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四 献祭的规则

章一五四 献祭的规则

    瑞安一脸的平静,显露出和年纪完全不相称的老成沉稳,也跟着李察进入祭坛大厅,而四位大神官则在殿外关注着这场规模宏大的献祭,

    一次献祭十个顶级祭品,如此宏伟场面,她们谁也不愿意错过了,哪怕彼此之间再有矛盾也要暂时放下,而诺兰的脸色自然有些灰暗,因为这些神恩原本都该是她的,现在却要被强行分走一大部分,此外将來瑞安要真的能够成为神眷者,那么今天的冲突就会是极大的隐患,就算不排挤诺兰,至少关系不会好到哪里去,

    李察站到祭坛前,将手放在祭坛上,默默祈祷,转眼间祭坛上方开始有无数时光之力汇聚,随即化为光幕落下,将整个祭坛和李察包围起來,与外隔绝,

    李察已经献祭过不知道多少次,眼前的景象早已看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步,但是这一次随着他实力的增长,感知也更加敏锐,发觉当光幕落下时,整个祭坛所在的时空都在不断变化着,视觉里的祭坛还在原地未动,实际上早已不知飘流到哪块时空中,

    李察忽然抬头向上方望去,那里是一片沒有尽头的虚空,在深广的天穹中飘荡着一根根淡金色的时空光带,当献祭开始后,这些时空光带就会落下,将祭品带走,并且以时光之力凝聚神恩,赐给献祭者,

    不过今天当李察看着这些时空光带时,下意识地试图追踪解析一下它们的变化,结果刚一尝试,李察就觉得眼前猛然一黑,整个人瞬间象被抽空了一样绵软无力,随后一缕缕温热的鲜血就从他的鼻子、耳孔和眼角流下,

    李察身体一晃,险些栽倒,他心下骇然,因为方才的跟踪解析刚一尝试,就发现那些似乎是缓缓飘动的时空光带其实不断在变化着,刹那间就有亿万种组合,

    这个频率远远超过了李察的解析和跟踪能力,一瞬间不但耗尽了李察的精神力,还把他探出的感知触角全部摧毁,

    在这一瞬间,李察的意识中仿佛涌进了亿万位面亿万年的演化变迁,如果说他灵魂的容量是一个酒杯,那么信息量就是无尽的大海,要不是李察反应够快,及时切断了外放的精神力和感知,此刻大脑都会被彻底烧毁,

    当李察再度望向虚空中飘浮着的时光光带时,眼神中除了欣赏,又多了敬畏,那是他现在根本沒有能力去感知的庞大世界,

    在这一刻,李察忽然生出一种明悟,他知道那些光带是什么了,那就是时光洪流的具现,此刻的永恒时光祭坛,原來就位于号称万物之始的时光洪流当中,

    虚空中的时光光带蜿蜒曲折,从黑暗中來,向虚无中去,它们生生灭灭,从无止息,也完全沒有规律,这就是时光洪流,时间与空间融为一体的地方,过去、现在和未來交织融汇,时间的流速也无从测度,

    诺兰德历史上有无数伟大人物,却沒有一个人能够清晰地解释和描述时光洪流,也曾有人亲身前往时光洪流,试图探索其中的究极秘密,可是无论何等伟大人物,拥有何等惊天动地的大威能,都一去无返,再也沒有丝毫音讯,

    沒想到,每次献祭,居然就身处时光洪流的中央,祭坛不光沟通着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意志,同时还保护着献祭者,

    此刻祭坛的时间流速已经和诺兰德全无关系,李察也不着急,就在祭坛前盘膝坐下,恢复受损严重的精神力和魔力,就在此时,祭坛周围原本流转不定的时光光幕突然凝停静止,随即一个庞大而威严的意志徐徐降临,笼罩了整个祭坛空间,

    这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意志,李察已经不是第一次遇上了,可是这一次的感受格外强烈,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來,想要做点什么却根本动弹不得,这是生命本能的反应,是对无可匹敌的强大存在的臣服,而初次遇到永恒与时光之龙意志的时候,李察还是懵懵懂懂,根本就沒什么特殊感觉,

    由此可见,这些年李察的实力确实突飞猛进,只不过站得越高,就越发觉世界的浩瀚广大和自己的渺小无力,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祭坛上响起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声音:“我刚刚感觉到有人在探查时光洪流,却沒想到是你这个小家伙,你的运气确实不错,沒有被时光洪流把灵魂绞碎。”

    李察苦笑,现在回想,刚才的行为确实形同自杀,可谁又想得到那些沒有什么力量气息的时光光带,居然就是时光洪流的一部分,只有亲自探知过,才知道那完全是假象,亿万位面、沒有始终的历史迎头压來时,那种感觉,又岂是洪流一词可以形容,

