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73章 现在明白了?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73章 现在明白了?

    第1073章

    “大家好……我叫德顺……”这激昂的话语似还在回荡,德顺成功的吸引了众多修士的注意,成功的将自己的买卖之物宣传了出去,可以预见的到,他未来的生意必定会因这一日前一刻的表现,从而出现量的飞跃。

    能想出这个办法的,绝非寻常之人,这需要莫大的勇气与毅力,要承受生命的危险,要知道一旦他判断失误,那么极有可能葬身这莲花台。

    故而这种冒着生命危险的宣传,即便是苏铭,也都在一愣之后,哑然失笑。

    况且,这德顺除了要冒生命危险外,还需要有着一定的背景,否则的话,在这庄严的册封大殿上,闹出这样的一幕,足以被道晨宗以祸乱宗门之罪责罚,轻则紧闭,重则废除修为。

    而这德顺显然不是愚笨之人,否则也不会想出这样宣传自己的方法,想必是自然有其依持之处,不是太过担心会招惹了道晨宗此地的长辈,引来大祸。

    正中的莲花台上,那生境老者眼中带着怒意,望着快速向前跑去,要回到属于其石台的德顺,冷哼一声,生生的将怒意压下。

    “自甘堕落之辈,若再有其他人效仿此事,休怪老夫以宗规处置!”生境老者声音带着威压,立刻回荡八方。

    “居然没有责罚?”四周的千万修士,尽管一个个立刻低头,但相互之间却是难免快速的传出神念。

    “你们不知道吧,这叫做德顺之人,与主持这册封大典的贝邦宗老有着血脉的渊源……”

    “竟有此事?这么说这叫做德顺的家伙,也是嫡系族人,可嫡系族人怎么会居住在下界大陆?”

    “要不贝邦宗老怎么会说自甘堕落,此事我知晓的多一些,因当年我就是与德顺在一个大陆上,听说过此人的事情。此人天赋极为优异,可却偏偏不喜修炼,专门喜爱搞弄一些丹药灵符贩卖之事,后来更是自己偷偷去了下界大陆,居然住在那里不走了,期间还有很多事情,就不是在下能知道的了。”

    神念之间的嗡鸣,此事尽管那生境老者贝邦知晓。但却只是皱了下眉头,没有去太过理会,他面色阴沉,狠狠的瞪了远处人群内此刻正忙着与四周之人兴奋的交谈。时而解开衣怀,露出其内贴身挂着的大量大药与灵符的德顺,暗自叹了口气。

    秃毛鹤在苏铭的储物袋内,可以它的那些奇异的神通,自然可以看到外界发生的一切,此刻在苏铭的心神内传出了激动的尖叫。

    “人才,这是人才的,苏铭,你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他鹤奶奶的,老子也要出去这样的威风一把,去告诉所有人,老子要收购晶石,大量的收购晶石!”秃毛鹤显然是被德顺的举动刺激到了,叫嚣中就要冲出的样子。

    “你拿什么来收购晶石。”苏铭淡淡的传出了一道神念,立刻让秃毛鹤愣了一下。半晌没传出话语,显然是在思索,自己应该拿什么来收购。

    在秃毛鹤沉思之时,苏铭所在的莲花台,立刻再次出现了一道身影,那周而复始的挑战,又一次的展开。

    四百人、五百人、六百人,苏铭的杀戮在这莲花台上一直在继续。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尽管杀戮一直在持续,但苏铭却渐渐皱起了眉头。

    他之前有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照道理来讲,这样的杀戮之下,外界之人不大可能还有如此蜂拥的来与自己挑战。可如今的情况却是与之前没有丝毫的差别。

    略一思索,苏铭嘴角露出冷笑,既然这么多人来送死,那么也怪不得他苏铭心狠手辣。

    虽说在莲花台上杀戮的一幕外人看不到,可随着时间流逝,所有挑战者全部灭亡,这样的一幕,也足以将外人震慑。

    随着第一天挑战即将落幕,外界的那千万修士,他们大都数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苏铭所在的莲花台上,相比于其他几处莲花台,苏铭那里可以说是血光滔天,在其上方凭空出现的雨雾内,如今有两个符文在闪烁。

    其中一个符文,代表的是去挑战者的数量,而另一个血色的符文,则是代表在此处莲花台,死亡的人数。

    那血色的符文清晰的表达出,死亡已超过了千人之多!

