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84章 吾欲生,唯夺生!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84章 吾欲生,唯夺生!

    “四年……”无边无际的苍茫,一望没有尽头的雾气,四周的潮湿还有那时而传来的忽近忽远的水滴声,伴随着苏铭在这奇异的地方,存在了四年的时间。

    这里的雾气分为不同的颜色,时而变化,时而交错……

    此刻在一片紫色的雾气中,正有一个身影,在蹒跚的前行,和身影的步伐很慢,仿佛每走出一步,他的身体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直至片刻后,那身影才从紫色的雾气内显露出来。

    一头白发,满脸的皱纹,看起来如同是从坟墓中爬出一般的身影,脆弱的身躯,没有丝毫修为的波动,如同是凡人一样。

    若非是那目中的执着以及这苍老面孔的相貌,可以隐隐看出苏铭的模样外,无人可以想象得到,这个看起来似风一吹就可以倒下的老人,他……就是四年前被传送到这里的苏铭。

    苏铭喘着粗气,缓慢的走出雾气,可就在他走出的刹那,忽然间,从这紫色的雾气内猛的有一道长虹呼啸而来,刹那直奔苏铭,瞬间就穿透了苏铭的身躯,带出了一缕近乎黑色的鲜血,那鲜血洒落在地,发出滋滋之声,穿透苏铭身躯的,赫然是一支飞鱼。

    这飞鱼在穿透苏铭身躯的瞬间,就被苏铭喷洒出的黑色鲜血直接融化,苏铭脚步一颤,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时间慢慢流逝,直至半柱香后,这紫色的雾气渐渐出现了要变颜色的征兆,慢慢出现了红色时,突然从其内立刻飞出一道身影,那是一个全身散出火焰的野狗。

    这野狗有六个眼睛,此刻全部都在闪动,它速度之快刹那就临近苏铭,但却没有立刻接近。而是来回环绕几圈,更是时而抬头去看那正在变化颜色的雾气,眼看这雾气就要变成红色,它的六个眼珠露出迟疑,猛的低头,一口向着苏铭的脖子刹那咬去。

    可就在它张开大口咬去的瞬间,苏铭一动不动的身躯猛然间右手抬起,速度之快瞬息就一拳直奔这野狗张开的大口而去。一把抓住其舌头,干净利落似这样的举动在这四年里进行了无数次一样,将其舌头猛的向外一拽,与此同时其身已然站起。以身躯直接撞在在这野狗身上,在其惨哼中左手一把掐住这野狗的脖子,推动其身展开急速,在身后的雾气从紫色变成了红色的瞬间,苏铭已然带着这条野狗,远去没有了踪影。

    在距离这里约莫万里外的,有一座漆黑的山,此山光秃秃没有丝毫植被,在这山腹内。存在了一个被开辟出的洞府,洞府外长虹一闪,苏铭已然抓着那条野狗,出现在了洞府外,几乎在他身影出现的刹那,远处的雾气不但彻底变红,更是有一股无法形容的热浪刹那爆发开来。所过之处,大地立刻融化,所有存在齐齐消散,隐隐可见在这范围内,还有那么几条野狗正急速逃遁,可转眼就被热浪吞噬,成为了飞灰。

    苏铭身子毫不迟疑猛的踏入洞府内,在他进入这洞府的瞬间。轰的一声,热浪呼啸而来,拍击在了这黑色的山峰上,一股大力冲入洞府,在碰触苏铭的一瞬,苏铭疾驰而去。险之又险的避开后,进入到了这山体洞府的深处。

    他眼中露出阴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沉默中将那死去的野狗抬起,一口咬在其颈脖,大口的吞噬其鲜血,鲜血顺着苏铭嘴角溢出,那血的颜色,赫然是淡金色!

    随着吞噬鲜血,苏铭脸上的皱纹慢慢消失,他的头发也渐渐改变,当他把这整条野狗的全部血液都吞下后,他的样子已经完全大变,与四年前相似,但却隐隐多出了一抹说不出的威严,那威压不是来自于神色,而是来自于他的血脉以及气息。

    松开手,将那野狗的尸体向旁一甩,扔在了这洞府内,一处高高推起的骸骨中,那骸骨足有数千之多,密密麻麻,看起来就极为森然。

    “四年……这该死的众灵殿,它困了我整整四年!”苏铭擦去嘴角的鲜血,盘膝坐在一旁,看着洞口通道外的天空,那天空的颜色是红色的,那里存在了哪怕是他,都会瞬息被焚烧彻底的热浪。

    这热浪,超越了第五烘炉,超越了苏铭之前所经历的一切毁灭之力。

    “众灵殿,这该死的在神源星海内属于三大神秘之一的众灵殿,它居然是与沉阳符连接在一起,它们是一个整体!

