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二 后裔

    古老义务的履行,都很漫长,很艰难,也很让人愿意迎难而上,当义务履行完毕,李察也f需要要启动群星之井來加体力的恢复,否则的话,虚浮的双腿是否还能支撑得住身体都是问題,

    彻底征服一个圣域强者可不是件简单的事,特别是艾莉婕这种实战型的强者,不过艾莉婕早已疲软无力,连站起來穿衣服都有些勉强,显然比李察要凄惨得多,

    两人默默穿戴整齐,艾莉婕问:“你什么时候走???“明天一早。”

    “哦这一次,要不就带上我吧”

    李察一怔,说:“可我要靠你压制对面的圣树王朝啊,除了你,我不知道有谁能够胜任这个位置,一旦外围的屏障被攻破,我们在黑玫瑰古堡的传送门群立刻就会受到威胁。”

    艾莉婕点了点头,脸色随即变得若无其事,说:“好,我明白了,放心,那片土地永远会是阿克蒙德的。”

    李察点了点头,开始整理一片狼藉的书房,

    艾莉婕脸色微红,也拖着疲累的身体和他一起清理现场,过程中她似是有意无意地说:“李察,我们上床次数也不算少了,为什么我还沒有孩子。”

    李察心底微微一凛,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題,或许是次数还不够多吧。”

    “那就多來几次。”艾莉婕咬牙说,一想到这种事,她总还是有逃跑的冲动,

    李察却忽略了她的反应,心思早已飘到其它地方,越是拥有强大力量,就越是难以留下后代,这是世界的普遍规律,人类自然也不例外,但是象李察这样数年都不曾有一个孩子,也是罕见,这已经很难说是偶然,

    而人类在这方面的研究进展却出奇缓慢,直到目前也沒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即使是神祗也无法在这方面给予人类神恩,哪怕丰饶和生育女神也沒有办法,惟有增加交配次数,以这种笨办法來增加得到后裔的机率,

    作为带领整个家族腾飞的领主,李察的后裔问題渐渐也开始引人关注,沒有直系血脉留下,会有很大的隐患,好在在目前阶段这个问題还算是把双刃剑,它除了影响阿克蒙德的传承与稳定,也可以视为李察的血脉力量极端强横的一个侧面标志,因此才会如此难以留下后裔,

    李察早已回想过自己的过往经历,和他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并不多,除了最初深蓝的少女,也就苏海伦、流砂和艾莉婕寥寥数人而已,后面几人大多实力强横,苏海伦和流砂更是背景特殊,

    和男人一样,实力越是强大的女人同样也越难拥有后裔,但是人类还有一种普遍认知,如果孩子的血脉力量过于强大,则需要母亲亦要具备相当的实力,否则的话在胎儿时期就有可能把母亲活活吸干,然而平凡的母亲孕育强者后裔的例子也不是绝对沒有,这实在是一个充满矛盾和无法自洽实例的领域,

    再如歌顿,他身边有名份和沒名份的女人足有数十个,但是这许多年來也只给李察留下两个弟弟,四个姐妹,除了李察的母亲伊兰妮之外,其它人如温宁顿等的母亲原本都是不到十级的普通人,

    沉思许久,李察对艾莉婕说:“这个问題,我会想办法的。”

    艾莉婕已经恢复了正常,以一惯的简洁口吻说:“我觉得你应该多找些女人,普通的那种,这样机会能够多些,你的后裔问題,现在下面已经有将军们在谈论了。”

    李察忽然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说:“我的生命还有很久,就是再活上千年亦非沒有可能,所以这个问題现在并不重要,如果有人想要以这件事來动摇家族的稳定,那你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种事,不是你手下那些将军们应该插手的。”

    “我会警告他们的。”艾莉婕说,

    艾莉婕沉默地向书房外走去,看着她的身影,李察忽然说:“等一下。”

    “嗯。”艾莉婕回头转身,平静地看着李察,

    李察张了张嘴,终于有些吃力地说:“艾莉婕,那个对不起,我,我最近因为学者法师的事情,弄得心情很不好,可能刚才说话时沒有顾忌到你的感受,你那个,别放在心上。”

    艾莉婕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察,红色的短如烈火般跳跃着,她的表情越平静,李察就越是心慌,

    就在李察的眼神都开始飘移时候,艾莉婕忽然噗嗤一笑,说:“你啊,是不是从來沒有跟人道过歉呢,这么紧张。”

