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99章 你阴我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99章 你阴我

    正迟疑时,就在他的手要碰触阿公墨桑的刹那,苏铭那里缓步走来,平静如水的目中蓦然间起了一抹波纹,这波纹瞬息化作如被月折shè的湖面般泛起的冷芒,淡淡的扫了一炎裴晨皇。

    脚步一顿,向着墨桑那里,他的目中露出柔和,仿佛这一刻忘记了他的身份与修为,他还是乌山的孩童,还是那在阿公身边,欢声笑语的孩子……苏铭,抱拳深深一拜。

    这一拜,拜的是阿公,拜的是乌山,拜的是苏铭的重情。

    “乌山苏铭,拜见阿公……”

    炎裴晨皇伸出的手在这一刹那猛的顿住,他的表情立刻急速变化,完完全全的呆在那里,脑海中不断地浮现苏铭一拜的动作以及话语,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内心顿时被一股滔天的愤怒杀机化作咆哮直冲脑海。

    “该死的苏轩衣,你……你yīn我!!!”. .

    这一刻的炎裴晨皇,脑海中再没有了什么原则,更把道义抛之脑后,而是对苏轩衣那里瞬间恨之入骨,在他看来,无论苏轩衣是不是有意,但这都等于是yīn自己,将自己瞬间置之于近乎死地,让他躲都来不及面对的老怪,刹那完全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他才不信苏轩衣真的不知晓苏铭的恐怖,甚至在炎裴看来,苏轩衣必定是知晓苏铭今天会来,将自己拉在一起,让自己去灭杀苏铭的阿公,就是为了要将自己捆绑在他的身边。

    “该死的,该死的……好在我还没下杀手。”

    几乎在炎裴晨皇反应过来的一瞬。以他强悍的修为以及身为晨皇具备的反应力。他伸向阿公墨桑的手一顿之下。没有丝毫迟疑的立刻按向阿公那里。

    但这一按,不是抓,而是轻轻一扶,似还带着一股强烈的恭敬之意,便让阿公墨桑身上捆绑的岁月丝线顿时碎裂,待那些丝线无声无息消散后,炎裴晨皇的右手直接的扶在了阿公身上,更是在炎裴晨皇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那笑容里还带着一抹尊敬。

    “炎某此生最佩服的,就是如道友这般的英雄人物,明知修为不足,但为了亲人,可以拼命付出一切,这样的人必须受到敬重!

    这是亲德,这是亲才,这一点与炎某一模一样,炎某也是这样的xìng格,不忍道友被擒。所以炎某这才插手,绝不能让这样的人物陨落在炎某面前。炎某出手,就是要将道友救下!

    道友,炎某之前没有明说,甚至还与道友开了玩笑,是因毕竟炎某是苏轩衣请来之客,我虽说与此人不熟,但他盛情邀请,炎某勉强而来,可在这里能遇到道友如此人物,此行值!!

    那玩笑也是试探道友是否真的豪杰,如今炎某已经确定,道友……之前言辞莫要在意,你这等人物,请受炎某一拜。”炎裴神sè极为诚恳,说的如真的一样,话语间退后几步,抱拳向着墨桑深深一拜。

    墨桑一怔,双目微不可察的一闪时,这炎裴晨皇抬头,冷冷的望着此刻皱起眉头,神sè有些诧异的苏轩衣。

    “苏道友,炎某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炎裴晨……”苏轩衣双目收缩,眼前这炎裴变脸之快,让苏轩衣内心忽然咯噔一声,他话语还没等说完,几乎是刚刚开口,就可以被炎裴晨皇直接低喝打断。

    “你太让炎某失望了,你女儿不愿嫁给他人,你何必还要在其身上留下诸多禁制,不但禁锢了思维,更禁锢了魂,你如此对待自己亲人,近乎献媚的举动,让人失望,不耻为伍!!

    今rì就当是炎某多管闲事了,此事炎某早已看不下去,忍无可忍!”话语间,这炎裴晨皇已经成功的取代了苏铭到来的风头,成为了此地众人瞩目,其右手抬起向着雨萱那里一指,顿时雨萱手中被他赐予的铃铛,立刻自行的颤动起来,碰撞之下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叮当声响。

    这声响每一次回荡,都让雨萱的神sè出现挣扎,其目中渐渐如有雾气在弥漫,且这雾气似乎正在被风快速的横扫,慢慢露出清明,直至铃铛的声响结束后,雨萱全身一颤,她体内的所有禁制被全部消散,整个人彻底的恢复了神智。

    看到这里,炎裴内心松了口气,暗道幸亏之前送了这铃铛,如此一来一切就可以解释过去,不会让人挑出明显的端倪,应该不至于太过招惹那恐怖的老怪。

    随着雨萱神sè的清明,随着她身子微微的颤抖,她想起了很多事情,炎裴毕竟是晨皇,他的出手抹去的不仅仅是这段rì子来雨萱身上的禁制,甚至还抹去了很多年前,始终存在于雨萱体内的禁制,使得雨萱的脑海仿佛在迷茫了不知多少年后,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清醒!

