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60章 一滴血液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60章 一滴血液

    这此地数万仙族联盟修士的指挥者,那已入中年,但依旧能看出其少年时俊朗容颜之人,正是……苏铭的儿时玩伴,北凌!

    这个当初在乌山时,被苏铭尊重的兄长,后又在蛮族中所遇,明悟了一切为虚假的人物,如今……就站在苏铭的远处星空内。

    苏铭看着他,北凌也同样将目光落在了苏铭身上,二人双眼隔着星空,隔着数万修士,将目光碰触到一起的瞬间,北凌那里心神轰的一声,面色瞬息苍白,身子蹬蹬蹬连续退出数步后,从其身上猛然间爆发出了位界后期的修为,这股修为之力卷动四周,勉强才在苏铭的目光下,没有继续退后。

    但一缕鲜血,却是从其嘴角内溢出,连带着其神色也从苍白中变成了震撼,在方才苏铭向他看来的刹那,北凌这里有种强烈的感觉,苏铭的目光如同一把利剑穿梭了虚无,顺着自己双眼穿透进入身躯,游走自己的经脉之间,分割自己的血肉之丝,断开自己的全身骨头,仿佛自己的里里外外,全部都在对方的目光下,如同赤裸一般,被看的清清楚楚。

    甚至就连灵魂也都在这目光下无所遁形,一切隐秘,一切记忆,全部都在对方的目中被看清似的,让他有种茫茫人海内,自己瞬息孤独一人的错觉。

    尤其是那目光在北凌看来,似具备了某种妖异之力,仿佛此人知晓自己的一切过往,让他在觉得极为熟悉中,又感受到了从未见过的陌生。

    此事,在北凌看来,必定是对方修炼了某种瞳术所致,他没有看出苏铭是谁,毕竟此刻的苏铭其外表看起来,是道空。其修为更是超出了北凌记忆了之人,但他可以看出,这到来之人,必定不凡。

    想到之前那几万修士吼出的名字,立刻在北凌的心神内,浮现出两个字。

    “道空!”

    苏铭神色平静,他看着北凌,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记忆。最后的记忆,是他在第九峰,将北陵斩杀。

    只不过那个时候斩杀的,是其于蛮族大地的投影。而显然如今站在这里的,才是其真正的本尊。

    北凌的修为,在苏铭目中一眼就可以看透,位界后期,距离大圆满也只是差了那么一丝而已,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足以证明其天骄的身份,尽管与苏铭比较。已然是差距如天与地,但苏铭的经历岂能是北凌可以比拟,神源一行对苏铭而言,那是一次身体乃至灵魂的蜕变与飞跃。

    这期间经历的生死,也远非常人可以承受。

    此刻再看到北凌,以往的茫然苏铭已经不在意,乌山的真相。他也已不愿再去思索,真也好,假也罢,他知道自己是真实的,就足矣。

    不过,当苏铭看到了北凌身后的那把弓时,却是神色内有了一抹复杂,这把弓。在他的记忆里存在,那是属于北凌之父,乌山部落的t首之弓。

    在苏铭的记忆里,这把弓实际上不属于北凌的父亲,它属于乌山部,是乌山部传承每一代t首的信物。

    尽管这记忆可能有假。但苏铭认为它是真,那么这一切,都要去按照他的记忆来实现。

    “既如此,这把弓……就留下吧。”苏铭轻声喃喃,他的声音唯有自己可以听到,其旁许慧也好,朱有财也好,都无法听闻。

    轻叹一声,苏铭站在舟船上,向着前方的星空,一步走去,这一步落下时,他已然处于战场之内,神色平静,不疾不徐,向着北凌所在的地方,视前方数万修士如无物,从容的迈步。

    在苏铭走来的一瞬,北凌那里双眼猛地收缩,其身再次退后几步,面色连续变化数下。

    “祭灭日雷,你二人……去试探一下此人的修为!”其身后的左右二人,略一迟疑,咬牙称是后,立刻化作长虹直奔战场中的苏铭。

    苏铭神色平缓,前行之时立刻在其前方有仙族联盟的修士,红着眼,直奔苏铭而来,方眼一看,这些修士密密麻麻人数众多,各种神通术法,还有法宝之芒闪动间,如星空之雨,向着苏铭这里呼啸而来。

    苏铭右手抬起,脚步向前一迈,身子立刻临近一个修士身前,抬起的右手随意的在这修士颈脖一抓,向旁倾斜间,喀嚓一声,这修士根本就无法闪躲,双眼瞬息黯淡间,他的颈脖已然被苏铭一把掰断,与此同时,一股红色的火焰从苏铭手中散出,瞬息就让这修士的肉身成为了飞灰。

