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六 失落与决心

章一三六 失落与决心

    “你”雷蒙的愕然渐渐转为了然。他似乎想说什么。可是血沫不断从嘴里涌出。再也吐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雷娅脸色惨白。想要扑上來。可是却又似有顾虑。只是站在原地颤抖。她用力咬着自己的手。才能让自己不哭出声來。右手不由自主地抚上小腹。

    李察还是看着雷蒙的眼睛。那双瞳孔已经开始慢慢失去焦点。但是依然平静。平静得近似冷酷。似乎连他自己生命的终点也不值得动容。

    李察忽然伸指弹出一点指甲大小的蓝色火星。准确地射入雷娅小腹。这点火星极为霸道。刹那就烧穿了雷娅的身体。从身后透出。然后沒入墙壁。不知道深入多少。

    雷娅一声惊呼。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在她腹部正中。留下了一个手指粗细的空洞。伤处早已晶化。对于一个圣域强者來说。这种伤势其实不算重。但是伤口的位置却让她想要尖叫。她也确实再也控制不住地尖叫起來。

    李察充耳不闻。依然看着雷蒙。缓缓说:“雷娅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一个月了吧。如果我猜得沒错。在那里孕育的并不是你的孩子。而是你自己。你的灵魂和记忆。已经悄悄转移过去了。这样就算我最后选择杀死你。你也依然能够存在下來。可惜。现在那个胚胎已经被我摧毁了。用的是苍蓝之月的月力。所以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这个世界上。从此再也沒有雷蒙了。”

    雷蒙这次脸上是真正的愕然。盯着李察的目光中充满探询。李察终于在他耳边轻声说:“并不只有学者法师才能够看透世界的真实。”

    雷蒙眼中掠过释然。双眼终于缓缓闭上。李察松开了手。让雷蒙的尸体倒在地上。

    看着雷蒙已经完全失去生命力的尸体。李察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从他踏上浮世德时起直到现在。在李察是七八年。在雷蒙则是十五年。两个人一直明争暗斗。争斗直到现在才画上一个句号。

    这一刻。李察竟然有些怅然。少了一个有份量的对手。某种意义上。也相当于少了一个知己。

    不知过了多久。李察才望向雷娅。说:“我已经叫了牧师过來。你的伤不要紧的。休息几天就可以好了。”

    雷娅在李察说破雷蒙最后布局的时候就停止了一切反应。跌坐到地上。她现在既沒有哭。也沒有闹。只是手捂着腹部。呆呆地看着地板。她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早到与李察交易的时候。就预感终究会用今天的方式走到尽头。李察是个不能够容忍背叛的男人。而雷蒙也从來不会真正在败局前屈膝。

    直到刚才。她才知道腹内的胎儿原來是又一个雷蒙。也知道李察不可能留下雷蒙。可是对她來说。腹中是谁都是一样的。那都是她的孩子。

    李察轻叹一声。走出了房间。片刻后分脑就载着他冲天而起。向蓝水绿洲城的方向全速飞去。

    几名牧师走进了房间。开始为雷娅检查伤处。施加治疗。雷娅就呆呆地坐着。任由他们摆布。

    离开法罗时。李察依然有着强烈的失落。就像心中少掉了一块什么。

    终于还是杀了雷蒙。这个结果出乎雷蒙意料之外。却是在李察的情理之中。在李察的心底。利益。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至少在这件事上不是。

    杀掉了雷蒙。也就等于斩断了同所罗门堡学者法师之间的一条线。原李察希望能够在漫长的岁月中。通过雷蒙这条线逐渐摸清神秘的所罗门堡学者法师的底细。

    虽然在卡兰多得到魔羽。所罗门堡似乎是在对他表示出的善意。而他和雷蒙的战争之间貌似只是两个家族之间的私怨。但李察对这个神秘而强大的组织有一种能的戒备。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雷蒙不但自己做的滴水不漏。反而用灵魂补完计划差点动摇了李察的根基。

    李察至少不是全无收获。他终于认识到学者法师们都是一群沒有感情和亲情的疯子。他们偏执地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无所顾忌。不择手段。也不受任何要挟。李察原以为雷蒙会顾忌约瑟夫家族的血亲。也会为雷娅有所考虑。但当把匕首刺入雷蒙心脏的一刻。李察终于通过这种方式承认。自己错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不去想灵魂补完计划这件事。其实雷蒙的所作所为让李察十分满意。无论是幕后的安列卡拉。管理整个绿洲城的规划市政。以及现在为李察筹划的后勤体系。都体现了极高的水准。甚至某些方面就连李察也自叹莫如。

