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18章 开冥门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18章 开冥门

    苏铭盘膝坐在这颗正快速移动,如流星般的星辰中的一处山峰上,他抬头看着天空,天空没有云,有的只是一片如流水般的混沌,仿佛是雾,在这快速的流转中时而有星光出现,但往往刹那就消失,如苏铭记忆里,在道晨宗看到的雨萱。

    苏铭的面色有些苍白,他右手捂着胸口,阵阵刺痛的传来,让他的眼中露出了悲哀。

    他离开了道晨宗后,曾问过自己,自己……还拥有什么。

    乌山的一切是虚假的,阿公是苏轩衣的弟子,他的师尊天邪子,最终也显然是成为了苏轩衣的棋子,其命运与一代蛮神一样,他的师兄三人,如今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不到。

    白灵是一场初恋,可那恋情此刻去看,也是虚假的,一切的一切,带着不真实,让苏铭想到了他在蛮族大地时,那种想要走出天外,看一天外面世界的期望。

    帝天在利用自己,苏轩衣将其当做棋子,母亲沉浸在第五烘炉内,苏铭回头看看自己的人生,总是有那么一只只大手,在不断地,肆意的拨弄,影响着他一次次的命运。

    若是外人这么做也就罢了,但这一切的根源,原来不是外人,而是……自己的父亲。

    苏轩衣没有错,身在他的角度,他没有错,一个为崛起民族而自身疯狂的人,他能有什么错……他的言辞中,没有族哪有家的理论,苏铭尽管不认可,但如他所说,他没有恨,只有怨。

    一个为了崛起一个民族,可以牺牲自己的所有,这样的人,苏铭拿什么来恨,甚至他可以去理解。但他不能接受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只是一个棋子,甚至他身边的朋友,也因与自己的熟悉,变成了苏轩衣的棋子。

    这是他无法接受,不能接受的。

    比如雨萱……

    苏铭想要去冥皇真界,想要去寻找雨萱,可如今的他。凭什么去,凭着一腔热血,凭着一股不顾一切,可苏铭的修为。决定了他根本就无法去在冥皇真界,救出雨萱。

    这一点,苏铭明白,他若想要去冥皇真界,那么他第一个要做的,就是融合自己的本尊肉身,让自己的修为可以更强,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一次成功!

    因为苏铭知道。他的机会只有一次,只有一次。

    “看似璀璨的人生,实际上只是一场笑话。”苏铭苦涩的喃喃,他不愿这样,他不甘心这样,他始终都要把我自己的命运,可一次次的自以为把握住。但最终还是发现,他依旧是被人握在手里。

    “我实际上,只是要一个明白,让我明白这些,不去利用我的朋友,我会心甘情愿的为了你,我的父亲,为了你的理想。我可以付出所有。

    这一点……难么。”苏铭看着流动的天空,轻声开口。

    “我只是想……要一个家。”苏铭低下头,闭上了眼,斩断了流下的泪。

    “真的,这么难么……”

    风在苏铭的身边吹过,许久许久。苏铭睁开了眼,他的目中无神,他的心中黯淡,他的身上泛起了一股深深的孤独。

    这孤独,沉浸在他的灵魂中,融入他的岁月里,久久无法散去,这孤独,是一个人,可却与情无关,这是一个没有家的游子,在这星辰的山峰上,在这地之极战堂五百万修士的大军中,喃喃出他这一生……最渴望拥有的一个家。

    “我的家人,我可以为了他们去颠覆星空,我可以为了他们去付出一切,我只是想要……一个家。”

    苏铭轻叹,那叹息里带着孤独,带着萧瑟,随着他睁开眼,他望着天空,摇了摇头,苏铭明白,他所渴望的,对于很多人而言是最简单的,可于他这里,却很难。

    沉默中,苏铭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株草,此物是他在第五烘炉内获得,是可以让一个人感受到缘法的奇异之物。

    “掌控外界之缘,掌控自身之缘,缘……”苏铭喃喃,看着这株草,他再次闭上了眼,他只能将孤独隐藏,只能将自己的失落与萧瑟埋葬,他必须要坚强,因为未来的事情就如同缘一样,他只有让自己不断的变强,才可以真正的主宰一切。

    用可以主宰苍穹之力,来创造一个自己的家!

    苏铭的身上,在这一刻出现了一抹此生不会动摇的坚毅!

