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九 清算 下

章一五九 清算 下

    她想冲向吕西安.但艾莉婕长剑连鞘一横.就把她挡了下來.维妮卡盯着艾莉婕.尖叫道:“你敢拦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不过是阿克蒙德家族养的一只母狗.也敢在我面前嚣张.我的父亲是歌顿.我的哥哥是李察.我才是家族纯正血裔.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我.”

    旁边一群贵族少年少女都是平时和维妮卡过往密切的.当下就有几人站出來叫嚣着给她撑腰.而沒那么脑残的则认出了艾莉婕.知道她可绝不是普通家将.于是默不作声.静观其变.

    被维妮卡披头盖脸一顿狠骂.艾莉婕却不生气.微笑着说:“你还不算笨到死.知道这是救人的惟一机会了.我这里还有李察殿下的另一道命令.原本想回去后再宣布的.但现在就在这里说了吧.”

    顿了一顿.艾莉婕说:“维妮卡.你被驱逐出阿克蒙德家族了.你还可以回浮岛一次.收拾你的行李及私人物品.但是只能在浮岛上停留一小时.这一决定即刻生效.哪.这是李察的手令.你自己看吧.”

    “什什么”这是晴天霹雳.维妮卡已经呆了.艾莉婕将李察的手令塞到她手里.就率领一众构装骑士离去.

    维妮卡忽然觉得世界破碎了.自己的意识也随之破碎.她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手脚冰凉僵硬.身上完全沒有一点力气.只想瘫坐在地上.她根本不敢去看李察的手令.艾莉婕不会在这种事上说谎.

    她完全不敢去想离开了浮岛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下意识地向过去玩在一起.多次发誓同生共死的玩伴们望去.可是少男少女们都下意识地避开了她的目光.然后一哄而散.

    艾莉婕带着吕西安回到了阿克蒙德的浮岛.一路上吕西安都显得十分镇定.踏上浮岛后.他才对艾莉婕说:“李察在哪里.我有话要对他说.有一桩交易.我相信他会非常有兴趣.也足够抵偿那个魔法灵魂.”

    艾莉婕淡淡一笑.问:“交易.是什么交易.”

    “这要等见到李察之后”吕西安话说到一半.就嘎然而止.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到艾莉婕已经将一把匕首插入了自己的心脏.

    吕西安喃喃地说:“食魂匕首.这把匕首.居然是这把匕首李察这是要对付我们”

    艾莉婕上身微向前倾.用只有吕西安听到的声音说:“你那位叔叔现在想必已经死了.”

    吕西安骤然张大了眼睛.可是再也说不出话了.

    深蓝.拖着巨龙的传奇法师终于降落.她的小脸上全是疲惫.额前的那缕金发也有气无力地垂着.那头可怜的巨龙已经沒了动静.不断从嘴里吐出些白沫.

    到了深蓝也就好办了.苏海伦启动了预设在顶层的魔法阵.打开通向自己半位面的通道.然后拖着巨龙就钻了进去.

    这是最稳定的通道.也是惟一还能让巨龙活着通过的通道.大约一小时后.传奇法师又从传送门里跳了出來.这次脸上扫去了不少阴霾.看來那头巨龙的情况还不错.

    传奇法师哼着小曲.随手打开了一个通向自己卧室的传送门.正想进去.忽然感觉到什么.回头望去.

    在深蓝顶层.有十余位法师正在忙碌着.传奇法师打开预设的传送魔法阵.只不过是随手一挥的事.但是善后和维护工作却需要十余位高级法师忙上半天.

    苏海伦一眼望去.所有法师都在各自忙碌着.一点异状都沒有.刚刚心中涌上的一点不舒服此刻也已消失.传奇法师也就沒再在意.一步踏进传送门.准备回去好好修整一番.这次去巨龙位面路途遥远.意外重重.收获又算不错.因此传奇法师觉得自己很是辛苦.需要好好奖励自己一下.

    忙碌的法师早就学会了不管传奇法师在不在都是一样的工作.这位殿下就算远在千里之外.也有太多的手段可以监视他们.而且深蓝给出的酬劳确实丰厚.他们也不愿丢掉这份工作.

    一位忙着给魔法阵更换魔晶的法师站了起來.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又舒展舒展筋骨.他向远方眺望.身处深蓝之顶.浮冰海湾的瑰丽景致尽收眼底.每个法师累了的时候.都喜欢看一看浮冰海湾.

    这是一个三十余岁的法师.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十三级的魔力在这个等级不上也不下.他相貌普通.精心修剪的胡子却给他增添了不少魅力.他以工作细致和认真著称.偶尔也喜欢喝一杯.所以很多人都喜欢他.他就是众多在深蓝谋生.想要在有生之年圆一下大魔导师梦想的法师们的代表.

    不过沒有人注意到.在这个微小的动作下.他手心中藏着一小块破碎的蓝色织物.上面还沾染着一滴干涸的血迹.

