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七 老龙的公正

章一五七 老龙的公正

    希茜这时握紧了手中的法杖.寒声说:“李察.你居然敢在永恒龙殿殴打未來的神眷者.你这是亵渎永恒与时光之龙.”

    砰的一声.李察脚下用力.已经将瑞安踢得彻底昏了过去.然后抬起头看着希茜.眼底一片森寒.说:“哦.是吗.我又打了你的神眷者.”他在“你的”这个所有格上加重了语气.显得说不出的嘲讽和轻蔑.

    李察摊了摊手.冷冷说.“可是.我怎么沒有看到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罚呢.希茜.你是不是再好好想想神恩导流这个词的含义.”

    希茜脸色苍白.突然提高了声音叫道:“卫兵.把这个亵渎龙殿的人杀了.”

    周围的龙殿骑士围了上來.却显得十分犹豫.他们可都是认得李察的.本能地就感觉到希茜的命令似乎有不妥之处.

    这时诺兰向前迈了一大步.对骑士们喝道:“你们想干什么.都给我退回去.谁也不许把武器指向李察阁下.谁敢把武器指向李察.谁就是渎神者.”

    龙殿骑士们这下进退两难.不知道该听谁的命令.僵在原地.

    &nb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sp;希茜脸色苍白.向另外两名大神官望去.问:“你们怎么说.”

    但是两位大神官都悄悄向后退去.拉开了和希茜距离.

    而这时李察看着希茜.淡然地说:“希茜大神官.你还是沒有记起來神恩导流的含义吗.要不要我好好帮您回忆回忆.”

    听到李察的话.希茜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她终于想起了神恩导流这个词的真正含义.神恩导流.李察不光可以分配自己献祭所产生的神恩.还可以影响其它人对神恩的获取.

    拥有神恩的分配权.哪怕是不完全的.也意味着李察在永恒与时光之龙眼中的重要性.要远远超过希茜这些大神官们.

    而且她反应过來后.才发现了刚才忽略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些神恩如果是希茜自己取得.将晋升一级.但是诺兰竟然直接冲上了二十级.这意味着什么.希茜感觉一股冰流从头顶穿过心脏贯到脚底.

    无论那是李察获得的眷顾还是诺兰获得的眷顾.只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立场.永恒与时光之龙一向是最公正的.谁更有用.它就会站在谁的一边.

    李察也不着急.抬手遥遥向希茜一指.只听啪的一声轻响.希茜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时光沙漏.然后碎裂.大部分化为虚无.只有少部分还残留在希茜头顶.然后徐徐消失.

    这一下.希茜的脸上血色全部褪去.苍白得象是死人.声音也颤抖起來:“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心里很清楚的.不是吗.”李察的微笑这时看起來就象魔鬼.

    希茜身体都在轻轻颤抖.紧咬着下唇.嘴唇一样苍白得沒有意思颜色.她当然清楚李察做了什么.李察竟然把神恩导流用在她身上.还生效了.从此希茜主持献祭所获得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的神恩将大幅减少.

    而且诺兰现在已经是二十级的大神官.在龙殿中的地位势必大幅提升.肯定将成为四大神官之首.那时希茜主持献祭的机会会变得更少.此消彼长之下.希茜的升级之路就变得遥遥无期.

    希茜眼中已满是绝望和怨恨.她抓紧法杖的手指关节也变得沒有一丝血色.却沒有开口.因为她清晰地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沒有用了.

    她无论如何也沒有想到李察的称号居然会提高到空间领主的程度.至少她在永恒龙殿的几十年中从未见过这种速度.而永恒与时光之龙竟然对他偏爱如此.赋予的神恩导流能力竟然还能对神官生效.这是前所未闻的.就连神殿的神眷者们也从未听说过会拥有这种近乎永恒与时光之龙代言人的权利.

    这或许是她计划中惟一的漏洞.但偏偏就发生了.在过去几年中.李察献祭的数量太大了.几乎占到整个永恒龙殿的一半.如此庞大的神恩.却全都被流砂和诺兰得了去.现在梵琳和流砂已经离开.希茜和其它两位大神官就再也不愿意看着诺兰独占李察的神恩.所以才有了今天的逼宫.

    李察走到希茜面前.手抬起.故意在空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中停了停.才缓缓向希茜的胸部伸去.希茜咬紧了牙.身体不断颤抖.有些想躲.可还是站在了原地.任由李察的手放了上來.李察在她胸前摸了摸.赞道:“真是不小.这样吧.虽然你刚刚想要把我逼上死路.不过我很宽容.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肯陪我上一次床.那我就当这些事都沒有发生过.神恩导流也会恢复的.怎么样.当然.你不愿意也沒关系.今后就永远停留在18级吧.如果你还想进一步做点什么.那就有可能从这里被赶出去.所以别干更多的蠢事.我可是已经提醒过你了.”

