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10章 她不适合你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10章 她不适合你

    一声凄厉的惨叫骤然从这已然传送离去了一半的冥皇真界三皇子口中传出,那惨叫中带着惊恐与强烈的无法置信。

    他分明记得前一息对方还在光幕外,且自己如今已经传送了一半,处于虚无之中,再有那么几息的时间就可以回到冥皇真界。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他的惨叫刚刚出口,脑海中无法置信之意浮现而出的刹那,他立刻感觉到了时光在他的面前如同倒流,他的身体被一股庞大的让他根本就丝毫无法反抗的力量,直接抓着他的后颈,一把从这传送阵打开的虚无中猛的拽出”“。

    与此同时,苏铭右手一甩,立刻从其深入这传送阵虚无中的右手上,顿时有一条条血红色的树枝猛的延伸出来,扩散之下刹那直奔一旁的雨萱那里,就要将其抓住。

    这一切,原本是极为完美,在那最关键的时刻,苏铭拿回了属于他的宿命右手,轰开了冥皇的光幕,阻拦了猖狂的三皇子离去,更是会去拉住雨萱,使得雨萱的命运,从此因苏铭的手掌而改变。

    这一切,本该是这样的……

    但……

    命运的莫测,却是在这一刻,因人为的guānxi,在苏铭这里稍微的改动了一下,几乎就是苏铭的右手散出的树枝,就要拉住雨萱,让其不会在这传送中被送回冥皇真界的瞬间,突然的,一股让苏铭熟悉的力量,竟从虚无中瞬息降临,极为轻松的就延伸进入到了苏铭右手以及雨萱所在的这传送阵形成的虚无通道内。

    这股让苏铭熟悉的力量,并非是来帮助,而是……在苏铭的右手蔓延出的树枝碰触雨萱的瞬间,这力量向外骤然一散,无声的轰鸣在这传送的虚无通道内,爆发出了一股此刻的苏铭也都难以抵抗的波纹。

    这波纹扩散之时,直接将苏铭要拉住雨萱的枝条,齐齐震动之下全部倒卷。使得雨萱那里在这波纹中身子急速的卷去。刹那中……融入虚无内,被传送回了冥皇真界。

    “你!!”苏铭双眼赤红,疯狂之意在他的脑海强烈的爆发,若这力量来自于外人,亦或者是来自于冥皇真界,那么苏铭尽管会疯狂,但去绝不会如此fènnu。

    他的fènnu已经难以用言辞去形容。在这fènnu下,他心神内存在的无尽怨气,直接充斥全身,使得苏铭四周瞬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

    “在幽冥真界,她不会有事……可是,她不适合你。”一声叹息。回荡虚无,渐渐消失时,苏铭的嘶吼惊天,他所在的朱雀大陆,轰的一声,震动之下那传送阵顿时出现崩溃,瞬息就四分五裂,但在其碎裂的同时。三皇子的身影被苏铭一把拽出。

    只是……他尽管拽出了三皇子。可雨萱……却是只变成了苏铭记忆里的残影。

    苏铭身子颤抖,他仰天抬头盯着苍穹。脸上露出了惨笑的同时,发出了一声悲愤到了极致,嘲笑这苍穹,嘲笑这天地,嘲笑自己血脉,更是嘲笑自己的厉笑。

    那笑声带着一股哀莫大于心死之意,带着一股内心撕裂的剧痛。

    那阻止了苏铭拉住雨萱的,不是旁人……那熟悉的力量,正是……苏轩衣,也就是道晨老祖!!

    苏铭惨笑,其神色狰狞,他的身子颤抖,在这极致的疯狂之后,一股寂灭之意,骤然间在他的身上,出现了。

    寂灭,这是一种在苏铭身上曾经有过,但那是在阴死之地的面具下才形成,此后因面具的消失,这股寂灭也随之消散,而此刻,这寂灭之意的再次出现,使得苏铭的性格中,除了金色、赤色与灰色外,多出了一种……黑色!

    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这与他没有出现三种性格变化时的原来样子,一模yi艳g,可如今尽管看似相同,但实际上……已经彻底的变化。

    这一刻的苏铭,那寂灭的样子,是被一种心神撕裂的剧痛,一种被无法形容的fènnu,更是一种让他感觉仿佛心脏被吞噬的悲哀。

    “不适合我……”苏铭喃喃,他没有再去咆哮,没有在其低吼,而是看着苍穹,许久之后低下了头,他的右手还抓着冥皇真界的三皇子。

    这三皇子此刻身子哆嗦,颤抖中在他的目内,苏铭已经化身成了他这一辈子最恐惧的梦魇,下意识的他就要说出自己的父亲是谁,下意识的他就要去以他自己的方式声色内敛或者是求饶。

