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43章 传承的恳求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43章 传承的恳求

    “果然如我所猜测的一样……”牧童苦涩的开口,目光看向紫袍老者与那白衣青年,这二人也是沉默不语。

    修为到了他们这个程度,且存活的岁月也极为悠久,若说当年没有看透生死,但如今多多少少,对于生死的事情也已经不那么去在意。

    他们在意的是……他们的修为,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生命或许是无法改变的,但内心的那种对于修行的执着,却是随着岁月的沉淀,变成了生命中最渴望之事。

    活着,不是为了生命而存在,是为了给自己继续修行而必须要有的最基的资格,这,才是他们此刻沉默的原因。

    存在了这么多年的人们,没有几个是贪生怕死的,可内心那种对于修行还没有达到极致,绝大多数原因是寿元不够,这种不甘心的感觉,才是重点。

    “这么说,只有几百年了么。”白衣青年笑了笑,那笑容里没有苦涩,反而露出一抹执着的果断。

    “几百年……”紫袍老者轻叹一声,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可如今时间的短暂,几百年对他们而言,就如同凡人对于几天的感觉。

    “既然一切都毁灭,那么就算留下道果,留下老夫一声所修传承,怕是也没有机会……保存下来,可还是要试一试!”紫袍老者神sè同样露出果断之意,这一刻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霸气,极为明显,那显然是一种面对即将到来的真正浩劫,毫不畏惧的气势。

    牧童也好,这紫袍老者也好,还有那白衣青年。三人是至交好友,在一起已太多个纪元,这种时间积累的交情,可以经历一切狂风暴雨。

    至于那枯木老者,此人显然是和这三人交情并非极好,否则的话,之前也不会出现那一幕,若是换做紫袍老者与白衣青年的话,那牧童必定会阻拦。

    这一点苏铭从这几人降临此地的方式与神情。还有那交谈上已经分析出来,所以之前才毫不迟疑的狠辣出手作为震慑。

    三人对于苏铭所说的那句话,没有丝毫的不信任,毕竟他们之前也都彼此沟通过此事,也都各自有了一些猜测。在加上苏铭的到来,还有苏铭明显超出他们修为的强悍,使得这一切有了合理的解释。

    况且这三人存活了这么多年,各自都有自己的判断,对于苏铭这里……他们不会去怀疑。

    “我的第二言,是想问苏道友,在这样的真正毁灭的浩劫中。你……有几成继续存活下去的把握?”牧童看向苏铭,这句话出口后,紫袍老者与白衣青年,瞬间同时看向苏铭。等待苏铭的答案。

    “半成。”苏铭沉默许久,缓缓开口。

    “是五成还是……”牧童听了此话之后尽管内心有了答案,可依旧还是要确认一下,声音已经无法平静。

    “一成中的半成。”苏铭看向牧童。

    这句话一出。立刻这三人全部沉默下来,苏铭没有隐瞒。他的的确确只有半成的把握,能在这一次浩劫中继续存在下去。

    “以什么方式?苍茫么?”牧童在沉默过后,再次开口。

    “可那苍茫无边无际,其内的雾气以及生命,都蕴含了强大之力,我等根就很难在其内坚持太多,用不了百年,必定陨落。”紫袍老者暗叹,平静说道,他说的是事实,即便是以苏铭的修为,在那苍茫中也根就无法存活太久……

    除非是……他的修为达到了大圆满不可言,到了这个境界,一如那九只桑相,才可以具备于那苍茫中前行的资格。

    “那是其中一个选择。”苏铭轻叹一声,目光扫过众人,缓缓说道。

    “道友还有其他选择?可否告知。”牧童神sè凝重,再次问道。

    “第二个选择,是让自己的修为可以达到如这只桑相的程度,但就算是这样,在那远比苍茫还要凶险太多的浩劫面前,也依旧是半成而已。

    第三个选择,是苏某曾经在一次感悟中,冥冥中似感受到了在这片苍茫或许无数年后,又或许无数年前,又或许距离这里极为遥远的地方,存在了另一个世界。

    我曾将一个族群的悼亡魂,带着我的诅咒,送入到那个世界内,可我不知那个世界是否真的存在,或许一切都是虚假的,也或许……的的确确存在着。

    我会将生命中重要的人,带着我的祝福送入到那个我无法明确的世界里,只是这个选择……是最后。

    因为我也不知晓,即便那个世界真的会存在,他们进入那里后,是否还是他们,是否还有记忆,是否……我们还有相见之rì。”苏铭慢慢说着,话语中带着一股三人可以感受到的惆怅。

