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50章 一场轮回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50章 一场轮回

    “为什么会这样……”苏铭看着那小女孩,眼中渐渐露出了不可思议之意,这小女孩的样子,居然……居然与白凤一模一样!

    就仿佛是白凤的童年模样,这让苏铭想到了乌山上的她。

    “老爷爷,你干嘛呢,求求你了,把这条鱼给我吧,它那么可怜,我想把它放走,它的爸爸妈妈一定很担心……”小女孩看着苏铭,那央求的样子,童真的双眼,让人怎么也不忍心去拒绝。

    苏铭沉默,他侧头又看了眼网中的那条鱼儿,这是一条很普通的鱼,它在网里挣扎,时而吐着泡泡,看其样子,似已经疲惫的要放弃了。

    “难道因为施展这凡炼之术时,因白凤在旁边,故而这术法也将她的魂拉入进来,只是她不像我之前打出了九百九十九道印决,这些印决的目的就是保护神智存在,而她因没有,所以……被拉入进来的魂,已经失去了神智,只剩下了随着轮回而变化的本魂。”苏铭复杂的看了面前白凤的魂化作的小女孩。

    以苏铭的心智,他此刻已然可以判断出,那鱼儿想必就是白色指环的意识所化,若想与其结缘,有两个方法,一是将其放开,让其离开,但此事之缘有些模糊,无法让人确定,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将其烹食吃下,如此一来,可算是真正的结缘,且以这种方式进行下去,一旦凡炼成功,那么此宝等于是被苏铭完全镇压。

    沉默中,苏铭看了小女孩一眼,摇了摇头。

    小女孩看着苏铭摇头,立刻眼中露出泪水,她侧头看着那网中的鱼儿,神色内充满了不舍,上前几步后,低头看着被挂在柱子上。垂在湖水里的网。

    “老爷爷,那么我能将这绳子抬起来,再看一看它么,求求你了。”

    苏铭看着小女孩,暗叹一声,默许了对方的要求,那小女孩见苏铭没有说话,也没有不同意。就立刻伸出小手抓着那绳子,很是吃力的一点点将其拉了上来,直至那湖水中的网慢慢露出了鱼儿,那鱼一离开湖水。就快速的挣扎起来,甚至其目中在苏铭看去,竟有一抹凶芒闪现。

    显然,这鱼儿也有其简单的神智,或许在它看来,尽管被苏铭钓上,可因被放入这网里,沉入湖水中,除了被限制没有自由外。倒也与平时没什么区别,但那小女孩一点点将其拉起,让它离开水面,这就等于是慢慢的要剥夺其生命,使得它神色内露出凶芒的同时,剧烈的挣扎起来。

    小女孩很是吃力的将那网一点点抬起,眼看就要抬上鱼台时。随着那鱼儿剧烈的挣扎,忽然的,这小女孩眼中露出狡黠之意,竟一把抓主网的底部,向上一抬,那鱼儿在这挣扎中顺势冲出,噗通一声沉入湖水内,消失不见。

    “谢谢老爷爷啦。”小女孩很是开心的样子。转身站在鱼台边上,背对着湖水,向着苏铭伸了伸舌头,一副很是可爱的样子。

    “这是你的选择么……”苏铭神色平静,但内心却是暗叹一声,缓缓开口。

    “是……”小女孩颇为开心。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放走了那条鱼儿,这条鱼一定会感谢自己,它可以回到它的爸爸妈妈那里,可就在她正快乐的说出一个字,这整句话还没等说完的瞬间,忽然的,其身后的湖水蓦然出现了巨大的漩涡,这漩涡出现的极为突兀,几乎就是刚刚浮现的一瞬,一道黑影就从内猛然间飞出。

    那黑影,在半空一闪之下,竟化作了一丈多大,隐隐可见那是一条鱼形之兽,其速度之快,瞬息临近对此没有丝毫察觉的小女孩,刹那一口将其咬住,从另一边的鱼台边缘,冲入湖水内。

    小女孩的笑声消失,在被拖入湖水时,她看清了那咬住自己,让自己剧痛的要昏迷的凶兽,其样子……与之前被她放走的那条鱼,除了大小,一模一样。

    这只有这时,她才看到了这鱼儿目中的光芒,那不是感激,而是冰冷的凶光。

    在沉入湖水中的同时,在看清了这雨水目中凶芒的一刻,已经说不出话的小女孩,她的双唇微动,她的神色茫然,唇语了一句苏铭在看到后,明白其要说什么的话语。

    “为什么……”

