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零 上位者的琐事

章一五零 上位者的琐事

    创造与承载之书能否进化到最终形态.至少目前对李察的吸引力还不是特别大.更沒有可能大到要去夺取流砂时光之书的地步.只是

    只是马丁的这一封信.却又撩拨起他心底最深处的那一缕思绪.

    李察手心中燃起一团火焰.将信烧得干干净净.连灰烬都沒有留下.然后问:“马丁的信使走了吗.”

    “还沒有.少爷.”

    “很好.让他转告马丁.就说我知道了.”

    “是.少爷.”老管家转身而去.

    李察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却再也回不到之前的思考中.他心里忽然阵阵莫名烦燥.却说不上來为何会燥动不安.

    他的目光落在大厅角落里堆着的几个精致封魔盒上.那里放着一部分从发布会上得來的顶级祭品.更多的祭品则是放到了城堡仓库里.顶级祭品大小不一.最大的是一副位面间凶兽的骨架.需要专门的容纳空间.

    李察压下心中的烦燥.现在距离黎明还有一些时间.他也不离开大厅.从项链中拿出那几页破旧的米达伦设计底稿.开始细细研究.

    构装的世界总是会让人宁静.不知不觉间.李察就完全沉浸在构装的世界里.直到一阵隐隐约约的对话传來.

    那是一对青年男女.看样子在争吵着什么.

    声音很熟悉.是温宁顿和维妮卡.或许因为这里是地下魔法区域.平时几乎不会有人踏足.他们两个就在外面的走廊上直接争执起來.

    李察心中一动.感觉探出.立刻就把两人的对话完全收在耳中.

    “这对你來说不是很小的一件事吗.”这是维妮卡的声音.听得出來她在刻意地压低了声音.

    “或许对你來说这是件小事.但是对于我.任何涉及到荣誉的事都不算小事.”温宁顿声音沉稳.

    “你已经得到了去位面历练的资格.只是让你输一场而已.就一场.输了对你沒有任何影响.不是吗.”维妮卡显得十分愤怒.

    “但是.阿克蒙德沒有放水输给外人的传统.”温宁顿始终不疾不徐.可是语气中的坚定却是谁都听得出來.

    维妮卡放软了语气.说:“你就算是为了我考虑一下也不行吗.”

    接下來是一阵纠缠的声音.随即温宁顿提高了些声音.说:“别这样.维妮卡.你知道我不会选你作伴侣的.我已经有心目中的人选了.”

    “你也是这样.就就因为吕西安.”

    “去找别人吧.总会有人不介意愿意帮助你完成阿克蒙德的古老义务.”

    “再考虑一下吧.温宁顿.求你了.这对对他來说.很重要.”

    温宁顿说:“吕西安现在也是十六级的诗人和十四级的剑士.实力还在我之上.明天的战斗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你的血脉力量和职业太适合战场了.明天的比赛是骑士小队间的战斗.吕西安发挥不出他的实力.你已经有阿克蒙德的光环了.还要这个冠军干什么.这个冠军和它的奖励.对吕西安非常非常重要.”

    “他想要的话.凭自己本事來拿吧.另外哥哥已经回來了.你最好收敛一些.让他知道你还在和吕西安來往.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是温宁顿最后的回答.然后他就大步离开.

    过了片刻.只听啪的一声.传來一声脆响.好象什么东西被砸碎了.

    李察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沉默了许久.直到外面的一切重新归于宁静.

    &nbsp“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终于站起來.活动了一下魔力和体力都已经恢复大半的身体.然后回到楼上书房.敲了敲桌上的铜铃.把老管家叫了进來.说:“把温宁顿他们几个的近况和我说说.另外.近期浮世德有什么特殊活动吗.那种针对年轻人的.”

    老管家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简洁扼要地开始报告.

    温宁顿实力近來突飞猛进.已经接近十七级的烈火卫士.他在过去一段时间中.也不断自行寻找机会去高时间流速的位面历练.结果在个人实力有所前进的同时.还展现出不俗的领兵天赋.

    黛玫始终是个人实力最出众的.现在正向大魔导师冲击.她在李察的法罗位面中历练了一段时间后.就转去了阿伽门农新开发的一个位面.所以还不知道近况.

    至于维妮卡.她一直滞留在浮世德.只去过其它位面两次.而且停留时间都很短暂.因此实力也沒什么进展.还只是十二级而已.不过因为一直呆在浮世德的缘故.她的真实年龄也是最小的.现在还不到18岁.

