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21章 来自苍茫!!(第二更)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21章 来自苍茫!!(第二更)

    苏铭速度之快,在这一界界的穿梭中,于一个较为偏远的界,停顿下来,这里是一片废墟,四周的界之壁垒被封印住。

    而封印此界的,正是那位苍三奴,当年他灭了沧神族后,将此界封印,成为了他的禁属之地,外人不可踏入丝毫。

    而那封印之强,也唯有不可言才能破开,故而也就无人敢来尝试,在加上苍三奴之强,是晨皇之首,于是,即便是不可言,也绝不会来此地破开禁制。

    而此刻,随着苍三奴的死亡,这里的禁制如无根之萍,开始了渐渐地崩溃,苏铭看着前方的界之壁障,迈步间一晃,其旁秃毛鹤第一个飞出,叫嚣中一头撞在了那壁障上,直接穿透而过时,苏铭也从这壁障内走出。

    在他的眼前,赫然是一片废墟,无数的尸体漂浮在星空,可却没有腐烂,一片片星辰的残骸,死亡的气息弥漫之下,使得这里如成为了黄泉。

    苏铭目光一扫,落在了此界中心,一座高大的宫殿上,这宫殿外一片残破,但却没有坍塌,散发出古老的气息,敞开的宫殿大门内一片漆黑,如一只死亡的凶兽,在死前张开了大口。

    在苍三奴的记忆里,那残片,他就是在这宫殿内获得,苏铭目光在那宫殿一扫,迈步间一晃,穿梭虚无,出现在了这宫殿外,一步踏在那里,走入宫殿内。

    在他走入的一瞬,这宫殿四周的一盏盏油灯自行的点燃,使得这宫殿有了光芒,借着此光芒,苏铭看到了宫殿的正中,有一张座椅,在那座椅上盘膝坐着一具尸骸,看起来如一个老者,失去了生机,默默的端坐在那里,其右手手掌向上,仿佛原本在那里被他托着某个物品。

    苏铭看着那老者的尸体,苍三奴的记忆里,当年他踏入这里时,这老者就已经是死亡了,其右手托着的,正是那残片。

    苏铭目光在这老者身上一扫,看向了四周,在这四周存在了一些笔画,可这些笔画都很模糊,那是因岁月的流逝,再加上沧神族的灭族,使得这里的一切都成为了过去。

    可这对苏铭没有影响,他走到那老者身边,右手抬起按在了这老者的右手上,在他们相互碰触的刹那,苏铭展开了岁月之术。

    他依旧是站在这大殿内,可他的眼前所看到的,却是无数画面如倒卷般,在目中急速如岁月逆转,那些壁画越来越清晰,四周的尘埃也渐渐稀少,直至一切如新时,苏铭看到了在这大殿内,出现了苍三奴的身影。

    意气风发的苍三奴,带着滔天的血腥与杀戮,在出现于这里后,在这老者的尸体面前神sè极为复杂,许久……才从这老者手中将那残片取走。

    “阿公……当年你们将我驱逐部落时,可曾想过……我苍奴会有今天!”苍三奴神sè露出狰狞,可沉默后却是依旧叹了口气,只是将这残片取走,转身离去了。

    岁月依旧在逆转,苏铭看到了这大殿在苍三奴没有来临前,时常有人打扫,整理,膜拜,整个沧神族一片兴盛,可是那些壁画尽管不再模糊,可雕刻的确都是寻常的膜拜典礼,没有什么对苏铭有用之处。

    直至苏铭看到了有很多人在雕刻,那些壁画从清晰到模糊,直至空白后,出现了新的壁画,这一幕幕周而复始,那些壁画不断地再被雕刻,不断地再被换掉,可没有一个对苏铭有用,但苏铭没有着急,他依旧在运转岁月之术,在默默的看去。

    四周的壁画换了不知多多次,直至苏铭面前的那尸骸慢慢出现了生机,直至这生机浓郁时,这尸骸在过去的岁月里,回到了还没有坐化时的样子,直至他站在这大殿,神sè露出痛苦,训斥一个少年,那少年跪在那里,低着头,但神sè内露出的不甘心与怨气,苏铭看的清楚,这少年,正是苍三奴。

    直至苏铭又看到了这大殿越加的完整,直至……那已经化作了尸骸之人,在活着时,默默地看着那残片,右手抬起后,将这四周的壁画抹去。

    这一刻,苏铭双目蓦然一凝,他看到,这出现在他目中被抹去的壁画,与他在岁月里看到的那些,完全不同,随着苏铭的凝望,他看到了这些被抹去的壁画,赫然是那活着的身影,亲自雕刻!

