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69章 引撼之初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69章 引撼之初

    区区三角光阵,即便是其威非凡,但却困不住已然具备了完美厄苍,取其代之的苏铭,尽管苏铭的厄苍之身,在修为上无法与当年那纵横苍穹的厄苍比较,但它们在生命的层次上,却是等同。

    苏铭需要的,只是时间,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厄苍分身会快速的成长,直至达到当年的高度,直至……超越那个高度,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毕竟,这一次,拥有了厄苍真身的苏铭,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灭生之人!

    灭生,这在苏铭的了解中,显然是来自暗晨阵营一方的老人,其修为的强大程度,已然难以去估算,是苏铭所知晓的最强。

    这样的强者,苏铭始终怀疑,此人……就算是来自暗晨,可很有可能没有丝毫的束缚,但具体之事,苏铭这里没有太多的线索,难以知晓真相。

    不过,环绕在苏铭内心的,还有另一个始终猜测的问题,那就是暗晨与逆圣,到底为何而对立。

    这一点,苏铭在没有遇到那金色的蚊子前,他一直摸索不到具体,可通过那金色的蚊子以及那金色的血液,苏铭觉得自己隐隐间,似……把握到了一些真相。

    暗晨与逆圣的相克,但彼此之间若是吞噬,则立刻会强大自身,这一点苏铭通过灭生之种吞噬了金色血液后,自身边缘骤然恢复了一些的迹象上,可以清晰的察觉到。

    如此一来,或许……暗晨与逆圣之间,之所以对立,就是因为彼此的吞噬可以让双方更为强大,若能灭掉一方阵营,则可擎天!

    “修士所修,就是弥补自身缺陷,直至让自身完美无瑕……”苏铭将这个疑问与猜测,深深的埋在心底。此刻走出了三角光阵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那三位宗老身上。

    “之前我等谨慎,多有得罪,还望殿下见谅,实在是殿下从神源回归后,修为增长之大,让人不得不联想很多。”三人中,之前那对苏铭始终和善的老者。抱拳开口。

    “如今已没有丝毫问题,三天后,就会展开册封大典,届时会经历挑战与试炼。以殿下的修为,这两点自然轻而易举,老夫在这里,先提前恭贺殿下。”老者微笑,看着苏铭时,目中露出慈祥之意。

    其旁另一个老者,也是微笑的点了点头,能看到道晨宗出现金色血脉者,他们身为道晨宗的宗老。自然颇为高兴,唯独那黑脸老者,在那里一语不发。

    “之前道某也有所得罪,望二位宗老也不要见怪。”苏铭性格虽然多变无常,但眼前这两个老者对他很是客气,且神色内的赞赏之意很真实,便同样的抱拳回礼。苏铭就是这样的性格,人若敬他,他自然不会恶言相对。

    至于那黑脸老者,苏铭这里直接无视。

    彼此相互算是化解了之前的隔阂,取过了身为殿下的令牌,苏铭这才算是正式的回归了道晨宗,便抱拳之后,转身化作长虹离去。

    干瘦少女马飞。已然被苏铭之前的一幕震住,此刻连忙跟随在苏铭身后,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不时的打量着苏铭,神色内露出感兴趣之意。

    直至苏铭离去,随着第三大陆的金光消散。宗老堂外那三个老者,彼此沉默了片刻后,之前对苏铭始终和善的老者,侧头看了看黑脸宗老。

    “羽霖,此事你有些莽撞了。”

    那黑脸老者冷哼一声,眼中露出一抹阴翳之芒。

    “我之前已派人前往神源,调查有关此人在那里的一切过往,近日就可归来,到时候就可以具体的知晓,此人为何会修为突飞猛进了。”黑脸老者冷声说道。

    “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他已经测试了血脉融魂,出现了金色的光芒,这是胜祖的迹象,按照祖训,此人只要不是做出背叛道晨宗之事,那么有关他身上的一切事情,都不可干涉。”其旁另一个老者皱眉说道。

    “人已经派出了,多说又有何用,等这几天被派出之人归来时,也可解惑,毕竟这神源废墟内的那几位,与我们毫不来往,发生在神源的一切事情,我们都要过一段日子才可知晓丁点。”黑脸老者冷声说道,转身大袖一甩,直奔其打坐的高塔迈步而去,余下的那两位宗老相互看了看,摇头不语,相继回到了各自的高塔内。

    黑脸老者的高塔中,他盘膝坐在那里,在这寂静的塔内,他神色极为阴沉,为难道空,是因道空被册封为殿下,而属于这黑脸老者一脉的族人,也有被册封为殿下者,如此一来,能抹去道空自然最好。

