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06章 这蝴蝶,是你……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06章 这蝴蝶,是你……

    “我要考虑。”半晌之后,苏铭缓缓开口,神sè颇为凝重。

    “此事也应仔细斟酌,也罢,这个选择的机会,我给你的期限是……一百年,你若想好,自然可以感知我的存在。

    这一百年中,你不可再夺舍其他真界,否则的话,我会将你……封印!而将你封印的代价,是浩劫再次提前几百年。

    若你不选择我想要的答案,那么……我依旧还是会封印你,我只等你百年。”青年淡淡一笑,大有深意的看了苏铭一眼,转身间向着虚无迈步走去,其身影飘逸,走出第一步,其身血肉瞬息消失,成为了骨头,第二步落下,另一半身躯也化作了骸骨,但却保持着一定的生机,直至第三步后,仿佛凝聚在这身体上的意志最终离去,那骷髅成为了尘埃,随风消散了。

    苏铭看着三荒的离开,看着那显然是被他在这修真星上随意选择的修士躯体,因三荒将自身意志降临,激发了这身躯的所有生命潜力,来维持承载三荒一丝意志,此刻随着三荒的离开,这身躯瞬间枯萎,成为了飞灰。

    望着这一幕,苏铭沉默,此刻随着三荒的离开,整个星辰都恢复如常,苏铭神sè平静,双眼微不可查的有一抹锐芒闪现,低头时深深的看了一眼前方的古树,许久……他又看了一眼那古树,这一次苏铭凝望了很久,直至他闭上了眼,盖住的瞳孔内露出了一抹果断与坚定。

    与三荒的交谈,直至三荒说出了选择的话语,这过程看似寻常,但唯有到了苏铭这个境界后,才可以感受到其内蕴含的凶机。

    三荒的每一句话。无不带着锋利之意,若是苏铭一个不谨慎,那么此刻便不是选择,而是提前爆发了与三荒的意志之战。

    苏铭回复的话语,黑天与白天的比喻,追寻夕阳坠落的方向,这种种言辞带着他的意志,与三荒的交谈没有显露出丝毫意志被影响的改变,所以才让三荒没有出手。

    毕竟苏铭已经具备了夺舍三荒的资格。故而哪怕是三荒,要毁灭苏铭也并非简单,他需要一个契机,一个破绽,这样才可以不影响他五百年后浩劫降临搜寻夺舍桑相的计划。若是因苏铭这里从而影响了他的计划,对三荒而言,得不偿失。

    所以,才有了选择的言辞,而这选择实际上也根就不是什么选择,而是一种裸的威胁,可若是苏铭真的把它看成威胁。那么苏铭注定就要被封印,即便他选择了去与三荒合作,但……三荒那里必定不会应诺,而是直接封印。

    因为这选择。它是一个种子,一个被三荒种在苏铭心神的种子,一如苏铭白天黑夜的言辞,也同样是在三荒那里。种下属于他苏铭的种子。

    这一场见面,看似波澜不起。可唯有苏铭与三荒知晓,方才那一瞬,他们彼此实际上都有了要出手的征兆。

    苏铭睁开眼,转过身,走向雨萱那里,走向此刻一脸担忧的阿公墨桑。

    “他……是谁?”阿公迟疑了一下,神sè露出一丝明悟,这明悟与迟疑之间蕴含的答案,实际上已经在阿公的心底浮现,。

    “三荒。”苏铭微微一笑,没有多说,看着明显苍老了很多的阿公,苏铭知道,在阿公身上有很多隐秘,关乎于曾经的自己,关乎于大蛮部落……

    “我们……回家吧。”苏铭轻声说道,带着雨萱,伴着阿公,三人化作长虹,离开了这修真星,进入到了星空内,消失在了冥皇真界。

    一同消失的,还有一脸激动的秃毛鹤与神sè满是舒爽的冥龙,它们……一个带走了此界所有的晶石,一个则是达成了儿时就有的愿望,至于这个愿望,冥龙丝毫不提,但看其时常回味的表情,怎么都似乎带着一抹yín邪……

    ……

    时间流逝,转眼三年,回到了第九峰的苏铭,在这三年内于第九峰中没有再外出,与他的师兄相伴,他的身边还有雨萱、沧兰、许慧。

    阿公回到了蛮族部落,于蛮族大地原的乌山脚下,搭建了屋舍,如真正的凡间老人一样,在那里看着rì出rì落,很是平静。

    他的故事很多,或许贯穿了这一纪的四个时代,可苏铭没有去追问,而是经常来到这里,坐在阿公的身边,一起看着天空,每当这个时候,苏铭都会想起记忆里的乌山,想起小红,想起那些如今已经走入陌路的人们。

