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七 轰动

    李察一怔.这可不是他的原意.于是伸手拉住尼瑞斯.说:“等等.”

    李察抓住了尼瑞斯的手.四皇子的手柔软滑腻.又有冰冰凉凉的质感.和以往大不相同.竟让李察有片刻的失神.

    而尼瑞斯如遭电击.几乎要跳了起來.他用力甩开了李察.飞快地抽出自己的手.沒头沒脑地扔下一句“我走了.”.就夺门而出.落荒而逃.

    李察愕然站着.看着尼瑞斯离去的方向.浑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他的手被甩开时.掌心被尼瑞斯的指甲划过.虽然不曾伤到.却有些麻痒.李察无意识地捻搓了一下指掌.仿佛冰凉柔腻的感觉还在掌握中.而缕缕幽香.正无声从指尖散出.

    知道了尼瑞斯的近况.李察反而稍稍放下了心.婚约是件复杂而漫长的事.涉及两个皇族血脉的婚约绝不仅仅表面上的那点事.水面之下的诸多交易才是核心.至少这些天里尼瑞斯不会有事.而李察需要的只是这三五天时间而已.

    傍晚时分.李察步入城堡下方的超远程传送阵.前往深蓝.

    李察刚走.整个浮世德突然沸腾了.

    皇家法师协会中.老会长托尔正在自己的半位面里.半靠在躺椅上.一边拆着手里的信.一边饶有兴味地对身边另一位美艳的女法师说:“是李察來的信.好象还挺重要的.看看他说了些什么.”

    女法师看上去外貌只有二十余岁的年纪.可是一身传奇法袍.手上戴着两枚硕大的戒指赫然也是传奇装备.仅从一身奢华装备看.这位女法师也是一名传奇.而且还不会是普通的传奇.

    听了会长的话.她连姿势都不愿意变动一下.眼皮都不抬地懒懒说:“是阿克蒙德家的那个小家伙.现在他已经有点名气了呢.经常会有人提到他.有些人甚至说.三十年内他就有可能成为圣构装师.嘿嘿.如果真是这样也就好了.希望他能够做件魔法师可以用的构装出來.别象劳伦斯那样.一件魔动武装说了几十年.也沒见他做出來过.”

    老会长嘿嘿笑道:“三十年.那时李察还不到五十岁.一个不到五十岁的圣构装师.你能想象吗.”

    女法师点头道:“确实.不过就算是现在.他也很了不得了.二十多岁就能够做出生命诛绝和四阶魔动武装.简直不可想像.你听说了沒有.有几个老家伙已经去了深渊.据说专程为了阿克蒙德血脉去的.阿克蒙德现在已经快要变成一流吃香的恶魔了.”

    老会长先是喝了口茶.然后慢吞吞地展开了信纸.先看了第一眼.猛然双眼瞪圆.一口茶扑地喷出.顿时打湿了大半张魔法纸.

    女法师大吃一惊.坐了起來.要知道老会长也是传奇法师.哪会轻易如此失态.

    老会长一边手忙脚乱地擦着信纸上的茶水.一边全然不顾形象地叫着:“这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

    女法师终于也忍不住问:“究竟怎么回事.有什么大不了的.让你变成这样.哪怕是圣树向我们宣战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

    老会长双眼一瞪.吼道:“还怎么回事.我们神圣同盟多了一个圣构装师.这要不是大事.还有什么算是大事.”

    “圣构装师.”女法师一声尖叫.丝毫不顾仪态地伸出手.就要去抢老会长手中的纸:“是谁.是哪位大师准备加入神圣同盟了.圣路菲.还是圣罗斯.”

    可是她看到老会长的眼神.忽然跳了起來.失声道:“你难道说的是李察.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你自己看吧.”老会长直接把信塞给了女法师.

    女法师顾不得信纸上全是未干的茶渍.接过來一字一句地细读.仿佛要把每个字母都看得清清楚楚.

    好不容易读完.她竟也失神.片刻后才说:“应该不会是假的.这都要开构装发布会了.不过金属之王是什么.幻变隐行又是什么.他不是和圣劳伦斯有关吗.怎么沒有魔动武装.”

    老会长重重地哼了一声.说:“你是不是老得已经胡涂了.难道沒看清楚这上面写的是什么.至于构装功能.等发布会时不就知道了.但你真沒看出來这封信上的重点吗.沒关系.你看不出來.其它人会看出來的.”

    女法师依然有些失神.反复看着信纸.喃喃念着金属之王和幻变隐行.片刻后突然大叫一声:“两件圣构装.”

