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三 献祭之争

章一五三 献祭之争

    李察哦了一声,说:“我知道了,希茜想要培养瑞安那是她自己的事,我的献祭就指定你了,其他人一概不许参与,你就这么和希茜说吧。”

    诺兰犹豫了一下,说:“但是这样好象不合规矩,我们两个私下的约定并不具备约束力,按照龙殿的惯例,神官应该是轮流主持献祭的。”

    “我有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称号,因此也具备一些特权。”

    “你已经有称号了。”诺兰也吃了一惊,拥有称号不止需要大量献祭,还需要得到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格外重视,

    诺兰脸上随即焕发光芒,说:“那这件事就好办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立刻去安排。”

    看着诺兰匆匆离去的身影,李察在心中暗叹一声,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即使永恒龙殿也不例外,以往有高高在上的梵琳在,这些都还不明显,可是梵琳走了,永恒龙殿的大神官们立刻开始了明争暗斗,神恩对她们來说,就是色鬼眼中的美女,守财奴心中的珠宝,

    李察沒等多久,就见诺兰返回,和她一起过來的,还有希茜以及另外两名面熟但几乎沒有打过交道的大神官,

    在四位大神官身后,还有一个清秀纤弱的身影,那是瑞安,李察曾经在选帝仪式上见过,原本瑞安有着不输于尼瑞斯的容貌,现在换上永恒龙殿的神官袍,气质更加高洁出尘,居然很有几分神圣的味道,

    希茜则沒有了最初的温柔妩媚,而是变得英挺且有杀气,她径直走到李察面前,直接了当地说:“李察殿下,轮流主持献祭是永恒龙殿的传统,现在流砂和梵琳殿下都已离开,还希望您能够尊重永恒龙殿的传统。”

    李察向希茜看了一眼,淡淡地说:“如果我不尊重传统会怎么样,你准备拒绝我的献祭吗。”

    希茜和其它两位大神官交流了一下眼神,说:“原则上说,我们可以这样做,假如现在四位大神官中的三位都同意的话,您就无权在这座龙殿献祭,甚至整个阿克蒙德家族都无权献祭。”

    李察看了看希茜和其它两位大神官,忽然笑了,说:“流砂和梵琳离开还沒有多少时间吧,你们这么快就把她们给忘了,这记性,真让人赞叹啊,你们是不是以为身为大神官,就可以永恒龙殿里为所欲为了,甚至可以把主意打到我的神恩上了。”

    希茜脸色一沉,沉声说:“李察殿下,请注意您的措辞,这里是永恒龙殿,不是你们阿克蒙德的浮岛,大神官的所做所为,你沒有资格评论。”

    李察淡淡地说:“你也知道我们阿克蒙德是浮岛贵族,既然你对自己的权利这么有信心,为什么不试试看能不能把我的浮岛降到第七层去。”

    希茜的脸色愈发难看了,寒声说:“李察殿下,请您立刻从这里出去,现在,从今以后,永恒龙殿不欢迎您的到访,也不欢迎任何阿克蒙德的到访。”

    李察脸色也渐渐变冷,说:“希茜,你疯了。”他随即望向其它两位大神官,说:“你们呢,是不是要和她一样发疯。”

    另外两位大神官脸上闪过犹豫,但随即变得坚定起來,來了个默认,

    诺兰这时苦笑着说:“抱歉,李察,如果她们三个联合起來的话,我无权推翻她们的决定。”

    李察向诺兰点了点头,说:“我明白,沒关系,我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也尊重曾经有过的承诺,放心吧,我们之间的合作会继续下去的。”

    希茜冷笑着说:“如果是献祭方面的合作,以后就不会再有了。”

    李察骤然转头,目光如电,狠狠盯了希茜一眼,

    希茜不知为什么,竟然心中一寒,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她随即醒悟过來,立刻羞怒交加,尖声叫着:“來人,卫兵呢,把这个人赶出永恒龙殿,永远也不许他再进來。”

    全身披甲的永恒龙殿守卫从暗处层层涌出,但他们随即认出李察,于是缓缓围上來,并未急于动手,李察和流砂、梵琳的关系特殊,永恒龙殿内人人皆知,

    李察不再望向希茜,而是看着另两位大神官,从容淡然地说:“除了阿克蒙德领主以及未來的同盟公爵身份之外,我现在还是圣构装师,谁敢断绝我献祭之路,就是我一生的死敌,你们可以好好想想,与一位圣构装师为敌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就算你们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侍奉者,但如果我沒记错,你们都不是只有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家族和亲人。”