    近期浮世德确实有活动.那就是由皇室举办的雏鹰游猎会.这是专门针对年轻贵族子弟的活动.在一场场比赛中.一众年轻人需要展示武力、谋略.甚至会各自领军真刀真枪地打上几仗.而优胜者按名次不同.会有不同的奖励.

    排名靠前的十个人可以得到额外的一支军队.并且能够率领军队进入皇室专门提供的次级位面进行开拓征战.征战中所得到战利品将全都归个人所有.

    游猎会每三年会举行一次.可是说是神圣同盟中年轻贵族飞速成长的最佳捷径.特别对那些小贵族的子弟就更是如此.通过一届届的皇家游猎会.有才干但缺少家族资源的年轻贵族很快就能脱颖而出.从而让整个同盟补充新血.不止神圣同盟.千年帝国和圣树王朝也有类似的活动.

    温宁顿的实力在浮世德的年轻一代中应该算不上太出众.却一路杀到了接近冠军的位置.说明除了运气之外.他在领军上确实有些才能.因为游猎会中.领军作战的重要性和个人实力是相同的.

    虽然说真正杰出的年轻强者都不会参加游猎会.比如说连李察都在这个可以报名参加的资格范围里.然而他现在掌握的实力早已可以横扫过半的浮岛豪门.自身又有斩杀传奇的纪录.当然不会去参加这种小孩子过家家般的游戏.

    但是考虑到温宁顿的天赋不是很出众.他们几个兄弟姐妹也沒有从家族得到太多的资源倾斜.能够走到这一步已是相当的不易.

    现在的阿克蒙德已经不同于歌顿时代.歌顿掌控家族时.基本上他本人的直系和家族资产是不分开的.因为反正也沒多少资源.

    而在李察时代.暴发的阿克蒙德.其实绝大多数财富都掌控在李察自己手里.也曾经有分支家族.所谓的长老们想要借着家族的名义瓜分李察的财富.此刻这些野心家早都变成了一堆尸骨.

    随着李察实力的快速扩张.个人力量突飞猛进.家族内那些曾有独立打算的领主们都悄悄地转变了方向.不过对于这些人.李察却沒有打算放过.准备在今后用传统手段一一架空、削弱、清洗.

    还是那句话.李察能够容忍下属犯错.因为就连具有智慧天赋的他都会做出错误的决定.但是他绝对不会宽恕背叛.

    不过到了现在.李察感觉需要对家族年轻一代的成长重视起來了.

    他沉吟一下.对老管家说:“去收购两个次级位面.等级不需要太高.刚刚建好前进基地的就可以.这两个位面一个留作储备.另一个向家族内部开放.以后我们每三年也举办一次类似于皇家游猎会的活动.选拔出來的人就可以进入家族位面开拓.”

    “好的.少爷.”老管家答道.脸上仍然有掩饰不住的惊讶.

    李察注意到了老管家的惊讶.问:“怎么.这样做不合适.”

    “不.不是.只是这样消耗的资源太多了.”从歌顿时代过來的老管家.现在依然很难适应李察的“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风格.

    任何一个位面都价值一个高级祭品.先期开发程度越大报价就越高.而现在李察要一次性买回两个新位面作为家族资源储备.再加上游猎会的费用.也就相当于投入了一个顶级祭品.或者是一千万金币.

    李察微微一笑.说:“这不算什么.去办吧.尽快.另外我很快就要离开.如果温宁顿成功拿下游猎会的冠军.那么除了皇室的奖励外.我这里分配给他一个小队的珞琪构装骑士.另外再配五十名步战骑士.”

    老管家又吃了一惊.这次他明确提出了疑问:“这会不会太多了些.当年艾莉婕大人在刚刚成为伯爵的时候.手下还不到十个构装骑士.”

    李察说:“沒关系.别忘了.我们是阿克蒙德.阿克蒙德家族的年轻人就是要尽快学会如何指挥构装骑士作战.因为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构装骑士.”

    老管家离开后.李察在意识中召进來一个担负特殊职责的精英黯锋骑士.说:“去给索伦侯爵发一封信.问下那件事情的进展怎么样了.”

    精英黯锋骑士离开后.李察就开始处理桌上的文件.其中大多是一些琐事.比如福克斯侯爵晋升实力侯爵.需要重新规划谈判双方关系之类的.

    事情虽小.但却必须谨慎处理.一个处理不当.就有可能影响到两个家族之类的关系.每当面对高高堆起的文件时.李察才会切实体会到一族之长的难处.

    处理完堆积的事务.那名精英黯锋骑士又回來了.把一封信放在李察面前.就退了出去.

    PS:因为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所以中午沒能准时更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