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26章 造化之手(第二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26章 造化之手(第二更)

    ,第九峰,在天寒宗的传闻有不少,今日正好来看看,到底哪一个传闻是真……”那穿着斗笠的身影,在第九峰下,冷笑开口。#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

    “想不懂,这名不惊人的苏铭,为何能让司马师弟如此在意,不惜百万里传信,用了我欠他的一次人情,让我来这里,取走苏铭身上的一物。”

    那身影在暴风雪里,向着第九峰,蓦然踏出了一步,整个人似与其四周的风暴融合,在那天空上,这来临的暴风雪,赫然化作了一张人脸,狰狞的向着第九峰低吼,那低吼就是风,吹着风雪呼啸。

    在此人踏上这山峰的刹那,整个第九峰似有了一震。

    在洞府内喝着酒的三师兄,猛的睁开双眼,出诧异,他更是快走几步,弯腰出了洞府,看向山下。

    “是第二峰的车,在天寒宗大地寒榜上,列位第九!他怎么突然来到了第九峰,莫非是来找我的麻烦?可你虎爷爷没得罪他啊。”虎一愣,挠了挠头。

    他正诧异中,神蓦然一变,目为此刻穿着蓑衣斗笠的车,在踏上了第九峰后,向前迈出了第二步。

    这第二步落下的瞬间,他的身影就一种惊人的方式,出现在了虎的面前,他的出现,极为突兀,如生生挤入进来,站在虎身前十多丈处的刹那,一股滔天的气势轰然爆发,在这气势下,虎连连退后了数步,就连手中的酒葫芦,也都砰的一声爆开。

    “一个废物!“穿着蓑衣斗笠的车,看不到其容颜但他的双目却是寒光闪动,他的身上气势惊天,更是让四周的冰层出现了碎裂的痕迹,尤其是其身后的天地,那来临的暴风雪所化的狰狞人脸,更是有了咆哮,更多的风雪凝聚在天,似要把这第九峰淹没。

    他冷冷的看了虎一眼,缓缓开口间,迈出了第三步。

    第三步落下他的身休消失在了虎的面前,离去的他没有看到,此刻的虎,愣愣的望着地上崩溃的酒葫芦,双眼有了血丝与狰狞。

    “敢打坏你家虎爷爷的葫芦!”虎猛的抬头仰天一声大吼,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直奔离去的牟追去。

    此时此刻,在这第九峰外从第七峰上有两个身影疾驰而出,这两个身影均都是女,相貌美丽,其中一人,正是寒沧。

    她神带着焦急,向着第九峰展开全速。

    在她旁边的女,穿着娟黄衣衫,鹅蛋型的俏脸透出一股典雅美丽的气质,与寒沧平日里的样,有些神似。

    她神略有慵懒,见寒沧的紧张与焦急,打趣道:“方师妹,这叫做苏铭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竟让你如此在意,莫非“……那女声音很走动听,话语间笑了起来。

    “师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说!”寒沧速度极快,向着第九峰迅速临近。

    “好好好,不说了,你放心就是,牟尽管桀骜,但本还是不坏的,我让他不再找苏铭麻烦就是。”

    “他是你的弟弟,你当然向着他说话。”寒沧言辞有了一些埋怨,其身后那女微微一笑,也不介意,而是柔声的劝慰了几句。

    二人话语间,慢慢接近了第九峰,只是在接近的刹那,她二人明显感觉到一股暴风雪之力呼啸,使得二人速度不由得一缓。

    此刻的她们,更是看到了在之前的位置看不到,被第九峰挡住的后面,那暴风雪组成的狰狞人脸,正向着第九峰发出咆哮。

    寒沧神立刻一变,其旁那女,也是面凝重起来。

    “他施展了其蛮纹之术!”那女身向前一步迈去,迎着风雪,快速临近第九峰,寒沧咬着下c混,焦急的跟在后面。

    第九峰上,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的车,其第三步落下之时,赫然站在了苏铭盘膝打坐之处的三十丈外,他站在那里,神冷漠,目光落在了苏铭身上。

    “又是一个废物,这第九峰,不外如是!“牟冷声开口,右手抬起,正要指向苏铭。

    此刻的苏铭,对于外界的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他沉浸在他的世界里,所看的雾气此刻翻滚剧烈,隐隐的,在其内,他似看到了一些什么。

    (种明悟在心中渐渐浮现。

    “再看清一些……”苏铭喃喃,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若能再看清一些,自己就能找到,说出何为造化二字答垩案的资格。

    外界,在那车右手抬起的过程中,苏铭盘膝所在的平台外,天地轰鸣,那莫大的暴风雪组成的狰狞人脸,此刻赫然出现在了苏铭外侧的天地间,正快速的接近,那巨天的风雪人脸,带着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只客但要淹没苏铭,更要淹没这第九峰!