    “我会有一个家……一个有爹娘,有阿公,有朋友,有师尊,有爱人,有我熟悉的所有人的家园。

    哪怕这苍穹毁灭,哪怕这三荒大界沦陷,哪怕逆圣与暗晨开战,哪怕星空劫动,一个次劫又一个次劫,无数的轮回……我也要创造一个,属于我的家!

    这是我苏铭,我的道,我的一生,这个家,是我创造出来,哪怕是在冥界,也是我亲手创造!”苏铭手中的那株草,此刻随着苏铭内心出现了这样坚定的影响了其一生的意志,立刻一颤之下,渐渐化作了一丝丝绿芒融入苏铭的手中,渐渐消失不见,而苏铭此刻睁开了双眼,其目中露出的坚定中,顿时出现了一抹如春天般的气息。

    更是在这如春天般的气息出现在苏铭双眼内的瞬间,苏铭那属于塑冥族的魂,在他的身躯内传出了一声惊天的轰鸣。

    在这轰鸣下,苏铭的灵魂立刻沸腾起来,在他的身体内,所有的血液都在这一刻化作了一个个复杂的符文,这些符文组成的血液,流转苏铭全身时,他的魂也凝聚出了大量的符文。

    甚至在他的身体外,这一刻也是有虚幻的符文回荡,这符文环绕苏铭身躯,转眼就化作了一场风暴。

    轰鸣回旋之时,秃毛鹤在苏铭的身边立刻睁大了眼睛,它身子急急退后。

    “冥的气息……三荒大界本源之力……九星机密……逆圣暗晨争夺之由……光芒与黑暗之间……一念光芒,一念黑暗之力……”秃毛鹤身子颤抖,它的眼中露出混乱,其消散的记忆在这一瞬,仿佛又出现了一些什么,让它在这无意识的喃喃中,突然露出痛苦,狠狠地抓了一把自己光秃秃的头后,它大叫一声赶紧后退。

    更是在这时,天空长虹一闪,朱有才与火魁老祖,急速的来临,立刻守护在四周,更是震惊的看着被一道符文风暴环绕的苏铭。

    他们清晰的感受到,在这风暴内,存在了一股让他们说不出的力量与气息,这气息极为诡异,明明不强大,可却偏偏哪怕是朱有才都有种灵魂乃至血肉都颤抖之意。

    更不用说火魁老祖了,他呆呆的看着苏铭身体外的符文风暴,他内心惊骇到了极致,因为他发现……在这风暴内,无数符文中有那么一个……竟让他有种他们火魁一族的生命本源之感。

    仿佛,那一个符文,代表的是整个火魁一族!

    而这样的符文,在那风暴内,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如沧海一粟!

    “这是什么!!”

    这一刻,不仅仅是火魁老祖与朱有才如此,在这星辰上,那被称之为野狗的男子,其身边的三个身穿铠甲之修,他们身体齐齐一震之下,骇然的看向苏铭所在的山峰方向,他们呼吸急促,他们距离很远,可正是因为距离很远,他们清楚地感受到,在那里……有一股仿佛他们灵魂的力量,或者那不是属于他们三人的灵魂,而是他们所在的族群!

    正自斟自饮的中年男子,此刻也是神色骤然一变,猛的看向苏铭所在的方向,他的右手在微微颤抖,他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是一个这苍穹下,已经消失的族群之人,他是这个族群唯一的族人。

    但如今,他竟然在苏铭所在的方向,感受到了……自己族群的魂!

    “怎么回事!”中年男子呼吸急促之时,星空外,地之极战堂五百万修士,他们前行的脚步全部一顿,一个个都猛的回头,看向那七彩星辰,在这一刻,这来自不同族群的五百万修士,他们全部都在七彩星辰上,感受到了自己族群的气息,感受族群的魂!

    道晨宗下,道海内,此刻风起云涌,雾海咆哮间,整个海面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面孔,这面孔正是道海之先,他双眼露出强烈的光芒。

    “又一个打开了冥门之人,不知他的冥门……蕴含了哪一种意,又可以成长到什么程度,是如我记忆里所有能打开冥门之人最终被同化,还是……可以真正的推开那扇……通往一念的门!”

    与此同时,在这道晨宗内,在苏轩衣的闭关之地,苏轩衣盘膝的身体猛的一震,他的双眼瞬息睁开,遥望密室时,目光似可以穿透虚无,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一切。

    “我族三大天赋之一……开冥门!”苏轩衣喃喃,半晌之后,他感受着来自苏铭的冥门气息,渐渐脸上露出了苦涩。

    “守护之意……创造一个家的想法……铭儿,终有一天,我会弥补的……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