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65章 无视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65章 无视

    这剑光带着一道绿芒,呼啸中瞬息临近此地,没有丝毫停顿直奔苏铭这里刹那而来,其速之快,转眼就破开了虚无般,出现在了苏铭的前方

    那是一把绿色的剑,剑上无人,但此剑却如被人握在了手中般,极为灵活的向着苏铭的眉心,刹那刺来。

    杀机从此剑上强烈的爆发,化作了四周的无尽寒意,更有阵阵绿色的气息从此剑上扩散,闻之甘甜,但这种甘甜在吸入体内后,却是会化作了一种舌尖的奇苦。

    “道非仙!”

    “正是道非仙的意剑之术!”

    四周立刻传来惊呼,苏铭神色平静,看着那来临的绿色短剑,没有去做出任何闪躲的动作,而是转头看向那干瘦的少女,继续他之前要问的话语。

    “那么这段日子,就需要马飞姑娘,为道某仔细的介绍一下道晨宗了。”几乎就是苏铭这句话在传出的同时,其旁的台山老者眼中冷芒一闪,哼了一声时,其右手抬起大袖一甩,顿时一股无形的风蓦然出现,直接卷在了那来临的飞剑上,使得此剑一颤之下,顿时倒退开来。

    “老夫在此地与老友相会,谁敢扰乱!”

    这还是台山没有出狠手,否则的话,断剑伤魂之事,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轻松。

    苏铭尽管没有在意那来临的飞剑,可台山老祖挥袖的一幕,却是被他留意。

    “近乎要迈入缘境,甚至已经可以略微掌控外部之缘,这台山修为不俗……他当年与那黑袍人一战自身也重伤,那么也可以判断出来,欧阳口言辞里,当年那场战役中出现的黑袍人,此人的修为……应该略弱丁点。

    黑袍……”苏铭之前在听到欧阳口说出战役中出现了黑袍人时。他就有了一些联想,尽管这苍穹内有不少修士喜欢穿着黑袍,但在苏铭的记忆里,他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当年的乌山,他与阿公一起战的那个黑袍人!

    还有当初从那黑袍人口中说出的有关某个神秘组织的言辞,那话语里表达了一种含义,似乎当年的阿公。曾经就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如今时隔多年,苏铭不知觉的,便想起了那当年的黑袍人。

    随着绿色的飞剑被台山老祖一袖卷开,立刻在不远处的天空上。在那绿色的剑倒卷中,其旁虚无扭曲,出现了一个绿袍青年。这青年脸上长满了疙瘩。看起来很是狰狞,他现身后一把抓住飞剑,死死的盯着苏铭。

    “台山前辈,道某之前听闻,前辈当年曾在一场战役内,遇到一个黑袍人?”苏铭忽然开口,看向台山老祖。

    台山老祖听闻此话。神色立刻严肃起来,点了点头。

    “那黑袍人,可陨落?”苏铭望着台山老祖,缓缓说道。

    “老夫既然还在,那黑袍人自然不会轻易死去,此人修为很是奇异,明明只是劫月的修为,但却能施展出……缘法之力!

    老夫始终无法忘记他的神通,化苍穹为大地,化虚无为井底,使天圆地方之下如以口语大井,无数修士凝聚为月,井中取月,如取走数万修士之魂,不过我也能感受到,此术此人所用并不完善,似乎以其修为,还无法全部展开其威力的样子。”台山老祖沉默片刻,目中露出追忆。

    二人在这里交谈,直接将那半空中的绿袍男子忽略,这男子眼中怨毒之意越加浓郁,更是强烈的感受到了来自苏铭那里的毫不在意,这种无视,让他眼中杀机越加之浓。

    “道空,莫非你只能被身边之人保护,不能像个男人一样,与我一战!!”那青年声音尖锐,传遍四周。

    “你敢不敢战!!”绿袍青年眼中怨毒之意更浓,嘶吼之声回旋四周。

    苏铭神色如常,脑海在沉思台山之前的话语,半晌之后点了点头。

    “道空殿下,还是先劣徒带你去宗老堂,见过三位宗老大人吧,如今十大殿下都已到来,想必也就是这几天,就要展开大典了。”台山微微一笑,向着苏铭开口之时,又看了看火魁老祖。

    “火魁这里还要麻烦殿下多多包涵,这老怪脾气火爆,行事没有了束缚,这种性格在神源星海还好,可在四大真界,却是有些不妥。”

    火魁老祖眼睛一瞪,哼了一声,倒也没有说什么,这段日子他也看出了四大真界内蕴含了风云之变,不过在他看来,只要跟着苏铭,一切都不是问题。

    “也好,火魁,既见了老友,你也不必跟随了。”苏铭点了点头,看了火魁老祖一眼,火魁老祖咧嘴一笑。

    “台山老怪,当年你口袋里的那几壶火酒,不是说在你洞府内还有不少么,走走走,带我去看看。”

