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一三四 战争囚徒

章 一三四 战争囚徒

    无面不知何时出现在大门处,她随意地靠在门边上,说:“有事情想不明白。”

    “嗯,巨龙位面的实力远在我估计之上,原本我以为一个把提亚马特奉作神明的位面强不到哪里去,现在看來是我错了。”李察说,

    “那是苏海伦太强,而不是提亚马特太弱,如果换了是你,就算有诺兰德位面规则压制,也还是在提亚马特手下逃都逃不掉。”无面略带讥嘲地说,

    李察自嘲地笑笑,说:“是啊,我倒是把这点给忘了。”

    无面忽然说:“你总是下意识地低估苏海伦的力量,但是对其它人就不会,而是恰恰相反,你的眼光准确得让人惊讶,嗯,这很有意思啊”

    李察忽然就出了一身汗,有些结巴地说:“哪哪有这回事。”

    无面低笑了几声,说:“看來传闻是真的,你真的就是苏海伦那个小情人,而且你应该是不甘心目前这种主从关系,时刻想着逆袭,才会这样吧。”

    李察有种里外都被看透的恼羞成怒,忍不住怒视着无面,问:“你连这些都研究。”

    无面耸耸肩,笑着说:“沒什么,最近戏剧和小说看得有点多,容易东想西想而已,书里面总有无数的知识,哪怕是再无聊的书,都能够看出來东西來呢,哈哈。”

    听到这样的答案,李察骤然感到无力,只有苦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无面动了动身子,淡淡地说:“其实任何一个巨龙位面都不是那么容易征服的,在早期位面开拓时代,对某个位面的进攻都是几个大势力甚至是整个位面整合在一起全力以赴的,你看巨龙那边的困境就知道了,前进基地和位面通道不是那么容易建起來的,所需要的资源也是海量,后來有了永恒与时光之龙,其实帮助人们略过了位面战争最困难的传送和立足阶段,然后才有了私属位面这回事,到了现在,在诺兰德好象已经沒多少人会合作开发位面了,人们已经根本忘了还有合作这回事。”

    李察听得全身一震,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一时又无法清晰地掌握住,

    无面向外面走去,在离开之前,她说:“既然吃不下,何必一定要独吞呢,你现在最缺的是时间,不是吗。”

    李察心中如有一道闪电掠过,顿时解开几天來的死结,他正想追上无面向她道谢,却看到了她走远时的步态身影,心底骤然收紧,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一刻,李察三颗心脏都同时停止了跳动,时间若在此刻凝结,

    “无面。”直到她将要离开视线,李察才能够叫出声來,

    “什么事。”无面头也不回地问,

    “能看看你的脸吗。”

    “面具就是我的脸了。”

    “面具下面呢。”

    “什么都沒有。”

    “那也让我看看。”李察坚持,

    无面回头,金属面具上竟然浮现出一个笑容,说:“可以,等你打得过我的时候再说。”

    李察当场怔住:“我打不过你。”

    无面现在还是只有十六级,而李察魔力已达二十级,已经进入需要自我压抑力量,逐渐磨砺战斗艺术和灵魂意志的阶段,况且李察制出金属之王,又有了命运裁决,实际战力突飞猛进,已有斩杀普通传奇的实力,

    即便无面的能力再如何神秘莫测,可是李察也绝不是普通强者,双方的硬实力又相差巨大,绝对的力量形成绝对的压制,这是常识,过大的力量差距,是技艺根本无法弥补的,十六级的无面,就算掌控了再多规则,想要使用规则之力依然需要自身力量去驱动,反射出來的规则之力也还是有一个上限,

    李察再怎么计算,都不能想象什么样的规则之力能够弥补整整四个大级的差距,如果无面现在是十八级,那就是两说了,

    “要打打看吗。”无面挑衅似地向李察勾了勾手指,

    李察二话不说,魔动武装、生命诛绝、金属之王层层启动,裁决和月光同时在手,随即身上魔法光芒不断闪动,能够加持的状态魔法都用了一个遍,然后瞬间闪进到无面身侧,裁决向无面一指,已经发动了命运裁决,

