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38章 生有何恋……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38章 生有何恋……

    在秃毛鹤尖锐的声音回旋之时,苏铭的心神内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大浪,对于这一切他无法置信,他更难以去相信,甚至在他内心深处,他是不愿意去相信

    他不愿相信自己的肉身……这在他一直以为的属于他的肉身,竟然是被人由十亿尸体制造出来的恶毒之尸!

    他不愿相信,这一切苏轩衣不知道,他不愿相信……为何他的本尊肉身,会是如此!!

    这完全颠覆了苏铭对于之前的一切记忆,完全逆转了苏铭的全部思绪,以苏铭的定力,与他的睿智,也在这一瞬,茫然了。

    那茫然中带着前所未有的苦涩,带着悲伤,带着难以形容的内心剧痛,仿佛他的心已经被生生挖走,仿佛他的所有认知,都在这一瞬,随着天地逆转。

    自从当年知晓了自己只是一缕魂,知晓了自己的本尊肉身在仙族大地,苏铭都几乎是以找回肉身作为他生命中的一次梦寐以求。

    可如今……他前所未有的接近他的本尊之时,秃毛鹤的话语如同一击当头喝棒,让苏铭心神之震动,让他……如灵魂,如元神被强行的撕裂开来……

    “为什么……为什么……”苏铭喃喃。

    “快走,该死的,苏铭你快快离开这该死的肉身,这不是你的身体,这是被制作出来的一个天大的陷阱,快走!!”秃毛鹤尖锐开口,声音投出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焦急与疯狂。

    可苏铭却是仿佛置若罔闻。他没有离开,因为他不信这一切,他不相信原来自己的本尊肉身只是一场虚假,乌山是假的,这本就对苏铭造成了一次极为严重的打击,随着岁月的流逝,这打击撕裂的伤口终于慢慢愈合,可如今……

    “若连我的本尊肉身都是虚假的,那么这世间还有什么是真实……乌山是假的,白灵的情是假的。儿时的玩伴也是假的,什么是真……什么是真!!!”苏铭元神颤抖,他无法去相信这一切,他……承受不住这样的甚至超越乌山的最强打击!

    但他分明从这本尊肉身上。感受到了那隐藏在熟悉下的陌生,这熟悉,仿佛是被人故意制造出来,更是篡改了苏铭的记忆,使得苏铭一直坚定不移,甚至从未去怀疑过,这是否真的是……属于他的肉身!!

    “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苏铭的元神沸腾,他的神识不顾秃毛鹤尖锐疯狂的警告,不顾一切的融入本尊肉身之内,要去寻找答案。要去找到一个。让他改变了之前的印象,让他明白这一切不是虚假,这的确是他的肉身的答案。

    亦或者说,是找到苏铭的答案,找到一个可以让他被欺骗。甚至他也甘愿被欺骗的答案。

    可随着苏铭的神识融入,当他在这本尊肉身内碰触到了这肉身的核心的一瞬,他的神识骤然起了压抑不住的波动……因为他无比清楚的感受到,在这肉身的核心中。那种隐藏在熟悉之下的陌生。

    甚至苏铭也都找到了那让他熟悉的根源,那是在这本尊肉身核心之中,存在的一滴鲜血,正是这鲜血,将这本尊肉身全部弥漫,使得苏铭一直熟悉。

    苏铭惨笑,以他的睿智,到了这一刻他岂能不明白这一切的答案,可这答案太残酷,残酷到哪怕是他苏铭,也都无法承受,也都在这一瞬……如心已经死去般,充满了无法形容的疲惫。

    他这一生,太累了,若仅仅是累也就罢了,但那一幕又一幕的虚假,让苏铭的疲惫早已到达了极致,若非是还有母亲的希望,若非是还有哪怕他不认可,但依旧存在于其心中的苏轩衣,若非是他还有本尊肉身需要找回,那么他……早就已经不知在何时,闭上了眼,永远的沉睡了。

    但这一刻,思绪的颠覆,梦想的崩溃,一切又一切的虚假,让苏铭在这苦涩中,他仿佛哭了,那是没有肉身的哭泣,那是他的元神,他的魂在哭泣。

    那是隐藏在苏铭身上无数年来的一切压力下,形成的魂悲,这一刻的苏铭,如这世间最凄苦之人,因为他的人生,仿佛没有了真实。

    深深地迷茫,深深地苦涩,深深的悲伤化作了自嘲,在这自嘲中,仿佛他的生命都被嘲笑压抑的越来越小,他的生命之火也都越来越暗淡。

    他……人生中第一次,选择了逃避……选择了闭眼,选择了……认命……

    他认了,如果这一切都是虚假的,他认了,如果认了命,就可以不这么疲惫,就可以结束自己这可笑的一生,苏铭认了……

    哪怕他修为不俗,哪怕他意志坚毅,怕是是他经历了很多常人不曾有过的经历,但他依旧还是一个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会悲伤,会被伤害的人。