    李察张了张嘴,无奈苦笑,他自小时候目睹了伊兰妮**一幕后,性格就变得内敛深沉,而另一方面又趋向极度敏感自负,

    其后在一路波折中,李察逐渐变得强大,而且越到后期,他的智慧和真实两大天赋的作用就越是明显,直到临近传奇时,李察才明白这两个天赋真正的作用所在,那就是可以让他以前所未有的度掌控规则之力,

    确实如艾莉婕所说,他很少会有需要道歉的时候,也很少会道歉,

    艾莉婕看着李察,叹了口气,说:“你啊,还是个大男孩呢。”

    李察哭笑不得,他好歹也是圣构装师了,如今已是站在整个诺兰德巅峰的人物,居然被评价为一个大男孩,不过还沒等他反驳,艾莉婕就走了过來,在他唇上一吻,

    这一吻倒是让李察吃了一惊,因为心理问題,艾莉婕对于男女间的接触极度抵触,这肯定是她平生第一次主动亲吻一个男人,

    李察刚想说一句“你现在变得正常了不少”,结果腹部突然挨了结结实实的一记重击,

    圣域强者的全力一击,顿时让李察三个心脏中的两个骤然停跳,大脑中更是一片空白,

    艾莉婕同样也大吃一惊,看着自己挥出的左拳,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她看着李察有恢复过來的迹象,脸上骤然变得通红,夺门而出,转眼间就消失在城堡之外,

    这时李察才总算透出一口气,重新启动停跳的两个心脏,刚才这一击又是艾莉婕本能出來的,也让李察认识到这位女军神的危险性,如果想要有亲密接触的话,那真是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

    李察冥想休息,等到天色微明,就带上一队骑士,抬着大大小小的封魔箱,前往永恒龙殿,

    浮世德这座浮华之都,无论何时都有人活动,李察一行很明显就是去永恒龙殿献祭,那大大小小的封魔箱看得人眼中冒火,心中滚烫,而且除了一队骑士之外,李察身边好象沒有带什么象样的强者,

    刹那之间,许多人心中居然有了去抢夺的念头,

    可是冰冷的现实随即让这些人清醒过來,阿克蒙德是浮岛豪门,是靠实力打出來的地位,就算这次得手,又有多少人承受得起接下來的报复,而且上次苍蓝之月事件还让人记忆犹新,李察以一已之力斩杀众多圣域,现在风声又传开,李察已经是圣构装师了,这样的人物哪怕是单身行走夜路,上去劫道岂不是等同于找死,

    所以在一众有心和无心的灼热目光中,李察不急不忙、堂堂正正地到了永恒龙殿,

    永恒龙殿大门处,收到消息的诺兰已经等在这里,看到大大小小的封魔盒,一向镇定的大神官也不禁露出热切的目光,

    李察和诺兰并肩向永恒龙殿内走去,李察略压低了声音,说:“这次献祭不要安排其它任何人,就是你來就可以了,记住,你自己,这次献祭的数量比较大。”

    “多少。”

    “十个顶级祭品。”

    “十个,我明白了,你先等等,我这就去安排。”

    李察立刻现诺兰的反应有异,问:“龙殿还安排了其它神官吗,我每次过來,不都是找你吗。”

    “这次希茜安排了瑞安和我一起主持,就是先皇菲利浦的那位小皇子,他在时光之力上有出众的天赋,希茜认为他很有可能获得神眷,成为新一代的神眷者,所以想让他尽快积累神恩,以快成长。”

    李察微微皱眉,说:“希茜,神眷者出现与否,不是由她说得算吧,她为什么要插手我的献祭。”

    诺兰说:“流砂殿下出走黑暗地域,梵琳殿下又突然消失,现在我们这一区的永恒龙殿就沒有了神眷者,当我们和其它永恒龙殿产生矛盾时,会十分吃亏,此前您前往卡兰多大6,流砂殿下就是动用了自己的神眷权限,逼迫圣树王朝那边的永恒龙殿退让,不许他们插手卡兰多的战斗,也不许给圣树王朝以任何形式的支持,希茜的想法也很正常吧。”

    “是不是我献祭的太多,神恩都归于你一人,所以引起其他神官的不满了。”李察淡淡地说,

    诺兰苦笑了一下,沒有回答这个问題,但是此时她的沉默就等同于默认,

    “但是她们并不知道,上次我召唤无面出來,你所有积累的神恩几乎都被无面掠夺的事吧。”

    诺兰自嘲地一笑,说:“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就是说了她们也不会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