    苏铭看到了这发生的一切,他没有去阻止,这是白凤的选择,在她选择要将这鱼儿所在的网抬起时,这一切已经命中注定。

    这里不是真正的世界,这是一场虚幻的轮回,这里一切皆有可能。

    咕咚,咕咚之声,从这水中冒出,大量的鲜血弥漫之下,将那一小片的湖水染红,苏铭默默地望着,闭上了眼,片刻后当他的眼睁开时,露出了是一抹凌厉,但却是将鱼竿默默的甩入湖水中,又闭上了眼。

    天空慢慢阴沉,渐渐下起了雨……

    随着苏铭双眼闭合,他所在的世界瞬间一片静止,渐渐支离破碎,成为了无数碎片后,又重新组合在一起,仿佛没有变化,但仿佛……又出现了变化。

    不知过去了多久,当苏铭睁开双眼后,他看到了是一片苍茫的天空,那天空上下着小雨,雨水哗哗落在青石板上,掀起了一片水雾,弥漫了他所在的一处县城内。

    他不再是那渔夫老者,而是穿着一身藏蓝色长衫,是一个中年的模样,虽说看起来是中年,可他的头发已经有了不少白发,他坐在屋檐下的摇椅上,看着天空雨,看着屋檐的珠,看着缓缓移动的乌云,看着那被乌云盖住,可依稀仿佛能看到的夕阳。

    这是一个黄昏,一个雨水中,宁静的县城。

    苏铭所在的屋舍,是一个园子,泥土上被整齐的种着不少药草,此刻在这雨水中,这些药草似可被滋养了不少。

    这屋舍不大,只有苏铭一个人居住,他是这县城内一个有些小名气的郎中,悬壶济世,倒也救下了不少人的性命。

    时间慢慢流逝,雨水渐渐越大,洒落大地,使得黑夜更早的降临,使得这整个县城,都弥漫了夜色里,只有一处处屋舍内亮起的灯火,似在这黑夜中,某种指引,让人们能感受到,他们不孤独……

    苏铭缓缓地从那摇椅上站起,他还可以记得自己是苏铭,只是他也发现了,这记忆并不清晰,仿佛苏铭的一生对他而言,已经很久很久,久远到快要被忘记。

    “这就是轮回之力么,仅仅是第二次,我就已经如此,这样看来,或许第三次,或许第三次,我就会彻底的忘记了自己为何而来……”苏铭默默地起身,掌起了灯火,那火光在苏铭的脸上晃动,忽明忽暗的,使得苏铭身上,多出了一抹沧桑。

    就在这时,砰砰之声急速的传来,那是有人在院子外正急促的敲着大门。

    “墨郎中在么,请墨郎中救人!!!”

    苏铭转头看向房门,快走几步,冒着雨水将门打开后,看到了房门外站着的两个大汉以及他们身后被七八个人抬着的有些破碎的轿子。

    那两个汉子模样有些相似,显然是一对兄弟,此刻左侧那人一脸焦急的看着苏铭,上前一把拉住苏铭的手。

    “墨郎中救命,我家娘子临产在即,墨郎中救命!”

    那大汉焦急的样子,拉着苏铭就要呼唤身后的抬轿之人上前。

    “等等,你家娘子临产,应该去找稳婆,此事……”苏铭一愣,这一刻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的身份,如真正的融入到了这个世界里,下意识的就开口说出这样的话语。

    “可是……唉,墨郎中,此事说来话长,可实在是我家娘子命悬一线,墨郎中,我……我给你磕头了!!”那大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也不管地面的水直接将其膝盖的衣衫打湿,砰砰砰的磕起头来。

    双眼通红,眼中流下的也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但那模样看去,就仿佛是一只满是绝望的凶兽,仿佛若苏铭不答应的话,他就会暴起杀人一样。

    “唉,你先起来,我去,我去还不成么,你等我拿着药箱。”苏铭略一犹豫,看了眼那大汉,连忙要将其扶起。

    片刻后,苏铭带着药箱,坐在那轿子上,被抬着冒着雨水急速而去,远远可以看到这县城在雨夜里的各家灯火,闪烁中带着萧瑟。

    苏铭坐在轿子里,药箱被放在脚下,看着轿窗外的县城,随着轿子被快速的抬走,渐渐看到了不远处城墙根下,被搭建出的大棚,里面是一处面摊,正有零散的几个人,坐在桌子旁,吃着热乎乎的面。

    就在这时,一声雷霆轰轰而来,与此同时,从远处有一个女子,冒着雨水,疯癫般的哭泣着发出凄厉的声音。

    “凤儿,凤儿……你怎么还不回来……”

    “唉……这时老白家的媳妇……”听到那凄厉的声音,面摊处的几人,抬头看了一眼,彼此摇头,低声说了起来。

    “可怜那小女娃,三天前被大鱼拽入湖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