    更是在苍穹上,日月星三老神色变化,显然是他们怎么也没预料到,苏铭居然真的可以破开这光幕,此刻眼看冥皇真界三皇子在苏铭手中,三人立刻同时向前一步迈去。

    “道空,莫要杀了此人!!”其中的月老,更是急速开口,三人修为滔天,一动之下刹那就接近,可他们速度虽快,但苏铭要杀一个人,速度更快。

    对于此刻的苏铭而言,这三皇子只是蝼蚁yi艳g,在他低下头的刹那,在那日月星三老来临的瞬间,

    他的右手狠狠一捏,顿时连续七股波动刹那传入到了三皇子体内。

    第一股波动,瞬间崩溃了三皇子全身的骨头,于此痛死,苏铭的左手在这三皇子要发出凄厉惨叫的刹那,一把按在了他的嘴上,将其嘴捏住,让这惨叫无法传出,化作了更为强烈的剧痛。

    第二股波动,将这三皇子全身的骨头在崩溃后,全部都粉碎开来,使得这三皇子如成为了一堆他人肉,若非是苏铭一直抓着,松手的话,这三皇子必定会堆在地上。

    而第三股、第四股乃至第五股波动,则是将这三皇子的皮碎裂,将其肉溶解,将其血……蒸发。

    此后的第六波,第七波,粉碎的是这三皇子的魂,他的魂被强行的撕裂,让其在死前短短的几息时间,尝遍了无法言明的痛苦,而苏铭的左手,一直捏着三皇子的嘴,让他一丁点声音也传不出来,直至……当苏铭松开手时,三皇子不见了,他整个人成为了一片飞灰,消失在了苏铭的手中。

    苏铭双目黯淡,沉默不语,四周八方的修士,此刻一个个都是呼吸急促,目光全部都凝聚在苏铭这里。

    许久,苏铭看着自己的右手,他的脸上露出苦涩,他的右手,可以展开一种无限接近生境大圆满之力,故而才可以撕开那本就颤抖的光幕,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依旧无法阻止苏轩衣散出的力量,第二次的……拦不住雨萱的手。

    “不适合我……你有什么资格来说这句话。”苏铭喃喃,神色越加黯淡,但却偏偏有磅礴的生机,如同重生般的气息,从其右手上传出,这气息极为沧桑,仿佛沉寂了无数岁月。

    苏铭缓缓的抬起脚步,走上了苍穹,走出了朱雀大陆,一路走来,他看都不看四周,他有他自己要去的地方,他要重新回到道晨闭关之处,他要去问一句苏轩衣,为什么!

    火魁老祖,在苏铭的前方,立刻退开几步,他双眼收缩,带着一抹恐惧看着苏铭,他能察觉到这一刻的苏铭极其不对劲,万万不能有丝毫的招惹,哪怕只是看起来好似在对方前行的路上,哪怕他是跟随苏铭之人,但这一瞬,他也连忙后退。

    退后的不仅仅是他,还有四周的道晨宗弟子,还有那些阴圣真界的修士,如今齐齐推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不适合我……”苏铭眼中出现了浓浓的血丝,与他头发的黑映衬之下,一股癫狂的生人勿进的感觉,在苏铭的身上无形的扩散。

    “这就是你们道晨宗的待客之道?冥皇真界的三皇子前来恭贺你道晨宗册封殿下,人家是带着贺礼而来,可这道空竟将其击杀,而你们都眼睁睁的看着,居然无人阻止。

    好一个道晨宗,老夫很想知道,冥皇大人知晓了这一切后,会做出什么事情。”幽冥二老相互看了眼,其中那幽老皮笑肉不笑的缓缓说道。

    道晨宗日月星三老神色阴沉,他们尽管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此刻也觉得有些棘手,而方才苏铭出手击杀的一幕太快,他们本以为苏铭打不开那光幕,如此一来就会简单很多,可苏铭不但打开了光幕,更是击杀了那位三皇子。

    这就让此事变的有些复杂了。

    “道空,此事你做的有些过……有外人在……罢了,你去道海闭关五百年,此事便是对你的惩罚,至于冥皇真界那里……”日月星三老暗叹一声,身影一晃,出现在了苏铭身前,阻挡了苏铭的去路。

    三人相互看了看,都在头痛此事不知要付出多少代价,若此地没有外人,那么杀了就是杀了,至于其他的,可以有很多办法解决。

    可那幽冥二老显然会抓住此事,煽风点火之下,立刻让这事情很是不好处理,不过与这些要付出的代价比较,苏铭可以开出五指,这对他们道晨宗而言,立刻就成为了极其宝贵的资源。

    这种资源,等于是一个未来的灭境大能,故而他们才改变了之前最早的看法。

    “如果没有了外人在……”苏铭脚步一顿,抬起了弥漫了血丝,可却黯淡中带着疯狂的双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