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61章 来自逆圣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61章 来自逆圣

    几乎就在苏铭融化了手中灭日雷,凝聚出其内一滴金色的血液,用舌头其碰触的刹那,星空中于北凌的上方,存在的那巨大的眼珠,猛然间一缩,死死的盯向苏铭

    与此同时,在距离此地极为遥远的那片众多星辰组合在一起的磅礴修真星上,存在的那漂浮在半空的磅礴宫殿内,盘膝坐在那里,神色冷漠,穿着白衣,相貌极美的那女子,突然的双眼一凝,在这一瞬,她忽略了其他的光球内的占据,全部目光都瞬息凝聚在了那第三个光球上,其内显露出的,正是苏铭露出奇异目光的一幕。

    她盯着苏铭,右手抬起掐诀向旁一挥,顿时在她的右手上,立刻又出现了一个光球,这光球内有苏铭的摸样,正在快速的扭曲,片刻后,那光球中的苏铭,立刻出现了从其出生开始,直至踏入神源废墟前的所有画面。

    当然,这画面里的苏铭,在外人看来,是道空。

    “道空……十大殿下之一,千多年前踏入神源废墟。”这女子轻声开口,声音如百灵般很是清脆动听,可其内带着的冰冷,却是让人在听到她的声音后,仿佛从骨子里都会散出寒气。

    “神源废墟……”这女子的眉头皱了皱,这不是灭日雷被人首次破解开来露出其内的金色血液,实际上在这多年的战争中,灭日雷从被创造出来后,就多次的道晨宗之人破开,取出了其内的金色血液,用来滋养灵魂之用。

    故而,对于苏铭这里能破开灭日雷,这白衣女子没有太多震惊,唯独有些意外眼前这个道空的修士而已。

    让她皱眉的重点,不是关于灭日雷。而是道空这个人的生平经历,这些经历里的前半生被她直接忽略,她最为在意的,是那神源废墟四个字!

    沉吟片刻,她右手抬起,在右侧的光球上一点,顿时那光球的颜色变成了橙色,其内有关道空的一生经历,也被染成了橙色,以这种方式。她将道空这个人,定位了被仙族联盟高度注意者。

    “是不是他,慢慢总会知晓。”白衣女子轻声自语。

    可就在她这喃喃之语刚刚说出的刹那。忽然的,这女子神色前所未有的大变,其身更是蓦然的从盘膝中站起,凤目瞳孔收缩,死死的盯着前方那第三个光球内。此刻的苏铭。

    星空中,在四周之人各种表情的目光里,苏铭右手向着金色的血液猛的一抓,顿时从其手掌内出现了更多的细丝,这些细丝密密麻麻全部钻入那血液内,这是苏铭在对这血液起了怀疑后。用其灭生之种的力量,来进一步的分析这血液的来源。

    随着苏铭手掌内的灭生之种的力量不断地钻入这金色的血液内,快速的分析之下。立刻苏铭神色起了变化,他感受到了一股说不出的气息,从这金色的血液内不断地扩散开来,这气息仿佛是被灭生之种的力量从隐藏中唤醒,又仿佛是被强烈的的刺激到。此刻在挥散的瞬间,立刻在苏铭的心神内。传来了一震惊天的嘶吼。

    这吼声回旋间,就算是苏铭,也都被震动的脑海瞬息一片空白,更有阵阵威压降临其身,让苏铭在这一刹那,仿佛失去了一切修为之力。

    那声音充满了远古的气息,更带着前所未有的陌生,仿佛……不属于这一片苍穹,甚至不属于四大真界,更不属于……三荒大界!

    因为在这气息与嘶吼回旋苏铭心神的一刻,四周的星空居然有无数波纹凭空出现,那是……苍穹规则的降临,这规则无形,回旋间让这星空在这刹那中,一切事物都好似被静止,上方的火魁老祖,原本还在兴奋的扮猪吃老虎的嬉戏,可在这一瞬,他身子猛的一个哆嗦。

    “苍穹意志,这是苍穹规则所化的意志降临,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居然让这苍穹的意志从沉睡中略作苏醒!!”

    苏铭心神震动的,还有那融入其魂的灭生之种,在这一刻强烈的于其体内爆发开来,去对抗来自那金色血液内的气息,仿佛……灭生之种与这金色血液,是天生的死敌,是相克的存在,此气息因灭生之种的分析而被刺激的出现,如今两个气息在苏铭体内的对抗,又引起了苍穹的规则意志降临,这一切……苏铭若还不明白,则他绝无法在神源星海内存活至今。

    这滴鲜血,来自……与灭生老人所在的暗晨阵营为天敌的逆圣!

