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七 细节与约定

章一四七 细节与约定

    当李察回到浮岛时,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此次的收获,几乎所有强者都对巨龙位面动了心,而且购买的停留时间不一,但都远在一个月以上,

    李察这才觉自己对级强者们的理解还是不够深入,他本以为巨龙虽然在诺兰德罕见,可这也算一个耳熟能详的种族,游历诸位面的强者们应该不会再有太大的兴趣,或许只有那些名称生僻,连记载也十分稀少的事物才会引起他们的兴趣,然而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这种现象不由令李察深思,到了级强者们的层次,他们的需求实际上从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力量层次攀升的方向,随即李察做出决定,给法罗今后负责补给基地的管理者增加了一个工作内容,无论是强者们的收获还是补给需求都要一一记录,供他定期翻阅,或许从中可以分析出什么來,

    李察拿过一张便签纸把这个想法写下來,然而开始计算这次收获,加上两个圣阶构装的收入,李察这次整整收获了十一个顶级祭品,而总共的成本仅相当于一个顶级祭品,大部分都是制作构装的材料花费,

    现在李察手上的祭品数量,已经过了圣劳伦斯的最后积蓄,

    除此之外,巨龙位面的收益还具有更多的拓展性,一众强者初次大多要停留数月乃至大半年之久,累计停留的时间肯定会更长,而且他们必然会选择李察提供的位面通道,取道法罗回归诺兰德,

    位面穿梭风险重重,可不是谁都有苏海伦那凡绝伦的空间天赋,大多数级强者在位面间辗转,仍是危险和辛苦的,

    而李察曾有言在先,则让他们中即使有人想私下获取位面坐标,也必须做得隐蔽再隐蔽,当着众多强者做出的约定,沒有理由地毁约还是会影响名声,对于这些已经越了一个时代的级强者们來说,可持续展的重要性无疑过短时期的利益,

    李察在书房中沉思,忽然灵机一动,决定在巨龙山谷设立一个巨龙处理场,如果传奇强者狩猎到了巨龙,又沒有耐心处理,就可以把猎获物扔到巨龙处理场,只需要一笔不大的费用,处理场的法师们就可以把巨龙分解成各种材料,再交到强者们手上,

    李察本能地感觉到这会是笔不错的买卖,强者们通常只需要,也只能带走巨龙身上最珍贵的部位,很多有价值的材料都是随手丢弃,仅是强者们不要的部分,就可以让处理场获利不菲,

    李察即刻给黑金写了一封信,通过远程传讯送往深蓝,

    在这封信中,李察打算招募八十至一百名法师,要求是对位面生命学有起码的研究和动手能力,可以胜任处理巨龙材料的要求,另外,这批法师将会获得比正常水准高出三倍的酬劳,代价则是需要为李察服务十年,而且服务期间沒有自由,需要严格保守秘密,

    李察并不担心人选问題,法师大都是一种奇特的生物,能够有天天接触巨龙材料的机会,几乎是大多数法师的梦想,这对他们的研究、对生命和灵魂的领悟,乃至未來突破大魔导师的瓶颈都极有好处,就算一个金币不给,也会有相当数量的法师愿意领下这份工作,只不过需要时间以招募到足够多的人手而已,

    而现在,李察却是打算当?第?1223?章?气候的魔法阵,光是维持法阵的运转,每天就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但是对于刚刚从巨龙位面归來的强者们來说,这点小钱根本不值一提,

    李察决定提供完善的后勤供应,來把这些强者们的聚集和停留地限制在巨龙山谷,那里位于帝国极北,远离当地土著,如果让他们都跑去蓝水绿洲,光维护治安的费用就会增加不少,而风险也会成倍增加,

    李察决定修建十三座庄园,每座庄园的风格都各不相同,以适应不同人的口味,而且既然开始建了,那么就索性搞大点,李察在中心规划了一座湖泊,并且引出十几支支流,通向各个庄园,这样庄园的花园中也可以有自己的水系,

    这样的工程规模堪称浩大,但是有大把工蜂在手,掘土开河不过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用不了三天就能完成全部的挖掘工作,接下來后续的修葺也不过一周就能搞定,倒是庄园的修建需要时间,这时间其实消耗在建筑材料的运输,以及工人的工时上,

    而李察也自有办法,十几个庄园所需的一应材料人工,星蛹只要飞一次就够了,至于体力活,人形骑士可不光是会打仗,在思考者的指挥下,他们同样会是最好的工人,几百公斤的巨石,人形骑士一次就可以轻松搬走,

    这样就有了一个基本的框架,随后李察又不断完善细节,比如说派构装骑士在庄园区巡逻,以保卫安全之类的,

    其实这根本沒有必要,将來住在这些庄园里的大多是传奇强者,如果是天位圣域其实更不好惹,因为他们身后多半站着某位级强者,又有哪个小贼会昏了头,跑到这块地方來生事,可是就冲着构装骑士当卫兵这个噱头,许多人就会到庄园里住住,

    细节是魔鬼,这是诺兰德古老的格言,但是在阿克蒙德这里,这句话从來都被改为细节是恶魔,

    完成了整个巨龙山谷的规划,已经是深夜时分,李察把所有的资料都记在大脑里,只等到了法罗就可以传送给思考者,立刻开工,

    处理完这些琐事,李察刚刚舒展了一下身体,房间内的铜铃就叮叮地响起來,老管家在门外说:“少爷,有位名叫马丁的先生想要见您,他说是您的老朋友了???圣马丁,李察立刻想起了这位代表了圣树王朝诸多强者而來的圣徒,也是当初曾经让李察陷入苦战的对手,

    李察随即说:“请他到会客厅等一下,我马上就到。”

    片刻后,李察换上礼服,走进小会客厅,

    马丁正在欣赏墙壁上的油画,听见脚步声,回头打量了下李察,微笑着说:“都这么晚了,何必还换衣服。”

    李察也微微一笑,说:“你可是光明教会惟一的圣徒,下一任教皇,需要得到足够尊重。”

    马丁忽然眨了眨眼睛,说:“去***圣徒,无趣透顶了,连每天笑容都有严格规定,比如说嘴角要上翘多少度,露几颗牙齿之类的,你能够想象这种生活有多枯燥吗。”

    李察有些愕然,片刻后才说:“我认为,你应该有虔诚的信仰才是。”

    马丁竖起手指摇了摇,然后点了点胸口,说:“信仰在这里,不在这些表面的规矩上,何况光明神的信徒已经够多了,根本不缺我这一个,我的价值在于为神解决麻烦,而不是天天躲在神殿里唱赞美诗。”

    李察深深看了马丁一眼,说:“看來我还是低估了你。”

    马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你沒有,你从來不会低估任何人,除了那些该死的学者法师。”

    李察心中一凛,脸上笑容却是不变,问:“这话怎么说。”

    “啊,沒什么特别含义,谁都知道所罗门堡那群疯子不能信任,不是吗。”马丁一脸无辜,好象他真的只是随口举了个例子而已,

    这位圣徒在客厅中转了几圈,忽然站定,说:“李察,你不觉得教皇和华文这两个老东西活得太长了吗。”

    李察失笑:“你想让我帮你除掉他们,想都别想。”

    马丁深深叹了一口气,说:“当初你孤军深入圣树王朝的勇气到哪去了。”

    李察淡淡地说:“勇气,那是表象,当时神圣同盟还有菲利浦陛下在,而现在则是女皇无定。”

    马丁双眼微微一亮:“这么说,你和无定陛下不合的那些传闻是真的了。”

    李察笑道:“无定陛下和每个豪门都不合,不止我的阿克蒙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