    “该死的,苏铭你要找死不成,你甘愿死在这里?你甘愿放弃了雨萱,甚至你甘愿找不到你的师兄们,你甘愿这样么!!!”秃毛鹤的声音带着从未出现过的焦急与悲伤,它一路跟随苏铭,陪着苏铭走过了一次次坎坷,渡过了一次次的凶险,可如今,在这一瞬,它清楚的感受到了苏铭的死意。

    那不是因伤而造成的死意,那是心灵的死亡,那是一种对生命再没有了渴望后,浑身上下散出的浓郁的死气。

    这种死意,让秃毛鹤害怕,让它恐惧,让它似乎想起了记忆里曾经也有一个这样对它极为重要的人,最终在这死意的弥漫下,它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渐渐意识消失,渐渐地……化作了一座雕像。

    结束了生命,结束了存在于世间的一切迹象,结束了……生命的烙印。

    “苏铭,你这么做值得么,你值得么,你若死在了这里,你若想寻死,你鹤奶奶的你可以去与敌人战死,老子陪着你一起战死!

    可你居然在这里,放弃了生命,你居然放弃了一切,你忘记雨萱了么!!”

    苏铭已经渐渐暗淡的生命,在这一瞬,似跳动了一下。

    “没有了你,谁来保护雨萱,那该死的苏轩衣,他会怎么去利用雨萱,你知道么,若没有了你,她该怎么办,我相信她也会死,也会去陪你!!”

    苏铭的心神在这一刻,又跳动起来。

    “你忘记了三师兄么,虎子那个家伙,他若知道你死了,他会多么的伤心,他会发狂,他会逆转世界来创造一场有你的梦!

    因为你是他的小师弟!!”

    “你忘记了二师兄么,他鹤奶奶的,苏铭,你要知道,你若死了,二师兄会如何,他会发狂,他会悲伤,这会成为他一生的最痛!!

    因为,你是他的小师弟!!

    你忘记了大师兄么,他已经没有了头颅,你难道想让他因为你,没有了心么!!

    苏铭,你这该死的家伙,你不想去知晓这一切的答案么,你不想去找到那摆弄你一生之人么,你不该现在就死,你这个懦夫,你这个孬种,你这个放弃了他们,更是放弃了鹤爷爷的懦夫,你你你……你要真欲死,鹤爷爷陪着你一起死!!”秃毛鹤尖叫起来,它的眼中露出深深地哀伤,它的话语不断地传出,苏铭的心神,在这一句句的话语内,渐渐越加的跳动。

    直至……他生命的死意,在这一瞬间被一股强烈的疯狂所取代,被一股恨天恨地,恨这苍穹一切的意志崛起!

    “对,就是这样,要去知道这一切的真相,要去杀,杀出一个苍穹赤红,杀出一个三荒大界至尊,杀出一个让逆圣,让暗晨也要忌惮,也要退后的疯狂!!

    苏铭,你……不能死!!”

    苏铭的元神在这一刻彻底的疯狂起来,他的神识瞬息如惊涛骇浪般的轰鸣,他的死意被疯狂取代,他那已经闭合的双眼,被一股如重生般的意志,支撑着猛然张开。

    他的魂,在这一瞬仿佛浴火重生,在这一刻似乎觉醒,在这一刹那,宛如……从黄泉中蜕变!!

    丝丝剧痛存在苏铭的魂中,让他的疯狂更为强烈,他不去在乎这来自魂的撕裂之痛,他既已经睁开了眼,那么他就要从这剧痛中去崛起。

    更是在这一刻,苏铭看到了自己的魂在这撕裂的剧痛中,立刻碎裂开来,随着其碎裂,一道道仿佛隐藏在他的魂中,他一生都不会看到的画面,随着剧痛浮现在了苏铭的面前。

    他看到了一个充满了混乱的星空,看到了无数种群正在疯狂的厮杀,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尸体,看到了有数百个浑身上下散发出生境气息,甚至其内有一些更是散出灭境威压之人,正在围攻一个黑发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一只手抱着一个婴儿,一只手拿着一把长刀,他的四周有数百尸体,每一具尸体生前都是生境以上的强者,甚至还有灭境之尸!!

    那中年男子身上有一股浩然正气,更有一股仿佛天地崩溃也都不可让其屈服的意志,他厮杀中仰天长笑,他的身体上已经存在了无数伤口,他的修为正快速的削弱,但他的气息,却是带着激昂的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