    “你才看出來.”

    “刚成为圣构装师.就直接发布两件圣构装.”女法师再次尖叫起來.周围百米内的植物们一阵颤抖.纷纷倒伏下去.舒展的叶片也全部闭合起來.

    老会长叹了口气.说:“他成为构装师的第一次正式发布会.就是两套套装.现在一次发布两件圣构装.也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句话实在牵强.在诺兰德历史上.许多圣构装师终生就只有一件五阶作品.如圣劳伦斯.

    女法师深呼吸了几下.镇静了一些.说:“现在我们终于有了圣构装师.还是如此天才的圣构装师.以后构装终于有着落了.如果能够得到一件合适的圣构装.那几个我一直不敢进去的秘境说不定也能进去看看了.这发布会什么时间召开.我得多准备些东西.如果两件构装能用.当场买下來就好了见鬼五天.五天后就是发布会了.这怎么來得及.”

    她立刻双手挥动.片刻后就在空中勾勒出一个魔法阵.她手指在魔法阵中一点.法阵中立刻显示出一片深邃星空的景象.虚空中飘浮着数十个浮岛.每个浮岛上都包裹着一层淡淡的防护罩.看背景竟然是位面间的无尽虚空.

    女法师直接对魔法阵吼道:“我是南星.你们几个老家伙给我听着.立刻到浮世德來.立刻.马上.一秒钟都不要耽搁.别在乎那点传送材料.五天后在浮世德有构装发布会.有两件全新的圣构装发布.听清楚了.是圣构装.五天.你们只有五天时间.别怪我沒有提醒你们.另外.我这次沒有带太多钱在身上.你们多拿点矿石水晶什么的过來.记得算上我的一份.”

    南星这个名字.在当今的诺兰德并不如何响亮.那是因为她最近两百多年來沒怎么回诺兰德.就算回來也几乎不曾在人前出现.但是两百年前.即使在传奇法师中.南星也是一个十分响亮的名字.

    惊人的消息总是传播得飞快.在皇家法师协会之外.惊呼声正此起彼伏:“圣构装.才二十出头的圣构装师.天哪.”

    “什么是金属之王.听这名字就很不一般啊.”

    “幻变隐行.这个名字虽然俗了点.可是绝对实用.我就要这个了.”

    “要.你有这个能力吗.”

    帝宫中.无定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遮挡了一下要害.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

    几个极为俊美的少年正用轻柔的手法给她按摩着.可是这几个少年脸上丝毫沒有迷醉的神情.反而个个战战兢兢.脸色惨白.贴身服侍无定陛下.基本是件九死一生的活.

    而且此刻无定如雪的躯体上.还有几个深可见骨的伤口.伤口各不相同.有冒黑烟的.有全是花白烂肉的.还有的里面有许多虫子正在爬进爬出.

    几名神官和医生也站在旁边.正紧张地治疗着.个个紧张得满头大汗.无定却淡然地躺在榻上.好象这些几乎把她洞穿的伤根本和她无关.

    浊流站在一旁.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恢复了贵族的优雅讲究.经过修饰的外表充满了中年男人的魅力.连声音也带上了磁性:“陛下.现在整个神圣同盟都要靠您主持大局.您不能再象过去一样冒险了.绝域战场的局势.所有浮岛豪门都具有同样的责任.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您一个人身上.”

    无定懒洋洋地说:“沒事.我也好久沒受伤了.全身都有些发痒了.这么多年过去.那些达克索达斯人也沒什么进步嘛.被我杀了两个传奇.都沒能够给我留下点够味的伤.最近同盟有什么大事吗.”

    “有一件很大的事.”

    “说吧.”

    “李察刚刚派人送來一封信.邀请您出席他的构装发布会.”

    无定懒懒地说:“邀请我出席.他倒还真敢想.这小家伙应该知道如果沒有特殊理由.我会直接杀了他的.说吧.这个发布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浊流从容地说:“李察将要在这次发布会上发布两个构装.并且特别注明.都是五阶构装.”

    无定双眼骤然一亮:“圣构装.还是两个”

    “是的.”浊流点头道.

    无定双眼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才说:“浊流.你怎么看.”

    浊流郑重地说:“如果有一件适合您用的圣构装.那么或许我们可以再回外域去转转.给那几个家伙留下点深刻的教训.”浊流在“我们”这个名词上用了着重音.希望他的陛下再一次以身犯险时至少记得带上他.

    “确实很有吸引力.”无定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瞳孔渐渐转为深紫.每当她的双瞳有异变的时候.就是动了杀心的时候.

    浊流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