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55章 雪,一直下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55章 雪,一直下

    他的分身急速凝聚,一晃之下重新化作了他的身体,在这星空内,看去明明是道晨真界,可在陆压感觉,这里却成为了天罗地网,不用说是离开,仅仅是保持存在都极为艰难。

    随着苏铭的闭目,整个世界都在碎灭,惊恐的神情在陆压的脸上露出,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刹那在他心神内强烈的滋生,眼看这四周的世界大片的粉碎,毁灭的气息浓郁到了极致。

    陆压双眼露出疯狂,右手抬起在眉心再次一拍,这一拍之下,立刻他额头上的宝葫芦印记光芒闪耀,与此同时陆压的身体瞬间枯萎,仿佛他的生命乃至灵魂还有血肉,都在这一瞬被那眉心的印记吸走。

    当他整个人如枯骨般时,他眉心的葫芦印记散发出七彩光芒,连续闪耀了七种不同颜sè的光芒后,蓦然的竟从其眉心内分离出来,阵阵痛苦之意在陆压的神情上清晰的表露,当他四周的世界已经碎灭临近的刹那,一个七彩葫芦,赫然出现在了陆压的面前。

    眉心没有了葫芦印记的陆压,整个人刹那苍老了很多,可神sè上的疯狂却是更加强烈,仰天嘶吼一声,他的七彩葫芦刹那爆发出了强烈的七彩光芒,这光芒瞬间笼罩四周,将他的身影掩盖在内后,向着四周来临的虚无碎灭,爆发出了其最强的反击。

    这个时候,苏铭的双眼已经完全闭合。

    没有轰鸣,没有巨响,没有什么惊人的神通变化,也没有什么让星空颤抖的术法之力,在苏铭双目完全闭合的瞬间,整个世界消失。如被抹去,包括那七彩的光,包括这仿佛一直循环的一界界,也包括其内的……陆压。

    任何挣扎,任何反抗,都在这苏铭闭目之后,全部都脆弱的不堪一击。

    如已不在了苏铭的眼中,故而就不在了他的心中,故而……就一切都不存在了。

    当苏铭双眼再次睁开时。他在道晨真界,他的四周一切如常,整个道晨真界没有丝毫变化。

    唯独,在苏铭抬起右手时,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个七彩的葫芦。这葫芦上弥漫了无数的裂缝,在苏铭的手中,碎裂成为了飞灰。

    “半补子的道,其霸道的程度,不亚于我感悟的相信就存在的力量。”苏铭轻声开口。

    一切结束。

    苏铭翻手将手心内七彩葫芦的飞灰散开,转身间,向着第九峰走去。他要回家了,在这距离浩劫前的几百年,他什么地方也不想去,只想回到第九峰。在那里……默默的陪伴着友人,默默的等待那几百年后的浩劫。

    苏铭,回到了第九峰。

    一百多年没有归来,第九峰的发展并没有因为苏铭的不在而停止。反而更为磅礴,弟子的数量也增加了不少。在二师兄的带动下,正向着庞大宗门的行列而前行。

    当苏铭归来时,他看到了大师兄等人,看到了沧兰许慧以及雨萱,看到了阿公,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也都流逝的轻柔起来,回到了第九峰的苏铭,再没有离去。

    这一rì,天空落下雪花,那雪飘落间,将大地变成了素裹,看去银光一片,与那还在半空的雪,似乎勾勒成了一个美好的明天。

    有雪,也有风。

    风雪中,苏铭站在山崖上,看着雪天之间,依稀的,他想到了白灵,只是回想时仿佛隔了太多的岁月,有种沧桑与陌生之感,仿佛他能看到在那雪地上,有少年少女两个身影,在渐渐远去,身后留下的脚印,也在雪中慢慢的盖住,使得找不到回来的痕迹。

    隐约间,他还想到了小红,看到了乌山,看到了在那乌山上,有一个少年穿着兽皮,正在攀爬,正采摘着草药,一只红sè的火猴在其旁伴随,那是一段岁月,也是一段美好。

    苏铭脸上露出微笑,他看着那少年的身影,笑容里带着陌生,仿佛记忆也都久远起来,直至似乎他看到了乌山部,看到了那些曾经记忆里的人们。

    雪,一直下。

    “在想什么。”苍老的声音在苏铭的身后传来,阿公身子有些蹒跚,披着一件厚厚的皮衣,站在苏铭的身后,带着慈祥开口。

    苏铭转过身,望着阿公,脸上带着感慨的神情。

    “在想曾经的美好。”

