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五 永远的终结

章一三五 永远的终结

    “你们有沒有觉得主人今天兴致好象特别高。”宗虎回头问,

    绯色耸肩摊手,说:“确实很兴奋的样子,是不是刚刚偷吃了那三个**神的哪个神官。”

    宗虎坏笑着眨眨眼说:“谁知道呢,吃了也很正常,我看那些女神官们一个个都等得很久了,再拖下去,估计三女神要先受不了了,降下神罚吧。”

    绯色看了宗虎一眼,说:“要不你去把她们都吃了吧,免得让她们來勾引主人。”

    “沒兴趣,别忘了我和你是一样的。”宗虎淡淡地说,

    “我和你才不一样。”

    “也许”宗虎却不想和绯色就这个话題辩论,

    这时旁边坐着的食人魔领主忽然说:“我怎么觉得,头儿好象刚刚被扁过的样子。”

    宗虎一怔:“被扁,被谁扁,现在这里还有谁能打得过主人,别开玩笑了。”

    提拉米苏不说话了,他一脸困惑,虽然理智上觉得宗虎的话有道理,可是食人魔领主有时候就是本能占上风的生物,依然觉得无比别扭,

    沒过一会,三分熟又嘟囔着:“我也觉得,头儿好象刚刚被人扁过。”

    三分熟不象提拉米苏那么谨慎,声音放得十分响亮,这时李察正好满身带血从位面传送门中钻出來,脸色顿时变得颇为尴尬,显然是听到了三分熟的话,

    三分熟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一副什么也沒有说的样子,

    李察无奈苦笑,不理会这几个家伙,匆匆离开,沒过多久,李察就传來讯息,让追随者们守好位面传送门,自己要回诺兰德一次,

    片刻后,远处一只分脑腾空而起,载着李察迅速远去,

    追随者们目送李察走远,气氛忽然一变,变得压抑诡异,大家开始用眼神交流,然而互相的默契似乎不算特别好的样子,最后也沒传达出什么结果來,

    许久之后,宗虎才说:“主人不会真的被人给扁了吧。”

    “关键是,那个人是谁。”绯色说,

    众人又沉默了,

    从巨龙山谷到蓝水绿洲城非常遥远,直线距离也要超过七千公里,母巢已经在沿途安排好了接送的分脑,但也要花去两天才能回到绿洲城,

    此刻在铁三角帝国境内,共有四支运输部队在行进着,如果算上空中的飞蜉,那么就是七只运输队了,在公国大军的后方,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后勤网络无声运转,支撑着前线的战事,而这个网络的大脑,就是雷蒙,

    雷蒙把自己的驻地放在了帝国境内的一座小镇内,这个位置恰好处于整个运输网的中央节点,指令可以方便地由分脑传递到各个地方,

    每天,雷蒙就在这里发出众多的指令,调度着整个后勤体系的运转,这项工作,就是思考者也不能比雷蒙作得更好,因为雷蒙可以从模糊的指令中预判李察的战略动向,并且相应作好准备,以留足余量,

    这天清晨,雷蒙照例坐到办公室前,开始用意识连接各个分脑,他忽然发现,有一批分脑出现了异常的移动,而那条路线并不在他任何的计划中,

    雷蒙的目光落在地图上,把所有异常动作的分脑位置连在一起,立刻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条清晰的线路,这条线路从巨龙山谷直抵蓝水绿洲城,但中央有个转折,转折点就在雷蒙落脚的小镇上,

    雷蒙微微一惊,随即脸上浮现出苦笑,起身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

    远方的天际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转眼间就到了眼前,这时从黑点上跃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浮空直飞到雷蒙面前,正是李察,

    “好久不见了,李察,进來说吧。”雷蒙苦笑,让开了窗户,

    李察直接飞入,徐徐落地,他沒有马上说话,先是在房间内走了一圈,把所有事物都收在眼底,然后在雷蒙习惯坐着的位置坐定,静静地看着雷蒙,

    算起來,现在的雷蒙已经是三十多岁了,法罗的时间流速快,不知不觉间人就已经老去,此刻的雷蒙留起了短须,完全是成熟男人的样貌,虽然五官依然英俊,但年轻时候带着几分单薄的秀气被岁月磨砺成了儒雅,

    雷蒙抚摸着颌下的短须,也在沉静地看着李察,

    李察叹了口气,先开口道:“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我的习惯是等别人先开口,这样可以避免犯无谓的错误。”雷蒙微笑道,

