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15章 话地为牢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15章 话地为牢

    随着金sè战车的消失,当这天地一切恢复时,老者沉默,忤久他轻叹一声,低头时看向虚无下方。

    看到了神sè若有所思的苏铭,其身边三个凶灵惨叫之音已经虚弱,十多丈的身躯已然枯萎的不成摸样。

    带着复杂,木牙老者叹了口气。

    “罢了,老夫虽然身为巡查者,但……塑冥族的老祖毕竟是我至交,那苏轩衣的成长又如此恐怖,我何必去趟这浑水······

    不过,可以不干扰这小娃,但要学会老夫的移山,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老者冷哼一声,看到下方山峰如今只剩下了苏铭与那个头顶有白毛的凶灵,他右手抬起掐诀,正要改变山峰禁制时,忽然他双眼一凝,轻咦了一声。

    他看到,雾气山峰中的苏铭,此刻身子一晃,其方向居然不是另一个光圈,而是····那站着头顶有白毛的凶灵所在之处,疾驰而去。

    “该死的,莫非这塑冥族除了当年的老祖外,其他人都是与规则有仇不成,枉那塑冥老祖一生愚忠,可他这两个嫡系后人,竟一个比一个跋扈起来。

    苏轩衣也就罢了,你这小娃娃竟也敢挑衅老夫定下的规则!”老者轻哼一声,右手印决正要落下变化规则之时,忽然一顿。

    因为他听到,来自下方苏铭在冲出时,口中传出的一句话语。

    “这个光圈,是苏某的。”

    山峰中,苏铭身体外弥漫无数枝条,这些枝条在摇晃中迅速收缩,直至全部回到了苏铭体内后,苏铭眼中jīng芒一闪,冲向白毛凶灵。

    他的那句话,是故意说出,其目的不言而喻。

    这本站在光圈内的凶灵,看到苏铭的临近正要迈出时,脚步停了下来,眼中骤然间起了一缕寒意,但却没有踏出光圈而是站在其内,面对来临的苏铭,抬起了右手掐出一个印记,向前一推。

    这一推之下,立刻在这凶灵的前方,凭空的出现了一道旋风,这旋风呼啸间疾驰越来越大,瞬间就是十多丈之高,卷动八方,直奔苏铭而去。

    在这旋风临近的一瞬,苏铭右手一甩,立刻远处穿透一具凶灵,刺入山石上的枉生枪,顿时呼啸而来被苏铭一把握在手中后,毫不迟疑的向着那来临的旋风,一冲而去。

    轰的一声苏铭整个人冲入到那旋风内,其手中枉生枪化作紫黑双芒,穿透旋风之时,一冲而出。

    苏铭面sè略有苍白,但瞬间就被体内从厄苍真身上散出的阵阵血肉jīng华之力弥补,那血肉jīng华之力,正是来自方才被苏铭吞噬的那三个凶灵之身。

    几乎就是苏铭冲破那旋风的同时,站在光圈内的白毛凶灵,他眼中光芒一闪,右手抬起再次一挥之下,立刻于他的四周,赫然出现了近百个巨大的旋风,这些旋风呼啸间环绕四周,眨眼间一一化作数十丈之高,更是在其内居然有一张张面孔幻化。

    这面孔是一个老者,其面sè苍白,但却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感,存在于近百个旋风内,随着旋风直奔苏铭而来。

    更是在临近时,有阵阵喃喃之意从这近百个一样的面孔口中传出,这声音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嗡鸣,回荡四周之时,若听得久了,便有有种无法忍受的天旋地转,如气血逆转,灵魂撕裂。

    苏铭脚步一顿,双眼内露出异芒,左眼出现rì影,右目出现月形,代替了瞳孔后,相互重叠之时,变成了星芒。

    rì月星辰幻!

    在此术出现的瞬间,苏铭双手掐诀身子猛的一晃,立刻光圈内的白毛凶灵双眼骤然一缩,神sè露出凝重,在他的目中看去,那苏铭一下子居然变成了数百之人,从四面八方向着自己这里急速而来,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

    亦或者,哪一个都是真!

    这一切的变化,最主要的就是这白毛凶灵是否相信,他若相信,那么任何一个都是假,他若相信,那么同样任何一个都可以是真。

    此术玄妙-存乎一心。

    “好一个真中有假,假可变真的幻术。”白毛凶灵,第一次开口,其声音沙哑沧桑,在话语传出之时,他右手抬起,向着脚下大地猛的弯腰一按。

    在他的右手碰触这大地的刹那,突然的,那近百旋风同时崩溃爆开,形成了强烈的冲击向着他目中数百个苏铭身影卷动而去。

    与此同时,更是在这老者右手按向大地的一瞬,山峰震动间,在他目中所有的苏铭之身上,都刹那间出现了一座座山石!

    数百山石,齐齐出现,如镇压一把,去凝固苏铭的身影,四周更有旋风崩溃的冲击,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一个天罗地网。

    轰鸣之声回荡八方,但在这白毛凶灵的目中,那被镇压的数百个苏铭身影,同时一晃之下,赫然在其四周,出现的不是数百,而是数千苏铭之身。

    “原来是这样。”白毛老者淡淡开口间,双目骤然闭合,在其双眼闭合的刹那,他左手迅速在右手掌心一划,顿时其右手掌心出现了伤口,鲜血流淌之时,他右手猛的一甩,鲜血瞬间被其扩散开。

    “山血。”老者平静说道,随着其一甩,立刻这大地瞬间成为了红sè,天空也变成了赤红在这天地间,赫然出现了一座通红的血山!