    “喜欢回忆过去的,都是如我这样的老家伙。”阿公笑了笑,看着远处的风雪。

    “往年这个季节,是部落里最热闹的时候,过冬的食物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部落里会点燃篝火,然后族人们围绕篝火度过这寒冬的一年。

    尤其是你们这些小拉苏,更是最为兴奋。”阿公笑着摇了摇头。

    “是啊,我还记得小彤彤……”苏铭的眼前似乎浮现出了一个抱着娃娃的五六岁的小女孩。

    “都过去了。”阿公沉默片刻,似乎身上的沧桑更浓了一些,身体仿佛也单薄了不少,在这风雪里,仿佛感受到了寒冷。

    “老了……”阿公摇了摇头,看了看苏铭后,转身向着远处走去,苏铭回头看着阿公的背影,这背影不再是如自己小时候所看那么的魁梧,如一片天支撑着部落。

    此刻这个背影,仿佛一个世俗间的老者,在末年时,有些萧瑟的身影……这身影尽管不再是一片天,可在苏铭的目中,他永远都是当年的阿公,永远都是曾经守护部落,守护苏铭的阿公。

    雪,没有落十年,可岁月却走过了甲子。

    一甲子的时间,苏铭放下了内心的一切,不再去考虑浩劫,不再去考虑三荒,沉浸在第九峰中,沉浸在师兄弟几人的友情里,还有来自雨萱三女的陪伴中。

    这里是他的家,一直都是。

    大师兄不再是没有头颅的样子,而是在一次闭关之后,重塑了身躯,化作了苏铭曾经的熟悉,二师兄那里在这十年内,一共与六个女子结成道侣,时而开心的笑声,让苏铭听到后也都露出微笑。

    虎子那里,在听到了苏铭传达的来自天邪子的训斥后,颇为委屈了好段rì子,重新捡起了酒,重新开始了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更是心甘情愿的捡起了……喜欢偷窥的习惯。

    于是……他偷窥的对象除了宗门内的女弟子外,更多了二师兄那里的一些趣事,使得第九峰宗门,渐渐洋溢着一种苏铭记忆里的感觉。

    冬去chūn来,第九峰上多了不少的花花草草,这些是二师兄布置出来,他似乎总是喜欢这些花草,可惜没有了夜里时而游走的身影。

    秋天里,在那秋风中,苏铭坐在他的洞府外,身边放着酒,一口一口,看着秋叶落,品着秋酒香,身边的沧兰很安静的陪伴着,一起看着雨萱与许慧,在那对练神通术法。

    许慧的争强斗胜,雨萱的寸步不让,使得这两个女子总是会发生一些摩擦与口角,往往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在沧兰看似无意的几句言辞下,二女便开始了斗法。

    往往这个时候,苏铭总会拎着酒,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这样的时光很美好,美好到苏铭有时候会去想,如果一直这样……那该多好。

    相比于苏铭觉得美好,秃毛鹤早就恢复了xìng,带着冥龙时而外出搜刮晶石,甚至还变着花样化作各种样子,与冥龙一起去将宗门弟子口袋里的晶石变成自己之物。

    这几乎成为了它最自豪的事情,每当成功一次都兴奋的跑到苏铭这里,让苏铭给它再变出一份,苏铭的变化晶石之术,在秃毛鹤看来,那是前所未有的天下第一神通,让它神往不已。

    rì复一rì,年复一年,当二师兄迎娶了第三十七房道侣时,时间过去了百年。

    这百年来,三荒大界开始了震动,这震动越来越明显,甚至有不少修士都察觉到,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倾斜,似乎有一股吸撤之力无形的存在,使得星空中不再是平静,而是渐渐出现了一些若有若无的波动。

    还有一些星辰,也都开始出现了如海水干枯,如大地碎裂,如星辰生机渐渐消散的痕迹……

    这些变化,苏铭知道,他可以感觉到,三荒大界的这些变化,是桑相翅膀重叠前的必然,一切会越来越强烈,直至翅膀重叠的一刻,浩劫降临。

    这百年来,阿公的身体渐渐越来越虚弱,他的寿元已经快要消散,他的痕迹也即将要被岁月抹去,终究是无法长久……

    苏铭一直在第九峰,可当他闭上眼时,他的身体会出现在三荒的每一处,直至某一天清晨,天空下着雨,雨水哗哗而落,洒在大地时掀起了雨幕,让世界都变的朦胧。

    “是该要有一个决定了……”苏铭看着那雨水,轻声喃喃。

    路,苍茫的这条路苏铭无法去选择,因在那苍茫中,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而第二条路,与那黑袍青年对抗,这对苏铭而言……更是一种赌博,且赢面近乎没有。

    唯有第三条路了,可这条路……苏铭没有权利去决定。,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