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44章 灭生脱离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44章 灭生脱离

    “你答应过我,哪怕是要以苏铭为寄生,也不会伤害他的生命,且此事对他而言,也将是一次大造化。”桑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表情,但如今天这样的语气,却是他跟随在苏轩衣身边后,无数年来的第一次!

    这是他第一次去这么与苏轩衣说话,第一次言辞中没有了那种发自肺腑的尊重,而是带着冰冷,这冰冷甚至桑也没有刻意去隐藏,而是毫无表露的将其显露出来。

    苏轩衣回头,深深的看了桑一眼,目中渐渐露出一抹阴翳。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为师没有听清。”苏轩衣淡淡开口,声音内带着一股不怒自威,仿佛暴风雨爆发之前的平静。

    “你答应过我,不会伤害苏铭!”桑身子微微颤抖,来自苏轩衣身上的威压,让他承受起来极为艰难,可他依旧是咬着牙,面对着苏轩衣,一字一字的开口。

    “桑,你对这个孩子,的确是动了长辈之慈,但他姓苏,他是塑冥族人,那么就要做好为塑冥族牺牲一起的准备,我可以答应你,我也答应了他,我会弥补,我会将这一切在最终弥补!

    我需要你们做的,是相信,完完全全的相信我,把生命以及命运交给我,那么终有一日,我会实现我的承诺,我会来弥补这一切。”苏轩衣沉默片刻,神色内露出一抹复杂,轻声开口。,

    “弟子一直都相信,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可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再伤害他,放过他吧,你答应过我……”桑脸上露出苦涩,低声说道。

    苏轩衣沉默。在这飓风呼啸的星空中,他的沉默维持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

    “如果不呢。”苏轩衣平静的声音,在这呼啸的飓风内,缓缓散开,使得桑的脸上露出一抹果断。

    “如果师尊不遵守承诺,那么弟子……不敢确定是否会遵守承诺,去协助师尊完成第二阶段的计划。”桑的这句话再说出的瞬间,苏轩衣那里猛地转身。双眼如电,望着桑,许久许久,他忽然脸上露出微笑。

    “我答应过你。就会做到。”话语间,苏轩衣索性也不再去寻找苏铭,而是右手抬起,掐出一个印决,向着虚无一挥,立刻飓风弥漫的星空虚无内,骤然间出现了一份复杂的符文,这符文连续闪动了数下后,蓦然间消失无影。

    与此同时。距离这里极为遥远的星空中,依旧是道晨真界内,那原本属于仙族联盟的核心区域,也就是这场飓风的来源之处,曾经的逆圣通天光柱的所在之地,这杯无尽飓风呼啸轰鸣的所在,与星极道展开第一场夺舍吞噬与抵抗的无形之战的苏铭。他忽然心神如被波动了一下,顿时其魂中那已经眼看就要变成完整的一半灭生之种,它在苏铭的魂里蓦然间震动了一下。

    紧接着,随着其震动,苏铭的魂猛然的被一股庞大的吸彻之力直接一吸,立刻使得苏铭的魂缩小了近乎三成之多后,那灭生之种完整的速度,顿时暴增。

    这一切的发生。正是苏铭将星极道的元神以夺舍之力压制的一瞬!

    苏铭这里,被灭生之种强行吞噬了近乎三成之魂,立刻一股前所未有的虚弱,浮现在苏铭心神之中,随着虚弱而来的,还有来自苏铭内心破碎的最后一缕不相信此事的幻想以及深深的刺痛。

    也就是一息的时间。灭生之种如被人隔着无尽距离催化一般,再次猛的一吸,将苏铭的魂,又一次的吸走了三成!

    如此一来,苏铭的魂已经被吸收吞噬了大半,那灭生之种散发出妖异之芒,在苏铭的魂中这光幕扩散,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灭生之种正想着完整,急速的生长,看其样子,只要再能吸收一些,就可瞬息让这半个灭生之种,达到完美。

    苏铭默默的看着这一幕,他没有去反抗,也没有去挣扎,这一切如今在苏铭感觉,已经没有了必要,如同一场儿时的梦,如今这梦即将醒来,而他……也已经彻底的长大。

    沉默中,苏铭看着那灭生之种一颤之下,立刻出现了第三次狂暴的吸彻,这吸彻瞬息就将苏铭于下的三成多的魂,只预留了一丝,其他的全部吸彻的干干净净。

    随着几乎是将苏铭九成九的魂都吸收吞噬,灭生之种,终于完整,那半个如船只般的雕像,充满了磅礴之力,更是蕴含了仿佛众生的意志,在其完整之后,蓦然间的……从苏铭的魂中脱离,飞出了其身体,一闪之下,离开了白色指环,直奔虚无飓风而去。