    甚至这一幕,会给人造成错觉,不知这一次的暴风雪,是因天气的使然,还是因有人的神通造成。

    车的出手,根本就是不留生机,若苏铭没有拜入第九峰,是其他山峰之人,属于真正的天寒宗弟,他车还不好如此出手,毕竟是同门,碍于门规的森严,无法在白天就这么动手。

    但苏铭拜入的是第九峰,是既属于天寒宗,但也不属于天寒宗的第九峰,这山峰上的弟,既可以不遵守天寒宗门规,但也同样不在门现的保护之内,所以,他牟想到的取物之举,根本就没有言辞,而是直接杀了,把尸体扔给正在途中赶回天寒宗的司马信就是。

    这第九峰他觉得那总是自称虎爷爷的家伙,完全就是一个废物,不值得一提,至于那喜欢种下花花草草之人,在他感觉更是如今娘们一般,虚弱的很。

    即便是那个所谓的第九峰大弟,也只是一个喜欢闭关的将头之人,以往他听说过,有其他峰的弟前来寻那自称虎爷爷的废物麻烦,丝毫不见其两个师兄有过出手,尤其是那喜欢种下花花草草的废物,更是装作睡觉避开,任由其师弟一人在外对抗。

    甚至有那么一次,他在路过这第九峰上,还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内心对于这第九峰,很是轻蔑鄙夷。

    他唯一在意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第九峰的老家伙,天邪!

    不过他此刻来临,早有准备,他是第二峰的天骄,深受其师尊的在意,他自问若是天邪不顾辈分向他出手,那么他师尊定不会罢休。

    有了这些准备,他此行自问不会出现波折,如今右手已然抬起,正要一指苏铭,让这暴风雪的人脸,去吞噬完成他此番的目的。

    但就在他右手抬起要放下的刹那,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其身后轻轻的传来,这声音很平淡,似朋友间的话语,不蕴含丝毫的火气。

    “这位兄台,你踩到了我的花草……这样,不好。”

    在这声音出现的刹那,牟的身休忽然一震,他斗笠下的双眼,瞬间有了凝重,他自问以自己的修为,四周若出现人影,立刻就会察觉,尤其是这第九峰上,出现这样的事情,似乎只有天邪一人能做到,但对方的话语,显然不是天邪。

    “我脚下尽是冰层,没有花草。”车冷哼一声,他没有回头,冷冷开口,但他的右手,却是始终没有再次点向苏铭。

    “你再看看。”那柔和的声音接近,在乎牟的身后,渐渐走来了一个穿着白衣的俊朗男,这男脸上带着微笑,神很是温和,他走到了牟的身边,走过,站在了盘膝的苏铭……身前。

    车沉默,他没有低头,可他能感觉到,在这男走过的一刹那,他的脚下,的的确确,出现了一片绿的花草,而他,也正站在那片花草中。

    一股震撼从其心底浮现,他望着眼前这个温和的男,这个人他见过,他更是知晓对方正是这第九峰的二弟。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这在他认为本是废物的家伙,竟然……让他有了心神的震动。

    一股在他身上罕见的危机感,此刻蓦然涌现。

    车沉默,片刻之后他冷哼!声,右脚抬起向前猛的一步迈去,其抬起的右手更是毫不犹豫的一指点向这阻挡在苏铭面前的男。

    但在他右手点去的刹那,其头带着的斗笠,骤然崩溃,化作了无数碎片倒卷,出了其下,有着一头长发,看起来约三十多岁的青年面孔。

    他的身上所穿的蓑衣,此刻更是随之轰然爆开,成为了碎末,出了蓑衣下的一袭黑衫,一口鲜血从车嘴角溢出,他的身休剧烈的颤抖,一股让他骇然的威压,如春风一般,从他面前这带着微笑的男身上散开,这威压别人感受不到,甚至在乎车看来,这或许根本就不是威压。

    而是一种目光造成的压力,一种其身上的气质,形成的一股让他说不出来,但却骨辣然的惊恐。

    这股惊恐,来自他面对的这个青年,其双手!

    那双普通的手,那双没有抬起,而是放在衣角旁的手,似可以掌握他车的生死!

    那是一双,造化之手!

    要去岳父那里,还有一更,会在那里写,在口点前发布。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