    整个壁画,被分成了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一个青年在膜拜先祖后,离开了部落,其后族人为他送行,他踏上了属于他成年的征途。

    第二部分,出现的是一座墓,一座古老的墓,这青年走入这墓中,在他的四周有无数样子各异的生灵环绕,直至在这墓中的深处,出现了一座阵法,青年的身影,站在那阵法上,变的模糊,被传送出去。

    第三部分,显然是被传送之后,这青年出现在了一个奇异的世界,这世界仿若苍茫,在那苍茫内,有一个巨大的缺口,不知通向何处,当这青年要走近时,忽然的在那缺口处,出现了一个老者。

    那老者满身是血,脚下踏着一艘古老的舟船,如在缺口外游历了很久很久,才找到了这个缺口,才第一次从外面踏入到了这里。

    第四部分,青年给了这老者一些丹药,给了他玉简地图,那老者向着青年抱拳一拜,抬手时从这缺口处撕下了一个碎片,给了他。

    画面结束。

    苏铭看到这里,心神一震之下,继续看时,岁月逆转中的画面已经被那干尸生前之人,亲手又抹去了。

    使得这四副画面,永恒的消失在了岁月中,外人难以看到,看到的,是被抹去后,重新出现的另外四副壁画。

    苏铭睁开了眼,实际上他原本也没有闭上眼,此刻睁开的是他的意志,他的右手从那干尸的手上抬起,四周的一切恢复如常,依旧残破,依旧沧桑,那些笔壁画依旧是模糊。

    苏铭沉默,这四副壁画显然说的就是这干尸活着时,他的经历,准确的说,是他获得那残片的过程,显然此事他从未对外人说过,即便是这壁画,也是在刻画后,又亲手抹去,不愿让外人知晓此事。

    苏铭知道了,但知道了这件事情后,苏铭如今看似平静,但他的内心却是掀起了滔天大浪,根本就没有丝毫平静,而是双目闭合后,脑海中不断地浮现那壁画的一幕幕。

    “若这壁画是真实的,那么就可以确定,这残片……不是属于其他的蝴蝶,它就是我所在的桑相翅膀的一部分!!

    同样也可以确定,在桑相的四片翅膀上,有那么一片……出现了一个缺口,一个……通向苍茫的缺口!

    而这个缺口,不在桑相大界,不在三荒大界,也不再暗晨与逆圣,应该是在……第四翅的世界!!

    若一切真的是这样,那么……当你此人所去的地方,就是第四翅,在那里他看到的那个老者,他……他来自……”苏铭想到这里,猛的睁开双眼,瞳孔收缩之下,他的脑海中不可抑制的出现了一个让他心神震动的念头。

    “那老者,他……来自苍茫!!”苏铭呼吸急促起来,脑海不断的浮现壁画的画面,最终定格在那老者踏入缺口时的一幕中。

    “他满身鲜血,应该是受了重伤,以那舟船为法器,穿梭虚无来到这里,这样的强者,谁可以伤他,他又是来自……恩?”苏铭身子一震,下意识的退后几步,他想到了自己看到的,那黑衣青年毁灭蝴蝶的一幕。

    苏铭的面sè急速变化起来。

    “有没有可能,他是来自……另一只蝴蝶的世界里,在这蝴蝶被毁灭前,他逃离了出来!!舟船,舟船……在我的记忆里,有一个人,他就是永远一艘古老的舟船,他是……灭生老人!!”苏铭再次退后几步,面sè不断地变化,直至许久,他猛的抬头看向那座椅上干尸。

    “灭生老人,带着一艘舟船,搜寻三荒的一切他所需要之物,但凡给他祭献者,可拥有被写入歌谣的资格,而那歌谣,是一首不朽,可以让被写入其内的生命,不朽。

    他在第三时代,出现在了三荒,这一点于时间上也符合壁画的内容,那么或许那个时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来到桑相这只蝴蝶的世界内!

    他是灭生老人,他来自暗晨……暗晨,这里也的确是暗晨!!”苏铭双目再次收缩,一股寒气从其心底弥漫出来,散及全身。

    “那么他……在其自己的世界被黑衣青年毁灭后,他逃离出来,进入到了这里,他的目的是什么!”

    “而他如今,又在何处,传闻中在第三时代末期,灭生老人陨落,化作了灭生之种,而我曾经还温养过半个灭生之种,如今这灭生之种已经完整,在……苏轩衣那里,在雷辰身上!

    苏轩衣……他到底还知道些什么!!”苏铭闭上了眼,直至此刻他才发现,即便是他具备了本纪最强的修为,可在他面前的迷雾,却是随着修为的强大,越来越多!!——

    今天陪着老妈去了医院做体检,回来晚了一些,正在码字,大家不要着急,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