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13章 父与子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13章 父与子

    “拜见主上!”两个身躯足有数十丈高的大汉,跪拜在了苏铭的身后,这两个大汉身躯魁梧,最惊人的是他们的头颅上,居然各自都是长着三个头。

    神色狰狞,跪拜时他们二人的手中,都拿着一颗头颅,这两个头颅没有鲜血,那是……幽冥二老的本命傀儡之首。

    更后方,阵阵凄厉的惨叫回荡时,数万来自第五烘炉的生灵,一个个仰天嘶吼时,齐齐临近苏铭,全部跪拜下来,传出了统一的咆哮。

    “拜见主上!”这数万生灵,全部人的手中,都提着血琳琳的头颅,那些头颅全部都是属于阴圣真界的修士。

    更远的地方,无边无际的第五烘炉凶煞存在,一个个匍匐在地,传出了一致的嘶吼。

    “拜见主上!”

    与此同时,两声凄厉的惨叫惊天动地,在远处立刻有五股强悍的足以让所有人心神一颤的气息,轰然爆发开来,那是属于灭境的气息,那是充满了寂灭的巅峰之力。

    随着气息的爆发,五个高大的身影,从远处迈步缓缓走来。

    这五个身影,有一个是苍老的火灵,其全身穿着火焰铠甲,双目平静中,带着岁月的沧桑,他的手中拿着残破的生死薄,还有开冥笔。

    其旁第二人,则是一个干瘦的骸骨,若非是其目中有一抹鬼火在闪耀,很有可能认为他是一具尸体化作的傀儡。

    他四肢僵硬,来临时并未走步,而是身躯漂浮向前。

    第三个,则是一个具备了九头的大汉,这大汉的脖子上,前后左右一共九个头颅,使得此人看起来,足以让人倒吸口气骇然不断。

    他的手中提着一颗头颅,那头颅睁着眼,残留着无法置信。正是幽老之头!!

    第四个。则是一个老妪,她拄着一根拐杖,一头银发之下,露出的赫然是银色的眼睛,沧桑的外表,显露出一股寂灭之意。

    最后一个,则是一个黑衣少年。这少年神色麻木,双眼黯淡,他的身上有近乎数百伤口,那些伤口并非之前留下,而是不知何时就存在,至今未愈。

    他的神色冷漠。他的双眼冰冷,他整个人就如同一把刀,可以捅入任何一个第五烘炉之主指向的存在,哪怕是他自己。

    他的手中,同样提着一颗头颅,那是冥老。

    灭境大能,尽管近乎不灭,但……若是五个比起还要强大的灭境同时出手。再加上第五烘炉的镇压。这一切的一切,就造成了灭境……也会死亡的现况。更不用说这二老的实际修为,若非带着生死薄与开冥笔,也并非是真正的灭境。

    “拜见主上!”这五个浑身上下散发出恐怖气息的生灵,一步步走过了人群,直至超越了其他的同伴,来到了苏铭身后时,他们齐齐的跪拜下来,发出了嗡鸣的声音。

    这一刻,苏铭站在那里,他不可能不被万众瞩目,他不可能不成为骄阳,不可能不成为这苍穹中最璀璨的星辰。

    他的身后,看不到尽头的各种奇异的凶灵大军,若仅仅是位界跪拜也就罢了,哪怕是劫阳跪拜也可以被人接受,甚至掌境跪拜,也都可以勉强的被人承受。

    可……缘境的膜拜,生境的臣服,最终灭境的一拜,却是一下子将苏铭的气势,烘托出了无法形容的程度!!

    阴圣真界来临之人的全部死亡,冥皇真界的全部形神俱灭,这种种的所有形成的环绕此地的血腥,一瞬间就使得苏铭的名字,似乎都成为了血琳琳的红色!

    紫龙身子颤抖,他四周的第四真界之人,一个个难以继续冷漠下去,他们一个个全部看向苏铭,目中竟然露出了……狂热!!

    那狂热中,还存在了一股前所唯有的崇敬,仿佛苏铭所做的这些事情,对他们这些第四真界的修士而言,是一场极为美妙的盛宴,让他们痴迷中,对于苏铭这里狂热无边。

    道晨宗的千万修士,一个个沉默中,骇然的看着一幕幕,他们已经不会思考了,甚至那些宗老,也都一个个以恐惧的目光,看向苏铭身后那密密麻麻,充满了无尽威压的生灵大军以及远处漂浮在苍穹中,火海环绕的第五烘炉。

    最终,他们的目光全部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苏铭身后,那五位带着让人恐怖气息的大能!

