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46章 凡炼之术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46章 凡炼之术

    苏铭也在沉默,他盘膝坐在白色指环内,看着外面的星空,星空一望无际,被无数飓风弥漫,放眼看去,看不到丝毫星辰,只能看到无数虚无的碎裂处处存在。

    时而还有一些庞大的碎石在那飓风内横扫,那些碎石显然曾经都是道晨真界星辰的一部分,可在这飓风的呼啸下,道晨真界的修真星被摧毁了大半,使得此界,充满了这样的碎石尘埃。

    除了碎石,还有不少法宝的碎片,甚至还有一些粉碎的血肉,使得这道晨真界的星空,始终都被一股血腥缭绕”“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默默地看着外面,苏铭有种仿佛回到了神源废墟的感觉,甚至这道晨真界如今的样子,连神源废墟都比它要好上很多。

    沉默中,苏铭所在的白色指环呼啸前行,外界一切飓风都如被割开一般,在相互碰触的一瞬,就自行的崩溃粉碎开来。

    而能让这白色指环做到这一点,也仅仅是苏铭可以动用的这指环近乎百中之一的力量而已,至于让这白色指环爆发出更强之力,这一点苏铭心有余而力不足。

    此物之强,是哪怕黑袍老者以及星极道也都无法催动,只能借自身之力来引起此宝内被人之前留下的一股修为,属于是间接的去操控。

    故而之前星极道展开全部修为试图催动此宝时,极为艰难,更是压力极大,也因此给了苏铭夺舍吞噬的时机。

    而苏铭这里,如今操控这至宝,却是与星极道不同,他不是去引动此宝内蕴含的那一股修为来间接操控这宝物,而是……秃毛鹤在操控。

    “怎么样了?”苏铭在心神内淡淡传出神念。

    “还差一些,他鹤爷爷的,这玩意还挺难弄的。”秃毛鹤气喘吁吁的声音,顿时在苏铭脑海回荡。

    “你说的方法,确定可以行得通?”苏铭双眼微不可查的一闪,在内心传出神念。

    “当然行得通。嘿嘿。你就放心吧,鹤爷爷一看到这宝贝,脑子里就出现了这段记忆,绝不会错。

    凡炼之法,在我记忆里可是曾经赫赫有名的一种炼宝之术,这种术法已经失传多年,好在鹤爷爷居然知晓。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炼化,不敢说能完美操控此宝,但怎么也能发挥其真正之力的一两成的样子。”秃毛鹤得意的声音,在苏铭内心回旋。

    之前在吞噬了星极道,苏铭要操控这白色指环时,秃毛鹤那里突然传出神念。告诉了苏铭这个所谓的凡炼之法,这种方法,可以让苏铭用自身之力,去完美的操控这至宝,只不过炼化的guog麻烦一些而已。

    “凡炼之法……以凡入轮回,在轮回中对其炼化,炼化九次轮回后,可与此宝产生一丝轮回之意。凭此轮回之意。就可直接操控其本源,不需相匹配的修为。便可以将其操控。”苏铭双眼一闪,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之前说此术曾经赫赫声名?既如此奇异,为何还会失传?”苏铭忽然在内心问道,隐隐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总觉得秃毛鹤似乎有些不太靠谱的样子……

    “这个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记忆里就觉得此术很是强大……咦,我好像想起了一些什么,似乎此术有些缺陷的地方,想不起来了,喂喂,你到底用不用,苏铭你要是不用,鹤爷爷就不去准备了,这活儿太累了。”秃毛鹤嘀咕了几句。

    苏铭沉默,也就是几息的时间,他目中隐隐有果断之意。

    “继续准备吧!”苏铭淡淡开口。

    时间一晃便是七天,当第七天到来时,苏铭看着残破的道晨真界,看着外面那被飓风弥漫的星空内,终于出现了一颗星辰。

    这是苏铭七天内,看到的第一颗星辰,一个在这飓风中被摧毁了大半,如今只剩下小半的修真星。

    看着那残破的修真星,苏铭双眼一闪。

    “这场波及了整个道晨真界的浩劫,既然能有星辰残留,那么就说明必定会有修士,在这浩劫下侥幸生还!