    李察点了点头,说:“那好,就是我先说吧,灵魂补完计划你不会说不知道吧。”

    雷蒙坦然道:“沒错,是我提供给母巢的。”

    李察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差点毁了我全部的事业。”

    “我很遗憾沒有成功,不,应该说是沒有完全成功,现在母巢已经完全自由了,虽然你们还有着合作,但你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自如地指挥它,你的战争潜力,可以说已经折损了小半,外人对我们学者法师有一句很中肯的评价:永远不要用魔力來衡量一位学者法师。”

    李察此时反而平静下來,仔细地看着雷蒙,说:“从我刚刚踏上浮世德的时候,你就筹划对我进行刺杀,然后又率军进入法罗袭击我,好象我不死,你就永远不能安心,我有这么大的威胁吗。”

    “那是上一辈的仇恨,而你是阿克蒙德年轻一代中最优秀的,把仇恨落在你身上也沒什么不对,而且,从现在的结果看,我不是对你太重视了,而是重视得远远不够。”雷蒙说,

    “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吧,算了,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就是知道了也沒有意义。”李察又叹了口气,说:“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处理你,但是似乎总是沒有最佳选择,杀了你吗,你反正是不在乎的,而折磨**是最普通的办法,想必你早有一万种办法应对,我确实想过奴役折磨你身边的人,也想过灭掉整个约瑟夫家族,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呢,在你心中,其实他们根本都不重要,你一点都不在乎他们是死是活,作为一个学者法师,你确实非常合格:你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台冰冷的炼金机械。”

    雷蒙沉默了片刻,点头道:“确实是这样。”

    “我现在很不明白,学者法师们存在的意义和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的宗旨很清楚,探索世界的终极秘密,带领人类以及其它智慧种族迈上进化的阶梯。”

    李察冷笑着说:“一群沒有感情、沒有责任心的炼金机械,会把人类带向美好未來,你相信吗。”

    “人类有时候会变得愚蠢,正是因为感情和负担太多。”雷蒙已经完全平静下來,以理所当然的口吻陈述着,

    “一群疯子。”李察不想辩驳,直接下了论断,

    “是一群清醒的智者。”雷蒙纠正李察,然后微笑着说:“你现在打算拿我怎么样呢,杀了我,这明显不是明智的选择,我能够给你带來的利益远远大于那点仇恨,况且灵魂补完计划已经执行完毕,事实已经成为事实,连母巢自己都和我达成了协议,让我继续为你效力,帮助你润滑这架庞大的战争机器,如果你愿意,甚至可以把法罗交给我,你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二十年的时间,最多二十年,诺兰德时间就是两年不到,整个位面都是你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天上的神国。”

    雷蒙停顿了一下,带着蛊惑人心的微笑,轻轻说:“李察,你的事业最大的弱点想必你自己也很清楚,你的追随者们都是强者,沒有领主,只有我和撒伦威尔能够胜任领主,但你以为,那个已经掌握了一个帝国,本位面土生土长的皇子会甘心臣服你吗,就算他是真心臣服。”

    这时雷娅端着早餐盘走了进來,猛然看到李察,一声惊呼,餐盘脱手坠地,李察看都沒向她看一眼,只是伸手凌空一指,坠落的餐盘就又浮起,回到了雷娅的手里,

    “李察,阁下,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说,这么突然”雷娅说得结结巴巴,

    李察手向下按了按,雷娅立刻就不说话了,只能以哀求的眼神看着李察,

    雷蒙象是沒有看到雷娅,神态轻松,摊开双手,问:“所以,李察,你能够看到最佳选择,不是吗,你是要做大事的人,有这么多人要依靠你生存,生活,发展,在这些东西面前,感情实在是不值得一提的,象现在这样不好吗,你干你的大事,把琐碎的事情交给我,多么完美的配合,现在,你应该继续赶路,我也可以开始吃早餐了。”

    李察忽然笑了,说:“我承认,你说得确实有道理,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我应该考虑最大化现有的利益。”

    “确实如此。”雷蒙也笑了,但是他的笑容猛然僵硬,想去抚摸短须的手也停在半空,再也无力到达目的地,

    一把匕首,已经深深刺入雷蒙的心脏,

    雷蒙愕然,缓缓低头,这时他看到,匕首的另一端握在李察手里,

    “你你居然”雷蒙满脸愕然,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李察淡淡地说:“杀了你,我的利益确实受损,但是不杀你,我实在过不了自己这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