    三人再次沉默。

    “第三言也已经问完了吧,至于灭生殿,你若不愿说,也就罢了……苏某告辞,若有缘,或许我们还可以再见,多谢道友琼浆。”苏铭向着三人一抱拳。

    “苏道友!”牧童开口,在苏铭看来的一瞬,他抱拳向着苏铭深深一拜,一旁的紫袍老者还有白衣青年,也是神sè一肃,抱拳同样深深一拜。

    “没有什么不可说的,那古老的舟船只会出现在一个地方,就是那苍茫的缺口旁,但它的存在时而隐藏,可我能确定,它就在那里。

    至于灭生老人……此人,常年只盘膝坐在那古舟上!”牧童抬头时,神sè带着果断,开口毫不迟疑。

    苏铭凝望此人,尽管是初次相识,但眼前这牧童给苏铭的感觉很特别,这是某个纪元中具备了大智慧的强者。

    “多谢。”苏铭点了点头。

    “谢不敢当,在下也要请苏道友,能答应一事……”牧童神sè果断中带着坚定,开口时看着苏铭,目中带着期望。

    “我半补子的道,与旁人不同,整个苍穹无数纪元的修士里,我的道……是唯一!我的道,是我的感悟,在我的感悟中,这天地,这苍穹,这桑相甚至一切生命,他们都是存在两个形态,当所有人都闭上双眼时,这一切都是虚无,都是一个个看不到的颗粒。

    可当所有人睁开眼时,他们会瞬间凝聚在一起,变成这个世界。

    这就是我半补子的道,也是道号的来源,我只希望此道不会断了传承,请苏道友答应,将我的道……送入那或许存在,或许不存在的世界里,让它……在那里带着希望!”牧童神sè凝重,开口时再次向着苏铭深深一拜。

    “老夫也是如此,请苏道友成全,将老夫对于天地的感悟,对于一生修行的明悟凝聚的传承,送入那个即便不存在也没关系的世界里!”紫袍老者大袖一甩,同样向着苏铭抱拳深深拜下。

    “既然他们二位已如此,在下也希望不白活天地一遭,若那个世界真的存在,我的剑意也可重新崛起传承,若不在……则一切归墟也未尝不可。”白衣青年笑了笑,但神sè却露出坚定之芒,一样向苏铭抱拳深拜。

    “你们可想好此事?”苏铭看着眼前这三个向自己抱拳之人,暗叹一声,知道这三人可以不在乎生死,但却不能不在乎自身一生修行的传承,故而在这毁灭降临前,他们要去给传承,争取到一线生机。

    “不需再想!”牧童抬头,凝望苏铭。

    “好,我在此界时间不确定,快则数月,慢则更久……三个月后,我会再来此地,施展神通将你三人的传承之物,送入那个世界之中。”苏铭沉默片刻,果断开口,这样的三人,他苏铭敬佩。

    “若其他人……”牧童迟疑了一下。

    “只要具备你等这种坚定者,苏某哪怕多耗费一些修为,也会帮你们这一次,但我无法保证,你们的传承被送走后,那个世界是否存在,也无法保证就算是真的存在,你们的传承会不会因此而改变。”苏铭看向牧童,随后又向其他二人点了点头,抱拳之后转身间,向着上方被封印的洞府之口,瞬息而去,刹那间身影消失。

    直至苏铭离去,洞府内只剩下牧童三人,他们沉默了片刻,那紫袍老者长叹一声,脸上的皱纹一下子更多了。

    “老夫要回去准备一下传承烙印,也先告辞了,几百年……”紫袍老者摇了摇头,抱拳后迈步踏出洞口。

    白衣青年那里没有说话,向着牧童点了点头,一晃也随之离去。

    当这洞府内只剩下那牧童时,他缓缓的坐在了案几旁,拿起酒杯喝着酒水,神sè内的坚定越加浓郁。

    “几百年了么……能亲眼看到这种毁灭,即便是陨落……也不枉此生!唯独与旁人不同的,我的传承……既蕴含了我的感悟,也同样蕴含了我的生命传承。

    不知送入那个或许存在的世界时,蕴含我传承的子嗣……会变成什么模样,是否还能想起,在这里,有他们的先祖存在。”牧童苦涩的将酒水一口喝下后,那酒水辛辣,最后的芳甜回味,一如岁月,一如沧桑……——

    推荐票还有嘛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