    道晨真界已经毁灭,不知道晨宗现在如何,也不知……师兄他们怎样,阴死之地有没有受到波及……”苏铭眼中光芒一暗,略微沉吟后,传出神念,顿时这白色指环化作的白色长虹一晃,改变方向直奔着修真星而去,刹那接近后,直接飞入这修真星内。

    轰的一声,当苏铭到来的刹那,这修真星猛地一震,竟再次崩溃了一些,脱落了无数碎石被飓风卷走,仿佛这修真星本就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极限,苏铭的到来,无形中使得其压力再大了一些,使得其边缘开始出现了崩溃。

    好在这崩溃没有持续太久便渐渐静止,当苏铭走出白色指环,踏在这修真星的大地时,他看到的是残破的被飓风弥漫的天,大地仿佛被刮起了无数层后,露出的是猩红的地表。

    远处没有山,因为所有的山都已经被飓风摧毁,也没有海,因为那大海已经被抹平。

    阵阵炙热从大地内散出,与天空的寒冷交错之下,形成了狂风,卷着沙土,在这星辰内横扫。

    这里没有生命的气息,甚至这修真星自身的生命,也都早就熄灭,这是一颗死星,也是一片没有生机的shijiè。

    目光在这四周扫过,苏铭右脚抬起向着大地一踏,立刻以苏铭为中心,大地轰然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卷着沙土向外横扫,但立刻就被狂风吹走,使得这里便的清晰起来,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一个巨大的盆地深坑出现在了苏铭的脚下。

    看了这盆地一眼,苏铭在这深坑底部盘膝坐下,抬头时,看了眼在深坑外的边缘处神色麻木的白凤,以苏铭的修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白凤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她的气息微弱,已经是将死之时。

    怕是最多一个月,就会生机熄灭而亡。

    救下白凤,是苏铭对于过去的感慨,白凤是苏铭对于爱情的懵懂,或许是一场笑话,这最初的萌芽虽说已经枯萎,可当白凤死时,哪怕是她自己都不知晓,她的身边,这个黑袍人,是苏铭。

    无形的命运,隐隐连接着两个人,让其中一个在将死之时,是在另一个人的身边,只是,这段情已经被风吹走,化作了风雪里的叹息,久久不散,只有感慨命运,感慨人生……

    苏铭闭上了眼,等待秃毛鹤的准备完毕后,去以凡炼之法,以轮回之意对那白色指环炼化,秃毛鹤那里始终都在准备,如今还没有完成。

    苏铭默默的盘膝坐在那里,时间一天天过去,渐渐地又是七天,这七天对于苏铭而言,或许只是一瞬,是他熟悉这身躯的短暂guog,可对于白凤来说,这七天,却是她最后生命的近乎三成。

    她的生命,如今只剩下了半个月的时间,只剩下两个七天而已。

    人,是一种复杂的生命,可再复杂的生命,只要有情感在,那么于将死之时,都是其生命中最纯洁的一刻。

    白凤默默的看着天空,直至这七天过去后,她脸上的苍老更为明显,她的气息虚弱的仿佛成为了凡人。

    “谢谢你救了我。”她喃喃开口,说着半个月来,第一句话。

    这句话的传出,落入苏铭的耳中,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看着那尽管苍老,可依稀能看到往昔模样的女子,苏铭的心渐渐起了叹息。

    仿佛他与眼前这个女子之间,在这一生的jiēchu中,总是有叹息存在,这叹息或许是他的,也或许是她的,当年的一场绕圈圈,一场因血月而出现的相识,就已经注定了这不可改变无言的结局。

    “我的生命只剩下了半个月,可还是要谢谢你,让我可以死在这大地上,而不是死在飓风中。”白凤喃喃,脸上露出苦涩,那苦涩不是因其生命的流逝,更多地,仿佛是在回忆着什么,目中渐渐露出的,是沉浸在记忆的微弱之光。

    “曾经的我,为了想要飞升,我答应了帝天的计划,为了飞升,我可以牺牲一切……”白凤看着天空,轻声低语。

    “现在呢。”苏铭平静开口,他的声音已经随着夺舍获得新的身躯而改变,那是属于掌极道的声音,不是苏铭。

    “现在……”白凤脸上的苦涩渐渐消失,露出的是微笑,那微笑仿佛是看透了一切般,带着一股洒脱,只是那洒脱里有一抹遗憾。

    “很qiguài,现在的我想的不是可以拥有生命,也不是梦想飞升,而是……不断地在脑海里,浮现出以前的一些记忆,或许那是属于我分身的记忆,只是这记忆随着分身的死亡,就被我永恒的放在了记忆的角落里,可现在……我觉得那些记忆很美好。”白凤轻声说着,只是那平日里美妙的声音如今也成为了沙哑,如红颜白发,枯骨渐落。

    更新晚了,今天做了一天车,盘山道,第二更正在写,会晚,但12点前会更新。

    这几天更新时间不稳定,请大家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