    希茜脸色大变,厉声道:“李察,你是在威胁永恒龙殿的大神官。”

    李察淡淡地说:“我不觉得后果会比你们威胁一名圣构装师更加严重。”

    这时一名大神官向前一步,说:“李察殿下,希茜,何必弄到这个地步呢,各让一步不是很好吗,我们会尽力为李察殿下服务,而李察殿下也请稍稍尊重一下龙殿的传统,毕竟,瑞安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的神眷者,让他尽快成长起來,对我们都有好处。”

    “听起來好象有点道理,來人。”李察一声招呼,二十名黯锋骑士就鱼贯走入,他们抬着整整十个大小不一的封魔箱,

    李察一声令下,骑士就将封魔箱全部打开,顿时箱内的祭品就展现在众人面前,纵使是诺兰早已知晓答案,此刻亲眼见到如此数量的顶级祭品,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希茜更是失声惊呼“这么多的祭品。”

    另一名大神官脸色苍白,呢喃着:“全是顶级祭品,全是顶级祭品”

    李察将这一切都收在眼里,心底却并无多少嘲笑之意,和流砂相处久了,李察也就知道时光神恩对于这些神官來说,几乎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别说这些大神官,就是奈幽、伊俄这样强大且特殊的存在看到了这么多祭品,估计也快要疯了,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今天准备献祭的祭品,有这些祭品在手,你们觉得我非要在这里献祭吗,无论圣树王朝还是千年帝国的永恒龙殿,都会非常欢迎我的。”

    希茜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她嘴唇动了几次,想要不顾一切命令神殿卫士进攻,把李察留下來,好把这些祭品据为已有,

    但是她毕竟沒有真的疯了,知道要靠这些神殿卫士想要留下李察,根本就是找死,如果神殿骑士团传奇的正副团长还在,那说不定还有可能,只不过正副团长都是梵琳的天选卫士,梵琳回归无光之域后,他们也随之消失,

    另一个方式则是借助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力击杀李察,然而这里虽然是永恒龙殿,希茜却不敢这样做,她的实力远不足以完成这样的击杀,在她的估算里恐怕得四大神官合力才有可能,但是诺兰是绝对不会配合的,

    这时李察又淡淡地说:“不过,哪怕沒有这些祭品,就凭你们也想阻断我献祭之路,其实我挺好奇的,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敢不敢让永恒与时光之龙知晓。”

    说话间,李察身上竟然开始涌动时光之力,不断有细微的神文环线着李察在飞舞,永恒龙殿内的时光之力也起了涟漪,竟是隐约有被李察吸引影响的趋势,

    “你居然有永恒之龙的称号。”希茜失声惊呼,这是她绝沒有想到的,但是眼前神力涌动的景象不会作假,李察显然得到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眷顾,

    即使李察得到的仅仅是非神官类神眷者最低级的时光旅者称号,也拥有在任何永恒龙殿献祭的特权,无论那座永恒龙殿位于哪个位面,驻守神官又是什么种族,希茜此刻就沒有办法阻止的献祭,轰出龙殿更是别想再提,

    希茜受惊之后,咬了咬牙说:“你以为一个时光旅者就能够命令大神官吗”

    她话音未落,时光之力向李察汇聚的速度明显加快,随即凝聚出一条条光带,环绕着李察旋转飞舞,若是仔细看,就可以看出光带都是由无数细微神文符号集结而成,这是称号进一步提升的标志,

    “位面漫步者。”一声惊呼后,希茜胸脯急剧起伏,她盯着李察,把之前想说的话全部咽了回去,如果说她刚才还想诈一诈李察,现在完全沒有这个胆子了,神无所不知,一个位面漫步者足以引來它的目光,而阻挠这一级别的称号拥有者,形同背叛了永恒与时光之龙,

    希茜用力吸了几口气,恨恨地说:“真沒想到,你居然能够把称号提升到位面漫步者的程度,现在我是拦不了你,你想要献祭的话,那就进去吧,但是,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你现在依然沒有挑战龙殿传统的能力,所以不能指定献祭的主持人,今天的献祭主持,将是瑞安神术师。”

    李察不置可否,只是向瑞安深深地看了一眼,就向祭坛走去,

    瑞安一脸的平静,显露出和年纪完全不相称的老成沉稳,也跟着李察进入祭坛大厅,而四位大神官则在殿外关注着这场规模宏大的献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