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39章 秋风过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39章 秋风过

    这场岁月神通的对抗,比的是谁能在最后,在这岁月之中不化作骸骨,这一点塑冥老祖占据了优势,因其寿元之久,身就可以逆转数万年之多。

    在这一点上苏铭或许不占据优势,但苏铭根就没有施展丝毫岁月之术,他只是平静的盘膝坐在那里,看着星空,看着这片苍穹,任由塑冥老祖展开其术。

    如一个树,有风吹来时,或许会随风而摇摆,但风终究是风,树终究是树,摇摆的也只是一时,不可一世。

    等那秋风过,等那朝霞起,树依旧还是屹立在那里,你看它动,它就是在动,你看它不动,它就是不动。

    曾经有人动的是看树人的心,之所以这么,那是因重点落在了看树人的身上,可在苏铭看来,动的是自己的心,因为……他不在意看树人的心是如何,他在意的是自己,自己的心不动,则万物不动,万物不动则苍穹不动,则……一切意志都不动。

    自以为明悟的看树人笑着离了,可他转身的那一刻,他以为明悟,可实际上却是被树明悟,因果之后是什么……不是真假,不适虚实,而是……当你知道你是你的时候,你不是你,当你不知道你是你的时候,你,才是你。

    而不动,又通不懂,正因不懂,所以……他不需要懂,故而便参悟了某种境界,一如他的心变,如今在结束后,苏铭明悟的一个不出来的道理。

    “你在看树,树也在看你……你在参悟道,道……也在参悟你,你是你的时候。你不是你,你不是你的时候,你才是你。”苏铭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那笑容很淡,微不可查,一如明悟时,嘴角一缕你以为能看透的微笑。

    这是一场没有激烈神通的斗法,来自塑冥老祖身上的强光,压过了一切。甚至看时,仿佛也压过了苏铭所代表的黑暗,可最终,只是一炷香的时间,盘膝坐在那里的塑冥老祖。他的双眼睁开时,露出了一抹疲惫,在那疲惫里还有一丝欣慰,只是这欣慰很快就散了。

    “我需要你的一滴血。”睁开眼时,塑冥老祖沙哑开口。

    苏铭站起了身,没有话,而是缓步向前走。走过了塑冥老祖的盘膝的身体旁,走向了远处,一路……没有回话。

    直至苏铭远,塑冥老祖那里嘴角溢出了鲜血。那鲜血滴落在他的衣衫上,似乎可以融入进。

    他败了。

    他的岁月神通之强,转瞬就可数万年逆转,只是在苏铭那里。他还是败了,即便是苏铭从始至终都没有展开丝毫岁月。可他依旧还是败的彻彻底底。

    一如成为了风,一如成为了看树的人。

    这是一种心境上的败,一种哪怕是他败了,可却脸上露出笑容,似乎人生中第一次没有在意灭生老人的任务,而是发自其肺腑的笑。

    灭生老人是他的恩公,其恩他要报答,塑冥族要报答,可他毕竟……是塑冥族的老祖,这个身份在很多时候都被忽略,可在他的心里,这个身份……才是他最自豪之处。

    “你是第一个,明悟了我塑冥族这岁月天赋,真正质之人。”塑冥老祖轻声开口,许久之后站起了身,一样没有回头,向着远处走,一边走着,他一边笑着,直至远处时,他的身体先是衣衫开始成为了飞灰,随后是他的双腿,直至上半身,直至他的头颅以及灵魂,都在这远时,真正的逝了。

    他的一切痕迹,从此之后消失的干干净净,死在了……他自己的岁月神通之下!

    很玄妙,或许能懂的人不多,但神通就是如此,道……就是如此。

    “我还是小看了他……”在塑冥老祖身体消散之时,于这第四界内,虚无缺口通向苍茫的区域,那隐藏起来的古舟上盘膝打坐的灭生老人,轻叹一声,喃喃低语。

    “岁月天赋之术,在我所经历过了四只桑相蝴蝶的世界中,全部都是只在最后一个纪元中诞生,从无例外,这只桑相也是如此。

    一如人到了年老之时,总是喜欢回忆一样,这种岁月逆转的神通,因桑相没有了未来,故而只能存在过,所以实际上就是桑相在被毁灭前的一种自然而然的能,创造的一个族群。

    我凝聚了前三个世界最后一纪中诞生的具备这种天赋的族群血脉,在如今这第四只桑相世界内,找到了他们这个世界诞生的大冥部,在从无数族群的研究中,找到了可以完美的融合方法,改造之下,创造了塑冥族这个集合了四大桑相世界岁月天赋的族群。

    这是一个美丽的族群……一个让人羡慕的惊艳族群。

    因为他们的天赋太强大,所以我不可能任由这个族群发展下,所以它要被毁灭,因为我要的只是这个族群内的最强者!

