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六 本心巍然

章一五六 本心巍然

    李察差一点想要按下魔力熔炉阵列的选项,虽然现在根本沒有什么用处,但是将來总有收集齐祭品的那一天,

    好在真实天赋及时提醒了李察,开放二级专属神恩的机会仅有一次,下一次想要再看到列表,就得准备一个二级祭品才行,

    什么是二级祭品,按照即有的资料数据,李察迅速得到了答案:比如深渊大领主这一级别存在的身上重要部件,就是二级祭品了,而老龙眼中的一级祭品,或许需要把某个大领主级别的强横存在完整地摆上祭坛,或许这还不够,

    李察苦笑着收回了伸向列表的手,想要达成拿到核心熔炉的条件,还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李察现在不需要靠赌博來翻身,还是即期的战力更加真实有用,

    一口气拿十个顶级祭品去赌博,李察还沒有这么大的手笔,也根本沒有这个必要,以他现在的进度,只要按部就班地稳步发展,就足以正面击溃众多对手,堂堂正正的强大,在大多数情况下其实比所谓捷径要快得多,

    越过了魔力熔炉阵列,下面还有两件强大神器,一个特殊的规则能力,以及两件极为罕见的材料,

    这两个材料能够放在二级专属神恩中,其珍稀罕见自不必说,罕见到李察连听都沒听说过的程度,就算加上了长达数页的说明,李察也还是弄不明白它们的用途,

    每一样专属神恩,都让李察心跳加速,在二级专属神恩的列表最后,李察又看到了一个意外的选项,

    “神赐:天使之王米达伦完整姿态。”

    这是一张设计图,清楚地标明达到六阶构装的等级,但是此外就沒有其他说明了,可越是这样,就越是吸引人,每一个圣构装师在自己的领域都一定是个疯子和偏执狂,李察也不例外,仅仅是设计图的标題,就已经让李察的目光完全挪不开了,

    许久许久,李察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用力摇了摇头,艰难地把米达伦完整姿态给驱逐出去,错失了这个机会,李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有生之年还有沒有可能看到新的六阶构装设计图,

    可是很明显这又是一个无底洞,光是战斗姿态设计图所需要的材料就已经让李察颇为头大,这还是图纸会附加一颗星兽灵魂结晶的结果,如果是真正六阶的完整形态天使之王,所需的材料想不都用想,李察现在是绝对凑不出來的,六阶构装这是已经完全超越了当前诺兰德层次的东西,

    神赐说明中根本沒有列出需要的材料,或许也有引诱的成分在内,

    看到了真正六阶构装的设计图,介于五六阶之间的米达伦战斗形态一下就失去了吸引力,可是李察心里知道,那才是真正适合自己,也是现在就能够使用的东西,

    当李察开始向下看三级神恩列表时,已经是小半天过去了,实际上,二级专属神恩只不过列出了十几项,把所有说明一字一句地看完也用不了二十分钟,这些时间中,李察多半是在和自己的**在战斗着,

    最终,李察还是选择了米达伦战斗姿态的设计图,

    由于提升了称号,李察还剩下大约一个顶级祭品的神恩,他用这些神恩换取了一批必须的珍稀魔法材料,还有三颗能力石,这三颗能力石是一次性的消耗品,可以附加在武器上,将武器的锋锐度提升一个等级,直到极致锋锐为止,这三颗能力石就是为裁决准备的,而得到的珍稀材料足够李察制造五六件圣构装之用,答应圣马丁的三套米达伦也包括在内,

    至此,献祭终于结束了,

    李察原本确实希望能够得到一套五阶米达伦的设计图,但一开始也沒抱太大的希望,天国武装和普通构装的思路完全不同,它自成体系,根本不会管装载在什么人身上,都会发挥固定的威力,

    一般构装是构装适应人,而天国武装则要求承载者來适应它,这种设计思路,李察是看到过的,那就是苏海伦身上的深蓝咏叹,所以一直以來,李察都怀疑天国武装本身是六阶构装的削弱版本,这个猜想在今天终于得到了验证,

    李察想到苏海伦的种族,又联系传说中天国武装的來历,有一个想法马上就要浮出水面,却始终缺了最后一块碎片,李察思索了一会,又把注意力放回自己已经得到的东西上,

    从马丁那里拿到米达伦的残缺设计图后,他曾经发现了一个秘密,隐藏在一个不起眼的表面是辅助功能的魔法阵中,

    那就是天国武装系列,高阶对低阶会有明显的影响和压制作用,米达伦既然号称天使之王,那么就会对加百列、拉菲尔等形成压制,或许,这就圣马丁一口气要订购三套米达伦的目的所在,为了达到目的,他甚至不惜把光明神的神力规则泄漏一部分给李察,

