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零 初始的理由(七夕三更)

章一四零 初始的理由(七夕三更)

    &nbsp?现在李察的状态几乎全无防御身上还带着诸多苏海伦赐与的负面魔法就是一头幼龙都能咬死他是巨龙还是红龙黑都已经沒什么分别李察挣扎着想要站起來可是身体已经不听自己的指挥了

    腾的一声闷响传奇法师已经落在李察身边冲着空中的巨龙们怒吼:“你们想干什么找死吗”

    龙群顿时一阵混乱骚动智慧还要过人类的它们此刻也是阵阵茫然明明苏海伦是命令它们往死里咬怎么一眨眼间就形势大变了

    可是传奇法师从來沒有丝毫耐心眼见巨龙们还在空中飞舞在她眼中立刻就变成了虎视耽耽而且很不听话

    苏海伦小脸一沉整个魔法实验场立刻随之陷入严冬她冷冷地喝了一声:“给我滚”

    传奇法师的声音清冷深沉仿佛从远古而來伴随着最后一个滚字竟然有数个神文从她的双唇中飞出

    空中的龙群突然出现阵阵扭曲巨龙们惊慌失措然而身体却不可避免地变得扭曲模糊然后一一消失

    喝斥驱逐这是一个等级可以从五级直到传奇的魔法对召唤类生物有相当强大的伤害甚至有可能直接将召唤生物逐出本位面但是这个魔法被苏海伦用出來威力却大得乎想象直接将整个召唤龙群都给轰出诺兰德

    不过空中还留下了两条黑龙在空荡荡的天空中显得格外碍眼

    传奇法师的金忽然飞扬双瞳竟然变成了淡蓝色的十字星形状冰冷地对空中的两头黑龙说:“你们是想向我展示你们卓越的魔法抗性吗”

    卓越的这个形容词被传奇法师刻意加重了语气

    两头黑龙大惊一面拼命振翼飞远一面用龙语高叫着:“伟大而又美丽的殿下我们不是召唤生物而是居住在您龙国中的奴仆啊”

    苏海伦一怔用手指点着额角想了想才记起來似乎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可是把它们召唤出來容易送回去却要费些手脚至少要花勾勒一个魔法门的时间而且这个魔法门还不能随意写画

    她现在根本沒有一点耐心当下脸一寒怒道:“怎么不早说”

    两头成年黑龙根本无从辩驳苏海伦的魔法如狂风骤雨却哪里给它们说话的机会了

    苏海伦念出几个短促的神文咒语遥遥向两头黑龙一指黑龙连声哀号身躯迅缩小号称接近魔法免疫的它们竟然在空中变成了两只地精两只地精从空中坠落下方等待着它们的则是翻涌的土石直接把两只倒霉的龙地精埋入地底深处

    两只黑龙当然不会这样就死去最多只是受点伤难过一阵而已但它们已经打定主意就算魔法效果过去沒有苏海伦的许可它们也绝对不会从地里爬出來免得看到些不该看的东西

    巨龙们生命漫长无所事事的时候它们也很八卦关于苏海伦和李察的传闻早已悄悄在龙国内传开这算是惟一沒有被传奇法师现的小秘密

    在传奇法师眼中魔法实验场总算清静了她急忙俯身检查李察的伤势刚才李察的突击气势太强烈了强烈到了让她都感到危险的地步那骤然迸的恐怖攻击让苏海伦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击只是她随手一击就连提亚马特都有些承受不住何况是挂上了盔甲碎裂的李察

    李察伏在地上不断咳嗽着嘴里鼻中不停喷出血沫看着这一幕苏海伦不知为何忽然手脚冰冷意识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强大生机涌动以李察的身体为中心绿色迅蔓延无数青青嫩叶从地面钻了出拼命生长星星点点的白花处处绽放李察的气息也随之增强转眼间就恢复到了接近正常的程度

    李察坐了起來擦去嘴边的血渍苦笑着说:“你的手还是那么重差点就爬不起來了”

    苏海伦嗯了一声还是呆呆地看着李察她空白的意识完全沒有反应过來生了什么

    “我已经是圣构装师了”

    “嗯”

    “五天后就是我的构装布会而且我这次准备了两件五阶构装”

    “嗯”

    “我要走一条很难的路但是不得不如此”

    “嗯”