    苏铭看着这一幕,他看着灭生之种的离开,仿佛他的过去都被这灭生之种带走,从此之后,以前的苏铭,已经死去了,而存活下来之人,将是一个总是喜欢沉默,不愿意露出面孔,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成为了陌生之人。

    苏铭的魂,没有被全部吸走,还留下了那么一丝,可仅仅是这么一丝魂,若苏铭没有其他的造化,那么他或许不会死,但他的生命将会极为脆弱,直至沦为了凡人,而且还是一个忘记了一切过往的凡人。

    与其说这是一丝魂,不如说是一丝生机,是苏轩衣给苏铭的生机,这生机苏铭不知晓,那是他的阿公,为他换来的。

    可对于苏铭而言,有没有这一丝生机,并不重要,没有的话,他依旧可以崛起,只是若有的话,则会让这崛起,更为快速。

    “苏铭已死,从此之后……我是墨苏!”苏铭看着灭生之种的远去,看着它消失在了飓风内,喃喃自语。

    他的双眼渐渐闭合,他已经损失了九成九的魂,在这一瞬,猛然间的与黑袍老者被苏铭抹去了意志,只剩下了单纯的魂瞬息融合。

    与此同时,这一丝苏铭的本源之魂如同一个种子,所谓的融合实际上是它在疯狂的吸收那黑袍老者的魂,将其化作养分,使得这种子快速的生长起来。

    时间慢慢流逝,在这不断地吸收中,在这极致的吞噬下,黑袍老者的魂越来越小,而苏铭的魂,则是渐渐越来越磅礴。

    当黑袍老者的魂被苏铭完全的吸收干净时,苏铭自身之魂,赫然恢复到了其之前最巅峰的近乎六成左右。

    这不是说那黑袍老者的魂太弱,毕竟从修为来讲,他要远远超出苏铭,可在这魂的吞噬中,必定存在了一定的损耗,而且苏铭不是单纯的融合,他是借黑袍老者之魂来滋养,如此一来,祛除了驳杂之后,才让苏铭的魂,恢复了近乎六成。

    这就好比是蕴含了充分水份的大地,其内有一颗种子,这种子随着生长,它吸收的是这大地的水份,当其完全的成长之后,它若是能把这大地所有的水份全部都吸走,那么这大地将会成为沙漠。

    沙漠,也是大地,但若是用来比喻黑袍老者的魂,可以看成沙漠,是这魂中的驳杂之物。

    吸收了黑袍老者的魂,苏铭双眼开阖之下,毫不犹豫的将目光落在了之前就被他压制住的星极道那里。

    星极道的反抗依旧狂暴,可苏铭之前把握了时机,取得了优势,他只需要将这优势不断的维持,就可以不断地以夺舍天赋来压制星极道。

    连续两次夺舍,哪怕苏铭是塑冥族,也都极为疯狂,可如今的苏铭,他已经不会去在意那么多,他要活着,要好好的活着,要去以另一种人生,来颠覆他的命运。

    与此同时,在距离这里很是遥远,那道晨宗外,苏轩衣所在的星空飓风中,随着他右手掐诀的一挥,那复杂的符文连续闪动了三下后,便漂浮在了外界一动不动,但也就是约莫几十息的时间,一道长虹以超越挪移的速度,蓦然间的从远处骤然来临。

    那长虹内有一团散发幽光之物,其速度之快,超过了神识的察觉,瞬息出现在那符文旁,猛然间就与这符文融合在了一起,随着此物蓦然停顿下来,显露在苏轩衣与桑目中的,正是苏铭的灭生之种,那半个舟船的雕像之物!

    看着此物,桑的目中露出一抹心痛,可苏轩衣那里,却是目中带着执着,他缓缓抬起手,向着那半个灭生之种所化的舟船雕像一抓,顿时此物直接穿梭苏轩衣四周的时光扭曲,出现在了苏轩衣的手中,被苏轩衣一把握住。

    “苏铭没死,我完成了对你的承诺。”苏轩衣右手一挥,将那灭生之种收起,抬头看向远处星空。

    “走吧,我们也该离开这道晨真界了,让为师带你去,属于我的真界。”苏轩衣身子向着虚无一步迈去,身影瞬息消失,桑默默地跟随,在身影消失前,他回过头,复杂的看着远处,但很快,他的目中就露出了一抹苏轩衣看不到的果断——

    推荐票啊,大伙不要忘记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