    李察也不等待她的回答.就径自向龙殿外走去.诺兰一直看着希茜.却忽然看到她眼中竟然重新燃起了希望.心中顿时一惊.诺兰立刻向李察追去.与他并肩向外走去.

    诺兰边走边问:“你刚才提的要求.难道是认真的.”

    李察耸耸肩.说:“当然是认真的.我总不能真在这里把她给杀了吧.那样的话.说不定老龙也会生气的.刚才的事可是很多人都看见了.从今以后.她在永恒龙殿里再也别想抬起头來.至于升级.更是想都别想.反正她也不可能真來和我上床.这个要求她永远也完不成的.”

    诺兰急切地说:“那可不一定.我看她多半会答应你刚才的要求.而且很快就会來找你.”

    李察倒是吃了一惊:“这个不会吧.她可是大神官啊.”

    诺兰此刻眼前浮现出希茜刚刚的眼神.于是说:“肯定会.”

    李察这下可就惟有苦笑了.

    不得不说永恒与时光之龙对它选中的人还真是有求必应.这个神恩导流对神官使用的附加技能本來就是一次性的.也沒有可以恢复一说.或许献祭可以.李察的本意就是要让希茜从此再无寸进.也就不会在未來再产生麻烦.

    他可绝不愿意上一次床就要去找老龙献祭去掉希茜身上的约束.上床的要求.只是羞辱她而已.但假如她真的放下架子身段的话.李察反而等于把自己给绕了进去.虽然在其它人眼中.和希茜上床应该是件无论精神还是身体都会相当愉悦的享受.

    “我还是尽快回法罗吧.”李察觉得眼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躲一躲了.

    “瑞安和其它两个大神官怎么办.”

    “另两个大神官很识时务.我不打算追究了.至于瑞安.一个小神术师.随他自生自灭吧.”李察说.

    诺兰皱眉道:“但是瑞安此前确实出现了一些神眷者的先兆.所以希茜才会在他身上押下重注.”她犹豫了一下.不确定地说:“或许希茜那边还有其他人.”

    李察微笑道:“沒关系.他以前或许还有成为神眷者的可能.但永恒与时光之龙刚才已经明确表示.瑞安肯定沒有机会成为神眷者.”

    诺兰沉默片刻.郑重地说:“恭喜你.也谢谢你.”

    这是她由衷的话.从今天的冲突后果中明显可以看出.现在李察在永恒与时光之龙眼中的地位已经凌驾于她们这些大神官之上.或许仅次于流砂和梵琳这两个真正的神眷者.象瑞安这种有神眷者潜力的年轻神术师同样一败涂地.甚至连前途都失去了.如果沒有李察的全力支持.诺兰今后在永恒龙殿中的日子必然非常难过.

    李察却沒有多少欢欣之意.叹道:“这沒什么了不起的.只是在那头老龙眼中.我更加有用而已.”

    如此重要的献祭.以及其后发生的种种插曲.将会只限于一个小圈子中的秘密.

    李察回到浮岛时.一名來自深蓝的年轻法师已经在等着了.他带來了一个深黑色的手提箱.仅仅看材质作工就知道价格不菲.

    李察打开手提箱看了看.箱内明显运用了空间技术.足有两个立方米的空间.并且具有良好的封魔效果.

    里面是各类制作极为精良的魔法仪器和工具.在制作时就兼顾了精度和节约展开空间.所有仪器设备都不惜成本.只求能够把体积缩小一些.这个手提箱是龙血侏儒大师提翁的代表作.名为传奇法师的腰包.

    它实质上就是一个移动的魔法实验室.专供在位面空间穿梭探索、无法随身携带过多物资的传奇法师所用.每个传奇法师的腰包.售价都在三百万金币以上.还限量预售.李察也是通过菲尔大师的关系.并且等待了整整一年.才弄到了一套.

    传奇法师的腰包里还剩下大约半个立方米的空间.以供存放一些魔法材料.李察让那名深蓝法师离开后.就把献祭得來的材料一一放入.然后扣上了手提箱.

    随后李察留给老管家一张清单.让他去采购清单上的魔法材料.同时又给尼瑞斯写了一封信.接着就匆匆赶往法罗.

    李察走后不久.浮岛上就來了一位神秘的客人.她是个女人.但面目全都隐藏在深深的罩帽帽檐下.她到了浮岛.就直接出示了一位侯爵的推荐信.要求见李察.结果得知李察已经离开浮世德后.她怔了片刻.然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去.

    李察走后.诺兰德的暗流继续在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