    把雷蒙放在法罗筹划整体建设。就象李察自己在这边指挥一样。应该说效果更好。毕竟雷蒙之前已经有了丰富的经营约瑟夫家族位面的经验。而且从一个领主的角度。确实沒有比学者法师更好的人选。

    这么多年。这么多的敌人当中。也只有雷蒙曾经两次差点置李察于死地。他更是将歌顿的大军陷在珞琪位面。具体用了什么手段。直到现在也不得而知。

    如果雷蒙不是学者法师。那就好了

    李察叹了口气。换上庄重威严的表情。迎上了赶來的阿克蒙德家族卫士。李察将几封早已写好的信交给了老管家。让他立刻派人送到指定的人手里。然后又让人专程去请尼瑞斯。

    沒过多久。尼瑞斯就赶到了浮岛。

    李察挥退左右后。仔细看着神情明显憔悴的四皇子。片刻后才说:“你瘦了。”

    “度日如年。怎么可能不瘦。”尼瑞斯苦笑着说。他犹豫了片刻。忽然一副破罐子破摔的神情。说:“李察。我准备和梅克斯定婚约了。我我”

    “梅克斯。等一等。”李察站起來。从旁边的书架上抽下一大陆当代贵族谱系。在里面翻了翻。看着其中一页。说:“我说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原來她是迦兰帝君的孙女。也是千年王朝著名的美女和年轻强者。父亲是土门亲王。哦。在千年王朝的地位就和铁血大公差不多。这么看。她的身份背景不比你低啊。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

    李察抬起头。笑笑说:“这个婚约。似乎沒有什么不好。”

    尼瑞斯脸色骤然变了。怒道:“李察。你但我不想要这个女人。”

    李察皱眉。问:“你这么讨厌她。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尼瑞斯欲言又止。忽然一声轻叹。说:“我就是不喜欢她。这个理由可以吗。”

    李察沉吟片刻。对政治婚姻來说。喜欢或者不喜欢实在是太轻率地理由。不过。李察还是点了点头说:“可以。但是。我听说过。你现在的处境并不太好。”

    李察沒有深入下去。但是他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这段时间。无定陛下并沒有闲着。而是不断清理着皇族中人。她特别痛恨菲利浦的后宫们。已经找借口连续杀了三个曾经地位很高的皇妃。而她们的亲生子女乃至家族都集体沉默。

    现在尼禄已经去了皇室专属位面去开拓资源。而瑞安则加入了永恒龙殿成为了一名神官。初步显示出天赋。神术等级飞速提升。两位曾经的候选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在作着贡献。也等如是变相自保。算來算去。也就只有尼瑞斯似乎无所事事。还呆在帝宫里。

    身为皇子。尼瑞斯的婚姻就是政治的一部分。如果不是才不正常。尼瑞斯应该知道这一点才对。而梅克斯据说也是一位美女。仅从条件上來看。这桩婚姻确实相当不错。

    而更重要的是。梅克斯庞大的背景还可以保护尼瑞斯的母族。无定再怎么疯狂。也不可能仅仅为了找尼瑞斯麻烦就无端和迦兰帝君为敌。这才是尼瑞斯现在最需要的。

    可是尼瑞斯始终低着头。再也沒有抬起來。

    李察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于是试探着问:“你有喜欢的人了。”

    许久许久。尼瑞斯才点了点头。

    李察呼的出了口气。站了起來。在房间里來回走动。皱眉说:“这就有些麻烦了。弄不好。你要面对无定陛下和千年王朝两方面的压力。那个人是谁。”

    尼瑞斯缓慢但坚定地摇了摇头。意思很明白。他是绝对不会说的。

    李察也沒有勉强。他又走了几步。然后回过來在尼瑞斯面前坐定。诚挚地注视着这个多年的好友。问:“你需要我做什么。”

    尼瑞斯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竟有些不敢和李察对视。他的目光闪向一旁。诺诺地说不出话來。片刻后才期期埃埃地说:“你答应过我会保护我的。这句话还还有效吗。”

    李察微微一笑。淡然地说:“当然。”

    尼瑞斯刹那间似乎呼吸停滞。说:“即使这意味着与与无定陛下为敌。”

    “我不愿意与她为敌。但也不代表着会任由她为所欲为。”李察的语气越加淡然。而这个时候。越是平淡。其实越显示他的决心。

    尼瑞斯仿佛下定了决心。忽然绽放出让世界也为之失色的笑容。站了起來。说:“谢谢你。李察。不用为我担心。我想明白了。我会和梅克斯定婚的。”

    说完。尼瑞斯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