    台山面色一黑,摇头间化作一道长虹远去,火魁老祖笑声中随之一同,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飞儿,在殿下身边不可继续顽劣,为师就将你交给殿下代为管教了。”台山老祖的声音,回荡在那干瘦的少女耳边,让这少女神色有些不忿,站在苏铭的战舟上,斜眼看了看苏铭,内心还有些不屑之意,不过表面上却不露出太多,索性直接面无表情的摸样。

    “宗老堂不再此界道之碎片,位于上界第一大地,那里战舟是过不去的,殿下可先将随从安顿后,我带你前往。

    况且,你就算是多年没回来,也不至于忘了去宗老堂以及你居住之处的位置吧。”干瘦少女淡淡开口。

    苏铭没有说话,其身下战舟向前一动,立刻划出一道长虹,直奔远处天空而去,其旁数百战舟跟随,气势浩荡,呼啸间疾驰。

    “小丫头牙尖嘴利,当年我有几个这样的侍女,就因为言辞太多,被我封了嘴,一辈子都不能说话呢。”许慧在苏铭身边,笑眯眯的看着马飞,柔声开口。

    “老前辈所言甚是,晚辈知道了。”干瘦少女看了眼许慧。

    “暗喻讽刺,这样更不好,有个传说不知你听没听过,传说里,有个小孩子她不听话,第二天,她变成了男的,然后他又不听话,于是又变成了女的,只是在变化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或许是什么地方忽略了,就成了不男不女。”许慧笑眯眯的说道。

    苏铭听到这里,连忙故作沉思,没有听到的样子。

    “你是蝎女许慧!”马飞盯着许慧,许久忽然开口。

    “恩?你也听过姐姐的名字么,不过你这么直接的称呼,好没礼貌,还有个关于没礼貌的小孩子的传说,不知你听没听过……”

    苏铭下意识的向前走出几步,忽略了身后许慧那柔和的声音。

    “道空!!你欺人太甚!!”在苏铭走出了几步,脚下战舟呼啸前行时,一声怒吼从后方猛的传出,更有一道绿色的长虹以极快的速度,直奔战舟而来。

    那长虹内,正是之前的绿袍青年,他觉得苏铭是在羞辱他,之前的一幕,仿佛所有人都把他当做了虚无一样,如不存在般,他的一切言辞,都好似自言自语,这种无视,让他无法接受。

    他尽管不是殿下,可依旧在嫡系族人内有着一定的名声,这名声是其凶煞的手段与杀戮传播开来,甚至在修为上,他要比其族兄道非丰还要高出一些。

    只是,他的怒吼,依旧没有引起苏铭丝毫的兴趣,战舟还在前行,那青年的飞剑之速,也难以追的上战舟,渐渐被拉开了一些距离后,绿袍青年仰天一吼。

    “道空,你……”绿袍青年一咬牙,右手抬起立刻在其手心内出现了一枚丹药,一口吞下后,他右手在眉心猛的一拍,这一拍之下,他的全身立刻一片赤红,眼中杀机一闪,其身向前一晃,在速度上居然暴增了数倍,呼啸间,直奔苏铭战舟而来,转眼就追上,其手中飞剑一闪,向着苏铭这里,一斩而来。

    苏铭神色如常,几乎就是那绿袍青年来临的刹那,他转身冷眼望去,脚步向前一步迈去,身影刹那消失,出现之时,已然在了那绿袍青年的飞剑碰,右手两指一夹,轰的一声,直接将那飞剑夹在了两指之间,任凭那飞剑如何挣扎,也都无法从苏铭手中飞出。

    与此同时,苏铭脚步再次一迈,这一次,是直接出现在了那绿袍青年的身边,在这绿袍青年猛的睁大了双眼的瞬息,苏铭的左手抬起,势如破竹般,向着青年的脖子掐来。

    那青年面色大变,其身星辰袍向外猛的一鼓,全身啪啪之声回旋间,有数枚玉佩碎裂,化作光幕在外,可这些光幕在碰触苏铭左手的刹那,全部瞬间破裂,一同破裂的还有这青年化作绿色的星辰袍。

    轰的一声,苏铭的左手势如破竹般,一把就掐在了青年的脖子上,将其整个人抬起后,左手扣死,一股毁灭之力冲入这青年体内,瞬息崩溃了其全身经脉。

    这一切,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以至于让那近万修士一个个还没等反应过来,一切就已经结束,快的让那干瘦的少女,此刻倒吸口气,睁大了眼。

    “给你三息时间告诉我,是谁,让你来的。”苏铭望着绿袍青年此刻弥漫了骇然惊恐以及无法置信的双眼,淡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