    刹那间,李察已是尽出大招,能用的都用了一个遍,对付无面,他不敢有丝毫大意,全力以赴,完全是当作最强的对手來看待,

    无面轻笑一声,长短双剑已在手中,对遥指的裁决无动于衷,她身上暗红光芒闪过,然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李察大吃一惊,命运裁决竟然失效了,他忽然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灰扑扑的光芒,魔力竟在飞速下降,但他不及细想,瞬发清洁术后,甚至來不及查看是否生效,无面已如风扑來,双剑交叉绞向李察脖颈,李察立刻双刀迎上,神官格斗术已至大师境界的他从來不惧近身缠战,

    刀剑绞在一处,即刻发出一声悠长不绝的鸣叫,两人刹那间已攻防了数百记,厉害处全在力量的瞬息细微变化上,

    李察脸色初时凝重,转眼就变成震惊,他身上又闪过一层灰光,力量立刻下降了一个台阶,刹那力量的缺失让李察感觉极为难受,就像瞬间踏空坠落,又好像用错力道般别扭,随即只听一声金属长吟,月光和裁决同时脱手飞出,而无面的双剑已经架在了李察的脖子上,

    无面那张金属面具上又浮现一张笑脸,短剑横过,用剑锋轻轻拍了拍李察的脸蛋,说:“再回去好好练练啊,小帅哥,练好了再來找我。”

    扑扑两声,月光和裁决这时才从空中落下,插在李察两侧,两把神器不断颤抖着,似是不堪羞辱,

    李察愕然张口结舌,明显还沒有从打击中恢复,

    无面双剑归鞘,说:“好了,看在还需要你给我弄祭品的份上,就不欺负你了,那,给你看看这个,你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了。”

    说着无面通过灵魂链接传过來一些资料,那是她沒有告诉过李察的另一项能力:战争囚徒,战争囚徒是和战争狂徒相反的能力,被加持了这一状态的人将会被封锁一部分力量,从而造成力量等级的下降,战争囚徒可以让对手的等级下降一级,

    瞬间力量等级下降必然造成行动的不协调,哪怕是李察这种格斗技艺大师也会有刹那的不适应,在高阶对决中,这一刹那就分了胜负,然而单是这样也就罢了,还是有许多强悍能力能够达到类似效果,但是这个能力最后一句说明却让李察彻底无语:可叠加,

    交手虽只是瞬息之事,可是无面已经在李察身上叠加了数个战争囚徒,将他的等级从二十级一路压到了十六级,以十六级对十六级,李察不败才是奇怪,最初的命运裁决,也是因为等级骤降,从而导致失效,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作为一种负面状态,清洁术有一定几率可以成功解除,但是每次只能消除一层,然而即使不去考虑降级后清洁术的成功率和有限的法术位,也要想想无面究竟能够一次性发出多少个战争囚徒,

    或许下次决斗的时候,李察可以考虑把承载之书的法术储存全部改成清洁术,

    “怎么会有这种能力。”李察冲着无面的背影喊着,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老实干活去吧,别想那么多沒有用的。”无面挥了挥手,就扬长而去,

    无面走了很久,李察才回过神來,细细回想刚刚决战的整个过程,看上去似乎李察受力量突然下降影响,导致发挥不出战力,这种力量失衡下的格斗技艺还是可以依靠训练來弥补的,在外位面探索中,也会遇到类似环境,

    可是重新回放整个过程,李察却发现在格斗技艺的较量上无面也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两人若力量相当,那么李察根本就是全无反击之力,

    在将神官格斗术解析到大师境界后,李察还是第一次遇到战斗艺术被全面压制的情况,李察回想见过的人物中,或许无定陛下才有这样的实力,至于苏海伦,传奇法师更喜欢以力服人,她的空间爆裂就是这种思路的代表,

    李察摇了摇头,长出了一口气,终是接受了自己不如无面的现实,无论战争狂徒还是战争囚徒,这两个能力的存在都颠覆了李察的常识,输给这样的对手,其实一点也不冤,实际上,这次完败还给他指出了一个继续磨练格斗技艺的新方向,

    李察忽然觉得心头的阴影一扫而空,思维又空前活跃,他忽然大笑,从地上拔出月光和裁决,将双刀归鞘,然后就大步离开,

    李察匆匆在谷地中穿过,直奔位面传送门而去,此时一只新的食脑者正匍匐着拱动,想要进入传送门,李察一跃而起,落在食脑者背上,和这只迷你凶兽一起进入了位面传送门,

    在位面传送门边上,几名追随者正无所事事地聚在一起闲聊,他们看到李察进入传送门,不觉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