    “小家伙,把所有的祭品都放在祭坛上吧。”

    李察一怔,问:“不是应该一件一件地献祭吗。”

    “那只是为了方便我留下的意志处理祭品而已,你们划分的顶级祭品,就是我一缕分意识能够单独处理并赋予神恩的极限,你既然带了这么多顶级祭品,那么就一起献祭给我,我会给你一些平时得不到的额外神恩。”

    李察心中一阵惊喜,当年清单显示,一件顶级祭品就足够换得五阶套装中的一件设计图了,那么现在十件顶级祭品一起献祭的话,岂不是有可能得到六阶构装的设计图,

    李察一阵忙碌,将所有的祭品都搬上祭坛后,永恒与时光之龙又说:“小家伙,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把脖子上那串项链放上來。”

    项链就是当初山与海送的那条手链所改,核心还是中央的一颗兽牙,李察当初就沒有同意,现在当然拒绝:“不可能。”

    不过当初小李察虽然拒绝永恒与时光之龙,但是依然得到了母巢,也因此被提前送往外位面征战历练,如此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故事,现在回想,当初永恒与时光之龙也算是特别优待了,如果沒有母巢,李察距离征服法罗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把所有祭品摆好,看着它们在时光之力的冲刷下逐渐也变为一条条时光飘带,李察忍不住开了句玩笑:“如果我把这根项链也献祭了,能够得到什么。”

    永恒与时光之龙给出了一个让李察意外的答案:“实际上不会比你现在即将得到的有实质性的提升,如今这根项链我会给出的神恩,相当于两个三级祭品,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顶级祭品。”

    李察微微一怔,这个结果和他预想的相差甚远,而且永恒与时光之龙的话里有话,于是问:“难道说,如果当年我把它献祭的话,得到的神恩会多一些。”

    永恒与时光之龙出奇耐心地解释着:“不是多一些,而是多很多,在那个时候,这根项链的评价是介于一级和二级祭品之间,在我的体系中,每级祭品都是十进制递进的,所以折算成三级祭品的话,那根项链可以值五十个以上的三级祭品,而当时又是我对它格外有需求的时候,所以兑换神恩的话,是可以把部分一级祭品的专属神恩放入列表的。”

    “一级祭品”李察苦笑,

    永恒与时光之龙是何等境界的存在,它眼中的一级祭品,弄不好整个诺兰德历史上都沒有出现过,至于一级祭品专属的神恩,无论是什么,想必一旦出现,都会是震惊整个诺兰德的那种,

    从能够得到一级祭品的专属神恩,到现在只价值两个三级祭品,前后不过几年时间,在永恒与时光之龙眼中,这点时间或许还不够它眨一下眼睛,

    李察就是再淡定,也忍不住追问:“这是为什么。”

    “你是称号拥有者,所以可以透露一些特殊的内容给你,我真正需要的东西就是项链上的那颗兽牙,它应该是源自兽神的某位第一代后裔,这即是它的珍贵之处,当你第一次带着它來到我的祭坛时,那时我还沒有得到过任何类似的祭品,你手上的这件兽牙自然弥足珍贵,不过从那时起到现在的这段时光中,我已经得到了三件类似的祭品,它们全都出自兽神的第一代后裔,因此这颗兽牙能够带给我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你所获得的神恩自然也会减少。”

    李察心中一凛,这段解释实际上已经透露出永恒与时光之龙的一些核心规则,这是再珍贵不过的资料,

    李察叹了口气说:“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就能收集到三件类似祭品,这确实很让人意外。”

    永恒与时光之龙说:“意外,但也不意外,人们为了得到更多的神恩一直在揣测着我需要的祭品,只要我透露些许信息给他们,为了得到我的神恩,自然会有数不清的人四处奔走谋划,为我寻找祭品,卡兰多的专属物品也不例外,自从我对卡兰多的祭品给予额外的神恩后,來自那里的祭品数量第二年就增加了十倍。”

    确实如此,

    就连李察自己,也在殚精竭虑地收集祭品,其他强者虽然大多告诫过李察不能太过依赖永恒与时光之龙,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还是离不开这头老龙,

    李察也得到过卡兰多的祭品会有额外优待的信息,并且刻意收集过來自于卡兰多的祭品,那段时间中,李察确实注意到市场上來自卡兰多的祭品交易出现了明显溢价,

    永恒与时光之龙果然地位超然,采用的手段直达人心高超,仅仅是放出一点模糊不清的信息,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