    连同其元神,也都无法逃遁,刹那灭亡。

    只是,一个修士的死亡,对于这数万人的战场,没有丝毫的威胁,更多的修士低吼中冲向苏铭。

    轰轰之声惊天动地,无数神通齐齐落在苏铭身上,但却无法阻止苏铭丝毫,那些神通在他的身上崩溃,可却难以让苏铭受到半点损伤,他仅仅是肉身之力,就足以横扫八方。

    大量的法宝呼啸而来,可在碰触苏铭的刹那,立刻传来了如金铁相撞之声,那些各种样子的法宝,全部猛的一震之下,齐齐倒卷开来,光芒瞬间黯淡,仿佛被苏铭肉身的反震之力,直接震颤了器魂。

    这一幕,渐渐让那些来临的修士一个个骇然起来,更是让远处星空中的北凌,神色瞬息大变。

    就在这时,苏铭脚步向前再次迈出一步,这一步落下时,星空轰的一声,从苏铭的脚下掀起了大量的波纹,这些波纹扩散之余,但凡是碰触到了修士,那些修士立刻身躯哆嗦中,身体立刻崩溃四分五裂。

    苏铭的步伐,保持一定的韵律,不快不慢,始终如常,一步一步,渐渐的在其身后,形成了一片浓浓的血迹,他的前方修士,则是全部后退,一时之间竟无人敢于阻挡丝毫。

    苏铭的修为要远远超出此地的这些修士,若是换了其他的强者,或许自持身份,不屑出手,但在苏铭这里,没有这个说法,不管是谁,只要是阻挡在他的前方,那么都将承受来自他苏铭的毁灭之力。

    弱肉强食,本就是天地法则,若强者看到弱者都不屑出手,只对同样是强者之人对持,那么这世界看似存在了规矩,但在苏铭看来,这本身就是乱了。

    不然的话,还有什么动力让弱者不惜一切成为强者,有些时候,倚强凌弱,是一种发自人们内心深处,不愿说出,但却颇为渴望之欲。

    苏铭一路走来,这仙族联盟数万修士,齐齐分开道路,看向苏铭的目光里带着惊恐,苏铭身后的血河,见证了一切敢于阻挡其脚步之人的下场。

    就在这时,突然的,有两道长虹从人群内急速的飞出,尚未临近苏铭,立刻就有四道乌光从这二人手中扔出,这四道乌光在飞出的瞬间,立刻传出尖锐的呼啸,赫然化作了四只乌鸟,散发出一股堪比劫阳之力,直奔苏铭这里瞬息来临。

    灭日雷!

    这是仙族联盟的利器之一,与灭月雷齐名,是这千年来,才被仙族联盟创造出来,据说炼制的方法唯有圣殿才掌握,其威力之大,是仙族联盟与道晨宗的一次次战役中,绽放最瞩目光芒的璀璨。

    其名灭日,尽管并非能真的将劫阳修士灭杀,但将其逼退还是可以,甚至若是数量多了,也并非不可能行灭杀之力!

    实际上,在仙族联盟与道晨宗的多次战役内,死在灭日雷之下的劫阳大能,已超过了数十人之多,每一次,都是数百灭日雷齐出,轰天之力的回旋,足以让所有看到之人,心神受到强烈的震动,那种毁灭之力,更是会瞬息让人失去一切战意。

    看着那传出尖锐呼啸,直奔自己而来,如将自己锁定的四道乌光所化乌鸟,苏铭也不闪躲,任由那四道乌光临近后,在那两道长虹所化中年修士的阴毒目光中,他的右手抬起,竟……一把的抓住其中一个乌光之鸟。

    轰轰轰!

    连续三声强烈的轰鸣,顿时吸引了此地四周所有正在交战的修士注意,可当他们看去时,却是一个个立刻心神一震,三个灭日雷,在苏铭身上爆开,但在那崩溃中,苏铭身色如常,甚至连头发都没有飞扬丝毫。

    在其手中,灭日雷所化的一只乌鸟,不断地挣扎,可却无法从苏铭手中逃脱,苏铭站在星空,低头凝望手中的乌鸟,双目闪动间,在他的右手上出现了外人看不到的细丝枝条,猛的穿透这灭日雷所化的乌鸟之中,开始了快速的分析。

    “结合了巫术,再运用了苍穹规则,以劫阳修士精血自爆之力催发所化,一个劫阳修士,可以制造出这样的灭日雷近千,或者……一个堪比劫阳的凶兽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不过,这里面的精血之力,有些陌生。”苏铭右手一捏,顿时那乌鸟立刻层层融化,在四周之人骇然的目光里,他们看到苏铭手中的乌鸟在这不断地融化下,其内出现了一滴金色的液体。

    其上浓郁的血腥,证明了这是一滴血液。

    望着手中此血液,苏铭双眼一闪,放在嘴边,用舌头轻轻一触后,其双眼骤然间露出了一抹奇异之芒。

    “没有丝毫负面气息,甚至可以滋养灵魂,让人如置身暖阳之下,这是一种什么凶兽的血液,竟有如此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