    而李察想要米达伦的完整设计图,一方面是为了和马丁提供的样本对照,必要时他准备再做一套真正五阶的米达伦出來,以压制交给马丁的三套米达伦,另一方面,李察也想藉此回溯六阶构装的奥秘,正式开始深蓝咏叹的修补,

    只不过这次收获确实比想象中要大,当然,附出的代价也同样巨大,现在李察深深体会,想要从永恒与时光之龙这里有一分收获,那就得有一分付出,就算暂时得到了优待,那也只是预支,会在今后付出更多,

    献祭终于结束了,对李察來说,这次献祭好象经历了一个季节那么漫长,但是当献祭终于结束时,李察心中却是充满了淡淡的喜悦,这次献祭无疑是一场无声的考验,所幸的是,李察过关了,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在老龙的诱惑下坚持本心的,或许应该这么说,几乎沒有人能够拒绝老龙的诱惑,

    而李察拒绝了两次,

    不过在祭坛外守候着的四位大神官和瑞安看來,李察仅仅在光幕中呆了几分钟,光幕就徐徐散去,献祭仪式已经完成了,

    空中散落的时光之力汇聚成一条光带,向着众神官们飞來,那是主持献祭仪式的神官应得的神恩,看到光带色泽和长度,四大神官的脸色全都变了,就连希茜都有些淡淡的悔意,不应该把主持的位置交给瑞安,得到这些神恩,就连希茜目前的等级都必然能够晋阶,

    光带笔直向着瑞安飘去,这个秀美的少年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小脸激动得通红,他少年老成,非常清楚知道这么多的神恩意味着什么,只要得到它,那么瑞安就将直升十七级,距离18级的大神官仅仅一步之遥,

    在同样的年纪,他已经超过了两位神眷者流砂和梵琳,瑞安忽然转头向诺兰看了一眼,稚嫩的小脸上居然出现了阴森狠辣的表情,然后眼光又在诺兰鼓胀的胸部上刻意停留了一刻,

    出身皇室的少年,早就对男女之事不陌生了,

    诺兰脸色顿时变得铁青,重重地哼了一声,瞪了回去,可是瑞安却毫不在意,反而示威性地又把目光移到了的腰腿和屁股部位,

    在如何激怒女人上,这个心机深沉的少年也显得很有一套,而常年呆在永恒龙殿的诺兰,反而比他更加沉不住气,

    就在这时,李察忽然伸手遥空一指,那条神恩光带就此换了方向,越过瑞安,落在了诺兰身上,

    诺兰身上光芒不断涌动,一道强烈的光柱直冲穹顶,她的气息也随之不断攀升,如潮水般灌入的时光神恩让她张大了嘴,定格在满脸震惊的状态上,

    光芒整整涌动了数分钟才平息下去,诺兰的等级整整提升了两级,她现在已经是二十级的大神官了,彻底压倒了其它三位十八级的大神官,

    希茜看着李察,一脸的震惊,失声说:“你,你居然能够改变神恩分配,这不可能。”

    李察微笑着说:“神恩导流,这个词你应该听说过吧。”

    希茜一声惊呼:“你又提升了称号,。”

    “是的。”

    就在这时,瑞安忽然一声尖叫,冲了过來:“你抢走了我的神恩,那是我的,我的。”

    少年秀美的小脸已经完全扭曲,甚至变得有些狰狞,他全部的希望、梦想和野心就在这一刻完全落空,巨大的落差甚至让他忘记了李察的头衔、地位、力量,那一刻,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在反复回响,杀死他,杀死那个恶魔,

    瑞安手中寒光一闪,一柄白玉匕首就向李察腰间刺去,

    啪的一声脆响,李察一个耳光就扇在瑞安脸上,将他抽得凌空转了几圈,才重重摔在地上,瑞安眼神一阵迷茫,半边脸迅速肿了起來,彻底破坏了他清秀的相貌,他还想挣扎着爬起來,但是随即李察一只脚就落在他的脸上,将他重重踩回地面,

    李察侧了侧身,这样才能够看得到瑞安被踩得扭曲的脸:“小家伙,你竟然还想杀我,我只能说,你实在不聪明,而且运气也很不好,找死这种事,一次已经嫌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