刻闪过一层朦朦的暗红光芒.命运裁决已经发动.

    铜鳞忽然觉得全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皮肤也突然变得异常敏感.它还沒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龙睛就骤然瞪大.竟看到李察径直穿过了它的龙息.如电般出现在它身前.

    李察现在早已是格斗艺术的大师.在铜鳞面前一闪.吸引了巨龙的注意力.巨龙龙头往回一缩.就要一口咬下.巨龙一动.李察已闪至那个庞然大物的右侧下方.裁决一下就插入它的胸部.直至沒柄.

    铜鳞骤然发出一声痛苦之极的嘶吼.在空中一阵乱抓乱拍.终于将李察逼开.它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实在不明白自己以防御著称的龙鳞怎么会挡不住李察的随手一刀.这一刀插得极深.好在铜鳞体形庞大.所以受伤还不算太重.

    李察低头看了看裁决.摇了摇头.他毕竟对巨龙位面的规则几乎一无所知.命运裁决只发挥出了最基本的效果.把铜鳞的防御削弱了两个等级.但是铜鳞属于皮糙肉厚的肉搏型巨龙.防御天然就比其它巨龙高出一级.削弱两级之后.它也具有相当于绿龙的防御力.所以即便以裁决的锋锐一刀沒入它的龙躯.但是被铜鳞的防御力量压制.诸多的特殊效果却无法发挥.

    李察忽然把裁决交于左手.又反手从背后拔出了月光.

    刹那间.铜鳞忽然感到一阵莫名恶寒.它立刻连续向李察喷出了数口龙息.可惜.这一次李察又是直接从它的龙息中穿过.巨龙完全无法锁定对方的真实位置.这次巨龙终于看清.当李察穿越时.龙息中突然出现了一条通道.刚好让李察通过.极具腐蚀效果的龙息.却连李察的衣服都沒沾上.含有大量金属成分的龙息.恰好被李察的金属之王克制.李察愿意的话.甚至可以让这些龙息掉头.

    李察身形闪了几闪.变幻中忽然出现在巨龙背上.双刀飞旋.然后倒握.用力向下插去.两把长刀尽数沒入铜鳞的脊背.

    李察双刀直推到底.停了一停.这才拔出.然后一个随机传送.闪到百米之外.

    铜鳞僵在半空中.许久后才“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痛吼.背后高高飙飞一道血柱.直喷上十余米高.象是拉出一面血旗.

    李察这才露出微笑.传奇锋锐奈何不了这头巨龙.可是月光的极致锋锐就不一样了.月光彻底破防.随即生命诛绝、万物成灰的诸般恐怖效果全都爆发出來.一刀就重创了这头从头至尾近百米长的巨龙.

    李察身影一闪而逝.瞬间出现铜鳞面前.面对拍击过來的龙爪.左手裁决往上一架.稍稍挡了挡龙爪.右手月光横扫.一道水练般的光华闪过.巨龙前爪立刻开了一道恐怖的伤口.就连龙骨都留下了深深的刻痕.

    铜鳞的痛吼还沒有消失.李察就又出现在他身体另一侧.双刀在它的肋骨处再开了一个血洞.这一次当生命诛绝效果迸发时.李察沒有闪避.被喷洒出來的龙血淋了一头一脸.但他张嘴吹出一缕蓝色火线.直接从伤**入铜鳞体内.

    李察又闪到百米之外.静静地看着铜鳞.这头巨龙在半空中痛苦地翻腾挣扎着.但还是阻止不了自己坠向大地.

    它身上有好几个恐怖的伤口.被生命诛绝蹂躏之后.那完全是一个个血肉模糊的深坑.但是这些伤口对以恢复力著称的巨龙而言只是重伤.真正致命的其实是李察吹入它体内那一缕毁灭炎息.这缕炎息入体.立刻向着最柔软的地方开始奔腾扩张.直将铜鳞的大部分内脏烧成了灰.

    巨龙终于重重坠落在大地上.庞大的龙躯翻滚了几圈.压倒了成片的巨龙教徒.铜鳞挣扎着好几次想要爬起來.可是反复跌倒之后的结果.只是把龙头勉强抬了起來.

    它望向预言巨龙逃离的方向.龙睛中怒芒闪动.现在才明白那头该死的预言巨龙一定是看到了什么.这才拼命逃走.说不定.其中也包括了自己的结局.

    巨龙想到的事情.其实李察也意识到了.不过他只是耸了耸肩.预言系向來有个最大的问題.因为先知所以软弱.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挑战命运.沒想到巨龙也有这个毛病.否则预言巨龙和铜鳞联手.怎么也不会让李察赢得这么轻松.哪怕预言巨龙多留几秒.提醒一下铜鳞.让它小心李察的命运裁决.战况就会大不相同.但是.那就又是另一个场景了.李察有可能甩开铜鳞.先行突击解决了预言巨龙.再回头决战铜鳞.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场景.预言巨龙才会亡命而逃.

    铜鳞忽然高高扬起龙头.发出一声极度不甘的咆哮.然后硕大的头颅就重重垂落.轰然砸在地上.激得土石四溅.

    李察和铜鳞的战斗十分短暂.一人一龙只是缠斗了片刻.铜鳞就轰然坠地.位面传送门附近的巨龙教徒顿时乱成一团.一堆魔法和斗气杂乱无章地往天空丢上來.但是沒有强者敢于升空.李察看也不往地下看一眼.这个距离.地面的攻击根本摸不到他的脚底.

    李察这时的目光投向了远方的巨龙营地.从那里挣扎着飞起了一头巨龙.欲向远方逃离.这头巨龙动作迟缓.飞得十分吃力.看上去一副虚弱不堪的样子.李察顿时想起宗虎说过他那把可成长的生物兵器曾经把一头巨龙的血给吸个半干.看來就是眼前这个倒霉蛋了.

    李察淡然一笑:“这就想跑了.还是留下吧.”

    李察身影不断闪动.风驰电掣.在空中拉出一道道残影.转眼间就追至那头重伤巨龙的身后.裁决一指.又是一个命运裁决放出.随即李察如电突进.月光已深深插入巨龙后颈.

    李察停了一瞬.手腕用力.绞动了下.果然这头巨龙并非以防御见长.以月光的锋锐能够在它厚实的身体上转动切出近三十度的锐角.虽然创面还是不大.但已经足够把能附加出去的效果全部发送出去.李察这才把月光拔出.闪出百米之外.

    巨龙一声痛苦吼叫.在空中拼命挣扎.可是它后颈中血如泉涌.转眼间就染红了整个龙背.巨龙徒劳地拍动着双翼.挣扎着在空中滑动.却依然一点一点地向大地坠落.最后庞大的身体重重砸在大地上.再也不动了.它本就重伤在身.再被命中要害.竟是被一击毙命.

    李察忽然觉得背心发凉.心中警兆立现.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上了.果然有两枝追踪魔法箭悄无声息地射來.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已经奈何不了李察.腐朽侵蚀一发动.已经快戳上李察身体的魔法箭锋立刻变得黯淡无光.他随手用长刀一拨.就将它们击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