    尽管没有去问询阿公的秘密,但以苏铭的修为,他已然看出了一些究竟,在阿公的身上,有一次次轮回的痕迹,在那一次次的轮回中,当年的大蛮部蛮公,意这样的方式,将其神魂保留下来,而那一次次的轮回里,或许他都在寻找,当年算蛮天时看到的那外人看不到的画面。

    那是一只蝴蝶,一只可以给大蛮部未来的蝴蝶……

    “这蝴蝶不是桑相……”阿公抬起头,看着又陪伴自己度过一天,此刻远去的苏铭,在月光下,喃喃低语。

    “这蝴蝶,是你……我的拉苏。”喃喃中,阿公的眼中露出了期待的光芒,他永远也忘记不了算蛮天的画面里,他看到的那一幕……他轮回了无数次,只为等待苏铭,只为去保护这个孩子,去让他接触蛮族,让他认同蛮族……

    三年里,二师兄以其雄才大略,在苏铭震慑了暗晨逆圣之后,将第九峰的势力终于扩展到了道晨真界所有范围,使得第九峰名副其实的,成为了道晨真界的唯一宗。

    大师兄的的修为,也是与rì俱增,至于虎子,他的xìng格使得他无法安静的在一个地方长久,于是时常的外出,横扫八荒,去其他真界示威而过。

    因苏铭的存在,因炎裴晨皇对苏铭的恐惧,故而但凡是第九峰所过之处,暗晨逆圣之修便不得不退,这也就造成了虎子的存在,往往是一出现,就使得一场明显对其他真界不利的战局,无法在继续下去。

    而虎子则大都是看到双方交战后,立刻大吼一声。

    “第九锋山清水秀,第九峰弟子暗晨逆圣看到也要绕道,第九峰有整个三荒最强的小师弟,加入第九峰的,就立刻吼一句,虎爷爷看看哪个暗晨逆圣的兔崽子敢出手。”

    事实也的确如此,只要是虎子在的战场,只要是有人喊出要加入第九峰,哪怕是此人面前的暗晨逆圣之修已经杀招临近,那么也会立刻不惜自身反噬,也绝不敢出手。

    这种憋屈的感觉,他们只能承受,因为炎裴晨皇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所有修士,第九峰……不可招惹丝毫,若仅仅是炎裴晨皇一个人如此倒也罢了,但……这道死命,是来自暗晨三大晨皇,逆圣三圣,他们六人共同的旨意。

    甚至在道晨真界,每次有新的暗晨逆圣之修降临,他们都要第一个去第九峰外一拜,才可以离去。

    苏铭之名,在这三年内,轰动了整个三荒,也因此第九峰的势力,越来越强大,三年的时间就多出了数倍的修士数量,这些曾经是其他真界的修士,他们不管因为什么目的,都选择了成为第九峰的弟子。

    冥皇真界内,成立了第九锋的分宗,yīn圣真界内,一样出现了第九峰的分宗,大师兄与虎子,分别驻守在这两个分宗内,威慑四方。

    随着时间的流逝,又过去了三年,这第二个三年里发生了一些大事,比如冥皇真界内,苏轩衣连同雷辰,已经消失,冥皇归顺了暗晨,此界轩尊,当年那个在苏铭面前避开了死劫的修士,则是选择了成为第九峰的弟子。

    yīn圣真界,在坚持到了第五年后,随着护界阵法的崩溃,在第六年,被暗晨逆圣占据,其内生灵涂炭,死亡惨重……

    这些,苏铭没有去理会,他不是圣人,他的心只对在意之人而柔和,至于旁人……在身为此界除了三荒外最强意志的他眼中,都是生命起落的一部分。

    暗晨也好,逆圣也罢,他们发起这场战争的真正原因,苏铭早已看出,这是一场祭献……

    当第三个三年来临,直至结束时,这场苏铭并不关注的战争,出现了一次逆转,这逆转苏铭已经预料,因祭献……是需要双方,而非一方,否则那是屠杀,不是祭献。

    这场逆转,来自第四真界,这一纪内四个时代,被镇压在第四真界的那些灵先,仿佛在一夜之间全部都被解开了镇压的封印,在外出后,与暗晨逆圣爆发出了激烈的战争。

    这场战争甚至波及到了第九峰,这些被释放出来的灵先,他们的疯狂与嚣张,使得三荒四界,如成为了乱世,直至这一刻,苏铭抬起右手,放下了与阿公对弈的棋子,抬起头,看向第四真界的方向。

    “要给这些灵先……一些教训了,此界可以乱,但即便是乱,也要有秩序的乱,而非如今。”苏铭淡淡开口时,阿公和蔼的一笑,没有说话,而是低头看着棋盘——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刚刚从风铃二货那里,敲诈来了一瓶三十年的董酒,到时候咱们书友聚会时,我拿出来请大家喝,哈哈。,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