    而其他的几处莲花台,则明显不如苏铭所在之地激烈,最多的也就是四百多人,最少的……则是那冷峻青年与一脸病态苍白,可却神色柔和的中年男子,他二人盘膝坐在那里,从始至终,这一天之内,没有任何人来挑战。

    如此一来,除了他二人所在的莲花台极为鲜明外,就只有苏铭那里,才可以成为与他们不相上下的璀璨,一方是无人敢来挑战,一方则是杀戮滔天,除了那叫做德顺之人外,所有敢挑战者,全部灭亡。

    有些时候,威名是杀出来的,比如此刻的苏铭那里,在四周千万修士的目光里,都透出了一股凝重。

    千人杀戮,这需要具备一定的修为才可以做到,而且最重要的是,苏铭那里没有一次去展开盛世莲华长袍,去吸取生机恢复修为。

    相比于其他几处被挑战了一天的那些殿下,除了冷峻青筋与那温和的中年男子外,其余人全部都是最少恢复了一次修为,最多的则是恢复了数次。

    不过虽说如此,但也着实无法太过清晰的判断,毕竟所有的莲花台都有光幕遮盖,无法让人看清其内,也不知晓到底那些挑战者中是否存在了强者。

    但无论如何,能在一天之中杀戮上千,此事带来的震撼,已经如威压一般,渐渐的笼罩在了四周的千万人心神。

    当第一天的挑战结束时,随着所有莲花台上的光幕消散,包括苏铭在内的十位殿下的身影,一一显露出来,苏铭神色阴沉,这一天的时间,他杀的也很厌烦,他要的是到来真正的强者一战,而非如今这种无谓的灭杀。

    而且苏铭这里的疑惑也越来越多,这一天的杀戮中,尤其是后半部分的几百人中有不少,都是在现身后看到苏铭的一刻,先是一愣,随后才出手。

    若是一个人如此也就罢了,可数百人中几乎有大半都是这样,就不能不让苏铭起了疑惑。

    这很显然,那些修士原本不是来挑战苏铭,但却不知怎的,被传送到了苏铭所在的莲花台上。

    “第一天的挑战结束,但我等修士自然不需太久的休息,一个时辰后,挑战继续展开。”生境老者贝邦双目在苏铭等十人身上一扫,淡淡开口。

    对于他的话语,其他人没有明显的反对,苏铭目光一闪,第一次在这册封大典上,当着千万修士的面,传出了平静的声音。

    “我有一个疑问。”苏铭声音回荡,传遍八方之时,立刻吸引了此地千万人的全部目光,连同其余的那九个殿下,也都纷纷侧目看来。

    在看向苏铭时,这九个殿下神色大都平静,看不出喜怒之意。

    “说。”生境老者贝邦淡淡开口,其身后那三位宗老里的黑脸老者,则是目光微不可查的一闪,内心泛起冷笑。

    “今天道某的挑战者中,有不少显然并非挑战于我,为何会传送到属于道某的莲花台上。”苏铭看着那生境老者,缓缓说道。

    此言一出,立刻四周千万修士顿时神色错愣,但很快就有一些仿佛明白过来,立刻轻笑,多人的轻笑融合在一起,在这千万修士所在的虚无,也化作了一场笑声回旋。

    那笑声有些刺耳,仿佛在嘲讽苏铭的无知一样。

    甚至就连那黑脸老者,也都笑了起来,其他的几个殿下,除了那冷峻的青年与温和的中年男子外,余下的七人,笑声散开,那笑容里带着一抹讥讽。

    “你在震名之地,闯过了第几处,第几阶?”生境老者贝邦,在来自四周千万人中多数的笑声里,皱着眉头看向苏铭。

    苏铭也皱起眉头。

    “此事本殿下记得,道空你在震名之地,仅仅是在第一处,第七阶而已。”其他的几个殿下中,立刻有一个长发凤目的青年,笑着说道。

    “你说错了,不是第七阶,道空殿下千多年没有归来,已然自动的降阶了,我记得三个月前看了一眼,已经降到了第一阶了。”在那凤目青年的旁边,一个同样是殿下,颈部有明显胎记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丝微笑说道。

    “此事不必麻烦贝邦大宗老解释,在下就可以为道空你解惑,你在震名之地的品阶太低,而我等之中哪一个不是早就闯过了第一处震名,甚至道临与道法两位殿下,是闯过了第二处震名之地的强者,还有这四周的千万道友中也有太多在品阶上超越了你,所以他们即便是挑战我等,可因震名之地的品阶不够,故而便被传送到了你那里。”其旁另一个身为殿下的青年,笑着说道。

    “你现在明白了?”生境老者贝邦,看了苏铭一眼,毫不在意的淡淡开口。

    随着几人的话语传出,四周千万人里,笑声更多,声声刺耳,让交好于道空的那些嫡系族人与外族弟子,一个个面色极为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