    这在神源星海那些部落的传说中,是众灵起源之地,是灵先诞生的源泉所在……”苏铭神色阴沉,看着洞府外的赤红色的天幕,脑海中浮现这四年来他所经历的一切。

    从四年前被传送进入这里,他在不断地寻找此地出口的同时,遇到了雾气的变化,面对那恐怖的红芒,面对那可以将其焚烧的热浪,他在这里经历了九死一生。

    他更是察觉到在此地,他的修为虽说恢复,但却无法得到丝毫的增补,每消耗一些,就会永远的失去一些,一旦在修为完全丧失前还没有找到出口,那么他极有可能死在这里。

    这更让他不敢轻易动用法宝,尤其是那白色指环,在这修为一旦用出就无法恢复的诡异之地,保留实力是苏铭最好的选择。

    就在苏铭脑海浮现过往四年的一幕幕之时,忽然他双眼猛地一缩,整个人立刻气息产生消失,一股死气环绕苏铭身体外,他的双目盯着洞府外可以看到的那一小片红色的天空上,有一道道淡金色的身影在呼啸而走,可以看出那些身影大都是人形,但也有不少是如凶兽般的存在,它们在这天空呼啸而过时,会发出一声声足以让人灵魂都剧痛的尖锐之音。

    “先天地生,然生之,畜之……”

    “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吾欲生,唯夺生……”

    “先灵在前灵先后,此先又在宙劫前,故得生者,必灭生……”在这一声声尖锐之音里,还夹杂着混乱的喃喃,回荡不断。

    苏铭死死的盯着这些存在于赤红色天空中的身影,耳边听着那些不懂的喃喃,他的右手狠狠地握住拳头,一动不动,他永远无法忘记这些身影,那是在他来到这里的第三个月,他第一次看到这身影时,面对着无视一切神通,无视一切修为之力的诡异存在,苏铭被吸走了几乎全部的生机,逼得他展开了指环至宝,不惜损耗修为,这才将对方粉碎。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粉碎了一个之后,居然有长千上万这样诡异的存在,从赤色的天空中突然出现的一座大殿内呼啸而出,对苏铭在这奇异的世界里,展开了一场疯狂的追杀。

    在这不断地被追杀中,苏铭的身躯越加削弱,他的生机直至快要熄灭之时,赤红色的天空消失,此地的雾气变成了白色,在成为白色的一瞬,所有追杀苏铭的奇异生灵都立刻消失不见。

    一切恢复如常。

    苏铭目中带着血丝,结束了脑海中对于过去四年的一幕幕,看着洞府外的天空中那些身影,许久之后转头将目光落在了那些凶兽的骸骨上。

    若非是他当年无意中发现,此地存在了一些奇异的有血肉的凶兽,吞噬这些凶兽的血液可以让其生机恢复,修为也会缓慢的恢复一些,怕是他很难坚持下来。

    “不过此地的这些凶兽一个个都极为狡猾,显然是都开了灵智,要杀它们必须一击毙命,否则的话就算是将其杀了,也补充不上消耗。”苏铭沉默中抬起右手,摸了摸胸口的血肉模糊,那里的血液是黑色的,这黑色的血液,是苏铭在此地击杀了很多凶兽吞噬它们的血液后,形成的一种毒素。

    这毒素已经蔓延苏铭全身,但若不吞噬,则修为与生机的消耗无法补充,此事……两难全,苏铭当年在沉思后,选择了吞噬。

    虽说其血液成为了黑色,但同样的,在这四年的吸食凶兽血液中,苏铭的身体也出现了奇异的变化,比如现在他的胸口,那之前被穿透的伤势,在苏铭没有动用丝毫修为之下,已经完全愈合。

    时间慢慢流逝,外界的赤红直至持续了整整七天的时间,这才慢慢消失,化作了白色,当苏铭目中所看外界洞府的天空成为了白色时,他身上的死亡气息这才消失,恢复如常后,他神色阴沉。

    “四年来我走过了四周所有的区域,这是一片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的世界,我没有在四周的区域内,看到丝毫有修士存在的迹象……或许出路不是在大地,而是在那当年于天空中显露的宫殿之中。”苏铭沉默,这一点他很早之前就有所判断,只是有些迟疑,他转过头,目光落在了这洞府的四周,那被开凿出的迹象无比表面了,此地绝非天然形成。

    这里,是苏铭无意中找到,他来的时候这里就是如此。

    沉默中的苏铭,直至将其目光落在了这洞府另一个方向,靠近岩壁的角落,那里……有一具黑色的骸骨,那骸骨是一个人,那是一个修士,亦或者说,那是这洞府曾经的主人。

    哪怕是死亡了,可在这骸骨身上依旧是有阵阵威压存在——

    明天后天,两天爆发,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