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99章 那一眼……(三)第三更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99章 那一眼……(三)第三更

    女子的心在刺痛,可她的脸上,却是依旧面无表情,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已经麻木的样子,让那男子的笑容渐渐化作了阴沉,神色慢慢的扭曲,他一把抓住这女子的脖子,手臂上青筋鼓起,死死的盯着这女子。

    “贱人,我是冥皇真界的三皇子,我要的一切,从来都不可能不去拥有,你这贱人羞辱了我千多年,你的逃婚,让我成为了冥皇真界的笑话,更是被其他三大真界都知晓。

    你这贱人,你可知道此事有多么的严重,若你只是逃婚也就罢了,小女儿家的羞涩,本皇子可以理解,但你偏偏在那蛮夷之地的,认识了一个蛮子,竟还为了她牺牲了本命真气,为了她让自己几乎真正的死去,你这个贱人!”那男子说着说着,神色越加扭曲,死死的抓着女子的脖子,使得这女子仿佛要透不过气,但她的双眼,依旧是冷漠,麻木的看着男子,仿佛隐藏了讥讽,一语不发。

    “不说话是么,为了让你复活,我花费了多大的精力,我去哀求父皇救活你,我要让你活过来,我要好好的蹂躏你,我要让你知道,你当年犯下了多么大的错误!!

    那蛮子若死也就罢了,若……”

    “他不会死!”女子嘶哑的开口,麻木的神情变成了冷漠,看着眼前这冥皇真界的三皇子。

    啪的一声,那俊朗的男子大笑中,扇了这女子一巴掌,他的举动被四周的一千多冥皇真界的修士看在眼里,可却无人开口,而是一个个选择了避开目光。

    “哈哈,你终于说话了,不死么,本皇子真的非常渴望他没有死,我希望他活着。因为我会找到他,我会当着他的面,去让你在痛苦中享受。”这俊朗的男子眼中露出淫邪之意,有欲望在其目中燃烧。

    “你若不怕噬冥诅咒,我不会反抗。”女子淡淡开口,脸上被扇了一巴掌的地方,渐渐的痊愈,恢复如常。

    她话语一出。那男子立刻神色扭曲,死死的盯着女子。

    “噬冥诅咒,这个你父亲乃至你整个族群,在死亡时。为了保护你而付出了灵魂化作的诅咒,它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我既能让父皇灭了你全族,就可以让父皇抹去你的诅咒。

    他老人家已经答应了我,只要我可以达到掌境的修为,就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我的愿望,就是你啊,吸收了你的元阴。我就可以激活血脉之力,真是没想到,苏醒过来的你,居然可以滋养冥气!”男子微笑开口时,一把抓住了这女子的下巴,轻轻地把脸凑了过去,在这女子的耳边吹了口气。

    “等着我。这一天已经很快了,既然你说他没死,那么我会找到他的,你放心,我会的。”男子哈哈一笑,右手一甩,将这女子的脸甩向右侧时,他所在的冥龙。于嘶吼中冲入到了星空的漩涡内。

    女子的脸,被甩向一侧,一同被甩走的,还有一滴那男子看不到的眼泪,消失在了这漩涡中,一同的。被带入到了道晨真界内,飞向了虚无,不知去了何处。

    ……

    “下雨了?”苏铭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这里的天空是一片蔚蓝,仿佛存在于一处另外的世界,在他的身边,是道临与道化,在他的前方,是一处高耸的祭坛。

    这里很是安静,没有丝毫的声响,那带着他们来临的桑,在来到这里后,就没有再理会他们三人,而是盘膝坐在了祭坛的边缘,如守护一般,默默地闭目坐在那里。

    一滴雨水,落在了苏铭的脸上,那雨水从天而来,只是一滴,顺着苏铭的脸颊,划过了唇边,让苏铭感受到了一股苦涩的味道。

    这世间,有些时候,有些事物,是哪怕身为修士,也都无法明悟,无法知晓的存在,比如雨水和泪水,看起来无法分辨,可实际上放在嘴里,可以体会到雨的淡,泪的涩。

    只是,每个人都有眼泪,但哪怕修士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也很难的通过泪水,知晓这泪水……属于谁。

    或许有可以做到这一点的修为,但苏铭做不到。

    “不是雨,是一滴泪。”苏铭望着天空,看不到丝毫的身影,这是一滴,不知什么地方,偶然间被甩到了这里的泪。

    似乎冥冥中有那么一股力量,让它找到了苏铭,不然的话,为何这泪要来到这里,不然的话,为何这泪,要降临在苏铭的脸上,让他感受到了其中的苦与涩。

    “是谁的泪……或许,是她的……”苏铭低下头,在这道晨的闭关之地外,他脑海中浮现的,不是迟疑道晨的身份,而是一个……他以为自己遗忘,但实际上却深深的埋葬在灵魂内,那在少年时时常的出现,可如今已经有千多年没有传来的,耳边的呢喃。

    “哥哥……哥哥……”

    “我的妹妹。”苏铭的目光,落在了前方的祭坛上,或许那里,就是道晨的闭关之地,而苏铭的记忆中,他得知那呢喃自己哥哥的女孩,她最终,是被人带走了,据说,是被送往了道晨宗。

    感受着唇边如今还隐隐存在的苦涩,苏铭想到了记忆里,他的魂还在本尊身上时,记忆中的黑暗,还有那耳边女童,多年来的声音陪伴。

    那一声声哥哥,苏铭本以为自己忘记,可他怎么能去忘记。

    默默的站在这里,苏铭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种种的迹象已经表明,容不得他再去质疑,这道晨……就是苏轩衣!!

