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35章 绝之面具!(本卷终)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35章 绝之面具!(本卷终)

    在他们三人看向那晶体镜子的刹那,第五真界内,塑冥星上,盘膝打坐了近百年的苏铭,睁开了眼。

    其目中一片平静,看着眼前的母亲雕像,苏铭轻声的叹了口气。

    “我之所以在这里,只能看到母亲的雕像,是因我见过我的母亲……我没见过苏轩衣,所以他的雕像无头,我也没见过塑冥老祖,所以……他的雕像,也是没有头颅。”苏铭站起身,看向整个塑冥星。

    “此星,与我脑海所想象,一摸一样……

    此界,也是与我脑海所想,一摸一样……”苏铭摇头,身子向着虚无一步迈去,刹那间,其身出现在了星空中。

    “当年我想象此星应该近了,于是就出现了塑冥星,如今我想,我的眼前应该是第五冥河……”苏铭喃喃间,低头再抬头时,第五冥河,就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他看到了那河水里的尸体,一个个都只是露出背后,没有正面全文阅读。

    “这是因为,就算是我的想象里,我也没有见过你们,所以,我想不出你们一个个不同的样子。”

    苏铭摇头,向着星空,一步步走去。

    “尽管不愿意去相信,可在百年前,在看到雕像的一刻,我就猜到了……这里不是第五真界,这里也没有塑冥星。

    真正的第五真界,不在这里,好一个谎言,好一个弥天大谎!”苏铭眼中露出一抹凌厉。

    就在苏铭这句话传出的刹那,突然的,他四周这星空苍穹,蓦然间猛的一颤,其内的所有碎石全部消失,一切尘埃全部无影。这整个虚无骤然扭曲间,化作了一个弧形。

    这弧形,是整个星空弯曲后形成,它的样子,随着在苏铭前方慢慢的旋转,当将其正面向着苏铭这里时,苏铭心神轰然一震。

    因为他看到,这星空弯曲后,显露在其面前的。赫然是一张……庞大的面具!

    白色的冥河,是这面具上双眼之间的一道线,而那冥河两边的虚洞,当年如眼睛一般的存在,如今……正是这面具的空洞之目。

    这面具。苏铭绝不会忘记,这面具……是当年他在阴死之地,被强迫戴在了脸上,隔绝了七情六欲的……绝之面具!!

    因这面具,苏铭来到了神源星海,如今在千多年后,他再次的看到了这张面具。一股明悟,猛然间浮现在了苏铭的心神内。

    “当年的所谓寻找你们的王,如外界传闻这里是第五真界入口一样,都是一个骗局!这个骗局。欺骗的不仅仅是我,还有……一代蛮神烈山修!!”苏铭眼中精芒强烈的闪动,这一刻的他,完全的明悟了。

    “这是一场传承。一场……如第五海守护者,那四个带着面具之人一样的传承。若我没有猜错,这里的面具之人原本也不是四个,而是五个!

    而喜怒哀怨之后,则是断绝了七情六欲的绝之面具,从当年你让我戴上面具来到这神源星海的一刻,你就不是让我寻找你们的王,也不是寻找第五真界的入口,你是让我在这里,成为此地的第五个使者!!

    我也明白了为何烈山修的雕像,当初的表情是复杂与茫然,因为……怕是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察觉出了端倪,可最终……还是踏入到了你的骗局之内。

    那四个面具者,其中一人……就是烈山修!!”苏铭眼中精芒急速的闪动,这一刻他的明悟,使得其脑海中瞬息豁然开朗。

    苏铭更是心神震动,因为他想到了师尊天邪子,他几乎可以肯定,若天邪子还活着,那么四个面具之人里,必定还有一人……是天邪子!!

    无论是烈山修,还是天邪子,亦或者是苏铭,他们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三人,都来自……阴死之地!

    若是这么去看,那么让苏铭心神再次震动的,是四人里的第三个、第四个……会是谁!!

    “戴上这个面具,成为暗晨海第五大使者,绝之面具者,你……可以知晓你想要知道的一切,你可以知道有关三荒大界,有关第五真界,有关塑冥族,所有的秘密。

    成为绝之使者,你将再没有了烦恼,再没有了疑惑,你将被赐予……永生!!

    这是你的命,你无法反抗,从你当年戴上面具,被送入神源星海的一刻,你的人生轨迹就已经被决定,哪怕你再怎么改变,也依旧无法逃脱……你的命运,成为暗晨海,绝之面具者的命运!”沧桑的声音,带着一股冷漠与至高无上的威压,轰隆隆的从那庞大的星空面具口中,滚滚传出。

    这声音,苏铭怎能忘记,这声音,正是当年在阴死之地内,那以其师兄三人生命威胁,让其不得不戴上面具的远古意志!!

    “你无法拒绝,你不能拒绝……你也没有资格拒绝,你是被选中者,你是我的……绝之使者!”声音回荡,震动虚无之时,那庞大的星空形成的面具,猛然向着苏铭这里,轰轰笼罩而来。

    一股强烈的威压,骤然凝聚在了苏铭身上,让苏铭的身体瞬息无法移动丝毫,可就在这威压降临的刹那,在苏铭感受自己无法移动的瞬间,突然的,来自其修为分身,道空原本的身躯上,猛然的,传出了一股……让其身躯一下子就恢复了活动的力量。

    这股力量,准确的说也不是力量,而是一种气息!