    她一眼就看到了在不远处,正似笑非笑看着四周一切的苏铭,这一眼,就再也无法移开,化作了泪水,模糊了世界,但惟独那世界中的一个身影,是多少次轮回也都清晰的他。

    儿时的记忆浮现在她的脑海,那身体瘦弱,安静的躺在那里的少年,是自己的哥哥,不是亲人,但却胜似亲人,一起的长大,每天的陪伴,那不会说话,不能睁开眼的哥哥,是她记忆力自己最珍惜的亲人。

    她记得自己陪着他,向他说着天空的蓝,说着夜的黑,说着自己的修行,说着自己的委屈,说着未来……

    她握住他的手,让他手中的冰冷慢慢的有了体温,那段rì子她很快乐,尽管每天修行很辛苦,尽管总是被人欺负嘲笑,但她依旧坚强,她要保护她的哥哥,保护一辈子。

    直至有一天,她被带走,她还记得被带走前,她最后一次看向他时,他依旧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睁不开眼,张不开嘴,那一天……她哭了。

    带她走的人告诉她,只要她听话,他就有苏醒的一天,所以她选择了听话,选择了离去,这一走……就是近乎一生。

    那时间仿佛太久远了,久远到让她的记忆都模糊了,甚至似乎这模糊不是她的意愿,而是不知怎么的,就将过去忘的一干二净。

    她成为了冥皇真界内一个家族的嫡系族人,有她的父亲,有她的母亲,有她的亲人,那段rì子她很快乐,可每次在夜深人静时,她都会有种似乎自己忘记了什么一生中最重要的人般的感觉。

    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的梦里经常会出现一个背影,一个模糊的看不清的背影……

    直至她母亲生命归墟的那一天,她流着泪看着渐渐闭上眼的妈妈,在那一瞬,她的妈妈睁开眼,在弥留之际意味深长,带着怜悯与不舍的望着雨萱,yù言又止后说出了一句话。

    “萱是一种忘忧草,你是雨中的青草……妈妈希望你一辈子快快乐乐,没有忧伤……”

    这一句话,她当初懵懂,此后也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明白,可直至这一刻,她才知晓,那句话里蕴含的深意……

    或许是冥冥中梦里的身影,或许是再强大的封印也禁锢不住记忆里的思绪,在大婚前,她逃了,茫然不知要去什么地方的她,鬼使神差的,回到了……道晨真界。

    她也想起了,在自己逃走时,在自己抓到那条冥龙时,她隐隐似看到了一个身影,可回头却没有,这一刻的她,明白了,那是父亲的身影,那是他站在不远处默默的望着自己,看着自己远去,在不舍中如送别。

    在苏轩衣那段rì子的闭关中,雨萱来到了道晨真界,寻着她自己都不清晰的感觉,她回到了出生的……yīn死漩涡!!

    能对苏铭一见便出现了纠缠,没有丝毫陌生的感觉,那不是她的xìng格使然,那是她被封印的记忆里,感染了她生命的气息。

    她不知道的是,也正是她出现在苏铭的面前后,苏铭梦中那呼唤自己为哥哥的声音,渐渐的消失了。

    想起了一切,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记忆都在这一瞬间从雨萱的脑海中浮现,随着封印的消散,雨萱怔怔的的看着苏铭,眼角流下了贯穿几千年的泪水。

    “我是雨萱,雨中的忘忧草,我的父亲是二代蛮神,我的家在蛮荒……”雨萱喃喃,抬起头,再次看向苏铭时,她咬着唇,轻声说出一句,曾回荡苏铭梦中多年的话语。

    “哥哥……”

    苏铭走近,在这三荒大界,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他的脚步,在雨萱抬头之时,苏铭已经走到了雨萱的身前,轻轻的将流着泪的雨萱,拥在了怀里。

    “我答应过你,总有一天会来寻你,这一天,就是此刻。”苏铭抚摸着雨萱的长发,开口时抬起头,望着一旁沉默的三皇子,二人目光对望,苏铭看到了三皇子的复杂,而雷辰,则是看到了苏铭目中的感慨。

    双倍月票第二天,求月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