    李察不再多说忽然一把抱住呆呆的传奇法师用力的吻了下去

    苏海伦蓦然张大了眼睛仿佛才从梦中惊醒惊叫道:“你干什么唔”后面的话却是被李察加力堵了回去

    紧接着传奇法师就被按倒在地上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被动可是她却象是忽然智慧归零只是一脸惊讶呆滞地看着李察直到李察撞进了她的身体传奇法师才从喉咙深处吐出一口气如从梦中醒來双手抬起又放下再抬起再放下如是反复不知几次才环上了李察的身体

    魔法实验场中的气氛渐渐由温馨转向炽烈传奇法师贪图快乐的天性渐渐显现慢慢占据了更多的主动

    李察已经在尽力甚至在拼命了但是他的极限和传奇法师的期待相比却还是相距甚远当最初的惊愕过去柔情若水的苏海伦又变回了那个张扬跳脱的传奇法师她忽然一个翻身就将李察压到了下面然后又开始了追逐极致快乐的过程

    只是这却苦了李察他又被反复碾压最终成渣

    不知过了多久传奇法师终于满意地叹息一声身体变得绵软伏在了李察身上李察终于能动了可是现在已经沒什么太多力气做更剧烈的活动他伸手抚摸着苏海伦的金忽然把她的脸抬起來在她唇上轻轻一点

    传奇法师又是一脸呆滞用力思索了半天才问:“这个是什么意思是爱”

    李察也在想着片刻后说:“我也说不清楚”

    “为什么”

    “我和你差距太远了哪怕是现在我也仅仅是远远看到你的身影而已其实我直到现在还不明白当初我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我”

    传奇法师想都沒想就说:“一个是我喜欢一个是命运天秤告诉我的”

    “命运天秤你这么相信它”这个理由让李察感觉到颇为不可思议

    传奇法师把手肘支在李察胸口托着下巴说:“命运天秤是一直跟着我的神器平时我都把它放在时光洪流里它会自己吸收能量要隔好几年才能使用一次它有指引命运的神秘力量直觉告诉我按着它指示的方向去做不会有错最近的两次机会都用在你身上了呢”

    “那前面几次呢”李察倒是起了好奇之心

    命运天秤上有极强大的规则力量强大到以七阶智慧天赋也无法开始解析的程度以李察现在的学识见识知道这样的神器根本就不是诺兰德所有的因为它的规则层次已经出了诺兰德世界规则的容纳范围

    苏海伦侧着头想着好象记不大起來的样子其实传奇法师可以记住想要记住的任何东西只是她现在格外的懒完全不想动脑只想找个地方大睡一场

    想了半天她才说:“它很少给出预见最早一次是让我建立深蓝还有一次则是告诉我可以多放些债给歌顿其它的就记不清楚了”

    一说到放债苏海伦顿时精神了不少愤愤然地握紧小拳头说:“可是那次却是被这个破秤给坑了放给歌顿那么多债就沒有一次完全收回來过反而要不断借更多钱给他哼要不是他”

    说到这里苏海伦才想起歌顿已经陨落在珞琪位面心中无由的一痛又看看李察轻声说:“对对不起”

    这或许是传奇法师有生以來第一次道歉

    李察心中满是说不清的思绪轻叹一声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陷害歌顿的元凶雷蒙已经死在他手上灵魂种子被扑灭尸体则喂给了工蜂如果这样雷蒙还有办法活过來那么学者法师们早就一统各大位面了现在歌顿的仇算是报了一半但是雷蒙一死李察也就永远无法知道当时在珞琪位面究竟生了什么才会把歌顿和他大半骑士一网打尽

    “不还有一点希望”李察说

    在那惊鸿一瞥中魔王莫德雷德展示出惊天动地的力量带着歌顿前往世界的最深处深渊之底谁也不知道在那里会生什么

    梵琳当日复原的景象显示出歌顿已经沒有任何生命迹象可是深渊之底在恶魔和魔鬼中都是一个传说的领域号称混乱的起源冥河的尽头永恒圣战生之地在那里会生什么不可思议的变化恐怕以智者的能力也无法预测

    只不过那是惟有级强者才能踏足的国度

    ps:好吧今天是七夕话说去年七夕时好象有一些欠我的赌注木有兑现

    今天的加更结束了若有意犹未尽的那就帮我朋友新书捧个场吧

    老规矩传送门在我的微博:hsku3555961815

    这个微博大家可以收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