    可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不但没有抹去那道空,反倒是增长了其势,此事过后,怕是有不少道晨宗之人,都将知晓那金光血脉之事。

    “金光血脉……”黑脸老者双眼微微一闪,右手抬起立刻在其手中出现了一枚玉简,轻轻一捏,这玉简顿时消散无影。

    “老夫将此事传扬在外,以仙族联盟的势力,必定对这个金色血脉的道空很感兴趣。”黑脸老者嘴角露出微笑。

    “另外,此人在神源废墟内,必定是有不少的隐秘,我派出之人当年就是从神源内回归的真卫,他来调查,定可查出很多旁人不知晓的隐秘,算算时间,应该是在大典之时归来,届时当着所有道晨宗弟子的面前,让他说出道空在神源内的隐秘……

    我一个人的怀疑或许还不够,但若是引起了整个道晨宗所有弟子的怀疑,那么就算他拥有金色血脉,也要给出一个交代了。

    借此,一举在真正册封前,废掉其殿下的身份!”黑脸老者冷笑,双目渐渐闭合,他很期待,被派往神源废墟之人归来后,会带给道晨宗众多弟子,一个什么样的结论。

    苏铭离开了第三大陆,回到了属于道空的迹象,那弥漫了海水的大地,迎接他的又是一场欢呼与激动,直至夜色降临,这大地才慢慢安静下来。

    深夜,苏铭一个人坐在一处山崖上,耳边传来的是阵阵海浪拍击的声音,他的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尽管是深夜,尽管月色不明,但依旧可以看到那海水的磅礴,闻到那阵阵海风的腥气。

    许慧坐在苏铭身边,陪着他一同在看着大海,秃毛鹤与冥龙所化的两只大狗,趴在旁边,打着哈气。

    苏铭看着海,他想到了被海水淹没的蛮族,想到了第九峰,想到了他的几个师兄,他们如今不知是还在蛮族,亦或者是走了出来……

    苏铭摇了摇头,毕竟时间过去了一千多年,他们已经有太久没有见面,彼此之间除了记忆,再没有了画面。

    “喜欢这里么。”许慧挽了挽被海风吹起的发丝,侧头看着苏铭沉默的表情,轻声开口。

    “你呢。”苏铭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一句。

    “我不太喜欢。”许慧摇了摇头。

    “这里不属于我,可惜我的师门成为了仙族联盟的一员,我在这里,也有些不太舒服。”许慧轻叹一声。

    “如果这里有一天,属于了我,我也会喜欢这里。”苏铭淡淡开口。

    许慧没有说话,看着海水,沉默片刻后,又转头望着苏铭,神色里有一抹复杂闪过,正要说些什么时,苏铭忽然说出了一句话。

    “你神色里的复杂,出现过好几次了,最深刻的一次是在第五烘炉内我去救下你时,许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苏铭捡起一块身边的石头,将其轻轻一抛,石头落入海水内,被海浪淹没。

    “这秘密就如同石头,落入海中,不见踪影,可若想捞出,则有些难度。”

    “我……”许慧迟疑了一下。

    “不要说,有些话,没说出时你是它的主人,说出后,你就成为了它的奴仆。”苏铭转头,凝望许慧。

    许慧沉默半晌,咬着下唇,低头轻声开口。

    “等你册封为殿下后,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去处理一下我自己的事情。”

    “需要我么?”苏铭认真的说道。

    “暂时不需要,不过如果真的需要时,你会知道。”许慧抬起头,微笑的看着苏铭,那笑容里多了一股洒脱,少了一抹之前始终存在的,被隐藏起来的羁绊。

    “这样的笑容,才是最美丽的,哪怕是痣比较多,也一样美丽。”苏铭笑了笑。

    “能让喝酒连我一个女孩家都喝不过的人这么形容,也是一种荣幸呢。”许慧听着苏铭的话语,立刻回了一句,但说完后自己就先也掩口笑了起来,掩着的口,露出的双眼,眯起如月牙一般,与天空上被云层盖住的只露出一缕的弯月,似辉映在了一起,露出了一种更为优美的韵味。

    秃毛鹤斜眼看了看苏铭与许慧,内心哼了一声,暗道这对男女真是墨迹,要是鹤爷爷自己,有看的上眼的,立刻就扑上去,哪里还有这么多的时间在这里调情。

    冥龙所化大狗也是内心哼了一声,暗自嘀咕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