    而记忆中的妹妹,那二代蛮神的女儿,这个陪伴着他一起长大的女子,也整是被道晨要走,也就是被苏轩衣要走。

    苏铭沉默,他不知道那一个小女孩,对于苏轩衣而言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为何,苏轩衣当年要这么做,苏铭更希望,这是一个自己的认知的错误。

    “道化。踏上祭坛!”祭坛上,桑睁开了眼,目光落在了苏铭身边,连同苏铭在内的三位殿下中,叫做道化的中年男子。

    道化精神一震,神色内带着激动,向前走出一步,向着祭坛深深一拜后。神色内带着狂热与崇敬,一步步向着祭坛走去,唯恐走的快了,会让人感觉不敬之意。

    直至他走到了祭坛上。突然的,他全身一震,身影瞬间模糊,但也就是几息的时间,就在此的清晰起来,他的脸上露出狂喜,全身光芒万丈一闪,盛世莲华在其身形成了九朵巨大的莲花,环绕之下。他的修为竟在这一瞬间,从之前的位界大圆满,直接凝聚出了劫月,那劫月猛的碎裂,赫然出现了劫阳!

    “多谢老祖,多谢老祖!!”道化立刻跪在祭坛上,连续磕了几个头。神色的激动与狂热,达到了至极,仿佛这一刻只要那闭关的道晨老祖一个意志,他就可以去毫不犹豫的执行。

    跪拜磕头之后,带着狂热,道化立刻恭敬的退后,回到了苏铭身边时,他的神色内充满了振奋。似乎这一刻就算是苏铭,也都不会让他感觉到有多大的威胁一般,尤其是其目中闪动奇异之芒,隐隐有符文在内,这是方才他踏上这祭坛前所没有的,显然这一次的参见老祖。他得到的不仅仅是盛世莲华的开启,也不仅仅是修为的突飞猛进,还获得了其他的造化。

    “道临!”盘膝坐在祭坛上的桑,淡淡开口。

    道临神色一肃,神色内难掩激动,可却比道化好了不少,此刻深吸口气,迈着大步,带着一股其身上特殊的冰冷气势,一步步踏上了祭坛,在那祭坛上站稳的一瞬,苏铭立刻看到,道临的身躯同样的一颤,其身随之模糊。

    模糊的时间,要超出了道化,约莫十多息后,其身影才从这模糊中恢复归来,他眼中的冷模消散,被浓浓的狂热与激动取代,他的修为在这一瞬轰然爆发,他的修为本就已经达到了劫阳,此刻在这爆发下,竟一瞬间劫阳碎裂开来,化作了雨水淋洒其全身,在这劫阳之水落下时,道临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其体内的修为轰然暴增,竟……直接从劫阳,踏入到了大能之列,成为了掌境强者!!

    在他的长啸中,其身体传出咔咔之声,不但是修为得到了突飞猛进,更是连其肉身,也都随之强悍起来,盛世莲华的光芒一闪,在他的四周,赫然出现了十二朵环绕的莲花。

    “道临多谢老祖!!”道临神色激动,与那道化一样跪在地上,磕了九个头后,起身又向着桑抱拳一拜,这才带着兴奋与惊喜,目中闪动着比道化瞳孔内更为复杂的符文,回到了苏铭身边。

    “道空……”桑的目光,落在了道空身上,那目中带着一抹闪瞬即逝的慈祥,若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能看到的,只是一抹平静如水。

    苏铭抬起头,看了一眼桑,默默地向前走出,没有道化的狂热,没有道临的看似严肃,但却隐藏的激动,苏铭很是平静的向前走去。

    没有人明白他此刻内心,是多么的复杂……与忐忑。

    这忐忑,不是畏惧,不是怕,而是一种从出生后就没有看到过父亲,而多年后……彼此相见时,那种无法言明的思绪。

    而一样忐忑与复杂的,不仅仅是苏铭,还有那祭坛连接的空间内,盘膝坐在那里,望着面前一面拨浪鼓的……身影——

    我很满意今天的三更,尽管有些悬念留的很是无耻……可篇幅不够,写不完,但,耳根明天还是三更,算是今天是连续5天,不算上个月的话,耳根是连续两天,我想连续三天乃至更久,明天,他鹤奶奶的,老子继续三更!!!

    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