    此山从天空降临之时,随着大地变成红sè,无论是山石,无论是那崩溃的旋风,还有数千个苏铭,全部都成为了红sè。

    唯独······在那白毛老者不远处,数千苏铭身影中的一个,没有化作红sè!

    “你在这里。”白毛凶灵平淡开口之时,转头冷眼看向苏铭。

    几乎就是他看去的同时,天空的血山骤然自行的碎裂开来,化作无数山石直奔苏铭而去,更是在苏铭的四周,凭空的出现了大量的红sè旋风,齐齐临近。

    轰隆之声惊天动地,苏铭喷出鲜血,身子蹬蹬蹬连续退后数步·再次喷出鲜血时,猛的抬头,盯着光圈内神sè淡然的白毛凶灵,深吸口气。

    他的rì月星辰幻·不是没有被人破开过,但以往都是对方选择了不信后,这才简单的驱散,可实际上此术还在。

    但如今,他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是明明看出此术,但却依旧选择相信,只是要找出真正的自己后·去强行的轰开这已经相信的一切。

    能做到这一点的,必定是有着极为强大的自信,否则的话,旁人很难如此。

    就如同时凡人的梦,在梦里若是死亡,连他自己都相信已经死去,如此之时,大多数人会选择归墟·但有那么一种人,是哪怕相信自己已经死亡,也依旧还会狰狞去让自己从死亡中复活。

    这是意志的力量·苏铭就是属于这种人,他眼前的这个白毛凶灵,显然也是这一种人。

    劲敌!

    苏铭盯着那白毛凶灵,实际上他从未小看过此人,如今这个情形,也在意料之中。

    那白毛凶灵也望着他,二人的目光在半空碰触的一瞬,苏铭忽然开口。

    “你何必还要站在那光圈内,一次次的成为旁人观赏的游戏。”

    “光圈内,光圈外·都是游戏,我如此,你也如此。”白毛凶灵平静说道。

    “我有打破这游戏的意愿,而你则没有。”苏铭再次说道。

    “游戏?什么是游戏,此地的游戏在你眼中,你能看到·可你看不到的游戏,你又如何打破,又如何改变。”白毛凶灵依旧神sè平静。

    “我看不到光圈外的游戏,但我知道,我能选择走出与不走出,不会因旁人的规则变化而改变,至于那些看不到的游戏,我看不到,那么它们就不存在,而你,则不是。”苏铭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向前迈出一步,话语斩钉截铁。

    白毛凶灵闻言,忽然笑了。

    “是与不是,陈某心知肚明,这圈子…···我想走出就走出,想不走出,你多说无用。

    听到白毛凶灵这句话后,苏铭也笑了起来,其身一晃,前冲之时右手抬起,向天一指。

    “道馗山!”

    天地轰鸣,道馗山骤然幻化。

    “太平有象!”随着苏铭的声音,顿时上方的虚无中,一杆巨大的秤出现,更是在那秤杆旁,一尊白sè的大象,如玉石一般屹立。

    苏铭双臂一挥,体内神源之力全部爆发出来,急速的融入道馗山时,厉鬼嘶吼而出,那厉鬼一把抓住秤杆,白象落入秤盘,此厉鬼一指光圈内的白毛凶灵。

    “厉鬼秤象!”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但苏铭在展开这厉鬼秤象的神源之宝时,他的右手抬起一指天空,左手向着大地一按。

    “过去与未来之间,是宿命!”

    宿命第一变!

    这是苏铭要以宿命第一变的修为,去强行的秤象,以此造成的威压与伤害,将是以往的数倍之多。

    随着那光圈内的白毛凶灵面sè变化,上方雾气内的木牙老者,也是双眼一闪。

    “陈白,战胜此人,老夫送你zìyóu。”来自木牙老者的声音,骤然间回荡下方的山峰内外,白毛凶灵听到此话的刹那,全身猛的一震,一股从未出现过的强悍气势,蓦然在其身上爆发出来。

    与此同时,这叫做陈白的白毛凶灵,抬起脚步,一步······迈出了光圈!

    可在他走出这圈子的一瞬,他忽然面sè苍白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的看向苏铭时,其神sè内居然出现了复杂。

    “不会因旁人规则变化而改变自身意志的你,如今,又为何走出了圈子,说来说去,你还是旁人的游戏,所谓的zìyóu对你而言,永远没有。

    别人的一句话,可以让你放弃意志,这样的你,心神已经不再坚定,你有把握战胜我?”苏铭双目闪烁,平静说道。

    摧毁一个强敌,最先摧毁的是其意志,随后是信念,最终才是**,这是苏铭之前就准备好的战略。

    他没有小看对方,相反,他将对方看得很高,所以才先后言辞,让对方以为自己要抢夺的是其所在的圈子,让那木牙老者也是如此判断,再以此,于意志上先将对方击溃。

    这是,话地为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