    轰的一声,苏铭的右手内金色血液骤然蒸发,化作了金色的雾气从其指缝内快速的升空而起,一声尖锐的嘶吼,从这雾气内猛的宣泄开来,震动八方。

    这金色雾气瞬息凝聚之下,赫然在苏铭的面前,化作了一只金色的巨大蚊子,此蚊神色狰狞,但偏偏全身透出一股极为纯正之力,隐隐间这股力量似不服天地趋势,不服苍穹压制。

    在向着苏铭张开大口嘶吼的瞬间,一股威压顿时扩散开来,只不过其身也在这威压散开的刹那,如昙花一现般,一下子就溃散开来。

    可就在这金色的蚊子崩溃的瞬间,从苏铭的体内猛的传出一股磅礴的吸撤,骤然就将那金色的蚊子化作雾气要散开时,全部吸入苏铭之身,顺着其身体的各个位置,齐齐融入。

    这连续的几幕,被所有人都看到,震撼此地数万人心神。

    唯有苏铭知晓,这巨大的金色蚊子,之所以消失,是因那滴金色的血液内蕴含的其本源之力太少,无法与苏铭的灭生之种对抗下去,被苏铭的灭生之种强行的驱散后,出现了吞噬的一幕。

    在这金色的蚊子所化雾气被苏铭吞噬后,苏铭的体内立刻传出咔咔之声,在其灵魂内的灭生之种,原本只是碎片,如今仿佛吸收了滋养般,从边缘位置出现了增长的迹象,尽管只是扩大了一丝。但这足以说明,若有足够这样的滋养,那么灭生之种,会越来越完整!

    苏铭双眼一凝,抬头时其身向前猛的一晃,速度之快,刹那直奔北凌而去。

    北凌面色一变,身子快速退后时,左手蓦然抬起,立刻其背后的长弓落入其左手。右手顺势猛的一拉弓弦,可就在其弓弦拉开的瞬间,苏铭那里并未前来。而是左右一晃,顿时两声凄厉的惨叫从之前扔出灭日雷的二人口中几乎同时传出,那二人身躯轰然崩溃开来,储物袋被苏铭一把抓住后,抬头看向北凌。

    也就是在这时。北凌双眼一闪,右手蓦然松开弓弦,之前挂在上面的一支箭矢,在嗡的一声后,蓦然冲向苏铭,刚一射出。这箭矢猛然间在半空一晃,赫然化作了近乎十万份之多,一眼看去。十万箭矢在星空如雨水般,齐齐直奔苏铭而来。

    苏铭神色平静,迈步间身体直奔这十万箭雨而去,轰鸣之声回旋间,他身躯横冲直撞。那十万箭矢落在其身,全部在这轰鸣中倒卷。无法阻止苏铭丝毫,无法损伤苏铭半点,他脚步一迈,落下时直接站在了北凌的身旁,在北凌神色苍白的刹那,苏铭右手在北凌左手上随意一拍,立刻就将那大弓直接的抢夺过来,顺手一挥,一股大力卷向北凌,将其神奇直接倒退数千丈,喷出鲜血时,北凌双目一片血红。

    “此弓我取走,换你一命。”

    “这只是一把寻常的弓,你拿走何用!!”北凌心神刺痛,这把弓对他而言有特殊的意义,此刻眼睁睁被人抢走,他尽管骇然苏铭的修为,但一时之间也无法接受,话语说完,他咬牙身子一晃,疾驰远去时撕开了一枚玉简,其身瞬息消失在了星空。

    “它不属于你。”苏铭轻声自语,手中之弓一晃,收入储物袋的刹那,突然的,从上方那巨大的眼珠内,猛然间露出一抹强光,此光在星空化作一把长刀,直奔苏铭迎头斩来。

    苏铭右手抬起,枉生枪骤然间出现,被其握在手中,向着那来临的长刀横扫,轰的一声,长刀在碰触枉生枪的刹那,直接崩溃四分五裂,与此同时,苏铭眉心第三目骤然间一闪,开阖一道缝隙后,盯向那巨大的眼珠,这一望之下,星空在苏铭的第三目中无限的放大,瞬息间,那眼珠就成为了虚幻,层层的放大之下,苏铭直接看到了看到这眼珠的深处,一座巨大的宫殿内,盘膝坐在那里的白衣女子。

    在看到这女子的一瞬,那女子的面色也起了变化,二人的目光,骤然间对望。

    在看清这女子面孔的一瞬,苏铭内心出现复杂,但神色却不露丝毫。

    “苏铭,你是苏铭!”那白衣女子在与苏铭目光对望的一瞬,忽然开口,其声音回旋在其所在的大殿内,可依旧能传入苏铭心神中。

    “苏铭是谁,莫非和道某长的一摸一样不成,道某是道晨宗殿下道空!”苏铭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右手蓦然间无情的抬起,手中枉生枪向着那巨大的眼珠,猛的一枪甩去。

    轰的一声,枉生枪直接刺入那巨大的眼珠内,其内蕴含的毁灭之力卷动,直接将这眼珠崩溃的同时,更是遥遥送出,轰入那大殿内,虽说被无形的壁障阻挡,但依旧让那大殿一震。

    “这就是仙族联盟的圣殿么,火魁老祖,显露你的修为,三息内让此地杀戮滔天,让这消散的圣殿之眼,看到此地的血海!”

    “用不了三息。”火魁老祖仰天大笑,掌境修为轰然爆发,紫色火海瞬息无尽,仅仅是两息的时间,此地的一切仙族联盟的修士,一个个全部在这火海内,成为了飞灰!

    星辰大殿内,白衣女子身子退后几步,死死的盯着第三个光球内火魁老祖的火海与苏铭的面孔。

    “他……不是,苏铭行事不会如此张扬……”这女子也不知内心是什么思绪,喃喃低语——

    借今天之日,祝天下所有父亲,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