    这气息,悠悠绵长,同样带着至高无上的意志,与那来临的面具,轰然间对抗起来。

    这气息,苏铭能感受到,那是……来自道晨真界,那是……气运之力!这是整个道晨真界的气运,在强行的干扰着一切,因道空的身躯,是道晨真界气运宠爱之身,而如今。则明显是有外界之力,在与这气运发生了强烈的冲突。

    “苏轩衣,即便是你算到了一切,特意送来这么一具肉身,让此子具备了气运,但此事老夫也早就算到,岂能让你成功!”面具呼啸来临间,沧桑阴冷的声音,轰轰回荡。

    在这声音回旋的刹那。立刻这庞大的面具猛的一转,变成了背对着苏铭,更是从其内部,有无数白色的细丝猛的钻出,蠕动中扩散。看起来极为恐怖之时,那些白色的丝线交错在一起,赫然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面孔。

    这面孔带着沧桑,神色麻木,如同只是一张人皮般,其内被那些白色的细丝填充,直奔苏铭而去的同时。立刻与无形的气运碰到了一起。

    轰轰之声回荡时,来自那面具的沧桑声音,也随之扩散开来。

    “为了应付你的道晨气运,老夫准备了数万年。凝聚了道晨界的厄运之面,来冲开你引来的气运,给老夫散!”

    此言一出,轰鸣惊天动地。震动虚无八方,苏铭身上来自修为分身的道晨气运。在这轰鸣中,立刻道卷开来,直接崩溃。

    没有了道晨气运,那面孔内部形成的丝线组成的面孔,也随之散开,重新化作了无数蠕动的细线,直奔苏铭的一刻,这星空所化的面具急速的缩小,可就在其临近苏铭的瞬间,苏铭身上骤然的,厄苍气息轰然爆发,他的身后出现了厄苍之身。

    “小小厄苍,若是全盛之时倒还有些本身,毕竟是灭杀老人歌谣内的生命,但……如今的你,给我碎!”阴冷声音又一次的回荡间,轰的一声,苏铭全身鲜血弥漫,他身后的厄苍之身,骤然的四分五裂崩溃开来。

    “这是你的命运,你无法躲避的命运,你……是老夫的绝之使者!”阴冷声音激昂间,那星空组成的面具在不断地缩小下,已然化作了正常的大小,一下子就笼罩在了苏铭的面孔上,无数的白色细丝疯狂的钻入苏铭的皮肉内,与其血肉死死的连接在一起,要强行的将这面具,重新的戴在苏铭的身上。

    “从此你将没有名字,你只有一个称呼,叫做……绝!”老者的声音回旋间,苏铭全身震动,那面具笼罩在他的面孔上,剧烈的痛楚浮现全身之时,他的眼中露出了疯狂之意。

    “黑色碎片,灭生之种,给我解开这面具,找到其缺陷!”苏铭内心嘶吼间,来自他魂中的灭生之种,骤然间散发出了强烈的光芒,这光芒瞬息从苏铭的魂中散开后,穿透其身躯,从身体内向外猛的爆发开来。

    那光芒,是九种颜色的交错,在这光芒内,苏铭的身影被覆盖后,隐隐间仿佛在他的身上,出现了另一个身影,那是一个老者,一个穿着白袍,凌驾于众生之上的苍穹存在。

    那是……灭生老人。

    只是,这灭生老人的目中,露出的却是苏铭的疯狂,他的右手缓缓抬起,一把按在了脸上的面具,在其右手碰触这面具的刹那,这面具发出了尖锐的凄厉惨叫,如它具备了生命一般,在这惨叫中,在苏铭的右手下急速的变化,如正在被苏铭快速的分解其内部的一切构造。

    也就是在这一刻,来自这面具也好,来自这虚无也罢的苍老声音,第一次露出了骇然的语气,急速的回荡。

    “这……这……灭生老人,你是这一代的灭生,这不可能,这……”那声音首次的惊慌,透着前所未有的震撼,回旋间,苏铭那里右手所碰触的面具,在这一瞬,立刻融化开来,层层消散之下,露出了苏铭的面孔。

    轰的一声,在这面具消散的刹那,四周的虚无全部崩溃,层层碎裂之下,这里的一切均都粉碎开来,随着粉碎,来自那虚无中老者的声音,发出了不甘心的嘶吼。

    “乌山……小红……碎片……灭生之种,苏轩衣,原来你的反击是在这里,老夫不甘心,不甘心!!”

    轰!

    虚无彻底崩溃,露出了第五海,还有那向着四周横扫,成为了碎片的蓝色晶镜,以及一股狂暴的横扫整个第五海的最强风暴——

    第四卷,崛起神源结束。

    明天起,第五卷,我的道晨界,即将展开!

    求月票,求凌晨推荐票,凌晨会有单章,里面会有剧透哦~~月票越多,剧透越勾人

    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