    幽冥是其一,苏轩衣也是其一,至于这苏铭……不是我所关注,但机缘巧合之下,他却成长到了如此程度!

    夺舍了真界意志,成为了纪最强,踏入到了后期的不可言,即便是如此,此人也可被我cāo控在掌之内,如在这之前的几只桑相蝴蝶界内的生命,没有一个可以逃脱他们该有的命运。

    他们都不可避免的,成为了玄葬需要的祭品,也成为了我与玄葬之间一个从未点破的秘密。”灭生老人喃喃,抬头看向远处的星空。

    “但他……”灭生老人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狰狞,使得他整个面孔都扭曲起来,一股仿佛要压制不住的气息似乎要从他体内散发出来。

    “他竟然摸索到了岁月神通的质边缘,这是我思索了很久很久才接触到的层次,他……凭什么就这样的明悟!!

    岁月逆转之术,其质有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风吹大树,可以看成是简单的岁月逆转,第二个层次,是风吹大树时,看树人在旁,看着树被风动,而明悟心不动则不动!

    第三个层次,才是成为那大树,只有到了这个层次,才可以真正的摸索什么是岁月天赋!

    至于第四个层次,我也只是摸索了皮毛,可在他的身上,在方才那一瞬,我分明是感受到了……那第四个层次存在的痕迹。”灭生老人神sè扭曲间,双目渐渐露出凶芒。

    “就算你是我所经历的四只蝴蝶桑相界内,最强的一人,但……你也注定无法避免成为祭品的命运!

    注定你要成为祭品,注定我灭生可以最终迈出那一步,成为与玄葬一样的存在……时间还没等,还有四百多年,快了,快了……”灭生老人面sè渐渐不再狰狞,从扭曲中化作了平静,深深的看了一眼远处后,又回头看向那通向苍茫的缺口,他的目光穿透苍茫,不知看向了何处,隐约间,他似乎看到了在那无尽的苍茫内,有一面让他颤抖的罗盘,正向着这里急速而来。

    他看到了在那罗盘上,盘膝坐着一个黑发黑袍,神sè冷漠没有丝毫表情的青年,看到了这青年的右腕上,有那么一串珠子,其中几个珠子,闪耀明暗不定的幽光。

    灭生老人的目中露出恐惧,他的心神在颤抖,收回目光时,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渐渐闭上了眼。

    ……

    苏铭在这星空中走,身边的轰鸣声似乎他已经习惯,一路没有回头,因为他明白,塑冥老祖已经寻找到了归墟之处,陨落在了其自身的岁月逆转神通之下。

    或许,这样的结局,对塑冥老祖而言,也是一种无形的解脱,只是这个答案,唯有他自己明白,外人不可能琢磨出,这数万年来,塑冥老祖的内心。

    即便是灭生老人,也做不到这一点。

    那默默看着自己一发展起来的族群,在自己的推动下成为了废墟,无数族人的死亡,那死亡前的凄厉嘶吼,不知会不会时而在塑冥老祖孤独的打坐中,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或许会,因为他是塑冥老祖。

    或许不会,因为他是灭生之奴。

    苏铭默默的走,走在这星空中,他的步伐不快,可每一次迈步后,星空都在变化,直至他停留在了一处修真星前。

    看着眼前这个修真星,苏铭左眼看到的,是一片盎然的生机,其上有无数修士在修行,有太多的凡人在那里快乐的生存,青山碧水,蔚蓝的天,大地的海洋带着更多的生机,还有那群山的起伏,充满了一种似乎规则的存在。

    一个牧童在一处半山腰上,正看着自己。

    可……在苏铭的右眼内,他看到的一颗散发出恶臭气息的巨大肉球,这肉球有无数触在蠕动,其上的山脉,是它凸起的骨刺,大海是它背部的一片沼泽,群山的起伏,只是它身上的一道道菱骨,至于那些修士与凡人,赫然全部都是……它体内的一具具没有了生机,不知死亡了多少年的骸骨。

    在这巨大的肉球眉心处,一根倾斜的骨刺中间,如半山腰一样,站着一个牧童,正看着自己——

    今天的PSP,是威信里的“单曲循环”

    两件中山装分别是卡卡,这个可以有,二人。明天继续选取道友,除了一台PSP外,还有一个很大的礼物,一台IPAD!

    今天只有两更,明天继续三更,很疲惫,今天写的很慢,想休息一下。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