    蓝袍老者也散开了困住日月星三老的海水封印,他面色有些苍白,但神色却是带着激动,这种激动之意以他的年纪,是很少出现的,可如今不但是出现了,更是其内蕴含了极为强烈的期待。

    日月星三老,在那海的封印散去的一刻,神色带着震撼,呆呆的看着四周的一切,他们尽管被暂时封印,但他们依旧可以看到外面之前发生的一切。

    这一幕,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第五烘炉的最强,不是其火海,不是其无坚不摧,而是其内……存在的这足以让太多敌人绝望的存在。

    “外人没有了……”苏铭声音沙哑,缓缓开口时目光在那蓝袍老者身上扫过,看向了日月星三老。

    说完此话,苏铭向前迈步走去,其身后无尽第五烘炉生灵,齐齐一吼,全部站起后,随着苏铭前行。

    一股滔天的气势,从这大军中强烈的爆发出来,让那日月星三老面色苍白中立刻变化。

    “秃毛,给我打开之前的壁障通道,我要去见一见……伟大的道晨。”苏铭声音沙哑中如蕴含了血丝,说出最后五个字时,他是内心刺痛的仿佛已经被撕裂了。

    “道空,你……”日月星三老内的月老,刚刚开口还没等说完,一声叹息从这天空上遥遥传来。随着叹息的出现,一个身影从虚无内走出。

    他,正是道晨弟子,苏铭的阿公……桑!

    他看起来并不苍老,可他的目中却有岁月之感,其内还隐藏着慈祥与心痛,他望着苏铭。他的身上还带着苏轩衣要送给苏铭的礼物。

    可这一切。却是因之前的事情,彻底的改变了。

    “你想来,就来吧,我带你去,让它们留在这里,可好?”桑默默地看着苏铭,开口时声音内不知觉得。带上了如在乌山时的慈祥。

    苏铭身子微不可查的一震,他抬起头,默默的看着桑,许久,许久,苏铭没有说话。但却身子一晃之时,直奔苍穹虚无中,桑所在的位置而去。

    当他临近时,桑轻叹一声,大袖一甩之下,卷着苏铭消失在了这里。

    道晨宗这册封之地,苏铭尽管离去,但那些来自第五烘炉的生灵。却是一个个冷漠的站在那里。一股萧杀之意从他们身上扩散开来,冷眼的看着四周。在它们身上,有一股无法无天之意,正不断地释放。

    道晨老祖闭关的祭坛外,此地的天空风和日丽,四周一片葱翠,远远看去白云朵朵,更有仙鹤飞舞,阵阵花香缭绕,还有小河流淌之声如天籁般传出,使得这里……很是美妙。

    可当苏铭的身影出现在这里后,从他身上散出的第四中性格,与春夏秋冬相呼应的,属于黑色的寂灭,顿时使得这里的天空,化作阴翳,使得这里大地的葱翠,立刻黯淡。

    来自苏铭这寂灭的黑色中,那庞大的可以去毁灭天地的怨气,使得这里的白云成为了黑色,使得这里的鸟语花香,瞬息不再,更掩盖了河水的流淌,使得此地……仿佛沉入地狱。

    苏铭站在那里,他的气息改动了苍穹,桑看到这一幕,沉默了。

    苏铭眼中带着寂灭的黯淡,可在这黯淡中却是存在了强烈可以焚烧血脉,焚烧一切的疯狂,他沉默不语,向着祭坛一步步走去,每一步落下,这世界都会阴暗一些,当苏铭站在了祭坛上的瞬间,这世界……已经全部成为了黑暗。

    踏上了祭坛的苏铭,右脚猛的抬起,向着此祭坛狠狠一踏,轰的一声,他的身影瞬息消失,出现之时,他再次的回到了,那属于苏轩衣的闭关之地,看到了那背对着他,盘膝打坐的身影。

    “为什么!!”苏铭看着那身影,他的心再次的撕裂,他身子颤抖,没有惊天的咆哮,没有愤怒的嘶吼,有的只是一句……透出陌生之意的喃喃。

    “我和你母亲……在没有成为道侣时,并不认识。”苏轩衣沉默,许久之后,轻声的开口,其话语回荡这密室,带着他的追忆。

    “但我们成为了道侣后,她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爱人……直至第五真界的灭亡,我亲眼看着所有的族人死亡,我看着你祖父祖母的身躯灭亡,看着我的所有兄弟姐妹凄厉的惨笑,看着所有族人……不顾一切自爆身躯,为了让我离开,为了捍卫塑冥族的荣耀!

    我看着这些画面,看着……看着……直至我带着她,带着还没有出生的你,痛苦的随着第五烘炉来到了神源星海。

    我来到神源星海后,我的人生中多了一抹疯狂,我要复仇,我要毁灭一切,我要让塑冥族重新崛起!!”

    “终于,我找到了一个解开你诅咒的方法,可偏偏在这个方法就要成为现实时,道晨带着此界的修士,来临了……

    那一战,你母亲死亡,那一战……我夺舍了道晨,我成为了道晨!

    你之前说,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在哪里,我在这里,我在这里默默地看着你,我在这里因为我夺舍了道晨后,我又与此界的轩尊一战,这一战无人知晓,这一战就发生在这间密室内!!”苏轩衣的声音激烈的回荡——

    周一求票,明天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