    那是从传奇法师长袍上脱落下來的.他理了理胡子.又继续干活.但是在整理胡子的过程中.那片蓝色织物已经被他吞入腹中.

    入夜时分.这位法师才回到了自己的居处.

    那是一个单独的房间.面积不算大.里面是卧室.外面则是客厅兼魔法实验室.这个居住区属于中下层区.建筑沒有窗户.完全靠魔法灯照明.

    他关好了门.然后开始不断在一张空白纸上书写着大量数据.这些数据都是对苏海伦掉落衣物残片的分析.他的身体居然可以当作分析仪器.

    数据随写随消.都以秘法传送到虚空中的某处.写完之后.他又打开一个小箱子.架设起一个奇异的魔法阵.然后吐出那片织物.放在魔法阵的中央.一阵光芒闪过.魔法阵的上方居然出现了一条空间裂隙.将织物吸了进去.然后消失.

    为了屏蔽深蓝无所不在的魔力探测仪.这个超远距魔法阵并非使用通常的魔晶作为启动能源.汲取的是法师的生命力.短短时刻.他就象老了十几岁.

    看着空间缝隙消失.这名法师叹了口气.取出一个精美的小盒.盒盖下压着一张纸.上面以优美的笔法绘着一个年轻美丽的妇人和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他定睛看着.眼神中充满了不舍.

    这时魔法钟响了.他艰难地站了起來.在魔法实验台前布置了一会.然后将手放在了法阵的中央.

    烈火随即席卷了整个房间.

    这天晚上.深蓝发生了一起实验事故.一名高级法师不幸身亡.

    这种事故很常见.魔法实验本來就是充满危险和未知.尤其是中下区的个人实验室保护条件相当简陋.差不多每周都要发生一两起实验室爆炸起火之类的事故.因此过不了几天.这场事故和事故中死去的法师就会渐渐被人们所遗忘.

    深夜时分.神圣同盟中部小镇蓝鹦鹉镇的灯火一一熄灭.逐渐进入梦乡.

    这是座不大的小镇.仅有不到一千的人居住在这里.蓝鹦鹉是附近山里特产的山花.也是常见的魔法材料.是当地人生计的重要來源.因此小镇也就以此命名.

    距离小镇几公里外.有一座精心打量的避暑庄园.庄园规模不大.也谈不上奢侈恢宏.但布置得精美雅致.和主人比卢斯男爵的身份和财力颇为相称.此刻庄园的书房还亮着灯.比卢斯男爵正在阅读着他最喜欢的历史书.

    书房的房门悄悄打开.一个侍女端了红茶和点心进來.轻手轻脚地放在旁边的茶几上.然后又退了出去.男爵全无所觉.所有心思都已经沉浸到了历史的海洋里.

    在距离庄园千米之外一株古树上.悄然浮现两个窈窕身影.那是绯色和森马.绯色将身上的罩袍脱下.问:“怎么样.有埋伏吗.”

    此刻森马的左眼瞳孔已经变成暗红.在她的视野中.看到庄园中有数十条交错來回的暗红光线.她再次扫视了几遍庄园全景.说:“沒有明显的大威力陷阱.不过仅作传讯报警用的隐秘措施不少.说不定还有一些我沒有看出來的.看这庄园的布置风格.他多半真是个学者法师.”

    绯色已经脱去全部的衣服.完全显露本体.她用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蜃.说:“不管他是什么.今晚都死定了.”

    “不过怎么接近他.倒是有些麻烦.那些报警陷阱处理起來不是很容易.”

    “如果只是些报警陷阱的话就沒必要躲了.我们直线突击.这点距离就算他得到了警报.也來不及反应.”

    “好.”森马从背后抽出三根金属管.旋接在一起.就变成了一根长枪.

    下一刻.古树上绯色和森马的身影已经消失.夜幕掩映下.只见两道淡淡的黑影以惊人的速度扑向庄园.

    书房中.借着魔法灯光阅读的比卢斯男爵突然抬头.眼中闪过狼一样的锐利光芒.男爵听到了阵阵短促尖锐的鸣啸.这是只有他才能听到的特殊高频声音.说明有外敌侵入了庄园.

    男爵想要站起.但身体一动.就又坐了回去.好象什么都沒有发生一样继续看他的历史.

    只不过他的头还沒有低下.书房的落地窗突然炸成了数以千百计的细片.一根无光的长枪半空飞來.破胸而入.将男爵钉死在座椅上.而绯色则如幽灵般在男爵身后出现.承继自湮灭的短刃从他头顶刺进.直至全部沒入.

    男爵一脸的难以置信.肌肤迅速变成了殷红.所有的血液都不再受控制.任何秘法都难以施展.他双眼迅速失神.嘴张了张.艰难地说:“你们这样做不合逻辑”

    绯色拔出短刀.看着刀尖上一点乳白色的灵动光芒.满意地点了点头.那点光芒就是男爵的灵魂.此刻已经被湮灭捕获吸收.变成了绯色力量的一部分.

    森马和绯色随即跃出窗外.在茫茫夜色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